1344 落仙台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刘祎之的修为很强。

仙庭的六府制度,兵府掌握兵权,麾下人数最多,天兵天将的调遣,派用,指挥,都归属于兵府。

所以兵府大掌座的修为,也是六府大掌座之中最强的。

昔日,东方夜刃就不是刘祎之的对手。

不过后来东方夜刃咸鱼翻身,成为了大仙主,得到了万仙盟总部的培养和扶持,修为瞬间暴涨,青云直上,到如今,刘祎之是远远不如东方夜刃了。

说起这件事情,刘祎之内心里的不甘,就疯狂地泛动。

想当初,他乃是大仙主独孤安然的心腹,同出镇妖阁一脉,就算是独孤安然陨落,接替大仙主之位的人,应该是才才对,兵府乃是六府之首,虽然他当时还未完全接替兵府,也是六府之中风头最劲的人。

但运气太差了。

当初独孤安然围剿方天翼,将不太信任的独孤安然待在身边,而将身为内定接班人的他,留在了流星岛,来坐镇大局。

这本是极为稳妥的安排。

当时谁都觉得,剿灭方天翼,手到擒来,谁知道出现了变故,独孤安然身死,而东方夜刃却是占据了击杀方天翼的惊天功劳,后发先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了大仙主。

刘祎之如何不气?

这些日子,他也得到了一些万仙盟总部的扶持,修为激增,信心更足。

眼见得木牧如此不知好歹,刘祎之决定给木牧一个教训。

他要让木牧知道,你在外面闯出来的那些所谓的凶名,创造的那些所谓的战绩,在其他人的眼中,或许有些惊世骇俗,但是在他刘祎之的眼中,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轰!

拳掌相交。

没有丝毫的劲风。

但可怕的法则,却是在瞬间,不断地撞击,湮灭,涌动,重聚……

“呵呵,木牧,今日就让你知道……”刘祎之冷笑。

话音未落。

他骤然觉得,一股完全想象之外的力量,从李牧的掌心中涌出,摧枯拉朽一般,轰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抬头看时,李牧的嘴角,划出轻蔑的弧度。

轰!

劲风爆发。

“啊,噗!”

刘祎之张口喷出一道鲜血,宛如炮弹一样,被轰飞出去,狠狠地撞在兵府大殿后壁上,墙壁龟裂,蜘蛛网一般的裂纹绽开,蔓延……

李牧冷声道:“就凭你,也想阻拦我?”

他看着挣扎着爬起来的刘祎之,反手一把按在了刑府主事张无恙的肩头,道:“你就算是当狗,也不是一条好狗,选择主人的目光,实在是太差了。”

“我……我……”张无恙浑身颤抖,体如筛糠,嘴唇哆嗦,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怕了?”李牧看着他,眼中尽显戏谑。

张无恙颤抖着道:“大人,我错了,求你饶了我,我……”

李牧直接打断:“我和你费这么多话,只不过是让你感受和体会这种恐惧的煎熬,至于饶你?怎么可能,你背叛我不要紧,还对昔日袍泽,下如此狠手,你这样养不熟的狼崽子,活在这个世界,就是浪费灵气。”

控制着雷火仙气,一丝一丝地注入其体内。

“啊……”

张无恙宛如杀猪一样,尖锐地嚎叫了起来,声音中的痛苦,令人闻之变色,凄厉到了极点。

李牧看向少飞琼。

“呵呵,没想到,这一天,来到这么快。”少飞琼惨笑,道:“木大人,我没有折磨吴越等人,让我自行了结,可否?”

李牧没有说话。

少飞琼叹了一声:“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他的身形,逐渐透明了起来,最终仿佛是一块薄冰一样,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这是以己身合道,自我消失了。

李牧冷哼了一声,道:“算是便宜了你。”

这时,刘祎之在手下的搀扶下,站起来,身上的伤势,快速地恢复着,他神色疯狂,似乎处于失控的边缘,恶狼一般盯着李牧,神色反复闪烁变换,似是在权衡着什么。

吏府掌座孟雄飞也盯着李牧,一身仙元,运转到了巅峰。

很显然,今日李牧表现出来的实力,强大到了一个超出他们想象的境界,尤其是刘祎之,原本十足的自信,已经彻底崩碎,但若说就这么捏着鼻子忍了,却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否则,一旦传出去,他们在整个东圣洲,算是彻底身败名裂了。

“李牧,今日的事情,不是你实力强就能解决,触犯天规,就算是东方夜刃,也救不了你。你等着吧。”

刘祎之声嘶力竭地道。

李牧道:“触犯天规的是你,私自捉拿我刑府的主事,谁给你们兵府这个权力?”

刘祎之不提这一茬,直接道:“今日你来我兵府,打杀这么多的将士……”

李牧又冷笑着直接打断,道:“打杀?你睁大你的狗眼仔细看清楚,我有杀过一个你兵府的人吗?”

