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7 境界,战力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刀剑争辉。

漫天都是刀光剑影。

身影穿梭,宛如流光,不断地闪烁。

“好快。”

李牧心中吃惊。

他掌握着筋斗云,又有御刀术,时间奥义加持,在速度方面,从来不弱于人,但这眼前这个无面仙圣剑修相比,竟是隐约还落于下风。

不但如此,就算是素来引以为傲的力量,也被压制。

“我在仙君时,可战仙皇,在仙皇初阶时,就可以与仙皇巅峰抗衡,按到来来讲,臻致仙皇巅峰大圆满时,应当可以稳稳压住仙圣初阶才对,竟然会落入下风,看来仙皇与仙圣之间的大鸿沟,绝非想象中那么容易跨过。”

李牧一边战斗,一边在心中反思。

好在他身体里,金莲丹的力量和地脉之水的力量,不断地相互纠缠,衍生出无穷无尽的仙道真元之力,无穷无尽,李牧就像是一台永动机一样,丝毫不担心真元衰竭的问题,可以持续输出。

轰轰!

刀剑撞击。

无面仙圣剑修剑法惊奇,神通无尽,施展开来,无不蕴含着大杀机,剑道法则运转之下,天地之间似是形成了无尽剑域一样,一缕空气,瞬间可化作斩仙之剑,强悍到了极点。

李牧如一个游走在刀刃上的舞者一般,在生与死之剑,不断地翻转。

他的刀道,经过了前面十根石柱的副本空间的锤炼,已经到了返璞归真,万法归一的地步,与之前的花里胡哨不同,往往是一刀劈出,便可以勘破玩法,斩碎万千战技。

咻!

刀光一闪。

后发先至,将漫天剑影斩碎。

李牧挥出每一刀,看似不疾不徐,但总是可以抢在那无尽闪电流光一般的剑影之前,将己身护住。

叮叮叮!

细微宛如针撞般的金属交鸣之声连绵不绝。

一层层肉眼可见的光圈,在刀剑相击的地方不断地迸发出来。

李牧的身形,不断地闪烁,后退。

刀剑相击时传来的反震之力,令他半条手臂都快发麻,有一种皮肉被震碎,筋骨被震断的错觉。

对面。

白衣无面仙圣剑修,仿佛是一块冷漠的万年玄冰一样,自始至终,未曾发出丝毫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是不断地出剑,进攻。

“化血神刀。”

李牧大喝。

一柄鲜红色的狭长斩刀,出现在李牧的右手中。

双刀。

双刀流。

李牧左右手各自握刀,疯狂地招架。

他一心二用,分神为二,右手诛仙刀,左手化血神刀,才勉强将对手的攻击,完全封住。

是的。

只能是封住。

战斗到此时,那白衣无面仙圣剑修,一身神通和修为,显然也是催动到了极致,整个人宛如一轮盛大银月一般,攻击宛如银月经空,水银泻地一般,到了巅峰极致。

李牧觉得自己就像是一艘在狂风暴雨汪洋大海上的小舢板,在挣扎,沉浮,仿佛随手都会被吞没。

必须全力以赴。

任何的失神和疏忽,中上一剑,便是身死道消。

李牧浑身仙气蒸腾,体内的真元在剧烈的激荡之下,宛如沸腾一般,不断地爆发宣泄,整个人在外力的激发之下,进入了一种无比神奇的状态之中,眉心之间,破绽之瞳和预兆之瞳同时开启,催动到了巅峰。

刀剑轰鸣。

李牧就像是一块铁坯一样,而白衣无面仙圣剑修的每一道攻击,轰在李牧左右手的刀上,就如铁锤,不断地很当,砸出铁坯之中的杂质。

时间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轰!

一声轰鸣。

白衣无面仙圣剑修借助刀剑相交之力,身形向后跃出,在半空之中,突然就毫无征兆地化作了一片飞灰,仿佛是灰烬一般,缓缓地消散。

走了?

死了?

失去了外部压力的李牧,猛地回过神来。

他收刀不及,刀光战破虚空,落在地面,轰隆声中,直接在残垣断壁的大地上,劈开一道数千米长的裂缝,深不见底,幽幽冒着黑气,沿途所过,一切的石像、石壁和建筑,都一分为二。

“呼呼……”

李牧双刀拄地,大口大口地喘气。

战斗才一停止,李牧就感受到了无尽的疲惫席卷而来。

身体酸麻肿胀,就好像是好久不运动的人突然跑了一个半马一样,几乎快要累瘫,而元神和精神的疲惫,也犹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咻咻咻!

