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0 戒指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为什么会如此惊讶呢?

因为太始道尊的魂碑愈合,简直就像是一个埋到了坟里的死人,突然从泥土里伸出了一只手一样惊悚。

魂碑愈合。

这事儿真的很惊悚。

它又很可能意味着,太始道尊没有死。

至少是没有死透。

可以想象,这件事情,对于七大势力的顶级决策者们,有着什么样的震撼。

本以为凉透了的人,可能还活着。

本以为崩碎了的信仰,可能还存在。

关键是,如今的万仙福地,守门人们早就没有了昔日的荣耀,忘却了自己的职责。

这个时候,太始道尊的消息,不管是死是活,对于七大势力来说,可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七大势力想要做出改变,就必须要有人进入门里,弄清楚真相,像是以前那样,随便派一些人,当做祭品去送死,已经不行了,必须要有一些可靠且修为、气运足够的人,进入其中,调查清楚这件事情。”

黄衣女仙道。

“可是……”

李牧又拿起一颗桃子狂啃,道:“进去了以后,出不来,哪怕是没有死,就算是调查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也带不回来了啊。”

黄衣女仙道:“这当然是最坏的可能。”

她一挥手,桃园深处的真仙桃树上,又飞来数十颗仙桃,这才道:“还有其他可能,比如太始道尊的魂碑愈合,有可能意味着,仙古战场中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也许从现在开始,再进去人,就不用死了,又或者,太始道尊复活,从进入门中的人口中,得到消息,会以大神通,从门里走出来,甚至还有可能,进入其中的人,能够得到仙缘,得到太始道尊的传承,从而复原仙界,一统仙界,开辟出一个新的时代……”

黄衣女仙连续说了好几种可能。

李牧吭哧吭哧地啃着桃子,没有反驳。

可能性有。

但不大。

更像是万仙福地中的大势力们,自欺欺人的一种憧憬,有可能是饮鸩止渴而已。

但他想到了更深层次。

老神棍这个货,在这个时候,通过各种手段,安插这么多的人,参加仙古擂台战,难道也察觉到了什么?

仙古战场中,必然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是好是坏呢?

如果太始道尊这个大反派还活着,那可就不太妙了。

“这一次的仙古战场擂台赛,七大势力中派选中的人参加,争取钥匙,这些人选,有的是精心培养出来的天才,集气运和天赋于一身,实力也不可小觑,有的是一些静极思动的老怪物,在生命余晖的最后时刻拼一拼,当然,还有就是你们这些从外面来的人,大部分都是用来滥竽充数,凑够人数。”

黄衣女仙笑着说道。

李牧一口吃掉一个桃子。

被当做是备胎的感觉很不爽。

而不仅是备胎,更是炮灰的感觉,就更不爽了。

但七大势力这样的安排,倒也正好给了老神棍等中央反抗军机会,安插进来自己人。

万仙盟太自信了。

总以为可以掌控一切。

殊不知,自己的内部,已经被中央反抗军渗透成筛子了。

不过,像是丁浩,叶青羽和孙飞这样的反抗军巨头们,会不会也要进入仙古战场?

作为牧云仙主最后的追随者集团,他们应该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几乎,也不会放任太始道尊复活。

“当然,各大势力的貌合神离,给了你们机会,否则,想要进入仙古战场,你们永远都没有机会。”黄衣女仙道。

李牧极为认同地点点头。

旋即,他又愕然地看向黄衣女仙,道:“你们?”

不应该是‘你’吗?

为什么用‘你们’?

黄衣女仙道:“你以为,你们安插进来这么多的人,我不知道?”

李牧屁股后面就冒出一股股的凉气。

怎么感觉,反抗军的谋划,黄衣女仙都知道了啊。

“姐姐,那你算是哪个阵营?”李牧试探着问道。

黄衣女仙笑了笑,反问道:“你觉得呢?”

李牧咔嚓咔嚓地吃了两口桃子,表面笑嘻嘻,心里慌得一匹,卖萌道:“姐姐肯定不会把我们一网打尽吧?”

