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 学校的陷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燃灯寺村无故拆迁,被你派去的人,差点儿打死了老村长等好几个人,这笔债,也要算一算。”

李牧道。

“不对,你们村并没有死人……”

雷德连忙辩解道。

李牧道:“你这个大的一个人了,怎么还和你那初中的儿子一样逻辑,他们没有死,不是你们没下狠手,而是我父亲医术精湛,将他们救回来了。”

雷德一时间,满头大汗。

心中对于儿子的死的悲恸,已经瞬间消散。

儿子死了固然伤心,但还可以再生。

可自己若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听我说,这不是我的本意,是他们……”

雷德指向在场幸存的几个黑鲨帮高层,道:“是他们,他们曲解了我的意思,私自下狠手。”

李牧朝着黑鲨帮的几个人看去。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黑鲨帮副帮主刘丰强压着心中的惧意,道:“你不能杀我们,我们乃是华山派的外堂,你杀了我们,等于是和华山派结仇,划不来。”

“华山派?”

李牧冷冷一笑。

咻。

一抹指风飙射。

黑鲨帮的人,瞬间全部都倒下,血溅五步。

华山派秦岭山脉中的一个古武宗门,位于华山深处。

其势力底蕴,大致与瓦屋山一样。

这样的宗门,李牧怎么会放在眼里。

“啊……”

雷德吓得浑身哆嗦,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

“李牧,你放过我,我愿意做你的奴隶仆人,我拥有的一切,都可以献给你,我也可以为你善后,今夜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绝对不会传出去,避免国家机关,找你的麻烦,我保证。”

“做我的奴隶?”

李牧屈指一弹。

“你也配。”

他不屑地道。

指风洞穿了雷德的额头。

这时,旁边传来了一声惨叫。

本来实力不弱的那最后一位瓦屋山弟子,看到己方的人,都已经死绝,心中惊骇到了极点,再也无法坚持,一个不小心,被李建真一棍击中玉顶,一声惨叫,浑身一颤,直接软软地倒下了。

他一身骨骼,基本上被李建真这一棍给击碎了。

李建真浑身蒸汽腾腾,皮肤泛动着白光。

这一次的战斗,让他彻底的将体内潜藏的能力,真元,都运转顺畅,激发了出来。

此时,他非但不感觉到累,反而是有一种精力无限,仿佛可以举起千斤巨石的力量感。

“真是痛快啊。”

他兴奋地道。

李牧满意地点点头。

李建真适应的很快。

此时,整个别墅中,就剩下了十数个千娇百媚的兔女郎,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服务人员。

当李牧的目光看来时,这些年轻的女子,都吓坏了。

有的已经吓晕过去了。

瑟瑟发抖。

“不要杀我们……”

女孩子们花容失色。

在他们的眼中,李牧简直就是一个杀神。

李牧带着李建真,转身离开。

过了许久。

一个胆大一点的服务生,连忙用手机报警。

十分钟后。

急骤刺耳的警车声在城市公馆西门方向传来。

……

……

当夜,正一教众人离开燃灯寺村,前去宝鸡北山金台观访友。

离开之前,教主烈阳子一再恳请,若是有需要他代为出面的事情,请李牧务必不要见外。

第二天一早。

李牧打开手机看新闻。

城市公馆命案,竟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仿佛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来是官方封锁了消息。

这不出李牧的预料。

李牧看了看天殿手机。

卡卡还未发来消息。

他想了想,在上学去的路上,给卡卡发了一条消息。

“我已经解决了。”

短短六个字。

李牧相信卡卡明白什么意思。

他决定约卡卡见面一次。

虽然罪魁祸首的雷德父子已经伏诛了,但那些暗中配合雷旭升,毒害李建真的天殿内鬼,还未揪出来。

李牧的手段,从来都是犁庭扫穴。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害他亲人的人。

一个电话打过去。

“嗯?竟然关机了?”

听着手机中传来的关机提示音,李牧有点儿意外。

单线联系的这六年时间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位美艳御姐的天殿手机关机。

正想着呢,兜里另外一个普通手机铃音响起。

是唐雅来的电话。

“李牧,你在哪里?”

唐雅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急促。

“快,带着建真哥快走,不要来学校……他们……要抓……唔唔……”

她的声音被打断了。

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声音——

“不想你的朋友出事的话,就和李建真一起来学校。”

说完,挂掉了电话。

是一个很冷峻,也充满了倨傲威胁的声音。

嘎吱!