诛仙刀化作一百二十柄紫金色飞刀,在周遭虚空之中飞舞缭绕,形成了一个刀阵,时间奥义流转,将李牧保护在其中。

李牧盘膝坐在虚空中,迫不及待地开始调息恢复。

体内的真元之力依旧在无限地膨胀,在无限地增长,真的就像是宇宙大爆炸一样,在无限延伸增长。

片刻之后。

李牧就彻底恢复了。

所有的疲惫和不适,消失一空。

他长身而起,手握化血神刀,举目四顾,战意爆棚。

还需要战斗。

还需要宣泄。

一百二十柄飞刀飞射回来,落在他的右手中,化作了诛仙长刀。

李牧身形闪烁,浮动在高空中。

咻!

一道剑芒,如期而至。

那个白衣无面仙圣剑修再度出现,一句话也不说,剑出如电,疯狂地朝着李牧攻来。

叮!

招架,反击。

李牧挥刀迎上。

“嗯?这是真么回事?”

交手的瞬间,李牧敏锐地感觉到,对方的实力,似乎是……下降了?

之前交手,他只能被动地封档,被动地招架。

毫无反击之力。

而这一瞬间,封剑,反击,身体的本能一气呵成。

平手?

分庭抗礼。

李牧双刀袭杀,竟是与这白衣无面仙圣剑修,站了一个旗鼓相当。

这一战,宛如针尖对麦芒,铜锅碰到了铁刷子。

棋逢对手。

将遇良才。

足足一炷香时间之后,李牧确定了一件事情。

不是对手变弱了。

而是自己变强了。

从第一次交手时被白衣无面仙圣剑修压制,到如今正面硬憾,丝毫不落下风,这样的变化,令李牧心中,隐隐兴奋了起来。

他可以对抗仙圣了。

虽然这个白衣无面仙圣,大概也只是仙圣初阶。

但,他的实力,是实实在在的提升了。

可战仙圣。

这样的实力,足以自傲了。

从被压制到旗鼓相当,李牧只用了不到一日的时间而已。

可怕的进步。

要是传出去,足以让那些巅峰仙皇、半步仙圣们都嫉妒到心理扭曲。

但冷静下来的李牧,却又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他,并未晋升。

他的境界,依旧维持道仙皇巅峰大圆满。

和刚刚进入这个空间副本时候相比,并没有丝毫的提升。

“奇怪了。”

李牧心中讶然。

境界没有提升,那战力的增长,来自于肉身?经验?刀法?以及战斗意识?

他仔细体会,不断地观察。

咻!

一刀斩出。

轰!

白衣无面仙圣剑修在半空之中,连人带剑,至极被这一刀斩为飞灰。

李牧这一次,却是堪堪收住了刀。

他脸上并无喜色。

“最后一刀的瞬间,对手好像是突然变弱,似乎是身体里的力量,一瞬间消失了,难道是……力竭?”

李牧将信将疑。

他好像是活生生地将一尊仙圣级的剑修,给耗死了?

这么说来,第一次交手时,这个白衣无面仙圣剑修突然化作飞灰飘散,并不是心好收手,而是因为被消耗干了?

这一次,也是?

李牧有些明了了。

这里毕竟是第十一根石柱的试炼空间,与现实世界并不相同。

就好像是之前十根石柱空间里的远古战场中,那些疯狂厮杀的强者,被李牧杀光之后,花想容再进去试炼,他们依旧会出现,这个空间里,只有白衣无面仙圣剑修一个人坐镇。

这人,就是这一个试炼空间的BOSS。

被李牧连续刷了两次。

但应该是还未达成某种攻略副本的条件,所以他才会在消失之后,不断反复出现。

“也许,真正要通关,必须在正面战斗之中,击杀了这个白衣无面仙圣剑修,而不是将其一阵能量消耗一空之后再斩杀?”

李牧若有所思。

他站在空中,调息恢复片刻。

体内的真元之力,依旧在疯狂地增加,源源不绝。

约一炷香时间之后。

虚空之中,仙光一闪。

白衣无面仙圣剑修果然再度出现了。

“看来得再刷一遍BOSS了……杀!”

李牧主动挥刀而上。

……

……

灭无欲有些惊讶地看着东方夜刃。

浸泡在苦泉之中的滋味,足以令一些仙皇级的强者抓狂疯癫。

那种痛苦,只要是经历过一次,绝对不会有人再愿意尝试第二次。

众生皆苦。

浸泡在苦中,生不如死。

灭无欲觉得自己乃是从心如死灰之中活过来的人,内心里充满了报复镇仙塔的执念,可以忍受一切苦,不管是付出任何代价,他都可以接受,所以才能够忍受苦泉之水的折磨。

但是东方夜刃呢?

他的执念,到底是什么?

这个执掌东圣洲仙庭大权的仙主,却为何要将自己沉浸在苦泉之中?

灭无欲在苦泉之中浸泡了十一天,已经到了忍受的极限,不得不从苦泉水中走出来,但和他同时进入苦泉的东方夜刃,此时却依旧将整个人都沉浸在苦泉水中,一动不动,仿佛是已经死了一般。

今天三更,还有2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