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8 这样的力量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十轮。

最后一轮。

李牧有一种预感,自己一定会登擂大战。

但具体是第十轮第几场,就不知道了。

接引之光,从仙古擂台上落下。

直接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嗯?第一场就是自己?”

李牧颇为惊讶。

他没有抗拒接引之光的引导。

身形漂浮而起,最终来到了仙古擂台上。

看到这一幕,各大偏殿之中的强者们,心中都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情绪。

就仿佛是期待了很久的事情,终于到来了。

这个大魔王,终于要登上擂台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会成为大魔王的对手呢?

众人期待之中,结果诞生。

另外一道接引之光也出现,将一道身影,从远处的虚空之中接引而来,落在了擂台上。

是一个身形佝偻,气机衰败,皮肤如橘皮,看起来随时都要死去的老棺材瓤子。

这人一现身,顿时就让所有人都想起了,死在花想容手中的那个镇仙塔老棺材瓤子。

这两人,必出一脉。

想不到木牧的对手,竟然是镇仙塔中的人。

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一些冥府的强者,心中的惴惴,终于平息。

死道友不死贫道。

但转念一想,不对啊。

若是这一场,木牧赢了,那第十轮一旦出现加场赛,所有镇仙塔一方的参战者,都得死。

一下子,那些有可能出现在第十轮仙古擂台大战中的强者们,心中被阴影轮罩。

擂台上。

李牧面无表情。

观看了这么多场的擂台大战,一个个顶级的巨头在擂台上陨落,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好奇。

擂台中央,隔着一道蔚蓝色的壁障,滋滋滋地闪烁。

这是为了让交战的双方,在战斗正式开始之前,略作准备,观察对手。

“呵呵,老头子的运气,还真的是差呢。”

对面的老棺材瓤子气喘吁吁地苦笑着,从怀里逃出来一枚黑色的丹药。

“只能拼一把了。”

他将黑色丹丸,吞入口中。

瞬间,一种邪异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

就看他的皮肤表面,一道道赤红色的血管纹络,猛然凸起,顺着面部,沿着脖颈,最后流转到了全身,接着血色纹络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漆黑如墨的颜色,覆盖了整个人的皮肤。

唯有一双眸子,宛如血池,殷红刺目。

佝偻的身躯,挺直了起来。

干瘪的肌肉,鼓了起来。

身高拔高。

体型健硕。

从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变成了肌肉爆棚,身形高大魁梧的壮硕金刚。

墨色和血色的异状也很快消失。

“呵呵呵呵,真是让人迷醉的感觉啊,年轻,充满了活力……”

壮硕金刚仰天大笑。

“吾名东方远白,你也许知道这个名字,也许不知道,但这都不重要,呵呵呵呵,重要的是,小家伙,本座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彻底升华一次,希望你,千万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他变得极为年轻。

外表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生机无限,气血如海,黑发浓密,面容英俊坚毅,浑身澎湃着强大而又威严的气息,犹如一尊临尘的神明一样。

同一时间,周围各大偏殿之中,无数老一辈巨头,都震惊万分。

“是他?”

“怎么可能,他竟然也还活着?”

“东方远白?这个名字……不是初代镇仙塔之主的名讳吗?”

“这个老怪物,大魔头,竟然还活着。”

“巅峰状态的东方远白?”

“啧啧啧,这可是真的是……意外之喜,木牧有麻烦了。”

“怎么?巅峰状态的东方远白很强吗?”

“这不是强不强的问题,而是……一种很诡异的状态,这么说吧,巅峰状态中的东方远白,曾经击败过无数同时代的天骄,其中有好几个,都是表面上看起来,都绝对无法击败的那种,但东方远白最后都赢了,不管是遇到多强的对手,他都没输过。”

“是啊,当年的东方远白,被称之为‘不败奇仙’。”

“岁月如刀斩天骄,原本以为那些逝去的传奇,终将落幕,没想到啊,已经老去的天骄,竟然还有再少年的时候。”

许多知道东方远白传奇事迹的人,内心里,都涌动着一种期待。

“这个老东西,还活着?”

战神叶狂浪的脸上,浮现出极度震惊之色。

“当年多么骄傲的人物啊,为了活下去,竟然也如那些古仙一样……唉,长生,长生,长生就这么大的吸引力,让无数英雄枭雄,都为之折腰吗?”

青龙叹了一口气。

和之前木牧初登场时,两人心中绝对自信的状态相比,现在的他们,心情重新又紧张了起来。

这个对手,出乎意料啊。

如果说木牧这些日子的战绩,可以称之为新生代的奇迹的话,那东方远白则是曾经那个时代的奇迹。

新老两代的奇迹人物,对撞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结果?

