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 玄武殿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刚刚到来的东方夜刃和灭无欲两个人,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桃园中的其他人,却是被狠狠地震撼了到了。

被震撼到近乎于失去思维能力。

四大老牌冥府强者,横尸当场。

这个过程中,李牧只不过是出了四刀而已。

一刀一个。

像是砍瓜切菜。

四大仙圣就从活生生的人,变成了尸体。

剩下那几个冥府年轻一辈的天骄,吓得瑟瑟发抖。

原本还想着要叫嚣,还想着宗门长辈来了之后,将这个胆大狂徒彻底击杀,没想到长辈来了也是送菜……他们一个个甚至来拿地上的尸体都不敢拿,直接往后退,头一两个,甚至直接放弃了这次悟道大会的资格,逃离了桃园。

而之前那些出言讽刺、挑衅李牧的其他势力的年轻天骄们,一个个都面如土色,后退埋头,生怕自己被李牧给盯上。

原本热热闹闹的悟道大会,变成了屠杀大会。

空气令人窒息。

天权子几乎是捂着自己的心脏,站在远处。

他看李牧的眼神,宛如看着一个可怕的恶魔。

那种敬畏、恐惧已经无法掩饰。

小妖祖站在一边,默默无声。

他隐约知道,李牧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在震惊于李牧如此可怕的实力,比之当初落仙台之战,不知道又提升了多少倍,想必是在战神殿之中的试炼的结果,一想到原来战神殿十一根石柱之后的试炼,竟然是如此的强大,小妖祖的心中炙热了起来。

他有点儿想要迫不及待地回到战神殿去修炼了。

当然,接下来该如何进退,小妖祖也在努力思考。

但有一点,他心中非常清楚。

不论如何,都要站在李牧同一阵营。

哪怕是今天将这天都捅破,也要与李牧同进退。

倒是一边的白虎殿主地球流氓虎,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一则他根本还没有搞清楚,面前这四具整整齐齐的尸体意味着什么,或者就算是知道,他也不在乎,他只是觉得,这样的场面很熟悉,很常见。

经常有挑衅李牧的人,不管是什么来头什么修为,被李牧三下五除二给咔嚓掉了。

所以眼前这样的场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啊。

这些人真的是少见多怪。

正这么想着,之前被打发去调查仙心剑宗剑修贾申的白虎殿高手回来了,看到园中的一切,面色诧异,但还是来到白虎殿主身边,递上来了一个玉蝶。

白虎直接摆摆手,道:“给木公子就好了。”

李牧接过玉蝶,元神内视一看。

“嗯?两年之前新收的一位弟子,来历神秘,极受重视,如今是仙心剑宗年青一代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个,在仙心七剑之中,实力排名第一……”

信息很短暂。

内容很匮乏。

以尊兽台的手段渠道,竟然也只是调查出来这么一点儿信息,足以说明,仙心剑宗对于贾申的保护,极为严密。

唯一值得李牧注意的是,贾申是两年前才进入仙心剑宗的。

这个时间段,倒是极为符合。

想到这里,李牧一扭头,又看向贾申。

仙心剑宗的众人,正站在一株桃树下,被李牧的疯狂杀戮所震惊,被李牧的目光一扫,顿时心里都突突了起来,心悬到了嗓子眼。

这魔头,不会是又盯上我们仙心剑宗了吧?

一想到刚才李牧像是砍瓜切菜一样,斩杀冥府四大老牌强者的画面,仙心剑宗的几位年轻剑修天骄,都不由得心惊肉跳了起来。

尤其是那个刚才出言怼过李牧的大师兄,更是心中惴惴。

唯有贾申,心中却是升起了浓浓疑惑。

如果说之前还怀疑李牧是别有用心的话,那在看到了李牧如此可怕的修为、如此彪悍的风格之后,他不由得认真开始回想起李牧之前说过的话。

在他的身上,一直有一个谜团。

两年之前的记忆,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他所有的记忆,都从两年前,被仙心剑宗的【裂天神剑】贾言吾收为亲传弟子开始,两年以来的点点滴滴,记忆非常清楚,但是自己到底从何而来,父母是谁,可有亲朋等等问题,却是完全不知。

师父贾言吾待他如亲子一般关切关怀。

就连‘贾申’这个名字,都是师父贾言吾所赐。

按照师父的说法,他曾经遭受过大难,几乎身死道消,一缕真魂不灭,最终得以在万仙福地之中重生,重塑命格,所以才会忘记以前的过往。

如果说自己真的有以前的话,那是不是,就是木牧口中的那个沈甲呢?

