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7 你叫李牧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呵呵,妖言惑众。”

御无极一惊之后,旋即冷笑。

这真的是太拙劣的笑话。

被万仙盟打压的喘不过气来,苟延残喘的中央乱军,竟然有人进入到了仙古战场?

怎么进的?

没有仙古擂台产生的钥匙,拿头进吗?

更何况,说什么乱军的三大巨头,可以碾压万仙盟?

这种说法,宛若智障。

“一尊区区的伪神撑腰,就可以让你目空一切,真的是可怜。”黄衣女仙心念一动,一股无形之力涌出。

御无极骤然变色,只觉得天地伟力席卷而来,将他扼住,身形不受控制地缓缓浮起,脚尖离地,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你……”

御无极骇然。

他对自己的实力,无比自信。

但竟然是被这个伪黄衣女仙一个念头,就捏蚂蚁一样捏住……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啊。

这种突然起来的打击,令他整个人都懵了。

“现在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了吧?”

黄衣女仙双手抱胸,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

御无极面色惊怒,深深地吸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道:“你杀了桃园主人,取而代之?你如此费尽心机混入万仙福地,到底目的何在?”

细思极恐。

之前未觉得,现在配合这个女人的实力,御无极稍微细想,后背就一股寒意迸发。

太可怕。

这个女人,可以在无声无息之间,杀死桃园主人,又能在一个额念头之间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如果她要愿意的话,似乎整个万仙福地,整个万仙盟七大势力,都会毁在她的手中。

所以说,如今整个仙古擂台站过程中,各种出乎镇仙塔和冥府计划的意外,果然都是这个女人设计造成的。

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和掌控之中,诸神殿被自己算计的死死的,现在看来,自己也是棋子……怪不得如冥府四王、两仪道人等原本不在仙古长卷名录中的人,都被接引进入了擂台。

“你到底是中央乱军中的哪一位?”

御无极冷静下来,放弃挣扎,冷静地问道。

“这个问题……你好像还没有资格问。”黄衣女仙淡淡地道:“不过,如果你回答我一个问题,那我就告诉你这个答案,如何?”

御无极眼眸深处,精芒不可察觉地一闪,道:“好,你想要知道什么?”

黄衣女仙道:“当初,你是如何从仙古战场之中逃出来的?”

御无极的面色,骤然狂变。

那是一种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突然被人戳中的惊慌和错乱。

哪怕是心理素质再强,心境再好的人,在这一瞬间,都难免露出马脚。

他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黄衣女仙有点儿失望地道:“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却非要在这里装疯卖傻,如果我不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你觉得,我会问你这样的问题吗?或者说,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凭你潜入桃园中,将农夫制住这样的作死举动,你还能活到现在?”

御无极的面色,阴沉的仿佛是天穹上不知道何时出现的低云,仿佛随时都可以滴出水来。

他直直地盯着黄衣女仙。

那种眼神仿佛是两柄刀,要将黄衣女仙剖开来看个清清楚楚一样。

“你是怎么知道的?”

御无极的表情,已经变得沉静无比。

之前的所有惊慌和挣扎,显然都是他装出来的。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畏惧,脸上反而是带着淡淡的冷意,仿佛被禁锢的人,并不是他。

黄衣女仙摇摇头,道:“你这个问题,超纲了。”

御无极认真地想了想,又问道:“不如我们换一个交易吧,你告诉我你是谁,我告你我是谁,如何?”

黄衣女仙失笑,道:“白费心机……没有意义,我知道你是谁,这个答案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只想要知道,你是怎么从仙古战场之中逃离出来的。”

仙古战场自从存在以来,只进不出。

像是牧云仙主、太始道尊等绝强之人,进入其中,也是有去无回,命牌魂碑尽数破碎。

千万年以来,只有一个人例外。

那就是眼前这个自己起名叫做【御无极】的家伙。

他从仙古战场中出来,打破了铁律。

这,才是黄衣女仙真正关心的问题所在。

御无极也笑了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呵呵,那你来说说看。”

黄衣女仙道:“你是李牧。”

御无极脸上的笑容,猛地凝固。

“你怎么会知道?”他有点儿气急败坏。

黄衣女仙连续戳中了御无极内心深处的秘密,让他好不容易展露出来的冷静状态,再度被打破了。

从仙古战场中逃出来。

原始的名字,叫做李牧。

这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两个秘密。

只有他自己和那位存在知道。

现在,却被黄衣女仙点破了。

御无极有一种被剥的一丝不挂,所有秘密都暴露于阳光之下暴晒的挫败感和惊悚感。

黄衣女仙道:“我知道的事情,远比你想象中的多……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御无极沉默了。

