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 花想容的初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木牧,此仇不共戴天。”

一元道人的声音,响彻整个天穹。

声音如雷劫。

震的无数人耳朵嗡嗡作响。

一些实力为仙君境界的强者,耳朵流血,面色苍白,几乎昏厥过去。

“这话,是我要对你说的。”

李牧的声音从八号偏殿中传出。

一瞬间,就将一元道人的雷音遮住。

小妖祖也陨落了。

李牧此时,心中的杀意,已经沸腾盈野。

但一想到之前和南晚五谈的内容,李牧压制了出手的冲动。

“三才道人临死前,放出的那个旗子,是为了做什么?”

“一元道人如此愤怒,不似作假,这一次对阵的安排,应该不是镇仙塔在捣鬼,那是谁在同时算计了我和镇仙塔?南晚五代表诸神殿表态了,但诸神殿并不能完全控制他的同盟,所以除了诸神殿和镇仙塔,其他势力,都有嫌疑……嗯,不对,还得排除桃园。”

“仙古长卷的既定对战安排,已经混乱,无法做主,接下来,一切对战都将变得不可预知,会是谁出场?“

李牧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个问题。

咻——!

一道流光曳下。

花想容被流光笼罩,拖曳而起,朝着擂台飞去。

李牧心中一紧,旋即放松。

下一个出战的,是花儿吗?

……

花想容出现在擂台上。

一下子,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身上。

一瞬间,很多人的心中,都不由得涌动着一种不忍的情绪。

如此美丽、圣洁的女子,竟也要登上擂台,在血腥之中进行厮杀吗?

她站在擂台上,之前一场惨烈战斗的鲜血,还未干涸,看起来,她是如此的茕茕孑立,仿佛是修罗场中一朵倔强盛开的小白花。

这个战场,不应该让如此纯洁神圣的女子来参加啊。

就算是一些并不认识花想容的仙者,这一瞬间,都难以遏制自己情绪地怜惜起来。

如果我是她的对手的话,宁愿自己死,也绝对不伤害她一丝一毫。

一些平日里道心无比坚固的人,此时竟然生出了如此想法。

所有人之中,唯有镇仙塔的一元道人和两仪道人——尤其是两仪道人,才深深地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怕。

“木牧狗贼,打杀镇仙塔时,这个女人仅凭气势,就震住了我,气机锁定,令我无法支援,绝对是一个顶级巨头级的人物,这一轮,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女人要横扫了。”

两仪道人心中暗忖。

一元道人也是眉头紧皱。

怎么在关键时刻,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的恐怖存在。

袁吼,木牧,还有这个女人……

下一个不可预知的人,会是谁?

还好之前早就有所准备,否则的话,镇仙塔真的是要一败涂地了。

……

……

“呵呵,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是她,哈哈哈。”

冥府二王笑了起来。

就在一瞬之前,仙古擂台流光曳下,将冥府三王接引上了擂台。

“一个柔弱不堪的女人,关键还是木牧那个外来者的女人,呵呵,三弟这一次,可以狠狠地凌虐她,为我们冥府,出一口气了。”

冥府三王心中对于这个对战安排,满意到了极点。

之前冥府四王的死,可以说是大大地打击了冥府的士气和威望。

而冥府三王,是早就在出战名额之中的。

因此,并不意外。

终于可以扳回一口气了。

冥府的其他强者们,也都振奋了起来。

唯有冥府大王,面色并不轻松。

虽然因为中央祭祀大殿气息的影响,之前花想容一己之力锁住两仪道人的事情,他并不知道,但是擂台开战以来,连番出现预料之外的状况,以及心中那么一种诡谲的直觉,都告诉他,这个女人,怕是有点儿不简单。

……

诸神殿偏殿。

“这个女人……竟然贼这一轮第一个?”

巫云微微皱眉。

剑身姬起道:“从这一轮开始,真正的竞争到来了,后无局的钥匙,才是真正具有价值的,仙古战场的气息完全复苏了啊。这个女人,希望她能多坚持一会儿吧。”

之前的五轮,诸神殿占据了极大的优势。

所以众人都希望能够更进一步。

“此女不凡。”叶狂浪若有所思地道:“只要是不遇到哪些顶级……”

突然,他的后话,戛然而止。

因为对阵分晓。

出现在擂台上的,赫然正是顶级巨头之一的冥府三王。

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凝固了。

其他人,也都面色愕然地看着叶狂浪。

你这嘴……开过光吗?

