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7 不可抵挡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怎么回事?”

一边的【冷剑】厉无双也察觉到了不对,大声道:“老聂,你在磨叽什么?快杀了这小杂种,速战速决。”

【绝刀】聂不语有苦难言。

他奋力挣扎,但毫无作用,弯刀就像是生了根一样,难以撼动丝毫。

“你……”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牧。

“我说过,就凭你,也配叫绝刀?”

李牧随意一拉,弯刀就落在了他的身后。

聂不语痛呼一声,手掌户口炸开,鲜血淋漓。

“看好了,这才叫做刀法。”

李牧反手一刀挥出。

嗤!

空气中,一刀银白色的刀线划出。

聂不语大骇,转身想退,但骤然喉间一凉,身体僵直在原地。

“还有你。”

李牧看向【冷剑】厉无双,又是随意地一刀挥出。

嗤!

刀线破空。

“不好。”

厉无双只觉得一抹犀利无匹到了极点的锋锐之意,扑面而来,连忙运功挥剑抵挡。

但银白色的刀线,不疾不徐,斩过他的冷剑,也斩过了他的身躯。

“好……刀法。”

他呆滞地道。

叮当。

冷剑从中断裂,上半部坠落地上。

噗通。

厉无双和聂不语两个人的人头齐齐坠落,身形仆倒。

李牧拎刀而行。

只有四岁的他,拎着一米多长的弯刀,看起来极为滑稽。

但现场没有任何人笑的出来。

云清霜和李华三人,又惊又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尤其是云清霜,她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冷剑】、【绝刀】两个人,在昆仑中,已经可以算是超三流高手了,有名有姓,可不是普通的武者可以相比,但却被小少爷一刀一个,像是砍瓜切菜一样斩掉了。

尤其是那银白色的刀线。

那是刀气外放。

能够做到这个境界的强者,绝对已经是超越了明脉境,打通了任督二脉,达到了先天之境。

只要达到先天,便是武道宗师了。

四岁的武道宗师吗?

这太疯狂了。

至于秦霸玄,自从李牧抬手夹住聂不语的弯刀时,就已经感觉到不妙了,等到【冷剑】、【绝刀】先后被李牧两刀斩杀,他心中的惊骇,就已经控制不住了。

“逃!”

身为一帮之主,秦霸玄的眼光、决断可谓是超一流的。

他自忖,自己也可以斩杀【冷剑】和【绝刀】两人,但绝对做不到,像是李牧这样,信手斩杀,犹如拔草一般。

所以,自己绝对不是李牧的对手。

武林三大禁忌——书生,少女和小孩。

这三者,一旦表现诡异,很可能就是极恐怖的存在。

秦霸玄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但在李牧面前,如何逃得托。

李牧凌空一招手。

一股力量,就涌来,将已经逃出去十多米的秦霸玄,直接摄了回来。

“不……”

秦霸玄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简直魂飞天外。

这个小孩子,怎么会这么强?

简直如恶魔一样。

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噗通。

他被狠狠地掼在地上。

顿时一身骨头,好像是被摔碎了一样,一动都动不了。

李牧扭头看向那个书生打扮的天机子。

后者尖叫一声,仿佛是看到了色狼的弱女子一样,转身就跑。

咻!

弯刀飞出去。

嗤。

天机子直接被弯刀洞穿,钉死在了十米外的一颗杨树上。

战斗结束。

李牧拍了拍手,站在秦霸玄的面前。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位霸玄帮的帮主,惊恐万状地看着李牧,像是雷暴雨中缩在岩石下面瑟瑟发抖的鸭子一样。

李牧没有说话。

他转身看向云清霜等三人。

“你……牧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清霜此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刚才发生的一切,已经彻底颠覆了她三十多年以来星辰的武道世界观。

李牧是她看着长大的。

而且就在昨夜,她还未李牧测试了武道天赋。

明明是没有任何天赋的绝对废渣。

一夜之间,为何会变得这么强大了?

秦霸玄已经是半步宗师级的人物了。

可在李牧的面前,就像是一个不会走路的小孩子一样不堪一击。

所以说,小牧他的实力,已经至少是宗师级了?

一个四岁的宗师?

