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5 被吓到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朵最美的鲜花,凋零在眼前,总是让人伤感的事情。

轰!

轰鸣声响起。

仙古擂台上,可怕的能量波动爆溢。

屹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花想容,面对两大强者的夹击,只是极为淡定的抬起了双臂,弯曲,伸出,然后……出拳。

两拳轰出。

左拳,轰向老棺材瓤子。

右拳,轰向黑袍怪物。

以一敌二。

面对着汹涌而来的可怕杀机和气浪,她如万年礁石,鼎力不动,屹立不摇,死死地扼住狂浪。

璀璨的能浪的光焰,霎时间爆炸开来。

擂台上的空间,在这一刻,都仿佛是以交手的三大强者为中心,发生了扭曲。

下一瞬间,仙古擂台加持阵法开始发挥作用。

阵法的力量,将这种狂暴的能量流,抚为平静。

空间的扭曲消失。

可以清晰地看到,三大强者的身形,依旧针锋相对而立。

花想容的左拳,抵住了老棺材瓤子的鸟爪一样的手掌。

而他的右拳,透过一抹诡谲的黑色氤氲雾气,轰在了黑袍怪无的掌心。

这一次的交手,表面上看来,竟是旗鼓相当。

做到了。

花想容真的做到了。

她真的以一己之力,不可思议地挡住了两大顶级巨头级人物的攻击。

至少在这一刻,看起来是如此。

“真是长河后浪推前浪……”老棺材瓤子赞叹道。

黑袍怪物也嘿嘿地笑着,道:“很强……桀桀,不过,毁掉这样的天,才真的是让人兴奋啊。”

两大顶级巨头人物,说话的同一瞬间,各自催动神通。

强横无匹的攻伐袭杀之力,瞬间朝着花想容涌去,连绵不绝。

花想容面无表情。

她的神态,平静的就像是被冰封的湖面上不会泛起任何的涟漪。

在两股毁灭般的力量席卷而来的时候,她所做的,就是在无数观战者闭目为她哀悼的瞬间,做了一个极细微的振拳动作。

是的,只是振拳而已。

但是下一瞬间,诡变出现。

老棺材瓤子闷哼一声,面色狂变,倒飞了出去。

黑袍怪物则是身形踉跄,贴着地面后退,最终在百米之外,蹬蹬蹬连退七步,才稳住身形,但脚上的仙器战靴却因为难以承受这种可怕的压力,瞬间被踩破爆裂,迸飞出去,露出了漆黑色的脚趾。

胜负之兆逆转。

毫无征兆地逆转。

花想容并未追击。

她只是淡淡地看了看这两大顶级巨头人物,轻轻地摇头。

一语未发。

但却要比说千言万语更加具有讽刺性。

老棺材瓤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与花想容碰撞的手掌,原本就皮包骨头,此时青筋和血管暴起,好像是一条条狰狞的青蛇,蜿蜒在手背上,看起来有些狰狞。

而黑袍怪无的右臂衣袖,则是全部都炸飞破损,身形摇摇晃晃地站在原地,面色潮红,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但胸口一热,喉见一股暖意再也压制不出,喷出了鲜血。

受伤了。

伤势,比老棺材瓤子更重。

花想容的黑色长发飞舞。

她神色傲然,衣袂飘飞,看都不看这两大强者。

“准备自卫吧,如果你们只有这一点点的修为,那就只好请上路了。”风华绝代的白衣女仙,不带任何烟火气地说道。

这一瞬间的花想容,霸气流溢。

连李牧都叹为观止。

花儿经历了战神殿的磨砺之后,真的是变了。

战斗中的她,好似是换了一个人。

各方的观战者们,震开眼睛,结束了黯然叹息,睁开眼睛,看到这样一幕,不由得瞬间呆滞。

没……没死?

夹击之下,不但没死,还占据了上风?

她是怎么做到的?

……

擂台上。

老棺材瓤子看着花想容,眼神中的难以置信和震惊,犹如惊涛骇浪一般澎湃。

“呵呵呵,贱人,你以为,你真的赢了?你看看自己的手臂。”

黑袍怪物压住伤势,面色狰狞地道。

果然,花想容的右手上,沾染着一团诡谲的黑色氤氲。

看起来,就像是染了一层黑墨一样。

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这黑墨在疯狂地涌动着,好似是千千万万的黑色蛊虫一样,不断地游蹿,要从花想容白皙的肌肤之中钻进去一样。

一种极致恐怖的腐蚀之力涌动。

之前仙心剑宗的太上长老,就是因为本命神剑被腐蚀,真元被腐蚀,最终一身战力难以返回,才抱憾战死。

这一回,轮到花想容了。

花想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黑袍怪无狰狞地笑道:“呵呵,任你实力滔天又如何?昔日的仙界,都在这种湮灭之力下,为之崩溃,何况是你?感受到绝望和恐惧了吗?桀桀桀桀……”

砰!

紫色流光一闪。

黑中泛紫的拳头,轰在了黑袍怪物的脸上。

后者如炮弹一般,飞出去,狠狠地撞击在仙古擂台阵法护臂上,狂喷鲜血滑落下来,半张脸直接塌陷了进去,面骨粉碎,一只眼珠子都被打飞了!

