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9 仙古战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禁地巢穴一战,以一种李牧完全没有想到的方式落幕。

是日,异变骤生。

镇妖阁总部所在地妖狱山,后山阴面区域,雷光忽现,灭世之威,将整个妖狱山瞬间毁灭。

无数建筑,阵法,房舍楼阁,瞬间烟消云散。

无数镇妖阁弟子,无论修为高低,瞬间灰飞烟灭。

偌大的山脉,远古的遗迹,统统覆灭。

一个庞大的宗门,连同山门,一起几乎是在一瞬间,消失了。

肆虐的紫色雷电中,走出一位身着玄袍的道士,一只纯白色的猫妖,一念之间,就引动雷电,让曾经主宰了整个东圣洲万年脉络的镇妖阁,在转瞬之间覆灭。

啪!

白猫打了一个响指。

雷电消失。

妖狱山化作了一片荒漠。

黄沙滚滚。

沙漠中,数千个遍体鳞伤的妖修,震惊而又迷茫地站着。

他们一时之间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直到一人一猫离开。

……

天降劫雷,救妖灭仙。

镇妖阁化作历史。

正在四明山脉征战的镇妖阁都天教主,镇魂天尊,以及无数道兵,却是幸运地躲过一劫。

但哪怕是有仙圣级修为的强者暗中坐镇,禁地巢穴的战斗,却是进行不下去了。

哪怕是赢了,也毫无意义。

因为决定东圣洲命运的力量,已经不是四明山脉内外的这一些人。

而是一个道人,一只猫。

镇仙塔四大守护神尊撤阵离去。

其他镇妖阁的人,包括心如死灰的都天教主在内,都第一时间离开了四明山脉,如潮水般退去。

不是他们不想再战。

而是怕了。

感受到了危机的四大守护神尊,瞬间就判断明白了局势。

李牧、小妖祖和袁吼等人,都有些懵逼。

原本看到禁地巢穴四周那席天接地的雷海汪洋,宛如灭世,本以为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就好像是已经经过了充足的前奏摩擦,终于到了挺枪而上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雷响,双方都疲软了。

银样镴枪头?

三人面面相觑。

举目看去。

禁地巢穴之位,整个四明山脉,几乎彻底化作了荒漠。

雷道阵法的威力,让这座享誉已久的山脉区域,岩石崩碎,生灵尽死,树木飞灰,原本峰峦起伏的山脉雄峰,化作了一望无边的金色大漠,毫无生机。

哪怕是那些战死的双方强者,也都灰飞烟灭,便是诸多在战斗中破损的仙器,也化作了细碎的金属颗粒,成为了这片茫茫大漠的一份子。

唯有禁地巢穴,恰似一方绿洲一般留存。

草木旺盛,峰峦叠嶂。

禁地巢穴突兀地耸立于这新生的大漠之中,美丽神秘的有些不现实。

过了许久,李牧等人,才明白都天教主等人撤退的原因。

老神棍和邪月,两人都出关了。

比预计的时间,早了一点。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导致镇妖阁计算失误的吧。

否则,镇妖阁怎么会原因给吞云大圣一天的思考时间,怕是四大塔门守护神,直接不惜一切代价地一拥而上,将整个禁地巢穴铲平了。

一步错,步步错。

短暂的交流之后,李牧令何应鑫,带着天兵天将,返回流星岛。

他自己留了下来。

小妖祖和妖修联盟的诸多大妖,也都留在了禁地巢穴。

吞云大圣并未现身。

但很显然,他并不排斥李牧等人。

袁吼作为少主,代为接待众人。

约半日后。

老神棍和邪月至。

也没有顾上和李牧等人说什么,便直接进入到了巢穴深处,去见吞云大圣了。

“这几个家伙,莫非早就认识不成?”

李牧心中嘀咕。

怕是有什么PY交易啊。

小妖祖和妖修联盟的大妖们,倒是兴奋的很。

妖祖终于出关。

他们坚持到了这一日。

从今以后,妖修一脉,终于可以彻底翻身了吧?

这是毫无疑问的。

再半日后,老神棍和邪月,从巢穴深处走出。

李牧还没有来得及问什么,老神棍一挥手,道:“走。”

一股力量涌来,直接带着李牧离开。

袁吼和小妖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两个人,都已经消失在了天穹之上。

“喵,随本喵走。”

邪月也出现。

正常的猫身大小,白色的绒毛好似是雪堆一样,一双眸子清澈深邃,紫色的纹络宛如宇宙深处的星辰流光一般闪烁,盯着小妖祖看了一眼。

小妖祖不由自主地化出本相,变作一头猪。

邪月跳到猪头上,用白色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拍了拍小妖祖的后背,道:“驾……走。”

小妖祖腾云驾雾而起,也离开了。

袁吼无力地招了招手……

这算怎么回事?

都走了?

