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9 时间的力量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呵呵。”

东方远白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缓缓地收拳。

他并未急于再进攻。

而是看着李牧,缓缓地道:“我知道,你还有底牌和手段,拿出来吧,否则,你将再无任何机会了。”

李牧看了看正在快速愈合的擂台护壁,缓缓地回过头来。

两仪道人、老棺材瓤子等人,虽然也掌握了神之力,但却没有这种威力。

看起来,他们就好像是几个小孩子,拿到了AK,只知道随便扣扳机,至于能不能打中,后坐力对自己有多大的伤害,根本无法控制。

而东方远白就不一样了。

他不但拿着AK,还知道三点一线的瞄准,知道如何上膛,知道什么样的姿势来抵御后坐力,知道如何连射,不是小孩子,而是训练有素狠辣出清的雇佣兵一样。

“这个老东西,熔炼神之力,已经很长的时间了,虽然他自己还是仙圣境界,但却已经可以娴熟操控神之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也许他才是镇仙塔和冥府强者屡次施展神之力的源头。”

李牧在心中暗忖。

怪不得之前镇仙塔阵营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原来这才是他们的底牌。

李牧朝着一元道人看了一眼。

一元道人高高地屹立在等待区,正好也朝着李牧看来。

目光对视。

他眼神中带着讥诮和洗虐。

李牧嘴角翘起,收回了眼神。

一百二十柄飞刀,缓缓地浮现。

每一柄都流转着紫金色的雷火。

每五柄飞刀,衍化一种节气。

一百二十柄飞刀,正是二十四节气。

二十四节气衍化四季交替。

四季交替衍化阴阳变换,时间流逝。

四季画面,在李牧的身后浮现。

然后快速旋转。

最终,化作一片混沌。

李牧身处混沌之中,身形渐渐模糊。

时间的奥义,开始弥漫。

这是李牧如今掌握的最强力量。

“嗯?”

东方远白眼里出现了惊讶之色。

这种力量,虽然他还未察觉出来是什么,也依旧是仙力的范畴之内,但却给了他一种莫名的威胁感觉。

不愧是这个时代的主角,这一时代的气运之子,竟然掌握了这种奇怪的罕见法则之力。

轰!

东方远白抬手再度轰出一拳。

拳劲割裂长空,飙射而出。

依旧是那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一拳。

这一次,李牧没有躲。

毁天灭地的拳劲,直接轰入李牧所处的混沌之中。

预期中粉身碎骨、法则破碎的画面,并未出现。

拳劲在轰入混沌的瞬间,有一个短暂而又诡谲的停滞消失。

然后下一瞬间,割裂长空的气劲,从混沌的后方轰出,再度轰击在仙古擂台的护壁上,将其轰出一个数丈方圆的破洞,拳劲余势更是割裂长空,将虚空撕裂出一道数千张长的裂痕,久久不愈,触目惊心。

而与此截然相反的是,李牧所在的混沌,却没有任何损耗。

李牧身在其中,身形虽然模糊,但没有任何的伤势。

“咦?”

东方远白讶然了。

刚才他这一拳,和第一拳相比,依旧是一样的强大。

但竟是无法给木牧造成任何的威胁。

轰!

轰轰!

连续出拳。

一道道拳劲,毁天灭地,撕裂苍穹。

李牧深处混沌立场之中,不断地被拳劲轰中。

但奇怪的事情,毫无例外地一次次发生。

短暂的停顿和明灭之后,拳劲直接从混沌领域后方爆射出去,在仙古擂台的护壁上,一次次地轰出一道道可怕的孔洞,裂纹遍布,号称仙界有史以来最坚固、绝对无法攻破的护壁,几乎被打成了筛子。

但李牧始终毫发无伤。

“你……你这是什么法则?”

东方远白的惊讶,转变成为了震惊。

神之力竟然都无法伤及木牧?

李牧没有说话。

身形一动,携裹着混沌灰层袭杀而来。

“死。”

东方远白一拳轰出。

拳劲如魔。

直接轰入了混沌领域。

但劲气和拳头都穿了过去。

不但穿过了混沌领域,也穿过了李牧的身躯。

可丝毫着力之感都没有。

就仿佛是一拳打入了镜花水月中一样。

而李牧一拳轰出。

轰隆!

直接砸在东方远白的胸前,咔嚓的骨头断裂声传来,胸骨塌陷。

可怕的力量,直接将东方远白轰飞。

“噗……”

东方远白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脚步踉跄落地。

而李牧的攻击,再度到来。

右手刀,左手拳。

刀如电,拳如龙。

东方远白震荡神之力,再度回击。

但可怕的力量纵然是可以将仙古擂台的护壁击破,却无法奈何得了李牧,在东方远白的轰击之下,李牧的身形,包括他的手中刀,都犹如虚幻一样,丝毫不着力,神之力穿过虚幻之影,再度击碎了仙古擂台护壁,成片塌陷。

而李牧的攻击,却在东方远白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

“呃……啊!”

