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6 你,明白了吗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千刃峰。

这是流星岛上,一处极为瞩目的峰群。

因为山顶乱石穿空,宛如一柄柄刀剑刺天穹一般,足足有数千刃,所以又称之为千刃峰。

而在千刃环绕之中,又有一处高台,呈八卦形,似是一颗棋子一般,落在山巅,直径足有千米,颇为怪异,如天然的擂台一般。

因此这处平台,又经常被用于流星岛上的仙人决斗之用,数万年以来,有无数的仙人,陨落于其上,因此这平台,又被称之为落仙台。

久而久之,这处平台,沾染了无数仙人之血,又被大仙庭各种加持和修缮,产生了奇异的变化,足以承受仙皇巅峰级强者的轰击,越发出名。

李牧与灭无欲的决战,就定在这处落仙台上。

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晨霭蒙蒙,已经有无数的流星岛强者,来到了落仙台周围的千刃石林中,立足与石刀石剑上,等待观战。

这一战的影响力,在很多人的心中,并不如数日之后,大仙主东方夜刃与灭无欲这一战,所以虽然也造成了轰动,但却在控制范围之内。

除了当事人李牧之外,其他五府的大掌座,各大主事,足够权势地位的天兵天将,都已经提前到来。

各方阵营,泾渭分明。

恢复了实力,并且更上一层楼的吴越,与何应鑫,碧落,【永夜罗刹】、【吞天童子】等人,也已经到来,占据了靠近落仙台的一个位置,等待决战。

时间流逝。

天边晨曦微露。

当日约战,并未定下确定的时辰。

但李牧一句‘日出东方’,就本上决定了战斗的时间。

天边有云海。

海中有红日。

云海渐红,宛如鲜血激荡。

咻!

一道白色身影,御刀而来,瞬息即至。

身影落在落仙台上,飘然屹立。

修长,魁梧。

黑色的标志性毛茬短发,英俊硬朗的面孔,不是李牧又是谁?

决战的一方,终于现身了。

落仙台周围,一片喧哗声,嗡嗡嗡,无数道目光都注视向李牧。

就算是站在李牧阵营对立面的大仙庭强者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的到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是一块巨石,一下子砸进了流星岛这摊死水之中,溅起了大片大片的浪花,一下子,让流星岛被动地发生了诸多的变化。

这个年轻人,远比一开始,所有人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吴越、何应鑫等人,也都兴奋了起来。

尤其是吴越,李牧如今是他心目中的神。

他看向李牧的目光,就像是一个疯狂、顽固、虔诚的信徒,在看着自己的信仰一样。

刘祎之、孟雄飞两人,却是面色阴沉,死死地盯着李牧,好像是用目光,就可以将李牧杀死一千一万遍一样。

“今日落仙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等灭无欲公子杀了你,我定要将你的头颅露颅骨,做成酒杯,用来喝酒。”

两个人,都在心里发着毒誓。

远处。

一缕朝阳,破开云海。

似是金红色的利剑,划破天地之间,最后一缕阴暗,缓缓地降临在天地之间。

落仙台上,空气一阵扭曲。

身穿着血红色袍子的灭无欲,突然毫无征兆地就出现在了李牧对面。

似是一个乍现的幽灵。

鲜红色的袍子,穿在他削瘦的身躯上,如同一根竹竿挑着一个红袋子一样,在风中轻轻地飘荡着,那张过分白皙的脸,始终带着一种对于生命漠视的冰冷和轻蔑。

“准备好了吗?”

灭无欲看着李牧,淡淡地道:“准备好迎接死亡的降临了吗?”

面对李牧,灭无欲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凝重,随意的不像是在擂台上,而更像是在随便看风景一样。

李牧淡淡一笑。

他指了指远处的红日,道:“天无二日,惟吾旷照,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落仙台周围,一片喧哗沸腾声。

这话,说的太狂了。

木牧这是自比红日啊。

唯我不败?

这种话,你有什么资格说?

刘祎之和孟雄飞两人,齐齐一声冷笑。

落仙台上。

灭无欲的眼眸平淡无波,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一旦进入到决战状态之中,平日里那个疯狂而又倨傲的少年,仿佛一下子,就可以冷静下来,如一块冰冷的顽石一样,无懈可击。

李牧反手一伸。

诛仙刀出现在手中。

和前些日子比起来,诛仙刀的刀身样式和色泽,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却更加沉重了。

吞噬了【龙火剑】和【大炎刀】之后,诛仙刀的气息,越发的返璞归真,已经一只脚踏进了九品仙器的门槛里,威力大增。

嗡嗡嗡!