刘祎之一怔,仔细感应之下,面色骤变。

因为他这才发现,李牧这一路打杀过来,那些倒在地上的昏迷的兵府天将、甲士,竟然真的这是昏迷,并未有一个死去。

这个疯子,在这样的时刻,竟然还留了手?

一种不妙的感觉,在刘祎之的心里浮现。

吏府大掌座孟雄飞冷声道:“可是刚才,亲手杀了张无恙……”

“你是装傻,还是真蠢?”李牧冷笑道:“张无恙是哪一府的人?身为刑府主事,阴谋暗算同僚,本座身为刑府大掌座,按律将他格杀当场,有问题吗?”

孟雄飞心中当场一个机灵。

是啊。

怎么忘记这么一茬了。

他猛地意识到,事情好像是超出了自己等人最开始的预料,正在朝着木牧的掌控倾斜。

李牧冷笑一声,道:“不要以为你们憋着什么屁,老子不知道,今天,我就要一个说法,你们给不出来,老子就请你们去天牢坐一坐,你们要和老子讲天规律条,老子就和你们讲,煽动张无恙两人叛府,窝藏刑府主事,这一桩桩,你们还能给我编出花来?我顶多就是砸坏了你几面墙而已,赔得起。”

孟雄飞和刘祎之下意识地对视。

两人瞬间都有一种,好像是自己落在了木牧陷阱中的错觉。

要不是张无恙和少飞琼都死了,他们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木牧那排好的一场阴谋。

李牧往前踏出一步。

气势狂涌。

刘祎之和孟雄飞下意识地一步后退。

原先的愤怒,突然在一瞬间,化作了一种没有底气的惊惧。

如果这样下去,那他们的处境,已经不仅仅只是被打脸这么简单,而是……可能会有大麻烦。

李牧冷笑一声,再往前一步,正要说什么,突然面色一变,猛地回头,朝着兵府大殿门口看去。

却见一个身穿着红色袍子,不到一米七高,身形削瘦,面色粉白,细眉长眼,薄嘴唇的少年人,正缓缓地走进来。

乍一看,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少年郎。

但直觉告诉李牧,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正从这少年的步履之间压迫而来。

“这件事情,我替刘、孟两位大人担了。”

少年缓缓地开口。

声音很古怪,不似是从活物的口中发出。

李牧转身,看着少年,略一打量,道:“灭无欲?”

“是我。”灭无欲的嘴角,微微抿起。

他感觉到,木牧面对自己,终于给了足够的重视。

但下一瞬间,李牧冷笑道:“你一个区区白身,狗屁不是,凭什么替他们两个担着?你有什么资格,在本座面前说这句话?嗯?”

灭无欲微微一怔,旋即眸子里,火焰点燃。

他看着李牧,道:“你早晚会知道,我有没有资格,两日后,落仙台上一战,所有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李牧像是听到了笑话,道:“我和你有什么恩怨?你也配和我有恩怨?”

灭无欲的心性修为,本就不高,闻言顿时怒火涌动。

刘祎之一看不对,连忙道:“灭公子乃是我和孟掌座的至交好友,可全权代表我们二人的任何事情……”

“哦?”李牧转身,冷笑道:“我从未听说,有仙庭府主,将自己的权柄,交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代表,万仙盟的天规,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规定?”

刘祎之和孟雄飞两人,顿时都心里叫苦。

这个木牧,真是难对付,死死抓住这一点,怎么解释?

灭无欲看着李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木掌座,明人不说暗话,如今的局势,到底如何,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说吧,今日的事情,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李牧呵呵一笑,道:“小家伙,你这么想和我擂台一战?”

灭无欲道:“只是为了印证所学而已。”

“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李牧道:“两枚【燃血丹】,今日之事,我就不再追究,两日后,流星岛千刃峰落仙台上,你我一战,如何?”

“你疯了,两枚【燃血丹】,你做梦吧。”刘祎之忍不住惊呼出声。

【燃血丹】可以让废除修为的仙人,重铸仙元,恢复实力,甚至还可以借此机会,再铸天赋,更上一层楼,其珍贵程度,简直难以形容,就算是大仙主,也未必拿的出来这样的宝物,只有在万仙盟总部,传说之中才会有。

刘祎之自己,也没有这样的仙丹。

他知道李牧要【燃血丹】是为了吴越恢复实力。

但他还是觉得,李牧这大概是疯了。

灭无欲却只是神色微微一动,淡淡地道:“一枚。”

“好。成交。”李牧非常爽快地道。

灭无欲一窒,旋即一扬手。

一枚血色晶莹的丹药,飞到李牧的面前。

李牧捏住,略微分辨,就知道没有伪造,当下哈哈一笑,道:“好,两日后,日出东方,千刃峰,落仙台,决一雌雄。”

说完,带着吴越,何应鑫等人,扬长而去。

今天也是一更,周一周二三更,昨天和今天的都补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