痛呼声之中,东方远白踉跄而退。

他胸前再中一拳,胸骨几乎近碎。

同时左臂也被李牧的刀意斩掉。

鲜血长流,汇集成为血洼。

“你这什么神通?”

东方远白无比震惊。

神之力运转,他瞬间恢复了伤势。

精气如海,血气如洋。

李牧不答,继续追击。

东方远白尝试数次,发现他的攻击,都不能伤及李牧,犹如竹篮打水水中捞月一样,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李牧的攻击,只要是落在他的身上,都会造成真实的伤害。

“虚实转化吗?”

他心中冷哼。

这种虚实之间的转化神通,的确是颇为棘手。

但也不是全无破绽。

在转化的一瞬间,都会留下破绽。

而且只要足够快,就可以让木牧来不及在虚实之间转化。

解决木牧,一击足矣。

“小子,本座有不死之身,看你能过撑多久。”

东方远白冷哼,不断地出手。

他对于神之力的掌握,的确是到了极致的程度,娴熟无比,远非两仪道人、老棺材瓤子和冥府黑袍怪物等人可比,不仅可以用于攻敌,亦可以用于恢复。

这种完全超越仙力的力量,具有无与伦比的优势。

若不是李牧掌握着时间之力,通过扭曲时间,化解这种攻击,令这可怕的力量,无法轰击在他身上,换做其他任何一个先圣巅峰大圆满的人,只怕是都已经被轰杀成渣了。

轰轰轰!

可怕的力量轰鸣声,不断地在擂台上响起。

东方远白的力量之强,震古烁今,恐怖到了极点,仙古擂台的护壁,不断地被打碎,然后有快速修补愈合。

但李牧始终游刃有余。

“看起来,从内部攻击轰破仙古擂台的难度,要比在外部轰击攻破难了很多。”

他心中暗忖。

作为之前尝试出手攻击过仙古擂台护壁的人,他心中太清楚护壁的可怕。

战斗持续了一炷香时间。

东方远白虽然一次次地遭受重创,但都能够在下一瞬间,利用神之力彻底恢复。

如打不死的小强一样。

“以前每次战斗,不打死恶心人的都是我,没想到今日一战,这个镇仙塔的初代目,竟然比我还小强。”

李牧心中腹诽。

“呵呵呵呵,小家伙,看你能够耗到几时。”

东方远白大笑,不断轰击,神之力施展,游刃有余。

李牧面无表情,不断地衍化时间奥义,伺机而动。

他自从打通了战神殿二十一关石柱副本,战力大成以来,在时间奥义上的实战使用,早就已经炉火纯青,时间之力的各种利用和衍化,也早就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噗!”

东方远白再度重伤而退。

干!

这到底是什么虚实转化的神通?

竟是如此难缠。

连续尝试这么多次,竟然都无法窥视、试探出破绽。

反而是他,连续重伤,神之力消耗甚巨。

“给我死。”

东方远白眸子里泛动怒火,魔化的身躯,漆黑如墨的皮肤,渗出丝丝缕缕的黑色氤氲,仿佛是黑色的蛛丝一样,弥漫出来,化作一张巨网,开始封锁和压缩李牧身边的空间。

“我就不信,你时时刻刻都可以虚实转化空间。”

他厉声喝道。

所有的神之力,倾泻而出。

东方远白魔化的体表,都开始变得有些正常。

黑色的发丝,隐隐带着一抹灰白银色。

最终,李牧被蛛网一般的神之力包裹,压缩到了一米之内。

一道黑色氤氲丝线一闪。

嗤!

李牧的脸颊上,出现一道血丝。

受伤了。

东方远白冷笑:“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哪怕是领悟逆天法则,也不过是……呃?”

话说到一半,他的脸色,骤然一僵。

体内力量,出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失控。

那不是力量错乱。

不是力量暴走。

更不是力量的衰竭。

而是……

一种从未遇到的情况。

“这是……”

东方远白面色骇然。

轰!

一种奇异的爆炸,瞬间在身体内部爆发。

诡谲无比的力量,一下子就将他半边身体,炸为齑粉。

“我是不死之身,我……”

嘭!

再度的爆炸。

砰砰砰!

连续不断地爆炸,从体内迸发出来。

血雾弥漫。

那漫天的黑色氤氲神之力,仿佛是惊恐万分的活物一样,瞬间撤去黑色罗网,朝着东方远白.粉身碎骨的血雾呼啸而去,似乎是想要挽回什么。

但血雾虚空之中,奇异的涟漪连续闪烁。

返回的神之力明明已经靠近了东方远白的身躯,但每一次的靠近都是呼啸而过。

两者之间,好似是永远都隔着一段无法跨越的距离一样,不能结合。

最终,东方远白彻彻底底的死了个干干净净。

陨落。

形神俱灭。

黑色氤氲之力也开始失去了活性,然后逐渐干枯……最后,僵硬在虚空之中,化作了一阵黑色的粉末,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