“都说过,我很讨厌这样的笑声。”

花想容缓缓地收回拳头。

之前在狂殴冥府三王的时候,听到‘桀桀’的笑声,她就被激怒,将其瞬杀。

而现在,来自于冥府的黑袍怪物,成为了又一个玉拳之下的败者。

一切是如此突然,速度是如此快,以至于冥府黑袍怪物,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这一拳的攻击。

“你……”

冥府黑袍怪物仅存的半边脸,一只眼睛,组成出一副震惊而又狂怒的表情。

黑色的诡谲氤氲环绕在他受伤的半边脸上,疯狂沸腾,似是在治疗一样。

至少他要比冥府三王抗揍。

突然,花想容黑色长发猛地飞舞。

身形扭曲。

一道流光身影突袭而至,打碎了原地的残影。

老棺材瓤子的偷袭落空。

“小丫头,你身上,有妖气,还是乖乖让我镇压吧,以免为祸人间。”老棺材瓤子冷声大笑着,化作一道流光,不断在虚空之中,直线折返,围着花想容展开了连绵不断的袭杀。

花想容的身躯,在虚空中似缓实急不断地闪烁。

每一次闪烁,都会变换位置。

两大顶级仙道强者,在肉眼难辨的极速之中,不断地交手。

约十息时间之后,一边的冥府黑袍怪物被击碎的半张脸,终于在黑色氤氲的修补之下,完全恢复,他凄厉地冷笑着:“贱人,竟然趁本座不备偷袭,这一次,我要亲手将你俯视成为骷髅……桀桀桀桀……啊!”

砰!

一只粉雕玉琢一般美丽的拳头,轰在他的脸上,打断了他的怪笑。

将他再度击飞。

鲜血散落长空。

一颗头颅,直接被打爆。

“都说了,这样笑很难听。”

花想容美丽无双的圣洁脸庞上,带着一些生气的表情,站在原地道。

说话间,她头也不回地反手一拳。

轰!

极速袭杀而至的老棺材瓤子,被轰的倒飞出去,划出一道直线,贴着头颅被打爆的冥府黑袍怪物,狠狠地撞击在仙古擂台的透明护罩上。

擂台的护罩,剧烈地荡漾一道道透明涟漪,震荡了起来。

滋滋滋!

两大强者的身影,在血痕中滑落下来,勉强站在地上,步幅摇晃,一人没有了头颅,一人没有了右臂,伤势不轻,口中亦在咳血。

花想容缓缓地转过身来。

她吹掉拳头上沾着的鲜血。

“你说的是这个吗?”盯着冥府黑袍怪物,花想容的右拳上,一团紫色的仙气,仿若是火焰一般流转,瞬间就将原本附着在拳头上的黑色诡谲氤氲包裹,然后炼化。

那黑色诡谲氤氲,果然是由无数肉眼不可辨的毒蛊虫子组成,被紫色仙光一炼,顿时发出吱吱吱吱的尖叫着,仿佛是用绣刀在玻璃上摩擦一样令人听了冒酸水的声音。

“不。”

冥府黑袍怪物消失的头颅,由一团黑色氤氲取代,幻化出五官的形状,发出雷鸣般绝望惊恐又凄厉的怒吼声。

但花想容根本不为所动。

紫色仙光很快就将那黑色诡谲氤氲彻底炼化。

一团灰色的粉末,飘散在虚空之中。

“不……我不……我……”

冥府黑袍怪物浑身颤抖,黑色的氤氲雾气从他的身躯之中,不断地呈喷射状飙射出来。

凄厉的惨叫声逐渐停歇。

冥府黑袍怪物颤动的身躯,僵直了下来,变成了灰色,就连身上的黑袍,也变成了石灰一样的色彩,整个人的生机完全随着那黑色氤氲的流逝而彻底消失,成为了一尊狰狞可怖的雕塑。

空气流动。

气旋流转而过。

这座雕塑,嘭地一声炸开,最终化作了一蓬飞灰,洒落在了擂台地面上。

花想容的表情,有点儿意外。

周围的各大偏殿中,强压着震骇之情观战的各方强者,则已经不仅仅是震惊了。

他们,有点儿被吓到了。

冥府这位神秘莫测的顶级仙道强者,死了?

真的死了?

这可是一位古仙级的人物啊。

而且是在和老棺材瓤子联手的情况下,被击杀了。

花想容!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怪物?

六号偏殿中,诸神殿的一众人,一个个表情凝滞,呆呆地看着水镜术画面,仿佛是被镜面释放了一种石化神通,将他们全部都石化了一样。

镇仙塔偏殿中,中塔主两仪道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额头沁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表情早就失控。

尊兽台偏殿轰,青龙擦拭了一下眉间的冷汗,笼罩着朱雀的赤红色炽烈焰光剧烈波动,而玄武则是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道:“拳法,好可怕的拳法,我……我应该配得上这拳法吧?”

仙心剑宗偏殿中,【仙心剑祖】眼眸中,万千剑光流转:“就是那种黑色的力量,被破掉了,那怪物果然是靠着外力击败的太上长老……死得好,死得好。”

八号偏殿中。

李牧的脸上,犹如冰雪融化万物绽放的笑容,徐徐展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