贾申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有必要,去找木牧问清楚。

别人都觉得这个木牧,杀气冲天,手段酷烈霸道,但不知道为什么,贾申却总觉得,木牧在看自己的目光中,带着关切和亲切,犹如长辈一般,竟是令他有些想要亲近之意。

这更让贾申怀疑,自己的曾经过往,是不是真的与木牧口中的个‘沈甲’有关。

贾申心中想着,往前走了一步,就要过去询问。

“贾师弟,你干什么?”大师兄面色紧张地一把拉住他。

贾申刚要说话,却在这时,桃园之外,一个带着愠怒的声音传来:“何方狂徒,竟敢杀我玄武殿的弟子,给我纳命来。”

一道乌光,宛如雷霆,瞬间破开桃园大门,直接冲进来。

强大无匹的恐怖气息,宛如春潮,顿时在整个桃园开放区域,宛如实质一般碾压而来,诸多七大势力的年轻天骄,霎时间觉得好似是心头压了一座太古神山一样,心悸气喘,面色苍白。

一个淡绿肤色的魁梧女子,出现在了桃园中。

褐色的头发,棱角分明的面庞,高大魁梧的身躯,充满了暴力感的肌肉四肢,一身暗黑色的厚重铠甲,越发衬托的这个女人,英武壮硕,宛如女巨人一般。

“玄武殿主。”

“尊兽台的四大绝巅。”

“这个女人,果然是亲自来了。”

暗中,一片惊呼。

许多尊兽台的弟子,看到这个女人出现,顿时心中一轻,仿佛在外面受到了委屈的小学生终于看到了家长亲妈出现一样,顿时都围了过去,纷纷行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令牌。”

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响起。

却见那个守在桃园入口大门处的老农,急匆匆地跑进来,盯着玄武殿主,表情更加愁苦,粗糙剧烈的大手一伸,气咻咻地道。

玄武殿主反手一扔。

一块椭圆形的悟道大会令牌落在了老农的掌心里。

老农仔细检查了一番,又将令牌丢回来,转身离开了,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说。

“哼,这个老村夫,本殿主历届大会都来,又不是不认识,非要认死理,哼。”

玄武殿主不爽地哼道。

语气颇为傲娇。

李牧此时也已经对于这位尊兽台四大殿主之一的玄武殿主,有了一个大概的观察认识。

很强。

表面上看起来,绝对是仙圣高阶的存在。

但真正战斗起来,会爆发出什么样的战力,却不好说。

尊兽台是万仙福地七大势力之一,而玄武殿主则是尊兽台的四大殿主之一,所以,说她是站在万仙福地巅峰的人物,也丝毫不为过。

这个女人,绝对可以与诸神殿的战神叶狂浪分庭抗礼。

这与李牧的想象,分毫不差。

唯一令李牧赶到意外的是,这位玄武殿主,竟然是一个女人。

一个宛如人猿泰山一般强壮的女人。

“就是你这个小白脸,杀了我玄武殿的弟子?”

玄武殿主收起令牌,目光盯着李牧,强大的气息压迫释放,宛如星河崩催宇宙衍化一般,带着毁灭般的威压,朝着李牧撞来。

李牧剑眉一掀,身边紫金色的暗芒流转。

他往前一步,身形一定。

整个人,宛如一柄兀自撞在刀鞘之中的绝世神刀一样,在玄武殿主的气机压迫之下,衣袍猎猎作响,黑色的发茬就像是大风中田中的水稻一样,朝着后方齐齐伏下去。

但他的身形,却是屹立比之如标枪,毫无动摇。

“他是不是你玄武殿的弟子,还不一定呢。”

李牧冷笑道。

姿态语气,毫不妥协。

“废话少说,杀了我门中弟子,就得偿命。”

玄武殿主大踏步地逼近,一拳轰出。

墨绿色的拳头,砂锅大笑。

嗡嗡嗡!

李牧的手中,化血神刀急骤地震颤轰鸣了起来。

“来得好。”

李牧大喝一声,双手握刀,一道劈出。

嗤!

肉眼可见的百米刀芒,划破天空,随着李牧的动作,斩向那拳头。

刀芒与拳印相交,瞬间齐齐破碎,化作可怕的力量,朝着四面辐射.

“不好。”

“糟糕了……”

周围诸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惊失色。

这样的力量一旦爆发,岂不是周围的桃树,都要毁灭?

但就是在这时,李牧和玄武殿主的眼中,同时有奇异的眸光一转,就看那飙射逸散出去一米的两种力量,破碎的刀芒和拳印,同时一滞,旋即虚空一阵扭曲,就将这种力量,全部都吞噬了,没有波及到周围任何事物。

自然也就不会损毁桃树。

“呵呵,有点儿手段,怪不得敢杀我玄武殿的门人,不过,这还不够。”

玄武殿主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她再度出手。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