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4 速战速决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冥府大王看了一眼御无极。

送桃园主人上路?

这种事情,很多人都曾幻想过。

杀了桃园主人,就是新的仙界最强者。

何其风光?

但也仅仅只是幻想而已。

强如冥府这样的刺杀势力,都不敢流露出丝毫这方面的念头,转而和桃园主人合作。

现在御无极直接说出这样的话题?

冥府大王想了想,道:“至少冥府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得需要神子您出手,或者是请您背后的那位出手了。”

御无极神色平静地道:“也好。”

并无推辞。

……

……

仙古擂台上。

两仪道人和一位冥府强者,同时从等待区落下来,站在了擂台上。

王诗雨的目光,落在两仪道人的身上。

没有话语。

也没有气势迸发。

但在这一瞬间,所有人感受到了王诗雨的决绝杀意。

剑神姬起死于两仪道人之手。

斩杀【仙心剑祖】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击杀两仪道人,才算是真正为剑神姬起报仇。

这一轮的加场赛,在还未开始的时候,就注定充满了火药味,充满了悬念和冲突。

两仪道人面色淡然。

一个可以击杀【仙心剑祖】的后辈,放在以前,的确是个很大的威胁,令人头疼。

但是,现在他的手中,已经有了血色之剑。

掌握着超越这个世界的神之力。

再强的对手,也不过是一剑而已。

滋滋滋!

擂台中间的蓝色隔绝壁障缓缓地消失。

战斗可以开始了。

两仪道人身形浮空,居高临下,俯瞰王诗雨。

他也没有说话。

但血色之剑,已经缓缓地祭出,浮现在身边,上下微微沉浮。

妖邪可怕的气机,只是微微绽放,就让人感觉到绝望和窒息。

但他并没有出手攻击。

因为已经有人抢先出手了。

“嘿嘿嘿……小家伙,想要为姬起报仇,先问过我手中【黑魔刺】。”

黑色的雾气流转,那位冥府顶级强者,身形隐入虚空之中,但杀意和危险的气息,却牢牢地锁定了王诗雨。

他迫不及待,想要出手。

击杀王诗雨,就可以得到剑神姬起的传承。

放在昔日,剑神姬起的衣钵对于万仙福地的巨头们,毫无吸引力。

但是现在,却是人人都趋之若鹜的秘宝。

半空中。

两仪道人看着王诗雨,脸上浮现出戏谑之色。

想要找我报仇?

呵呵,你连与我一战的机会,都没有啊。

淡淡的黑色氤氲,凝出若有若无虚幻的触手,朝着王诗雨席卷而去。

这是与冥府黑袍怪物所掌握的诡谲黑雾一样的力量,浓度略低,但是对于仙力来说,也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也是这个冥府强者,在看到王诗雨斩杀【仙心剑祖】之后,依旧抢先出手的信心所在。

王诗雨如若未睹。

她的目光,始终聚焦与两仪道人。

有风过。

黑发飞起。

眸子中的星光,骤然璀璨。

王诗雨将掌心中的七彩剑光,反手拍在了残石剑之中。

握剑。

刺出。

咻!

剑芒惊天。

残石剑绽放出无与伦比的瑰丽光华。

剑风绞碎了黑色氤氲。

王诗雨人随剑起,人剑合一,斩向两仪道人。

这一招,正是之前姬起与两仪道人对战时施展的那一招。

以同样的招式,再起剑神剑道。

璀璨剑光,撕裂虚空。

两仪道人冷笑道:“手下败将之招,你连照猫画虎都画不像……死。”

血色之剑绽放神芒。

两仪道人一上来就动用了底牌。

速战速杀。

他要尽快斩杀王诗雨,以免夜长梦长。

咻!

剑啸破空。

两道剑芒,于虚空之中刺在了一起。

叮!

剑尖对撞的声音。

血色之剑和残石剑针尖对麦芒。

两仪道人脸上的笑意,稍纵即逝。

残破不堪的残石剑,在七彩之芒的加持之下,竟是不可思议地坚不可摧,一瞬间,仿佛是热刀切牛油一样,瞬间就刺破,切入,一路斩碎了血色之剑,将其剖开,然后刺过了两仪道人的身躯。

光影交错。

王诗雨人剑合一的身影,在两仪道人背后百米外重新显现。

画面瞬间静止。

两仪道人脸上泛出茫然之色。

他缓缓地低头,看着自己手中,已经完全损毁的血色之剑,各种神情流转,最终化作难以置信的绝望和惊恐。

“怎么……可能?”

他掌握着神之力。

他以神之力摧毁了剑神姬起。

但为何,会不敌姬起的传人?

