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1 庄周梦蝶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生了生了……少主,夫人生了。”

荒野之中,一声惊喜的欢呼声响起。

李牧缓缓地睁开眼睛。

活动了一下手脚。

非常费劲。

然后,他整个人就懵逼了。

他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怎么回事?

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

刚出生的婴儿。

身上还残留着黏糊糊的母胎羊水的残留。

一个看起来又三四十岁的妇人,用襁褓小心翼翼地包着李牧,将他抱起来,原本焦躁不安的脸上,带着由衷的、如释重负的笑意,低头逗弄了一下李牧,抱着他朝着十几米外正焦急等待着的一位中年男子走去。

“恭喜少主,是一个男孩。”

女子将李牧递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牧脑子一片混沌。

他记得清清楚楚,在万仙福地仙古擂台大战结束后的混战中,自己带着花想容等人,进入到了仙古之门,随后犹如时光流转一般的漩涡失重感传来,他隐约之中,有一段时间,失去了对于外界的感知。

而等到他终于挣扎着从混沌中醒来,竟然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婴儿。

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所以挣脱混沌的那一瞬间,其实就是从母胎中出生?

李牧整个人是懵逼的。

这个玩笑开大了。

“乖,臭小子,让爹看一看。”

一张络腮、棱角分明且充满了豪迈气息的脸,出现在了李牧的视线中。

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面色略显沧桑,还带着毫不掩饰的倦容,眼睛里有血丝,头发散乱,身上有伤,仿佛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

他抱着李牧,脸上有着初为人父的紧张和局促,眼神中又带着浓浓的疼爱和怜惜。

从他的衣服穿着来看,像是中国古代那种风格。

“快,霖哥,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看看……”旁边传来虚弱的女声。

男子抱着李牧,来到了刚生产完的女子旁边。

李牧的视线,随之转移到了女子的身上。

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年轻女子,看着大约也就是二十岁刚刚出头的样子,皮肤白皙如玉,五官精致到了极点,气质高雅,玉洁神圣,浓密的黑色长发,带着微微的汗迹,鬓角湿润,脸上带着刚刚生产结束之后的苍白,面无血色,气息羸弱。

女子挣扎着靠着岩石坐起来,将李牧抱在怀里。

“这孩子,像我。”

女子如释重负地微笑着。

她的脸上,带着初为人母的圣洁。

“蕊儿,你没事吧?”

男子一脸紧张地问道。

这个时候,粗枝大叶的他,才想起关心刚刚几乎因为难产而昏厥的妻子。

一路被追杀,身怀六甲的妻子经历了连续数场苦战,真元耗尽,受了不轻的伤,动了胎气,刚才的生产过程,可谓是触目惊心,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他手掌贴在妻子的背上,渡入真元。

“我没事。”

女子温柔地笑了笑。

“这个小家伙,你看他,眼珠子黑溜溜,眼睛瞪的圆圆的,一点儿也不哭,正在看咱俩呢。”

女子亲了亲李牧的额头,一脸幸福的神色。

虽然极度虚弱,但她还是将李牧抱在怀里,解开以衣襟,将李牧凑到了乳.房跟前,略显生疏地,开始了作为一个母亲,人生中第一次的喂奶。

李牧心中尴尬至极。

他不是一般的婴儿,此时还保留着全部的记忆,有着成年人的思维。

但面对这女子,他心中没有丝毫的猥亵之意,反而无比温暖。

也许是出于婴儿下意识的本能,他噙.住乳.头,开始吮吸吃奶。

女子抱着婴儿状态的李牧,轻轻地拍着,口中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悦耳的音色,轻轻地在荒野里回荡着,有着手不出的好听和美妙,仿佛是一汩涓涓细流,慢慢地流淌进了李牧的内心深处。

男子则是痴痴地看着妻子和孩子,在旁边一动不动,生怕打扰到了这安静的画面。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男子和女子,相互对视。

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了痛苦和不舍。

但两人都没有再犹豫。

最终,按照一开始就制定好的计划,李牧被交给了最先的那名三四十岁的妇人。

“云姨,这个小家伙,以后就交给你了。拜托了!”

