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9 奇迹的诞生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对于吴越来说,这是绝境。

以他的修为,哪怕是全盛时候,对上其中任何一个对手,都难以获胜。

更遑论是同时对上两个。

一个仙君,要去对抗两尊仙皇,犹如痴人说梦。

流光闪烁。

等待备战区的吴越和紫衣剑仙同时被传送到了擂台上。

“你自裁吧。”

黑日仙尊淡淡地道。

他完全不将吴越放在眼里。

紫衣剑仙此时,断臂表面上也已经完全恢复。

他目光幽冷,盯着吴越,仿佛是看着一个死人,连话都不愿意多说。

因为彼此之间的差距太大。

绝境之中的吴越,却前所未有的从容。

他脸上没有任何的紧张,或者是有丝毫的畏惧。

他的神态,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刚刚从战场归来,想要去见家人的,有点儿疲惫的士兵。

“大人,我知道,您在看着我。”

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偏殿中。

李牧的身形,猛地一震。

这话是对他说的。

就听吴越坦然笑着,继续说道:“您曾对我说过,是要平凡庸俗苟且躲避地过完这漫长的一生,还是要轰轰烈烈纵情燃烧一次,绽放自己的才华,在遇到您之前,我选择了前者,是您改变了我,今天的擂台战斗,是我这一生最灿烂的一战,我——无——悔!”

李牧的身躯,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自己到底是成就了吴越?

还是害了他?

如果他还是留在刑府天牢中,当一个首层牢头的话,也许不会有今天的生离死别?

尤其是,李牧亲自经历过吴越和李莹的爱情故事,也知道这两个真心相爱的善良的人,最后能够走到一起,都曾经经历过怎么样的困难和煎熬,可是现在,却要分离了。

这一别,是死别,也可能是永别。

擂台上。

“废话真多。”黑日仙尊冷哼,道:“一个废物而已,说这么多煽情的话,呵呵,有什么意义?念在你是东圣洲仙庭天将,也算是我万仙盟一员,我给你十息的时间,自我了结吧,否则,休怪本尊手下无情,炼了你的神魂。”

吴越看向黑日仙尊。

偏殿里。

战神叶狂浪看向李牧。

“每一个为诸神殿而战的人,并非是我们强迫他,能够站在那个擂台上,是很多仙者梦寐以求的荣耀,不管是赢还是输,都将得到他们毕生无法企及的东西,所以,能够为诸神殿而死,是你这个小心腹自己的选择,你不用替他悲春伤秋。”

他淡淡地道。

李牧道:“荣耀?人都死了,要荣耀,有什么意义?”

叶狂浪道:“他虽然死了,但他的妻子,他的儿子,他的岳父岳母,还有他的亲友,都可以得到战神殿的照顾,可以得到各种资源的培养和优待……”

李牧猛然打断了叶狂浪的话,厉声道:“吴越有儿子了?”

叶狂浪没有回答。

李牧在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猛地意识到,如果这样的话,吴越的儿子,很有可能根本都没有满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他的儿子和他的家人,都会为他感觉到骄傲……”叶狂浪以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淡淡地道。

李牧再度粗暴地打断,道:“我想,他的儿子和家人,并不想要你说的所谓的荣耀和骄傲,他们只想要自己的父亲、丈夫和儿子,活着回去。”

他转身,朝着偏殿之外走去。

……

擂台上。

吴越左手刀,右手剑。

他摆出了自己刀剑绝杀之招出手的起式。

态度表达的极为明显。

唯战而已。

宁愿战中死。

绝不跪下眠。

“本座给你机会,你不珍惜,那本座就只好让你知道,元神炼化的痛苦。”黑日仙尊冷笑着,散发出强大无匹的压迫力。

无形的气机,瞬间就锁定了吴越。

令他根本无法动弹。

更别说还击了。

“呵呵,我要你死,只不过是一个念头而已,想和我对抗,你还差的……”黑日仙尊冷笑着。

话音未落。

嘭。

擂台巨震。

一道外来的力量,狠狠地轰击在了仙古擂台的护罩上。

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可怕,以至于理论上难以撼动的仙古擂台,竟是剧烈地一荡。

然后原本肉眼难见的护罩,骤然显现出来,一股毁灭般的反弹之力迸发,远处一个流光般冲过来的身影,被这反弹之力,加上从天而降的惩罚力量,瞬间击飞出去。

半空中,留下一道血线。

血染长空。

“怎么回事?”