刀身在虚空之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刀吟之声。

灭无欲的眸光一亮

“好刀。”

他赞叹了一声。

然后,直接伸手,朝着诛仙刀握来。

空手夺白刃?

疯狂而又自信的出手方式。

李牧手腕一转,拔刀斩直接斩出。

刀光宛如闪电。

一刀斩在灭无欲的手腕上。

叮!

金铁交鸣一般的声音。

反震之力传来。

李牧微微错愕。

这人的手腕,竟是宛如仙器一般坚硬。

而且还是极品仙器。

否则,刚才这一刀,足以直接将他手腕斩掉。

有意思。

李牧心中想着,手中刀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风云六刀,绵绵不绝,直接席卷斩杀而出。

灭无欲原地不动,一双手臂,上下封堵。

叮叮叮!

疾风骤雨一般的金铁交鸣之声。

甚至还有一簇簇刺目的火光迸射。

周围观战之人,发出一片连着一片的惊呼声。

李牧手中的长刀,谁都看得出来,威力不俗,已经是次九品仙器。

但是灭无欲的一双手臂,却坚硬的不可思议,正面硬憾,不管是手心,五指,手背,手腕,还是小臂等等,都丝毫不落下风。

这是很多人,第一次见到灭无欲的战斗方式。

也第一次见到灭无欲的功法。

震惊之余,有些难以理解。

李牧心中,倒是并不如何惊讶。

因为从东方夜刃所给的情报中,李牧就知道,灭无欲修炼的功法,极为特殊,是将己身,修炼成为仙器一般的存在。

准确的说,灭无欲自己,便是一尊仙器。

一尊极品仙器。

叮叮叮叮!

疯狂地交锋。

李牧催动雷火之力,诛仙刀变换形态,紫金色的火焰附着其上,一刀斩出,虚空都会无声无息地被展开一道道稍纵即逝的黑色缝隙。

灭无欲身上的红色袍子,极为诡异,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铸就,竟是柔软无比,毫不着力,以诛仙刀的锋利,斩在其上,竟是并不能将其斩裂。

显然是一件超品仙衣之类的宝物。

实力强,手段高,还有这种宝物。

灭无欲似乎屹立在不败之地。

落仙台周围观战的大仙庭强者,隐约已经判断出胜负,这样子打下去,木牧连灭无欲的防,都破不了,如何取胜?

根本不可能的。

除非木牧还有什么底牌。

但问题是,灭无欲这种出身于万仙盟总部的人物,身上会没有底牌吗?

九成以上的人,百分之百看好灭无欲。

吴越,何应鑫等人,颇为着急,但也不敢呐喊加油,反而是乱了交战者的心神,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助威。

“太弱了。”

灭无欲淡淡地开口。

他徒手结了李牧不知道多少刀。

唯有手背掌心,一道道白色印痕而已,连皮肤都没头破。

他站在落仙台中央,宛如浪潮之中的礁石一样,任凭李牧的刀势,是如何疯狂澎湃,都丝毫不动,一双手,将所有的刀势都接下来。

战斗约一盏茶的时间,李牧不知道变换了多少刀法刀势,劈斩出多少刀,但灭无欲始终不动分毫。

双脚,像是钉在落仙台上一样。

他看着李牧,仿佛是在看着一个卖力表演的小丑一样。

突然——

轰!

一拳轰出。

这一拳,快到了极点,敏锐地捕捉到了李牧刀势之中电光石火之间的一处微小凝滞,轰碎了漫天的刀光闪烁。

李牧长刀横在胸前一挡。

当——!

长钟一般的轰鸣声在整个千刃峰上回荡了起来。

李牧的身形,宛如炮弹一般被震飞出去百米,落地,踉跄三步,才站稳了脚跟,立住身形。

诛仙刀的刀身,宛如秋水一般跳跃震颤。

激烈的战斗,在这一瞬间,骤然暂停。

灭无欲缓缓地收回拳头。

“你现在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

他看着李牧,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怜悯。

李牧左手骈指,一抹刀身。

诛仙刀的跳跃震颤之声,瞬间被抹掉。

“差距,什么差距?”

李牧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是带着淡淡的喜悦。

灭无欲皱了皱眉。

“力量,境界,战力,武器,底牌,眼界,功法……这每一样,你都远远不如我,你,差的太远了,太弱了。”

灭无欲一字一句地道。

“以你的身份,地位,本不配做我的对手,今日有资格站在这落仙台上,是你这一生,都该铭记的荣耀时刻,是你人生的巅峰。”

“你,明白了吗?”

灭无欲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冰冷地阐述着。

还有一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