单车急刹车的声音。

李牧猛地停车在路边。

李建真见状,也拉车闸停下来:“小牧,怎么了?”

李牧摸了摸跟在身边的大黑狗,拍了拍它的脑袋,让它回村去,然后才对李建真说道:“一会儿到了学校,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你心里有个准备,我不开口,你不要动手。”

“学校里到底怎么了?”

李建真吓了一跳。

李牧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有些不长眼的家伙,自作聪明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吧……不用紧张,去了就知道了。”

李建真点点头。

片刻后。

两人骑车到了学校。

校门口倒是没有发生什么。

在停车棚中存好了车,就有人从旁边迎上来。

是一个身穿着警服的年轻人。

李牧认识这个叫做小朱的刑警。

是燃灯寺村中出去的人。

“小牧,小真,有人在教导室等你们。”

小朱面色复杂地道。

李牧点点头,道:“带路吧。”

小朱还想要说什么,欲言又止。

李牧笑了笑,道:“没事,带路吧。”

在刑警小朱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一年级的教导室。

红旗集团财力雄厚,教导室面积极大,装修的颇为精致。

房间里,人真的不多。

靠门的两侧,左右各站着五个身彪形大汉,肌肉隆起,身穿黑色唐装,背后也都背着入鞘的长剑,剑穗洒落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十名军人,身着迷彩装,也都是精气外漏,绝非普通人。

沙发上,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身穿古装长袍的马脸中年人。

另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年轻人,面色坚毅,有一种决绝沉稳的气质。

除此之外,宝鸡市刑警总队的一应领导,以及数十名干警,也都在。

当然,还有学校的领导,教导主任,以及李牧的班主任吴小娟,李建真的班主任杨学文。

以及唐雅、刘广斌、童海龙和沈亚君四人。

都是李牧最好的朋友。

唐雅几个,身边各自站着一个名穿中山装的黑衣人,很隐蔽地钳住他们的身形。

即便如此,几个同学,还在一个劲儿地使眼色,让李牧快跑。

李牧扫了一眼,心无波澜,和李建真两个人走了进去。

一下子,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到了李牧两人的身上。

“来人,铐上。”

坐在沙发上的国字脸年轻人扫了李牧一眼,冷淡地道。

他身边两个黑衣人,立刻就拿出特制的禁武镣铐,朝着李牧和李建真走来。

“你们干什么?”

李建真怒道。

刷刷刷。

一下子,军人手中的枪口,全部都齐刷刷地对准了他。

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

“你们最好,不要反抗。”

马脸中年人嘿嘿一笑,道:“这里可是学校,一旦枪走火,或者是有人一个收力不及,很容易造成误伤。”

这是在用师生们的安全,威胁李牧两个人。

“你是龙组的人?”

李牧看着这中年人。

马脸中年人眼皮一抬,似笑非笑地道:“龙组总部特使马若无,全权负责调查处理幽泉部长等人遇害一事。”

李牧道:“你是政府的人,竟然用学校的安全,来威胁我们这两个‘嫌犯’?不觉得荒谬吗?”

马若无淡淡一笑,不以为意地道:“我调查过你们父子几人的性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们算是好人,从不滥杀无辜,所以,这是你们的弱点,为了抓住你们,利用你们的弱点,有什么不对呢?”

“无耻。”

李建真怒道。

这话从政府特使的口中说出来,简直是一个笑话。

李牧看向另外那个国字脸的年轻人,道:“你代表天殿?”

年轻人平静地看了李牧一眼,淡淡轻蔑地一笑,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不过,你期盼的人,大概是不能出现了,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李牧心中一动,道:“冷凡和卡卡他们怎么了?”

年轻人道:“他们渎职,忘记了自己的使命,已经不配再坐在原先的位置上,已经被革职调查了。”

说完这句话,年轻人原本以为,自己会在李牧的脸上,看到绝望的神色。

但谁知道,李牧竟然笑了。

笑的很开心,也很真诚。

是真的开心。

这至少说明,冷凡和卡卡,没有背叛昔日的承诺。

至少说明,李牧这六年,没有看错人。

“你叫什么名字?”

李牧又问。

不知道为什么,年轻人的心中,猛地一揪,然后掩饰一般地长身而起,冷笑道:“我叫韩浩,天殿在陕省的新负责人,你可以记住我的名字,这个计划,也是由我来策划执行的,是我咋抓住你的,可惜这都没有什么用,想要报复吗?没有机会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