一座偏殿中,一元道人猛地站起。

“竟然有人可以撼动仙古擂台?”妙玄老人一脸的震惊。

“找死啊简直是,轰击仙古擂台,攻击之力会十倍反弹,再加上那道门的惩罚之力,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剑神姬起也是一脸的震惊。

擂台上。

本欲出手的黑日仙尊,这时也是窒了窒。

然后,就在这一瞬间,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一股恐怖的异力,在这一瞬间,突然毫无征兆地在黑日仙尊的体内,山洪一样爆发了。

“啊……噗!”

黑日仙尊喷出一口鲜血。

血中带着淡淡的泛绿色。

锁定着吴越的气机,瞬间消散。

而也是在同时,吴越仿佛是早就得到了通知一样,不惜一切地催动了绝杀禁招【刀剑无双】,将那一刀那一剑的风情,催动到了极致。

流光一闪。

人头再度飞起。

死的人,是紫衣剑仙。

吴越在那流光一瞬的刹那间,选择的攻击对象不是突然异变的黑日仙尊,而是另一位紫衣剑仙。

后者的心神,完全因为擂台突如其来的遭受攻击而分心。

所以当他的头颅飞在天空中的时候,他似乎是才反应过来。

脸上的表情,从错愕惊讶变成了惊恐,

然后定格。

噗通。

紫衣剑仙的尸体倒下,手脚略微抽搐。

身影交错。

吴越这绝命一击,彻底掏空了他的所有力量。

他直接仰天倒下,刀剑摔离手。

同时,黑日仙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大吼一声,连续喷出好几口鲜血,到最后,红色的血液变成了翡翠一般的绿色,散发出淡淡的妖气。

“九尾……”

他惊恐地哀嚎。

那一轮黑日被祭出。

这时,才发现黑日之上,布满了一道道的碧绿色纹络,像是某种碧绿的血管,又像是被诅咒了的腐朽脏器,散发出腐臭和妖魔的气息。

原来在刚才的战斗之中,九尾王吞掉这一轮黑日,看似是自己找死的行为,其实却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坐待媒介和代价,以青狐族的无上秘术,诅咒了那一轮黑日。

这是黑日仙尊的最强本命神通凝结之物。

在黑日仙尊不查之下,将其收回,温养进入本身,然后诅咒爆发。

死亡,在这一瞬间,缓慢地降临。

黑日仙尊痛苦地哀嚎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躯,化作绿色的浓水,感受着死亡的降临,心中的绝望和恐惧,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不……”

绝望的哀嚎声中,黑日仙尊最终倒下。

这样突如其来的异变,彻底震惊了所有的观战者。

“我没有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九尾王这头妖魔,真的可怕,活生生地咒死了黑日仙尊。”

“妖魔手段,邪魔外道。哼!”

“竟然可以这样?”

“不对啊,刚才吴越和紫衣剑仙都被从备战待选区,送到了擂台上,就意味着仙古长卷,已经承认黑日仙尊赢了,为何还会被咒死?”

“咒力发作比较迟而已,当时的情况,九尾王已死,黑日还活着,自然是判活着的人赢了。”

各大偏殿之中,议论纷纷。

九尾王的手段,让无数仙者感觉到震惊,甚至有点儿不寒而栗。

可怕。

以自己的生命,换来敌人的死。

狠人。

而且,在刚才变故的效应之下,紫衣剑仙也死了。

擂台上,就剩下了一个仰天大字形躺着的吴越。

他已经是须发皆白,皮肤如干枯了的橘皮,整个人瞬间从壮年,进入到了苍老将死的状态。

这时,天空中。

金色的光点星辰出现了。

那种无比诱人的气息再付弥漫这一方天地。

旋即,金色的羽箭钥匙出现。

在星光的照耀之下,羽箭在地面上投射出门的影子,然后缓缓地打开。

垂垂老矣仿佛下一瞬间,就要彻底咽气的吴越,正好躺在这门的投影之上,随着门的打开,吴越身躯坠落进入门中,然后空念扭曲犹如海眼漩涡一样,吞噬了吴越的身躯。

能量耗尽。

金色羽箭钥匙化作金色的粉末,飘飞风中。

然后,一切都消失。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所以刚才的第二轮擂台战中,竟然是修为最低,实力最不被看好的吴越,一口气吊着活到了最后,然后进入到了传说之中的仙古战场。

这是运气好?

还是不好?

就连许多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巨头们,都处于懵逼的状态中。

仙古战场擂台上,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很快,就宣布了第二轮擂台战的结果——

这一轮,诸神殿赢了。

一个如此不可思议的逆转。

简直就是奇迹一样。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