夫妻两人齐齐向妇人鞠躬行礼。

妇人眼眶湿润,抱着李牧,连忙道:“少主,夫人,你们放心,你们对我恩重如山,我云清霜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护得少爷周全,只是少爷夫人,你们两个人……千万要保重啊。”

络腮胡男子道:“能够保留我李家一丝血脉,已经是万幸了,他们不会放过我和蕊儿,大不了鱼死网破而已,云姨,你带着小家伙快走吧,迟了怕是走不了了。”

云姨忍不住伤心落泪。

“少爷,夫人,给小少爷起个名字吧,以后好让他认祖归宗。”她提醒道。

男子摇摇头,豁达地苦笑,道:“不起名字了,小家伙的体内,流淌着我和蕊儿的血脉,兼具圣血和魔血,生来就与众不同,哪怕是不用名字做标记,以后若是见了,我和蕊儿也可以第一时间认出他来……唉,怕就怕,我们夫妻等不到那一天了。”

女子也道:“是啊,他的名字,日后让他自己起吧,云姨,小家伙虽然血脉不简单,但体质如何,难以判断,日后若是他体质不好,修炼难以有大成就的话,就让他做个普通人,不要教他修炼,以凡人的身份,过完一生就可以了。”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这对夫妻,对于刚刚出生的的儿子,可以说是疼爱到了极点。

但他们二人,如今处境堪忧,再带着孩子在身边,死路一条。

“快走,云姨,带着他走。”

“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男子看向远处的天边。

云姨咬牙,拜了又拜,最终带着李牧,身形跳跃,宛如流光,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孩子,我的孩子啊……”叫做薛蕊的女子,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堂堂的魔教圣女,昔日是何等的杀伐果断冷血无情,此时却几乎昏厥瘫软。

而叫做李霖的男子,也是禁不住无声无息泪如雨下。

若不是万不得已,有哪个当父母的,会愿意在孩子刚生下来之后就送其离开。

远处天空中,一道道流光闪烁而来。

“我们走。”

李霖神色凌厉了起来。

他带着妻子,朝着与云姨离开相反的方向飞射而去。

……

……

所以,那道仙古巨门,竟然是一扇轮回转生之门?

进入其中,就会轮回转身,投胎重新做人?

李牧渐渐地想明白了。

而且,他还确定了另外一件更加不可思的事情。

自己竟是投胎回到了地球上。

而且并不是地球古代。

是2003年的秋天。

李牧被云姨抱着,从深山老林中逃出来,就来到了位于秦岭山南麓的外围山脉,一个叫做留坝的村子。

云姨是修炼有成之人,身手不俗。

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取了几件村子里小媳妇们洗了晒晾在门口的衣服,悄悄地换上,从一个一身古装的清丽女子,变成了一个充满了乡土气息的、风韵犹存的农妇。

换了衣着打扮之后,她也没有敢太多停留,又带着李牧,继续逃亡。

没有再展露任何力量气息,云姨彻彻底底让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在山中,她顺着国道公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搭乘了一辆顺风车,约在三个小时之后,彻底走出了秦岭山,来到了汉中市。

用了些小手段,解决了钱财问题后,云姨又给自己换了几身衣服,给李牧置办了奶粉、尿不湿等等必备品之后,又搭乘长途客车,反其道而行之,重又进入了秦岭山,翻山越岭,在经过了六个小时的车程之后,来到了秦岭山北面的小城市宝鸡。

因为李牧还小,不适宜长途颠簸。

云姨最终决定,暂时在宝鸡市住下来。

一切都很顺利。

唯一让她有点儿担心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从一出生,就没有哭过。

不但没有哭,反而是特别皮实,也不闹人,乖的可怕。

尤其是那双乌溜溜的大圆眼睛,仿佛是会说话一样,那种眼神,充满了智慧,不像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眼神,更像是一个经历了世事沧桑的成年人一样。

“小家伙,快快长大吧。”

云姨心里默默地道。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花了一些时间和精力,云姨弄到了身份证明,成为了宝鸡市燃灯寺村的一个搬迁户村民。

这一切,对于李牧来说,简直是难以置信的。

按照时间推算,2003年的时候,前一世的自己,也正好是刚刚出生。

老神棍说,他在荒郊野岭中捡到了李牧,带到燃灯寺村抚养成人,一直到李牧十四岁初中毕业,老神棍利用阵法,将李牧传送离开地球。

而现在,同样是2003年,同样是从荒山野林中走出来,同样来到了宝鸡市,最终落户在了燃灯寺村。

不同的是,抚养他的人,从老神棍变成了云姨。

李牧保留着前世完整的记忆。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李牧都有一种恍惚感。

这样的遭遇,让昔日的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了起来。

他想起万仙福地大战,进入仙古巨门之前,老神棍曾经说过一句极为古怪的话——‘慢慢找,一定要找回你自己’,莫非老神棍早就知道,进入仙古巨门,其实就是转世投胎?

到底这一世,才是真正的自己?

还是说昔日的种种,才是真实?

庄周梦蝶?

谁是庄周?

谁是蝴蝶?

亦或者昔日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而如今的岁月,才是这个现实世界真正的属于自己的命运?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现在他需要去确定另外一件事件。

这个燃灯寺村里,是不是真的也有一座寺庙,而那寺庙里面,还会不会有一个老神棍?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