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2 我把你卖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曾建空笑了笑,道:“不要误会,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云姨抬起头:“以防万一?”

曾建空道:“是啊,你毕竟是昆仑的古武强者,破坏力巨大,在没有彻底证明当日之事的真相之前,我们特别行动组也不得不小心行事,不过你们完全可以放心,只要去省分部了结了此事,我们会安全送你回来,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了。”

云姨闻言,低头思考了起来。

逻辑上来讲,没有什么问题。

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这时,不等她发话,李牧直接开口了——

“不去。”

他一边撸狗,一边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最好不要插话,这句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曾建空眼眸中闪过一抹冷色。

李牧道:“我说的话,就是我们家的决定,不去。”

他抬头看了一眼曾建空。

一个四岁小孩子的眼神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曾建空却没来由地心中一慌。

云姨道:“曾组长,你也听到了,我家孩子,不让我去。”

曾建空稳住心神,冷笑一声,呵呵着道:“云女侠,你最好想清楚,也许我刚才说话的语气,过于和蔼,让你有点儿误会,实际上,我这一次来,不是恳求你,而是以官方的身份来要求你,也可以说是命令,你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

李牧眉眼一抬,道:“什么责任?”

曾建空冷笑道:“首先,你们杀的是昆仑的人,就算是你们的内部恩怨,可一旦昆仑借此机会,向政府官方发难,到时候,你们只怕是也担待不起,再强,难道你们还可以对抗整个昆仑不成?”

李牧淡淡地道:“也就是说,你们天殿害怕昆仑?”

曾建空怒道:“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

李牧呵呵冷笑了一声。

曾建空心中因为刚才你‘一慌’产生的愤怒,越发难以控制,冷森森地道:“何况,只要你们生活在华夏境内,就得遵守境内的法律,触犯了法律,也得接受法律的制裁。不要以为自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李牧道:“我们触犯了什么法律?”

曾建空淡淡一笑,道:“家美佳门口的三条人命,还有滨河大道幽静小院里的一家五口,他们是怎么死的,到现在还未下定论,他们有可能是死于昆仑古武高手的手中,也有可能是死在云女侠的手中,呵呵,毕竟最终的结论,是由我们来做出的。”

这一下子,就算是不到八岁的李建真,也听明白了。

这是在威胁。

用栽赃嫁祸的方式威胁。

这还是政府的人吗?

这是土匪吧。

下作的手段。

李牧静静地看着曾建空。

后者那张好似是裹着一层保鲜膜一样的惨白面容,完美地诠释了皮笑肉不笑的定义。

这一次,他没有再躲避李牧的目光,带着冷笑,与李牧对视。

“云女侠可以飞檐走壁,但你们李家的其他三个呢,呵呵,可都是普通人,我们天殿要对付你们这样的普通人,有一千一万种办法。”曾建空不紧不慢地道。

李牧刚要说什么,云姨开口了,道:“好,我跟你们去。”

曾建空笑了起来:“呵呵,这才是明智的选择嘛,我们又不会拿你怎么样,只不过是走个程序而已,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

李牧叹了一口气。

他没有再阻止。

今天这事情,有点儿古怪。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曾建空一行,的确是代表着政府的特殊行动组。

之前老村长和警察小朱看证件的时候,李牧也扫了一眼。

以他的目力,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

不是假的。

这就更奇怪了。

难道政府是站在昆仑这边的吗?

以李牧的心性,今日绝对是一顿乱棍打出去,懒得理会。

但这事涉及到整个李家。

有的时候,李牧做事,还是得顾及一下老爸李华和哥哥李建真这个未成年人的感受。

所以,他决定继续演下去,看看这个曾建空,或者说所谓的天殿特别行动组,到底是要干什么。

总有图穷匕见的时候。

“这样吧,妈,我陪你一起去。”李牧道。

曾建空一听,求之不得。

李牧将小黑狗.交给李建真,道:“乖啊,等我回来再喂你,不能乱咬人哦。”

“汪呜,汪汪汪。”

小黑狗似是能听到李牧的话一样,仰着头,看着李牧,奶声奶气地叫着回答。

云姨起身,道:“曾组长,你请带着你的人,先出去吧,我们母子两个,准备一下,很快就出来。”

曾建空犹豫了一下:“你们最好不要再自作聪明,节外生枝。”

然后带着人出去了。

整个宅子周围,都已经被布控了。

“爸,你和哥留在家里,我和妈最多两天时间,一定可以回来。”李牧叮嘱了几句,然后又将两个白玉的平安扣,交给两人,道:“任何时候,都戴着这两个平安扣。”

