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 奇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魂镇妖幡怎么会失效?

三才道人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件至尊之器,乃是他以性命滋润温养,是他的性命之器。

虽然没有集齐十大天魂异种大妖,不算是圆满,但绝对不可能突然之间失效。

怎么回事?

巨大的惊骇中,三才道人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

然后,他终于注意到,那九头天魂异种大妖浑身上下,竟是布满了血迹。

那不是它们的血。

而是小妖祖的血。

不只如此,他们刚才,还吞噬撕扯了不少的小妖祖的肉。

此时,面对天魂镇妖幡的力量,正是它们身上和体内的这种血肉,正在不断地释放出一种诡异无比的力量,帮助九头天魂异种大妖,对抗天魂镇妖幡,将之前定下的道则血誓之力,正在逐步瓦解。

怎会如此?

反应过来的三才道人,震惊的难以遏制。

他的面容,甚至有些呆滞。

传说之中,只有当年那位妖神的血,才能对抗这种血誓的力量。

那位妖神,打破了各界对于妖族妖修的奴役和镇压,赢得了一片天。

它的血液中,天生就蕴含着反抗和不屈的力量。

所以传闻中,体内流淌着他的血脉的妖修,是不可奴役和不可压服的。

这是一种妖族妖修至高之血。

可是那个猪妖杂碎的体内,怎么会有如此力量?

看着九头即将彻底摆脱天魂镇妖幡控制的异种大妖,三才道人意识到,自己的麻烦大了。

一旦它们彻底失控,那第一时间,一定会冲上来,将自己撕的粉碎。

若是平日里,他倒也不惧。

但是现在,他的状态,如此堪忧,体内咒力肆虐,生命垂危,别说是九头洪荒异种大妖,就算是其中一头,也可以瞬间将他秒杀吞噬。

发生在小妖祖身上的惨状,就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怎么办?

三才道人的心中,一片冰凉。

而且,就算是侥幸躲过了这九头洪荒异种大妖的屠戮,接下来的加场赛中,他也绝对不是东方夜刃和袁吼之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

死定了。

三才道人难以相信,自己竟然会遇到这种绝境。

他扭头,朝着水镜术阵法的方向看去。

下一瞬间,周围无数个偏殿之中的强者们,都在水镜画面上,看到了他的脸。

一张略显苍白,带着丝丝不甘的脸。

“大师兄……”

三才道人的眼神里,带着绝望。

绝望中,还有一丝丝的疯狂。

他的掌心里,浮现出一面小旗。

正是之前,一元道人给他的棋子。

看到三才道人拿出这面小旗,一元道人和两仪道人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轻松之色。

因为只要汲取了这旗里面的力量,就绝对可以撑下来一条命。

哪怕是擂台战输了。

但下一瞬间——

“大师兄,镇仙塔的大事,绝不可坏在我的手中,我不能惜命……二师兄,来生再见。”

三才道人的口中,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原本轻松下来的一元道人和两仪道人,瞬间面色大变。

“你要做什么?”

“不……”

两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惊骇之色。

下一瞬间,就看三才道人张口咬碎了自己的舌头,一口舌尖精血,喷在手中的旗帜上,然后那面小旗子顿时仿佛是被注入了活力一般,剧烈地挣扎,如一条上了岸的鲨鱼。

三才道人的生机,瞬间衰败下去。

旗子飞出,竟是直直地插向擂台地面。

本以为会是溅射的火星。

谁知道,就如一块冰锥融入岩浆一般,这小旗子竟是瞬间融入到了擂台之中。

消失不见。

然后,远处的九头天魂异种大妖,终于是彻底地摆脱了天魂镇妖幡的克制,恢复了些许自由,一个个怒吼着,咆哮着,宛如疯狂一样,朝着三才道人冲来。

“不……”

二号大型偏殿之中,传出一声怒吼。

一元道人如流光一般,冲射出来,朝着仙古擂台飙至。

他手中,一柄降妖剑击出,就要往擂台护罩上斩。

他要击碎护罩,救出自己的师弟。

然则哪里有那么容易?

“大师兄,冷静,不要……”两仪道人在千钧一发之际,拦截住了这一击,将一元道人拦住,往后拉开。

同一时间——

九头天魂异种大妖冲到了三才道人的身前,利爪和利齿,朝着已经极致衰老的三才道人撕扯撕咬而去。

生命的最后一瞬间,他脸上突然浮现出笑意。

然后,佝偻的身躯,像是沙塑一样,猛然坍塌,化作黑色的烟灰,漂流在虚空之中,未等九大天魂异种大妖将他撕碎,他自己先行化作了飞灰消失了。

死亡。

陨落。

在咒术以及催动那枚旗子的代价下,这位镇仙塔的顶级巨头巨擘,竟然就这样不可思议地陨落了。

这是本届仙古擂台战之中,陨落的第二位巨头级人物了。

如果说之前冥府四王的陨落,就已经让很多人震惊的话,那镇仙塔下塔主三才道人的死,就足够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惊骇,惊恐和敬畏了。

是啊,如何不敬畏?