生命的气息迅速飘散。

剑修的交锋,一瞬间分出胜负。

也分出了生死。

一道裂痕在两仪道人的眉心之间绽开,旋即仿佛是殿墙上裂纹一样无法遏制地蔓延,不断地分裂,将两仪道人整个人都分裂成为碎块。

镇仙塔中塔主,陨落。

退场。

王诗雨缓缓转身,拎剑而来。

隐身在虚空中的冥府顶级强者,缓缓地显露出身影。

脸上,是同样的绝望和惊恐。

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掌握着完整神之力加持血剑的两仪道人,竟是难以抵挡王诗雨一剑之威,那只不过是才得到了一丁点神之力的自己,也难以掀起什么浪花。

这样的结局,不是他想要。

再想一想之前,拦截王诗雨时放出的狠话,简直是羞耻。

“你……你到底是谁?”

他近乎于怒吼地问道。

这是和【仙心剑祖】临死前一样的问题。

只有在擂台上,真正面对王诗雨的时候,才能体会那种绝望和不甘,才能感受到那种震惊和恐慌。

一个刚刚从外面来的后起之秀,竟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他们都无法相信。

一定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老妖怪。

王诗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残石剑一挥。

剑光闪过。

这个冥府顶级强者缓缓地倒下。

身首分离。

陨落。

仙古擂台站第六轮结束。

站在最后的人,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人。

长风拂过,撩动女剑士的黑色长发,猎猎跳动,像是一团燃烧着的黑色火焰。

残石剑终于结束了它的使命。

连番被新力量灌注,加上剑体本身破损,终于难以为继,在风中化作齑粉。

随风飘散。

七彩剑意化作一团光华,落在了王诗雨的掌心。

然后又融入她的体内。

“师父,我为你报仇了,走好。”

王诗雨看向天空。

这一次的万仙福地之行,从未想到过会有如此收获。

她自己的剑道,早就臻致了极境,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未能破界。

就仿佛是一层薄薄的宣纸,透光,见影,却不能撕破。

剑神姬起传授给她的剑道剑术,大多数对她来说,并无作用,连参考意义都不大。

但唯有这七彩剑意,却是帮助王诗雨,真正突破了那一层宣纸,达到了破界的效果。

众人都以为,王诗雨是得到了剑神姬起的传承,勉强融合,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超越姬起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但实际上,厚积薄发一朝突破的王诗雨,此时的修为战力,根本就是远超最强状态的姬起。

天空中,一道金色星光出现。

钥匙也出现。

而且,和花想容当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金色星光的照耀之下,巨型的钥匙,产生的投影,始终无法在擂台上勾勒出‘门’的轮廓,无法打开通往仙古战场的通道。

王诗雨抬手一招。

巨型钥匙落在掌心里。

天空中有流光曳下。

王诗雨再次被接引向等待区,距离花想容百米,同高而立。

自始至终,她的表情都是如此从容淡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情绪就像是寒冬时被冰封的湖泊表面,不起任何涟漪,没有丝毫的波纹。

与花想容非战斗状态之下的柔美娴静不同,王诗雨神情和骨子里,都充满了剑一般的冷峻。

两个绝代风华的女子,同时居于高空,犹如日月当空,有着令人不敢逼视的光芒和气场。

两个女人,碾压了万仙福地的巨头。

他们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这些心中充满了优越感的仙者们的认知和理解。

太出色的女仙。

在万仙福地的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这种级别的女性强者。

花开并蒂。

夺尽了天地万物的光辉。

李牧在水镜术画面上,看着这两个女子,心中也是无限感慨。

和他一样,她们也是崛起于微末。

那些当初为难过她们,轻视过他们,甚至在当时可以一念之间左右她们命运的人,如今在她们面前,连蝼蚁尘埃都算不上。

命运,是如此神奇。

此时,还剩下了最后四轮仙古擂台战。

“花想容和王诗雨,都得到了钥匙,但却无法进入仙古战场,莫非是必须同时集齐三把钥匙,甚至有可能是必须同时集齐最后的六把钥匙,凑在一起,才可以打开通往仙古战场的门……这与以往不同的异兆,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李牧揉了揉太阳穴。

他有一种越发清晰的预感。

即将有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了。

仙古擂台大战继续。

残酷的擂台大战,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第七轮第一场,出现在擂台上的人,正是诸神殿的风神巫云。

他的对手,则是仙心剑宗的震剑峰峰主欧阳无我。

两个都是七大势力中的顶级巨头,从身份地位上来讲,地位相当。

这一场战斗,持续了足足十三个时辰。

这才是正常的万仙福地顶级巨头之间的正确战斗方式。

身份地位相差无几的巨头,修为战力其实也相差无几,速战速决极为罕见,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真正分出生死。

像是花想容和王诗雨那样碾压式的速战速决,永远都是少数。

这场战斗,最终以风神巫云的惨胜而画上句号。

之后又一场,却是仙心剑宗的师叔祖,对上了怒神裴炜,鏖战三天三夜,仙心剑宗师叔祖胜出,将怒神裴炜斩于擂台之上。

曾经多一跺脚都会让整个仙界颤抖的大人物们,连接陨落,高贵的大人们,生命也变得廉价了起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