他低下了头,一语不发。

黄衣女仙道:“我的时间,还有很多,你如果不着急的话,可以慢慢想,不过,在此之前,我劝你最好把农夫放了。”

“呵呵呵呵……”

御无极笑了起来。

“我原本打算,由我自己亲自动手,来解决你的。”

“其实你是不是真的桃园主人,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这么多的秘密,这都是任何一个仙界生灵,都不应该也不配知道的事情。”

“更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如此强。”

“你真的是神秘的让人惊叹啊。”

“既然这样,那就换个人,来和你对话吧。”

话音落下。

禁锢着御无极无形伟力,瞬间消散。

他落在地上,步履平稳。

奇异诡谲的变化,出现了。

御无极的没有任何的动作,但他的影子,却开始动弹。

这影子开始伸出了手脚,与主体的动作,缓缓分离。

影子,活了。

它站了起来,与御无极肩并肩而立。

这是一个外形轮廓与御无极一模一样的黑影。

面部表情模糊,唯有一双眼睛,带着血色,毫无感情,冰冷残忍的气息中充满了毁灭一切的欲望。

黄衣女仙的表情,微微一凝。

“原来隐藏在他的影子之内,怪不得之前,始终都找不到痕迹。”

她颇为好奇地打量这个如御无极一般无二的身影。

御无极的身形,缓缓地后退。

他的面部容貌,开始缓缓地闪烁变化。

在某个瞬间,竟是与李牧的容貌,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分别。

他退出数十米之后,旋即身形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桃园之外飞射而去。

黄衣女仙心中才升起一丝阻拦的念头,瞬间就觉得自己被一股浩瀚深邪之力锁定。

对面的影子,那双冰冷残忍充满了毁灭欲的眼睛,盯住了她。

黄衣女仙心中一动,熄灭了阻拦御无极的念头。

下一瞬间——

轰!

影子的眼中,射出两道毁灭之光。

“所有人,都得死。”

影子开口,说话的语言,晦涩不明,与仙界语言,截然不同。

黄衣女仙抬手,纤纤如玉的素手,将这两道毁灭之光挡住。

深灰色充满着邪恶气息的光柱,轰击在那双素手之上,难以寸进,迸射的光焰,不断地朝着四面崩出,形成一个暗灰色的半弧面,将黄衣女仙笼罩在其中。

“很强。”

黄衣女仙眉毛一跳。

下一瞬间,整个桃园的桃树,都微微震荡了起来。

……

……

南晚五的脸上,充满了哀伤之色。

“牺牲在所难免,你我应该早就已经习惯才对。”

这句话,在他的耳边,一遍遍地回荡,轰鸣激荡,逐渐宛如雷霆,让他的脑边,仿佛是雷电风暴响彻不绝一样,其他声音再也听不到。

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

因为在仙古擂台上,一元道人缓缓地拔出了刺进祝朝九眉心之间的细剑,结束了这场持续了半个时辰的战斗。

第九轮第二场战斗,落幕。

一元道人获胜。

擂台上的一元道人,风姿泰然,不像是刚刚结束了一场大战的样子,右手细剑归鞘,左手之中,一团暗红色的火焰,宛如精灵一般,缓缓地跳跃。

那是他从火神祝朝九的体内,提炼出来的火魂。

他不但击杀了祝朝九,还将这位诸神殿火神体内的仙火完全炼化,并将其元神囚禁,以神通炼化,化作火魂,收为己用。

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残忍到了极点。

在顶级巨头的战斗之中,很少出现这样的事情。

最多不过将肉身与元神,完全消灭。

这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

用来维持顶级巨头哪怕是陨落也应该有的体面。

囚禁炼化元神,可以说是一种禁忌。

接引之光下来,将一元道人接引离开。

第九轮第三场,很快开始。

这一战的交战双方,是观星府的太玄老人和一位冥府的古仙。

胜负并未有太大的悬念。

因为观星府并不是以战斗著称的势力,太玄老人也是如此,而冥府的古仙,掌握着伪神之力,太玄老人并未支撑太久的时间,就陨落了。

至此,第九轮比赛画上了句号。

镇仙塔阵营实现了三连胜。

最终,第五枚巨型钥匙归入到了一元道人的手中。

第十轮擂台战,也就是最后一轮擂台战,来开了序幕。

李牧在偏殿中,缓缓地眯起了眼。

他的名字在仙古长卷上,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他都将要在这一轮中出场了。

最后的战斗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