高高在上的巨头,都会死去。

遑论其他普通强者?

怪不得当初,高高在上如牧云仙主,太始道尊等人,都曾追求永恒不灭,追求万古不朽。

乃是因为,不成就万古不灭,在这危机四伏的仙道上,任你实力多高,势力多强,强如冥府四王,如三才道人,终究有陨落的时候啊。

“三师弟……啊啊啊啊。”

一元道人发出了愤怒的嘶吼之声。

他仰天长啸。

他看向八号偏殿方向,眼神中,充满了恐怖的杀意。

这个仇,一定要报。

这一瞬间,不论是一元道人,还是两仪道人,心中都燃烧着仇恨的怒火。

……

……

李牧失望了。

他原本以为,小妖祖还会复活。

毕竟之前已经有过一次奇迹。

但是,妖血流淌在擂台的地面,那个死战不屈的家伙,却始终没有再出现。

他留在擂台上的气息,也在缓慢地消散着。

死了?

真的是彻底陨落了?

李牧的拳头,不知不觉地握住。

以生命和灵魂,咒杀了三才道人。

所以小妖祖的复活之术,只能施展一次吗?

不对啊。

不应该这样啊。

如果能够再施展一次的话,这一战,他就可以漂漂亮亮的完胜啊。

李牧紧紧地盯着水镜术画面,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殊不知,这样的结果,在其他人的眼中,已经是一个无法解释、无法接受、荒谬不可思议的奇迹了。

无数人陷入了疯狂之中。

这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之前袁吼战胜冥府四王,还可以说是桃园主人的亲传弟子太强,毕竟是当世第一强者的传人,表现的那么强势那么强大,情有可原,而且整个战斗中,袁吼展现出来的力量,绝对是值得期待的。

但这一战,从一开始,到结束,三才道人明明都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但偏偏,三才道人死了。

又是一场同归于尽。

这妖族的咒杀术,委实是可怕。

镇仙塔的强者们,陷入到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而诸神殿的强者和弟子们,则陷入了狂欢之中。

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啊。

本以为小妖祖必死。

必定会沦为炮灰。

谁知道……真的是天上掉仙晶啊。

叶狂浪等人,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偏殿中。

和那些普通弟子们不同,他们的脸上,并无多少特别的欣喜之色。

因为这一战,实在是透露出来太多诡异的信息。

小妖祖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牺牲的、用来滥竽充数的杂鱼而已。

但现在,这个杂鱼却拼死了他们同级别的三才道人。

换做其他任何五大神,也不敢说,自己上去了,就一定可以稳稳击败三才道人。

所以,这个小妖祖,和木牧一样,也是一个超出了掌控的存在。

还好他死了。

但这背后代表着的信息,还是让他们又惊又怒,开始不安起来。

还有就是,三才道人的生命的最后时刻,不惜以仅存的仙道本源和寿命,激发的那枚小旗子,到底是什么秘宝,为何会融入到仙古擂台之中去?

会不会……对接下来的战斗,有什么影响?

五大神彼此对视。

这一次的仙古擂台战,真的是越发扑朔迷离了。

天空中,两道流光曳下。

东方夜刃和袁吼从等待区来到了擂台上。

小妖祖和三才道人同归于尽,没有必要再加场赛。

诸神殿一方,又赢了一局。

擂台上,九头天魂异种大妖最终化作流光,遁入到了天魂镇妖幡中。

不过,此时的天魂镇妖幡却是变换了模样,其上加持的一些镇仙塔道术,竟是层层破裂,最终化作一柄妖气缭绕的鲜红色小旗,自动飞起来,落入到了东方夜刃的手中。

“嗯?”

东方夜刃大感意外。

怎么回事?

这旗子好像是和我很熟的样子。

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天空之中,一点金色星光出现,接着毫无意外地,那柄金色的钥匙,出现了。

星光照射在钥匙上,在擂台的地面投影出一道门。

门缓缓地打开。

东方夜刃和袁吼两个人,瞬间就被吸入到了门中。

而字同一时间,没有人察觉到,一股诡谲的力量,也悄悄地潜入到了门里。

就连李牧,都没有发现。

他目送两人进入门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唯一遗憾的是,一直到一切都结束,小妖祖的身形,都并未出现。

他缔造了奇迹。

但他没有复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