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5 都现身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个时候,短兵相接的消耗战斗,已经没有了必要。

如果只是舰队与舰队的碰撞,那镇妖阁的道兵大军,无疑处于绝对的劣势,损失会非常严重。

但仙界的战斗,顶级强者往往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尤其是足够数量的顶级强者。

或者是绝对实力的顶级强者。

两个条件居其一,便可以稳操胜券。

这就是镇魂天尊的自信来源。

他一声令下,镇妖阁的仙君级强者,约有五十多人,便倾巢而出,朝着大仙庭的舰队冲去。

“请两位仙尊出手。”

镇魂天尊向两位来自于万仙盟总部的仙尊拱手。

“本尊一人即可。”

其中一位身着蓝色道衣,束发高冠,背后负剑,右手拂尘搭在左手臂弯的仙尊,微微一笑,一步踏出,脚下生出祥云,瞬间就超越了之前出手的五十多镇妖阁仙君,来到了大仙庭舰队之前。

“灭!”

这人一声低喝,手中拂尘一甩。

万千银丝,肉眼几乎不可见,朝着大仙庭席卷而去。

透明的空气里闪烁着微微的涟漪,就仿佛是明媚春日阳光照射下的静谧溪水泛动细碎的波纹,无形的杀机像是狂潮一般,涌向最前面的数艘战舰。

而战舰上的大仙庭天兵天将,似是毫无所觉。

嗤!

微不可查的声响。

最前面一艘护卫级玄舸,舰艏的撞角,无声无息地被切割开,然后在明滑如镜的切面上逐渐滑落。

一切都是如此微不可查。

但最先的一缕银丝,就要从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天兵的喉间划过的时候,突然一道紫金色的微光一闪。

嘣!

像是蚕丝被崩断的那种声音。

然后——

嘣嘣嘣嘣嘣嘣……

无数道相似的声音响起。

仿佛是虚空之中,一片惊潮。

许多天兵天将愕然地看到,星河闪烁般的紫金微光,宛如漫天的繁星在白日里闪耀,美轮美奂,

接着这漫天繁星汇集在一起。

紫金色的光焰逐渐璀璨起来。

群星汇集成为一柄刀。

一柄紫金色的古朴长刀之影。

在虚空之中,微微一顿,然后划破星河虚空,飞射出去。

虚空中,气浪一层层荡开。

“嗯?”

蓝色道衣的仙尊面色微微变化。

竟然有人可以破得了他的仙术道法【愁肠丝】?

看来对方的舰队之中,坐镇着仙皇级的强者。

“束!”

蓝色道义仙尊手中的拂尘一甩。

漫天微光闪烁,拂尘的银丝瞬间蔓延,宛如一条银色的怪龙一样,蜿蜒着卷向飞射而来的紫色古朴刀影。

嗤嗤嗤!

刀刃划过银丝。

仿若热刀切过牛油。

拂尘的延长出去的银丝寸寸断裂。

蓝色道衣仙尊的眼眸之中,闪烁出惊讶和狠戾之色。

拂尘的破碎让他意识到,普通的高品仙器和手段,绝对无法挡住这位神秘的大仙庭仙皇级强者。

看来要动真格了。

“给我开!”

他反手拔下背后的松纹古剑,一剑斩出。

漫天的剑纹法则流转,交相辉映,将这一剑的风华,展现的淋漓尽致。

轰!

刀剑相交。

巨大的声响震动。

恐怖的法则波动和道则涟漪轰鸣。

那些刚刚才来得及靠近战场中心的镇妖阁仙君,瞬间一个个面色狂变,被这外泄辐射的力量波动一荡,瞬间倒飞出去,一个个狂喷鲜血,如同被卷入风暴中的断了线的纸鸢一样,跌跌撞撞,肢体残破。

“什么?”

蓝色道衣仙尊骤然惊呼。

他感觉到了剑身传来的震动和反噬之力。

恐怖的反震力量,排山倒海一样顺着剑柄,倾泻进入他的五指,掌心,手腕,然后顺着手臂,轰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瞬间就震乱了仙道真元。

“不好,这人的实力之强,远超想象,大仙庭何时出现了如此一位实力卓绝的仙皇?莫不是万仙盟总部的那些家伙,也暗中出手扶持东方夜刃了?”

蓝色道衣仙尊心神狂震,一个念头闪过。

但也就是这虚空涌动,法则暴乱,能量四溢的时候,一道白色的人影,骤然如鬼魅般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随手一摘。

紫金色的长刀被摘在了他的手中。

然后,刀身震动。

一道璀璨夺目的刀光,在这人的手中绽放出来。

蓝色道衣仙尊瞬间亡魂大冒。

自从进入仙皇境界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惊悚的瞬间降临。

“你是谁?”

他大喝。

不顾手臂的酸麻和仙元的滞涩,他挥动手中的长剑。

剑,名曰【赦生】,是仙器。

九品上巅峰仙器。

这样的剑,放在东圣洲,足以瞬间引发一场州府级腥风血雨的争夺。

这柄剑,乃是他的性命之器。

但下一瞬间——

叮!

