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7 门的开启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对于灭无欲来说,局势显然是非常的不妙。

他的对手,是仙圣级的强者。

他虽然在这段时间里,被以揠苗助长的方式,催生成为了仙圣,但催生出来的仙圣,和真正的仙圣在战力上有区别。

就和应季水果与温室水果一样,在营养上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就算是他战胜了眼前这个仙圣,等下来他还要与流心真人和铁锤秃汉决一死战。

“呵呵呵,真是冤家路窄。”

对手笑了起来。

“塔主说过,有人能拿下你的人头,其家人后代,可以累计三世,得到镇仙塔的一级护佑。”对手盯着灭无欲,道:“说吧,你想怎么死。”

灭无欲的表情,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

他的眼中,根本没有对手。

他的目光,看着眼前闪烁着的蔚蓝色壁障。

他知道,此时,镇仙塔的三大塔主,一定都在看着战斗。

“那么……正好。”

灭无欲对着天穹,竖起了一根中指。

谁都明白,这根中指是竖给谁的。

一座恢弘的偏殿之中,三才道人的面色一变,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机。

两仪道人和一元道人却都沉静如冰,病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必杀此人。”大殿里,一位镇仙塔弟子沉声道。

轰!

强大力量对撞的轰鸣之音,从镜像画面之中传来。

仙古战场擂台的水镜镜像术,非常高明,画面和音质兼具。

擂台上。

灭无欲和对手已经战斗在了一起。

战斗从一开始,就直接进入到了白热化。

对手疯狂地燃烧仙元,一身仙圣初阶的力量,直接催动到了巅峰,手中的底牌,也是在一瞬间就施展了出来,没有丝毫的保留。

他就是要碾压击杀灭无欲。

但灭无欲表现的,甚至比对手更加疯狂。

对手在燃烧仙元,灭无欲直接在燃烧寿元。

他对于进入仙古战场,还没有丝毫的兴趣。

他活下来的唯一目的,就是在这个万众瞩目的擂台上,用自己一切可以付出的代价,来狠狠地报复镇仙塔。

所以,这场战斗,在耗时一个时辰之后,最终以灭无欲的胜出而告终。

对手的尸体,倒在血泊中,染红了地面。

灭无欲的身上,伤痕不少,一条手臂被斩掉,腹部也中了一剑,前后洞穿透明。

但他的身躯,挺的笔直宛如利剑,没有丝毫的佝偻和颤抖。

“哈哈哈哈。”

灭无欲仰天狂笑。

他再次竖起了中指。

一根血淋淋的中指。

所有人依旧都知道,这根中指是竖给谁的。

在这样的擂台上,击败了镇仙塔的人选,毫无疑问,是对镇仙塔一次毫不留情赤裸裸的打脸和嘲讽。

偏殿中。

脾气火爆的三才道人刷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浑身可怕的气息宛如惊涛骇浪一样澎湃开来,整个偏殿的石柱、殿壁上,一道道的仙道纹络闪烁起来,大殿中除了一元道人和两仪道人之外,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擂台上。

咻咻——!

两道流光闪烁。

原本处于观察待定区的流心真人和铁锤秃头巨汉,身形落在了擂台上。

仙古战场擂台的规则,是每三战决定一枚钥匙的归属。

如今镇仙塔三战两胜,流心真人和铁锤秃头巨汉必须将代表着诸神殿的灭无欲击杀,才算是在这一轮的三战之中,真正获胜,第一枚钥匙才能真正归属于镇仙塔。

以二敌一。

看起来稳操胜券。

但实际上,为了战胜对手,灭无欲燃烧了自己的寿元,此时已经无比虚弱。

他的黑发,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变得雪白。

然后,白发飘飞脱落。

在风中,似是飞雪。

“杀。”

“死吧。”

流心真人和秃头铁锤巨汉,在短暂的停滞之后,立刻发起了最疯狂的攻击。

“哈哈哈……哈哈哈!”

灭无欲并未反击。

他仰天大笑。

“死,也不会死在你们的手里……哈哈,木牧,我会在九幽之下,仰头看你,杀穿镇仙塔。”

灭无欲大笑着,然后就死了。

他整个人突然就像是雪人落入岩浆之中一样,瞬间融化,消失在了原地。

寿元燃烧到了极致,他刚才站着,也只是强撑而已,哪怕是之前有仙圣的修为,但此时根本不是两个仙君巅峰强者的对手,所以自己化道,融入天地,自我了结,就算是死,也不愿意死在镇仙塔的人手中。

轰!

轰隆!