原本以为不管任何人对上木牧,都将是一场被横扫的惨败。

但是现在看来,未必了。

悬念,重新回来。

……

擂台上。

李牧的表情,始终波澜不惊。

哪怕是对面老棺材瓤子,突然返老还童,爆发出惊人的实力气息,也都无法让李牧有丝毫的动容。

滋滋滋!

蔚蓝色壁障闪烁着消失。

东方远白大踏步地朝着李牧走来。

浑身的气息,在虚空中,形成了幻象,仿佛是千万神魔兵将一样,怒吼奔腾着,带着碾压天地,灭杀万物的气息,朝着李牧碾压而来。

强。

很强。

远超如今镇仙塔上塔主一元道人。

也远超冥府大王。

李牧所见过的万仙福地七大势力的强者中,没有一个,能够是这个东方远白的对手。

但——

李牧淡淡一笑。

还不够。

他往前一步踏出。

浑身的气机也彻底爆发。

紫金色的仙道真元迸发出来,宛如遮天狂潮,占据了半边天空,似是燃烧天地的远古火焰一样,幻化出种种火焰异兽,怒吼着,咆哮着,朝着东方远白的气场,撞了过去。

轰!

幻象气机相撞。

整个仙古擂台,瞬间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一道道急骤闪烁的仙道符文,在擂台周遭疯狂地游蹿隐现。

凄厉的气啸声疯狂地回荡。

气场相击的轰鸣,似是来自于天地的怒吼。

产生的能量狂潮,充满了毁灭的气息,弥漫到了整个擂台,被擂台的阵法护罩格挡,疯狂地发酵,积蓄了无比恐怖的能量,化作了足以瞬间湮灭仙君仙皇的混沌烟尘。

“啊……噗!”

一声痛呼。

东方远白的人影,倒飞出去百米,踉跄落地,嘴角溢血。

踏踏踏。

他一步步后退,卸力。

仙古擂台地面上,被踩出一个个深深的脚印。

足足退出十二步,才勉强稳住身形,强行压下喉头一口逆血,面色震惊地看着木牧。

能量乱流散去。

李牧一步一步地从混沌烟尘走出。

浑身上下,别说是伤痕,就连衣袍都未见褶皱。

“失望吗?”

李牧淡淡地道。

东方远白拭去嘴角的血迹,笑了起来:“呵呵呵呵,没有失望,一点儿都没有失望……”

他身体微微抖动地仰天大笑:“没想到,时隔数万年,仙界中还能诞生你这样的气运之子,你这样的实力,堪称是仙崩时代第一强者,让本座意外啊,真的是非常非常意外啊。”

李牧没有说话。

意外吗?

只能说你少见多怪了。

王诗雨和花想容两个人,其中任何一个,都不弱于我。

他在心里腹诽。

“但是,你今日,依旧注定要陨落。”

东方远白的眼中,燃烧着奇异的火光。

“虽然刚才只是一次交手的试探,但却已经告诉我,哪怕是巅峰状态的我,施展出各种神通,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就不浪费时间了。”

“你很强。”

“你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天地运势,都站在你这边。”

“如果是在昔日,只是简单的名利胜负之争的话,本座今日,成全了你的美名,倒也无所谓,可是……这是大道之争啊,下一劫的气运和道统,都在今日仙古擂台之战中,呵呵呵呵,所以,木牧,只好请你上路了。”

他浑身的气息,骤然变化。

原本褪去的黑色,骤然占据了体表。

莹润光泽的皮肤,瞬间漆黑如墨,充满了阴寒狰狞邪恶的气息。

那种黑色,仿佛可以吸收光线,仔细看,还能看到仿佛是某种粘稠的浓墨一样,在不断地扭曲流动。

东方远白的双眸,也重新变得殷红。

“请上路。”

他一拳轰出。

奇异的拳劲迸发。

神之力。

真正的神之力。

凌驾于仙力之上的一种力量。

李牧身形一闪,筋斗云和时间奥义同时施展,间不容发地避开了这一拳。

轰!

咔嚓。

拳劲射破虚空,打穿了仙古擂台阵法护罩。

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十丈拳形破洞,出现在护罩壁上。

“什么?”

“不可能。”

“我的天啊……”

无数观战强者惊骇到了极点,纷纷长立而起,心神巨震地狂呼。

仙古擂台的壁障,足以承受仙圣巅峰大圆满强者的轰击。

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可以打破它。

别说是打破,就算是打出一道裂纹,都不可能。

这是铁律。

结果现在,魔化之后的东方鼎力,竟然抬手轻轻松松地一拳,就将仙古擂台的护罩给打穿了?

打穿了?!

这是什么力量?

这不是简单的神之力。

因为之前老棺材瓤子、两仪道人等巨头,也都施展过神之力,但都未能伤及擂台护罩。

“乱了,乱了,全乱了!”

战神叶狂浪头皮发麻,脑海空白,口中胡言乱语。

心神彻底失守。

“怎么会啊?”

青龙也彻底崩乱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出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