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6 龙组基地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话说的敌意十足。

甚至充满了挑衅意味。

但李牧丝毫没有愤怒。

倒是那马脸中年人马若无,沉声道:“不必和他废话,还愣着干什么,铐上。”

两个黑衣人,手中的禁武镣铐,朝着李牧和李建真的手腕拷去。

李建真看了一眼李牧。

发现李牧并无反抗的迹象。

于是他也没有反抗,任凭那厚重的禁武镣铐,扣在了自己的手腕和脚腕上。

手铐的针刺,瞬间就刺入了经脉,释放出一种奇异的力场,封住了李建真体内的一切真元之力。

“很好,你们没有反抗,是明智的选择。”

韩浩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回到了肚子里。

“放开我……”

唐雅挣扎着,清纯的小脸上,满是焦急,道:“你们不能这么做,我反对,你们这是违规的……”

她白皙纤细的手臂,被黑衣人扣住,拼命挣扎,也挣不脱。

“带走。”

韩浩根本不予理会。

“站住,放了李牧,不然你会后悔的。”

唐雅疯了一样挣扎,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从那黑衣人的手中挣脱出来,冲过来,拦住了众人。

“你要是敢对李牧做什么,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我发誓。”

唐雅就像是那个向着风车发起攻击的傻子一样,脸上带着绝望、愤怒和倔强决绝的表情,死死地盯着韩浩。

“还有我!”

刘广斌攥紧了拳头道。

“还有我。”

“还有我。”

沈亚君和童海龙都眼睛通红地道。

他们无法挣脱黑衣人的束缚,只能用语言的方式,和唐雅站在同一阵营。

少年人的义气,总是这么幼稚、愚蠢却又纯净。

一时间,教导室里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韩浩毕竟是天殿的精选菁英人物。

他最快反应过来。

看着这个只有十三岁的小丫头,韩浩淡淡而又不屑地道:“就凭你?不要以为,你S级的资质,就有资格在我的面前放肆,你知不知道,我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从育林班中消失。还有你们,算什么东西?嗯?幼稚。”

一种难以形容的沉闷气氛,在教导室里弥漫开来。

很多人都觉得,这一瞬间的韩浩,散发出一种令他们心悸的气息。

教导室里的空气,仿佛一瞬间停止了流动。

而唐雅首当其中,承受着这种压力。

精致而又娇俏的小脸,有些苍白。

她咬牙道:“不错,就凭我,唐素君的女儿。”

韩浩一怔。

竟然是这个人的女儿。

他旋即有冷笑了起来:“小丫头,你知不知道,你在给你的父亲,招惹不可抵御的敌人,天殿的力量,不是你父亲所能对抗的,你这是……坑爹啊。“

唐塔面色苍白,一句话不说。

她就这么站着,仿佛是一朵在刺骨寒风中傲然绽开的梅花。

“好了,小糖糖,你让开吧,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李牧开口了。

他的脸上,带着微笑。

唐雅看着李牧,心里很多话想要说,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最终,她还是让开了。

说狠话,解决不了问题。

她刚才表现的这么疯狂,甚至不惜抬出自己父亲的名号,只不过是想要给韩浩等人造成哪怕是一点点的压力也好,让他们在对付李牧的时候,心中有所忌惮。

其他的,就要想其他办法了。

直到此时,唐雅几人,都不知道,李牧两人被如此大张旗鼓对付的真正原因。

唐雅、沈亚君、刘广斌和童海龙四人,都以为是因为燃灯寺拆迁时,打死打伤了那些黑衣混混打手的原因。

在警察,军人,天殿高手,龙组武者等大量精锐的的押解之下,李牧两人朝着教学办公大楼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早操广播声。

到了学生们做早操的时候了。

各个年级的学生,好像是潮水一样从教室里涌出来,朝着操场汇集,列队,开始准备做早操。

“能不能等一等。”

班主任吴小娟突然开口。

“嗯?”