流心真人和秃头铁锤巨汉的轰击,都落在了擂台地面上,发出轰鸣。

确定了灭无欲的死亡之后,两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狂喜之色。

原本他们还担心,仙圣级的灭无欲,哪怕是还剩一城的力量,也可以对仙君级的他们,造成致命的打击,毕竟两者之间,差着一个大境界呢。

当——!

天空中,有遥远的钟声响起。

一点金色的星光,出现在仙古擂台的正上方。

仿佛在无尽遥远的星海深处。

又似是近在眼前伸手可及。

一种玄之又玄,语言难以形容的气息,从这一点星光上,透发出来。

哪怕是隔着水镜镜像画面,依旧清晰地穿透了每一个人的灵魂一样。

偏殿中,李牧眸光一凝。

这一瞬间,他猛然站起。

刚才灭无欲战死的瞬间,也只是让他心中微微一震而已。

此时,他竟是几乎要有一种冲动,忍不住要飞起来,朝着那一点金光飞去,将它摘在掌心里。

“那是……”小妖祖低呼道。

“钥匙。”战神叶狂浪依旧稳稳地坐着,声音表面上四平八稳地道。

那就是通往仙古战场的钥匙。

这不是叶狂浪第一次见到仙古战场的钥匙。

但他的内心,同样并不平静。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坐前面,李牧三人看不到他的脸。

但实际上,此时的叶狂浪,也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仙元和欲望,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动——尽管不止一次地见到钥匙,依旧难以抵抗它的吸引力。

这个东西,对于任何人,都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以至于每一届的仙古战场之中,七大势力的掌控者们,虽然并不想进入仙古战场,但却每一次都被这钥匙的气息,诱惑的欲仙欲死,得花费很大的定力,去对抗这钥匙的吸引力。

而且,修为越高,实力越强,对于天地属性和大道法则的领悟越深,钥匙的吸引力,就越强。

反而是那些实力普通的人,面对钥匙,可能更能压制内心中的欲望。

也许是因为,钥匙是通往那个传说之中,拥有着完整仙界的一切的世界的唯一凭证吧。

擂台上空。

金色的星光越来越璀璨,越来越明亮。

隐约中,可以看到一个羽箭般的小令牌一样的金色物件,在这星光中逐渐衍生出来,照印着星光,在擂台的地面上,投射下来一个三米多高的门。

金色的门框,犹如午后的金色阳光,从时空的缝隙之中照射过来,勾勒出明媚的金色线条,像是生生在这个世界中,切割出来了一个缝隙,通往另外一个世界。

另外一个更加完美的世界。

星光流转。

擂台上的星门更加清晰。

最终,银色的时空光华流转。

擂台上的星门彻底开启。

流心真人和秃头铁锤壮汉,面色狂喜,仿佛是魂魄都被那开启的星门给摄走了一样,眼神有些呆滞,直勾勾地看着星门,最终一步一步,头也不回,一句话也不说,直接肩膀挤着肩膀,争先恐后地冲了进去。

嗡!

两人进去的瞬间,星门的图案,像是漩涡一样旋转着消失。

擂台上空,羽箭一般的令牌仿佛是耗尽了能量,化作一团金色的粉末,飘散在虚空之中,风吹过,迷离的金粉,梦幻般的颜色。

金色的星光也消失了。

至此,第一轮的战斗,算是彻底结束了。

一道蔚蓝色的壁障,再度出现,将擂台一分为二。

同时,两道流光从不同的偏殿之中,被摄取出来,落在了擂台之上。

第二轮比赛开始。

片殿中,刚刚缓缓坐下去的李牧,看到出现在擂台上的人,瞬间腾地一下子,又站了起来,眼中的震惊和愤怒,难以掩饰。

他看向战神叶狂浪,低吼道:“这是怎么回事?”

出现在擂台上的人,是吴越。

李牧在东圣洲大仙庭中,真正意义上自己培养起来的心腹,那个在刑府天牢中,郁郁不得志被他提拔出来的昔日仙王,此时本应该在大仙庭主持大局,结果竟然出现在了仙古战场的擂台上。

叶狂浪扭头看了一眼李牧,道:“很意外吗?”

李牧怒视。

叶狂浪淡淡地笑了笑,道:“东圣洲仙庭是诸神殿扶持起来的,东方夜刃是我的记名弟子,你是东方夜刃的心腹,而吴越是你的心腹,自然也是诸神殿的人,为本座效力,不,为本座效死,不应该是他的分内之事吗?”

李牧道:“他的修为不够,上去根本就是送死。”

叶狂浪淡淡地道:“仙古战场擂台上,没有绝对的胜负,一切都靠机缘,呵呵,万一你这个小心腹,运气好,撑过了这一关呢。”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