叶狂浪捂住了额头。

第五轮第一局,看来是要输了。

……

……

擂台上。

“桀桀桀桀……”

夜枭一般的怪笑声。

冥府三王的出场,像是一个反派。

不会,他就是一个反派。

这样刺耳的怪笑,仿佛是可以直接刺入人的灵魂元神之中。

魔音灌耳。

这也是冥府暗杀杀生术中的手段。

他就是要用这种手段,来折磨.花想容。

让这个女人出丑。

好好地为冥府出一口气。

然而,花想容站在擂台中,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她只有在面对李牧和朋友们的时候,才会展露花颜笑意。

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冰冷的像是万载玄冰。

淡淡的紫气,弥漫而出。

“嗯,这个女儿……莫非……”冥府三王心中,猛地生气一丝警兆。

轰!

紫色的光焰,宛如鲜花一般盛开。

他的身形,弓如虾米,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擂台护罩壁照上。

“哇……噗!”

冥府三王口喷出一道血箭。

“怎么会?”

他瞳孔骤缩。

瞳孔中,身着白裙的绝代风华女子,已经靠近,白皙的拳头,印在了他的脸上。

轰轰轰!

一瞬间不知道多少拳。

空气和空间壁障,一起震荡,形成共鸣。

冥府三王甚至都来不及施展遁术,就被拳印连续轰击,不断地扭动,无法闪避。

鲜血,顺着仙古擂台无形的照壁流淌了下来。

轰!

最后一拳。

冥府三王被轰飞,鲜血洒落半空。

……

“什么?”

无数人,瞬间起立。

震惊了。

惊呆了。

冥府三王,被……吊打?

这是什么节奏?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为什么她会这么强?

妥妥的顶级巨头的实力啊。

……

“怎么可能?”

冥府二王懵了。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三弟可是……仙圣高阶啊。

差一步就是大圆满。

竟然瞬间就被压制,这个女人的实力,莫非是仙圣大圆满?

其他冥府强者,也都呆滞了。

想一想平日里被冥府三王统治的恐惧,再看看擂台上那个被吊打的人……一定不是同一个人吧?

冥府大王皱了皱眉。

他转身离开了偏殿。

……

“你……”

擂台上,冥府三王压低了身躯,满脸的鲜血,浑身布满了拳印凹痕。

那个女人粉嫩白皙的拳头,此时,在他的眼中,化作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兵器。

观战者都以为是他猝不及防被偷袭,但真正面对这个女人的他,才清晰地知道,这种感觉,有多恐怖。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一个妖孽。

冥府三王已经有太长太长的时间,没有品尝过这种被压制,被吊锤的感觉了。

“女人,你惹怒了我,我会……”

冥府三王身形逐渐隐去,【十界灭杀】发动,他施展出了冥府最为可怕的禁术神通。

既然正面无法对抗,无法用最开始想的那样来来凌虐这个女人,那就只好用最残酷最简单的方式,将她杀掉。

“桀桀桀桀……”

冥府三王的笑声,在整个擂台上回荡。

无法确定,从何处发出。

花想容安静地站在擂台中间。

她的双手上,沾着鲜血。

滴答滴答。

血滴坠落在地上。

这不是她的血。

是对手的血。

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最强的战斗方式,具有如此令人震撼人心的反差。

美女,拳头,鲜血。

视觉画面,充满了震撼力。

“我讨厌,这个笑声。”

花想容眼神中,猛地掠过一抹寒芒。

咻!

身形一动,恍若流光。

纤纤玉手猛地击穿了虚空,探入其中,将一以【十界灭杀】之术隐藏在虚空深处的冥府三王,捏着脖子拽出来,然后按着急冲,狠狠地掼在了擂台边缘的阵法护罩上面。

轰!

整个仙古擂台,都剧烈地震荡了起来。

还未等这种震荡停息,花想容又是猛地一个反手一摔。

咻!

嘭!

冥府三王的身形,又炮弹一样撞出去,狠狠地撞在另一侧的擂台护罩上。

一瞬间,擂台护罩光芒急骤地闪烁,撞击的地方,呈一个‘大’字形凹陷。

冥府三王骨头碎裂如泥。

他如死狗一样,顺着护罩滑落下来。

这一摔,仿佛连他的元神都摔碎了。

浑身竟是提不起一点点的力量。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笑声,很难听。”

一双脚出现在视线中。

冥府三王瘫软在地,努力地抬头,心生恐惧。

花想容一步一步,走近了。

“你笑的这么难听,为什么还要如此大声?”

她问道。

“你……这个……贱……”

冥府三王怒火翻滚。

花想容捏出手印,指尖绽放紫色莲花,快速结苞,瞬间绽放。

“道法自然,紫极清莲……镇压。”

莲花自指尖坠落,飘飘忽忽,看似毫无重量。

但它落在冥府三王的身上,却犹如星辰碾压一般,冥府三王杀猪一般嚎叫起来,然后被这花瓣,碾为齑粉,肉身和元神,同时飘散。

陨落。

第三名巨头,陨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