马若无和韩浩等人,都看向这个古典气息的美女。

“啊,现在外面……有很多学生……能不能等做完广播体操……被看见,不太好,毕竟……毕竟李牧和李建真,都还是未成年人……”

被这么多人注视着,吴小娟心里紧张的发颤,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

刑警小朱立刻也道:“是啊,毕竟是未成年人……影响不太好,或者……给他们两个,戴上头套也可以。”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说,到底是想要挽回什么。

韩浩略微犹豫了一下。

但龙组的马若无直接道:“现在就走,呵呵,未成年人?未成年能杀那么多人,任何人做的事情,都该承担责任,正好让学生们看看他们两个的这张面孔,记住他们,嘿嘿。”

这是故意在侮辱凌辱李牧两人了。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

吴小娟还想要争取什么。

但过来一个黑衣人,直接就将她拉走了。

其他校领导看到这样一幕,也根本不敢再说什么。

李牧两人,就这么被押出了办公大楼。

刚刚排列好队形的学生们,突然就看到,大量的警察、军人从办公楼里面走出来,然后还押着两个身穿校服的学生,从广场上穿过,顿时都无比惊愕,讶然地看着,然后,逐渐议论了起来。

李建真将头埋低,恨不得缩回到胸膛里面去。

虽然他心中很清楚,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但在这样的场合中,一种无法遏制的无地自容的感觉,还是将他淹没。

李牧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神色自若地走过广场。

最终,上车,被押送离开。

警察也都撤去。

学校领导,和几个知情老师们,站在教学楼大门口,面面相觑。

这时,一辆淡金色的路虎揽胜行政版开进校园。

“董事长来了。”

“这事儿都惊动董事长了?”

“这两娃娃,估计在咱们学校是待不下去了。”

……

……

这一次,车是直接开向省城方向的。

从学校离开,直接在高新三路就上了高速。

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西安绕城高速。

在环道下车,没有进市区,直接朝着南郊而去。

再过三十分钟,就到了一个外松内紧,内里防守严密的化工厂。

很显然这个叫做古都化工厂的地方,名字只是一个表面上的掩护,真正的身份是龙组在陕省的总部所在。

化工厂占地极大,超过两千多亩,因为是有害的化学物质,周围方圆一公里之内,都没有居民。

车辆在一座大型仓库中停下来。

“下车。”

有人呵斥道。

李牧两人被直接很粗暴地拽了下来。

“走。”

两人被押着,来到仓库最中间。

一座直行电梯,通往地下。

坐电梯往下,到了地下三层,走出来。

来到了一个仿佛是巨大地下宫殿一般的地方。

李牧心中颇为好奇。

他扫了一眼,发现这里应该是一座颇有年代的古墓,被挖掘了之后,用现代可以加以点缀装饰,二次修缮和开拓,最终变成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地下基地。

身穿着各种古装长袍的人,随处可见。

都是古武者。

最后,李牧等人,被带到了一个五百多平米的类似会议厅的地方,叫做幽冥厅。

厅中已经有二三十人,正在等待。

“哈哈,人擒住了?太好了,马特使出马,真是说到擒来啊。”

一个身穿藏蓝色长袍的鹰钩鼻老者站起来,看到带着镣铐的李牧和李建真,顿时大笑了起来。

“呵呵,廖堂主国誉了。”

马若无淡淡一笑。

“小子,你可认识我?”

鹰钩鼻廖堂主看着李牧。

李牧淡淡地道:“不认识。”

“呵呵,你很快就认识我了。”鹰钩鼻厉声道:“我乃是华山派惩元堂堂主廖长兴,你竟敢杀我华山派的人,今天,老夫必让你为他们赔命。”

“哦,黑鲨帮的后台,就是你们啊。”

李牧明白过来。

这华山派的反应,倒是很快啊。

昨夜自己杀了几个黑鲨帮的喽啰,还没有腾出手来将整个黑鲨帮都铲除,华山派竟然是已经寻上门了。

“是不是觉得很惊讶?”

廖长兴冷笑道:“你昨夜屠戮城市公馆,自以为杀了所有人,没想到吧,其实有人见机的早,逃了出来,将你的恶行,都已经举报投诉到了龙组和天殿,呵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李牧无语。

“你们这些坏人,黑鲨帮打死打伤燃灯寺村的村民,也该付出代价。”

李建真忍不住呵斥道。

“那些低贱的凡人,泥腿子,敢挡住我们的仙道大事,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关系。”

廖长兴不屑地道。

李牧更加无语。

又是这种说辞。

你们自己也不过是刚刚掌握了一些武道奥秘的犯人而已,一个个都自以为是神仙,这种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优越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

“你们想怎么样?”

李建真问道。

廖长兴看向马若无和韩浩。

马若无淡淡地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这两个小贼,连续杀了那么多的人,实在是该死,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廖堂主,你想报仇,可以出手了。”

廖长兴笑了起来。

“多谢马特使成全。”

他残忍地笑着,来到了李牧的跟前,道:“小子,上路吧。”

说着,直接出手,一掌轰响李牧的前胸。

8)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