用了‘我们’两个字,算是隐晦地承认了黄衣女仙的说法。

而且,短暂的震惊之后,李牧已经彻底稳了下来。

如果黄衣女仙真的站在七大势力的力场上的话,那现在只怕是自己和东方夜刃,还有王诗雨、花想容等人,全部都已经在万仙福地的牢房里面唱凉凉了。

黄衣女仙笑了笑,道:“争取进入仙古战场,我会帮助你们。”

李牧猜到了这个答案。

但他不清楚原因。

“姐姐,既然都已经说到这里了,不妨再多说几句,你为什么会成为桃园主人。莫非这万仙福地,与当年的天庭,有什么内在关联不成?”李牧主动问道。

黄衣女仙道:“此事说来话长。”

正要再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就见农夫急匆匆地赶来,道:“主人,牧公子得回去了,再晚一点,诸神殿的感知,就无法遮蔽了。”

黄衣女仙道:“也好。”

她拿出一个储物戒指,道:“要说的太多,但现在没有时间了,请你来的原因,都在这个戒指中,我要送你的东西,也在其中,你回去之后看看就知道了,记住,不能相信诸神殿,仙古战场擂台战,不能胜就得死,你必须拿到一个钥匙,进去仙古战场。”

李牧接过储物戒指。

“我知道了,姐姐,你莫非也要参加仙古擂台大战?”李牧起身问道。

黄衣女仙道:“七大势力的名额,还未定,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后生,快走吧,事不宜迟。”农夫催促。

李牧只好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他又转回来,看着石桌上还未吃完的几颗仙桃,道:“可以打包吗?”

……

……

“金莲又凋谢了一株。”

太玄老人面色焦急。

观星府的三大府主,同时出手,推衍仙古战场局势。

但并无结果。

天机混乱晦涩,无法洞察。

但是事关重大,三大巨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最终,他们启动了观星府的最终底牌,促动千年才能动用一次的天机大阵,不惜付出巨大代价,开始以阵法的力量,配合洞察天机之术,开始继续窥视天机,试图找到一丝丝有用的痕迹。

“仙古战场,事关重大,难以推衍,实属正常。”

“御无极的身上,遮盖着法力道则迷雾,也难以推测出太多有用信息。”

“御无极没有生机气息,竟似是不存于世?”

“好像是有大能者,为御无极遮蔽了气息。”

一般推衍,三大巨头在神识之中,不断地交流。

片刻之后,三人的面色,都有些苍白。

但所得并不多。

“战神拜托我们推衍木牧,不妨再启动一次推演大阵。”

片刻后。

“怎么可能?”

“有巅峰强者,为木牧遮掩天机。”

“是谁?”

阵法逐渐停止下来,无法在催动。

真玄、妙玄和太玄三大观星府的巨头,脸上浮现出面面相觑的疑惑之色。

很古怪啊。

木牧的天机气息,竟是要比御无极还难以度侧。

御无极身上,起码窥视到了一些隐晦的线索,如同雾里看花,始终能够看到一些轮廓,但这个木牧,却太可怕了,身上的一切气息,都被遮蔽,仿佛是有一团难以透视的乌云一样,遮掩了一切,连轮廓都看不到。

这分明是有顶级仙者,为他遮掩了气息所致。

三大巨头顺藤摸瓜地推衍。

大概只能推测到,这个遮掩木牧身上天机因果的人,就在万仙福地,并非是外人。

这就非常奇怪了。

木牧是战神叶狂浪邀请来的人。

而这一次的天机推衍,便是叶狂浪开口所求。

所以不可能是叶狂浪遮蔽了木牧的天机。

今日的悟道大会上,木牧连杀尊兽台,冥府的强者,与镇仙塔更是死敌,所以这几大势力,绝对不会替木牧遮掩。

除了这些人,还有谁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三大巨头,面面相觑。

这件事情,不简单啊。

……

……

战神殿。

李牧刚被农夫送回来,仙鹤少年就来了一次。

倒不是有什么事情,而是来监视李牧的修炼进度。

很显然,经过了悟道大会之后,战神叶狂浪对于李牧,开始重视了起来。

这种重视,表现在,派遣仙鹤少年时不时地来观察李牧的修炼进度,并且确保李牧没有和外界的其他人有过多接触。

这就让李牧无法将从桃园中打包带回来的仙桃,按照原计划分给花想容、王诗雨、东方夜刃等人。

他只好进入石柱副本空间,开始努力冲击修炼。

第十八根石柱副本空间。

一片飘洒着樱花的诡异世界,无尽的虚空之中,一株樱花树生长在天地之间,巨大无比。

李牧站在一片树叶上,如同身处一个直径百米的平台。

空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杀机。

李牧能够感觉出来,这片空间之中,有着冥府暗杀者的气息。

这当然不是有冥府的暗杀者潜入副本空间。

而是这根石柱的副本空间,模拟的是冥府。

以冥府的暗杀者为假想敌。

李牧盘膝坐在树叶上,并未急于探索这个副本空间。

因为服用了仙桃的关系,此时他体内的真元修为,再一次疯狂地激荡了起来,原本万年不动的境界压制,也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好似是要突破仙皇境界,进入仙圣了。

但李牧并未急于突破。

在晋升境界之前,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理清楚。

他拿出了黄衣女仙赠送的那枚空间戒指。

抱歉有点晚了,今天北京大雨,被困在车上一个多小时,回来就十一点多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