天。

云清霜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自己心中的震惊了。

至于李华和李建真两个人,反而是不如云清霜那么惊骇。

他们不懂武道境界,不懂李牧表现出来实力意味着什么,云清霜之前的表现,已经近乎于鬼神,所以李牧表现出来的力量,对于他们来说,反正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云清霜与李牧是一路的嘛。

“云姨……不,我还是叫妈吧。”

李牧笑了笑。

他知道,自己的秘密,保不住了。

不过,从他刚才决定出手开始,这就是注定的。

事实上,李牧也没有打算继续保守秘密。

接下来他要做的一些事情,很难瞒住这位亲人。

“你……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云清霜一怔,旋即反映过来,道:“刚才我们的对话……”

李牧摇摇头,道:“并不是你和秦霸玄等人的对话,让我知道往事,其实我从刚刚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具有记忆了,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

云清霜难以置信地惊呼,道:“这怎么可能?”

李牧道:“我也觉得很奇怪,但事实就是这样。”

云清霜道:“那你……你怎么会有这样一身的力量?”

这才是问题的根本。

李牧早就准备好了说辞,道:“从我一出生开始,我体内的力量,就在不断地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长,尤其是在我一岁生日的时候,体内突然觉醒了一种全新的力量,且多了诸多关于武道的记忆,好似是从前世带来的一样。”

云清霜听得瞠目结舌。

竟然有这种事情?

一边的秦霸玄,一声惊呼道:“血脉记忆觉醒?你竟然是血脉记忆觉醒?圣血和魔血的结合,倒带诞生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你……你这个怪物。”

血脉记忆觉醒?

云清霜一怔,旋即思路也被引导开发了出来。

是啊。

少主和夫人,一个是浩然正气盟的少主,一个是无极魔宗的圣女。

圣与魔的结合,竟然诞生出来了这样一个绝世无双的血脉体质吗?

一定是这样。

这可真的是老天有眼啊。

“小牧,你的实力,到底有多高?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了?”云清霜又忍不住问道。

李牧指了指周围地面上的尸体,还有倒塌的墙壁,道:“云姨,咱们是不是该先收拾一下,然后再坐下来慢慢聊。”

李华在一边,才如梦初醒地道:“这……死了这么多人,要不要报警?”

李牧和云清霜还未说话,李建真直接道:“爸,你糊涂了,小弟也杀人了,要是报警,小弟会被抓紧去的。”

李牧嘿嘿一笑,道:“我一个未成年人,我怕什么?”

李建真一呆。

李牧又道:“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把这些尸体埋了,这些人来历不明,相信警察也不会管他们的,而且,如果我猜得不错,今日在家美佳超市门口的杀人凶手,就是这些人。”

“啊?”李华想起当时那三个保安的惨状,道:“这些坏蛋,真的是该死。”

说着,他忍着心中的恐惧,想要过去拖动尸体。

实际上,作为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早就快被吓尿了,整个人都是软的,好在此时已经逐渐回过神来,虽然一身冷汗,但为了妻子和儿子,咬牙撑着而已。

李牧道:“爸,不用你亲自动手,让他来。”

李牧踹了一脚装死的秦霸玄,道:“你知道该怎么做,都处理掉。”

秦霸玄被踹的喷出一口血,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道:“是是是。”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瓶子,将赤红色粉末倒在一具具尸体上,然后炙热的气息传来,十几具尸体,立刻燃烧了起来,但却没有丝毫的焦臭气息传出,不过是三五分钟而已,所有的尸体,都已经烧成了灰烬。

到最后,这一次来袭击的霸玄帮一众人,就剩下了他一个光杆司令了。

李牧想起来,自己上一世的时候,李华家发生的火灾,真正的原因,怕就是被秦霸玄等人给灭门之后放的火的吧。

上一世的自己,被老神棍收留。

但昆仑的追杀者,误将李华一家,当成是李霖的遗孤给灭了门。

古武者们的手段,警察自然是调查不出来什么,最后以失火定论。

后来老神棍估计是有所发现,所以才会心中愧疚,力所能及地厚葬了李华一家。

后来老神棍外出云游一个月,怕是去做了一些事情。

也许正是因为老神棍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做的事情,导致后来昆仑并未再来骚扰燃灯寺村。

想通了这些关键,李牧的心中,思路理顺了很多。

他看了看坍塌的宅院,心中一动,又指了指一边倒塌的院墙,道:“秦帮主,弥补一下吧,把墙给我砌好。”

秦霸玄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立刻冲过去就修补墙壁。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