细微的金属交鸣声。

【赦生】剑从中间断裂开来。

刀光再闪。

蓝色道衣仙尊的身躯也随之一分为二。

“杀过去。”

手握长刀的男子,白衣,短发,厉声大喝。

长刀所指,万千战舰宛如疯潮,朝着镇妖阁道兵大军席卷而去。

战争终于彻底爆发。

远处的旗舰上,镇魂天尊猛然站起。

“怎么会这样?”

一边的都天教主也是惊得浑身汗毛炸起。

他想到的是,如果刚才自己抢先出手,那此时……被一刀斩为两段的人,便是自己吧?

出手的那个人是……

木牧?!

这个在刘祎之口中,已经重伤垂死的人,竟然还活着?

刘祎之和孟雄飞这两个蠢货。

都天教主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啊啊啊啊……”

蓝色道衣仙尊发出凄厉的惨叫,断裂的身躯燃烧如火。

“此仇必报。”

他厉吼着,化作一道流光,遁向了远方。

这样的伤势,只能赶紧回去万仙盟总部调养了。

“杀了他。”

镇魂天尊厉声喝道。

他也在同一时间出手。

一起出手的还有都天教主,以及另一位万仙盟总部的仙尊。

三大仙尊一瞬间达成了共识。

……

……

“阁下是吞云兽一脉?”

刘祎之盯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浑身燃烧着黄金火焰的……猴子。

吞云兽一脉,什么时候变成猴子了?

眼前这个自称是巢穴少主的魁梧身影,黄金战甲,威势无双,但一张脸却是猴子脸,黄金色色的毛发,威武而又狂野。

“大仙庭与我吞云兽一脉有约,不得入侵,今日,你们若是给不了一个解释,那就全部都葬在这里吧。”

猴子道。

刘祎之的神色,阴晴不定。

他不太相信这只猴子的话。

吞云兽一脉绝对不是这个模样,这猴子浑身上下,妖气沸腾,莫不是某个驰援而来的妖族巨妖,在这里装神弄鬼,想要吓退大军?

小妖祖却是在九尾王、虎蛟王的庇护之下,勉强压制了体内已经完全暴乱的伤势,颤巍巍地向猴子行礼,道:“我等被人追杀,走投无路,才到此处,阁下也是妖修一脉,还请放我等一条生路……”

猴子扫了一眼小妖祖等人,眼神淡漠,没有说话。

刘祎之冷哼了一声,道:“在本座面前演戏?呵呵,且不说你根本就不是吞云兽一脉,就算是,又如何?本座……”

话音未落。

巢穴深处,群山之间,突然云气翻滚,好似是有无数异兽在吞吐祥云一般,层层叠叠的云山,宛如峰峦,欺山赶海而来,其中便有异兽鳞爪,若隐若现,无穷无尽,宛如一支来自于地底深处的大军一样,朝着大仙庭叛军大队,席卷而来。

“吞云兽!”

刘祎之骤然惊呼了起来。

这催动云海而来的,便是传说之中的吞云兽了。

传说但凡这种异兽出现,必定是铺天盖地的祥云流转,吞吐之间,欺天谜地,若是一般的修士,陷入到其中,必定是会失魂落魄而亡。

很少有人能够见到吞云兽的全貌。

因为见过的人,都被吞云兽给吃掉了。

连传说之中的饕餮,遇见吞云兽,也得望风而逃。

骤减吞云兽大军,刘祎之心中一个激灵。

就看无数的祥云,以及祥云之中若隐若现的异兽,缭绕在那黄金猴子之间,刘祎之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猜测,怕是错了,吞云兽似乎并未因为数大仙尊的气息而惧怕,可能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强悍一些。

“阁下……到底是谁?请赐下名号。”

刘祎之语气凝重了许多。

黄金猴子眼眶之中,黄金火焰缭绕,扫过天边,似是想起了什么,收回目光,道:“我叫袁吼……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

他摆了摆手。

白色的祥云宛如雪崩一样,朝着仙庭叛军席卷而去。

刘祎之大喝道:“此事有误会……”

但瞬间,惨叫声和爆炸声就响起。

被那祥云山峦一绞,数十艘巨大的玄舸战舰,立刻崩碎爆裂,其上的仙庭大军高手强者,也如陷入蛛网的猎物一样,挣扎惨叫,身形却是越来越稀薄,声音渐渐消失。

刘祎之和孟雄飞两人,顿时大惊。

“撤。”

两人同时下令。

但祥云碾压速度之快,远超他们的想象,数个呼吸之间,就将整个仙庭叛军,完完全全地包围在了其中,根本无法逃脱,四面八方上下,都是宛如白色死神一般翻滚的云朵。

刘祎之猛然明白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从一开始,他就上当了。

今天还有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