那我……

他正想着,巢穴深处,吞云大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袁吼面色一变,赶紧回转身,朝着巢穴深处电射而去。

转瞬,到了巢穴最深处。

一个宛如宇宙星空一般深邃幽暗的地方。

除了袁吼,吞云兽一脉的其他人,从未到过此处。

偌大的空间,是伟力法则营造的小世界,无边无垠,空旷深邃,仿佛是一片世外之地,一片虚空尽出。

一头庞大的异兽,恒硕盘桓在这无尽虚空之中。

它仿佛是一片云,白色的毛发长长地垂下,犹如云层雨丝一样,垂了下去,不知道有多长,庞大的身躯,仿佛是一颗老化的行星一样,有诸多躯体,已经彻底石化,散发出一股死气,毫无生机,宛如朽木枯骨,仔细看时,也完全僵硬,在这虚空之中,一动不能动。

唯有脖颈以上部位,犹有生气,双目开合,才算是活物。

正是吞云大圣。

外人绝对不知,威震寰宇的吞云大圣,真正的本相,却是如此。

这也是它万年不出禁地巢穴的原因。

不是不为。

而是不能。

“师父。”

袁吼万分尊敬,深深拜下。

“起来吧。外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吞云大圣缓缓地道。

袁吼说道:“弟子简略得知。”

吞云大圣双眸开合之间,散发生机的硕大头颅周围,涌动着强横无匹的法则,维持着这片无尽虚空小世界的运转。

“大劫降至,鹿死谁手,在此一搏,是拨乱反正,还是永世沉沦,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小猴子,你早就托身在这一量劫中,无法置身事外,理当应劫,今日,为师就将天胄之华,赐予你。”

“什么?”

袁吼闻言,大吃一惊,道:“不,师父,不可……”

吞云大圣道:“自上一量劫爆发,为师身受重伤,已经是冢中枯骨,靠着这一滴天胄之华,苟延残喘至今,大劫再来,已是无力挣扎,你血脉特殊,气运非常,融合了这一滴天胄之华,便是钥匙一枚,可以进入那个地方,我们也就多了几分胜算。”

“师父,所谓大劫,到底是什么?”

袁吼忍不住问道。

“仙古战场。”

吞云大圣语气诡异地道。

他,就是从这个战场中,撤下来的残兵败卒啊。

……

……

天高云淡。

风驰电掣。

老神棍驾云飙车,带着李牧,瞬息百万里。

“什么?闭关?”

李牧一脸诧异,鼓了股自己的肱二头肌,道:“为什么要闭关,我觉得我现在萌萌哒,很强大,短期之内,无需闭关啊。”

老神棍驾云而行,一脸的鄙夷,说道:“强大?强大个卵子,别人家逼到禁地巢穴,毫无还手之力,更可悲的是,还不是镇仙塔对付的主要目标,不过是捎带手捏死的蚂蚁,你竟然还如此自我感觉良好?”

李牧:“……”

好吧。

熟悉的配方。

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吐槽和毒舌。

熟悉的老神棍。

哪怕是从雷狱之中脱胎换骨出来,但老神棍的本性,真的是一丁点都没有变。

此时的老神棍有多强?

李牧完全感知不出来。

曾经在混沌世界,李牧隐约中觉得,老神棍仿佛是一口井,自己已经可以看到井下的水位线,甚至可以推测出这一口井有多深。

但是现在的老神棍,就仿佛是一片深渊。

别说是看出它的神都,哪怕是凝视一眼,都会有一种眩晕沉落的惊悸感。

这也正常。

否则,何以在一出关之后,就将镇仙塔四大守门神将直接惊走?

“就算是发生大事了,有你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我闭关?”李牧看着老神棍,心中突然浮现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道:“你不会是又在谋划着什么,要拿我当枪使吧?”

老神棍勃然大怒:“为师在你心中,就如此不堪吗?”

李牧退开几步,缓缓地点头。

老神棍大怒:“啊啊啊啊啊,谁都别拦着我,我要清理门户……”

但周围除了他们两个,并无他人。

所以真的是没有人拦着他。

老神棍干吼了几声,只好主动作罢,道:“镇仙塔公然干涉东圣洲之事,触犯天条,绝对是有所依仗,怕是万仙盟内部,也出现了纷争裂痕,如果我猜得不错,仙古战场要开启了,你这点儿实力,上了擂台,怕是有点儿不够看,所以还是早作准备为好。”

“嗯哼?”

李牧莫名其妙。

“仙古战场?上擂台?我为什么要上擂台?”他一头雾水地道。

转眼之间,流星岛已经在望。

原来老神棍带着李牧,是要回流星岛。

有李牧的身份和令牌,进入流星岛,自然是毫无阻碍。

待到了刑府大殿,花想容已经主动迎出来。

李牧也不避讳其他人,上去主动牵住了花想容的手,在掌心里轻轻地捏了捏,两人相视一笑。

这一次四名山脉之行,看似是有惊无险,但却差点儿万劫不复,被四大神将坐镇禁地巢穴围困时,李牧想到了难逃一劫的可能,心中最大的牵挂,就是身在流星岛的花想容。

老神棍看的一阵酸涩。

啊,无聊的爱情。

愚蠢的俗人。

片刻后,东方夜刃也急匆匆赶来。

万分抱歉,最近更新太渣,今天开始恢复更新。

其他事情都处理完了,所有的活需动,也都推掉了。

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