李华担忧地道:“你们要小心啊。”

李牧笑着点点头。

李华又道:“小牧,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得压一压脾气,不能和政府作对呀。”

李牧道:“怎么能呢。”

交代一番,李牧牵着云姨的手,走出院子。

“李家婆娘,你们这是……”老村长张德彪看到,冲过来问道。

云姨道:“领导需要我们去指证几个犯罪分子,今天去明天就回来了,没事,叔,您放心吧。”

两人上了中间的霸道车,坐在后排。

云姨被戴上了那禁武手铐。

她没有反抗。

坐在前排副驾驶上的曾建空,在后视镜里看到手铐合上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终于如释重负。

“走。去3号目标地点。”

他用对讲机对前面的一辆车司机道。

墨绿色霸道车队快速地行驶离开了燃灯寺村,在乡村土路上,扬起一道道灰尘,逐渐远去。

老村长张德彪看了一眼从站在大门口的李华,道:“大华子,你家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不会是什么逃亡……那个叫什么来着?不会是网络通缉犯吧,那些人,看起来好像是特种兵一样。”

李华露出憨厚的笑容,道:“不是,叔,你放心吧,明天他们娘俩准回来。”

张德彪拿出装好烟锅,用火柴点燃,吧嗒吧嗒地抽了两口,道:“饿也觉得,你这婆娘,是个好婆娘,饿先回去咧,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就来找饿,饿给你做主。”

李华道:“好嘞,有事肯定得麻烦叔您。”

……

……

霸道车开的很快。

外面的天色,逐渐黑了下来。

离开了燃灯寺村之后,车队并没有上高速,而是沿着312国道行驶,最后进了山里。

“这好像不是前往省城的路吧?”

云姨道。

曾建空道:“谁说我们的分部,是在省城里面来着?”

他回头看了一眼,道:“很快就到了,你们不用着急。”

车队穿梭在秦岭山里。

李牧安安静静地坐在云姨的身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局促不安吓傻了的孩子。

没有人的关注他。

约一个小时之后。

车队缓缓地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

曾建空先从副驾驶上下去。

车门被打开。

一股寒气冲进车里。

“这是哪里?”

云姨被拽下了车,看着周围并无建筑物,皱眉问道。

曾建空笑了笑,道:“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他开始安排车队的其他西装壮汉们,有条不紊地在周围布控了起来。

李牧的目光在四周看了看。

是秦岭山中的一个荒废的滑草场。

因为已经快到冬天,都是一人多高的枯草,随着夜风起伏,发出恓恓索索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野兽隐藏在草海里,夜色中有点儿渗人,更远处则是黑色的山影,连接夜空和大地。

西装壮汉们行动迅速,很快就布置好了周围的岗哨。

曾建空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很古老的物件,好像是花炮一样,对着天空点燃,然后一道光星冲天而起,在四百米的空中炸开,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好像是一具半打开的棺材一样。

不出十息——

咻!

一道破空尖啸声响起。

接着,夜色之中,东方的远山上,几个黑影,宛如星丸跳掷一般,快速地腾飞跳跃,朝着这个废弃滑草场逼近。

转眼之间,到了百米之内。

“哈哈哈,曾组长,时间刚刚好,我要的人,带到了吗?”

夜空中一声大笑,中气十足,武道真元的力量震得周围的空气,宛如涟漪一般荡漾开来。

竟是一位实力极强的古武者。

曾建空披着黑色的风衣,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人,我带来了,我要的东西呢?”

嗖嗖嗖。

五道人影急速靠近。

距离近了,看的真切,是五个身穿着古代服饰的武者。

之前真元激荡开口说话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面色红润,一袭白色袍子,夜色中最是显眼,一出现,目光就落在了云姨的身上,右手抬起,五指不断地掐算,片刻,满意地点点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很好,是真人,曾组长,你没有让我失望……这是你要的东西。”

一个巴掌大小的猩红色漆木盒子丢了过来。

曾建空抬手接住,打开盒子,里面是一颗龙眼大小的碧绿色丹丸。

缕缕幽香散发出来。

曾建空嗅了嗅,又仔细观察,最终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道:“哈哈,阎掌门真的是信人也,这枚【生生造化丹】没有问题,哈哈,人你可以带走了。”

“等一等?”云姨开口打断,道:“曾组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要带我们母子去分部确认归档吗?”

“哈哈哈,确认归档?”

曾建空大笑了起来:“蠢女人,你难道没看出来吗?什么意思?呵呵,意思就是,我把你卖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