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6 陆真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被人算计镇压,是在多少年之前?”

李牧紧紧地盯着地壮星段天元。

这个问题,很重要。

地壮星段天元道:“我猜脱困不久,还未弄清楚如今的朝代,但根据岳翼傲的描述,只怕是至少已经五百年了……”

李牧道:“也就是说,五百年之前,一百零八星宿,都已经映照结束圆满了?”

地壮星段天元道:“封魔山的手段,玄妙无比,被镇压在其下的仙人,各自处于不同的空间,彼此之间,勉强可以互通神念,如果传言没有错的话,一百零八星宿,都已经被封印在了那片空间之中,而且,当日封魔山被破,众仙逃遁之时,我看到满天黑色光柱,数量极多,因此哪怕是一百零八星宿没有全部封印,但最多也就只差一二而已。”

五百年前?

李牧默默地算了一下。

这个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明朝。

约是明武宗年代。

也就是说,在明武宗之前,一百零八星宿映照基本结束。

如果最后一次仙古擂台战中,获胜的诸多仙人,如袁吼、花想容等人,如果转生成人的时间,晚于这个年代的话,那基本上就丧失了争夺映照星宿,开启宿慧的机会。

而失败的结果,只有一个——

由仙人堕入凡尘。

堕入轮回。

一世自然寿命之后,就会消亡。

这个消息,对于李牧来说,显然非常糟糕。

他意味着,很有可能,李牧这一辈子,再也看不到这些人了。

李牧的念头,疯狂地闪烁着。

“你降生在昆仑秘境,那你知不知道,仙人通过仙古巨门转世之后,一般是降生在秘境中,还是降生在人间?”

他又问道。

地壮星段天元道:“大概都是降生于秘境之中吧?我未曾听闻过降生于人间者,但,万事无绝对……我不敢肯定。”

也就是说,大多数降生于秘境?

这样的话,又有一丝丝的希望。

降生在秘境中,就算是不开启宿慧,也可以修炼。

若是拜入一些大宗门的话,境界足够,活个数百年,也不成问题。

“你可认识此物?”

李牧将之前在华山中,封印的魔物,取出来。

那魔物缩小成为巴掌大小,兀自挣扎。

“这是……”

地壮星段天元身形一颤,道:“是地狗星阎闯。”

果然。

又是七十二地煞星宿之一。

“既然你们都是仙人转世,为何会行此邪魔之事?”

李牧道:“不论是你蛊惑华山派弟子送死乱世,还是地狗星阎闯山道行凶吃人,都是天道不容之事,你既然已经开启了宿慧,就当知道,此为仙道不容。”

“这……”

地壮星段天元微微一顿,道:“我等被封魔山镇压,日夜遭受折磨,被夺走修为仙元,大多数人,被地下魔气侵袭,已经是元神状态,想要恢复,必须夺舍,然后吞噬血食,滋养己身……不只是我和阎闯,只怕是从封魔山逃遁出去的所有星宿,都会如此。”

李牧听了,心中有一种错觉。

他怎么觉得,这正是暗中布局镇压一百零八星宿的幕后之人,所期望的结果。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有如此手段和格局,竟然将从仙界转生而来、开启了宿慧的一百零八星宿仙人,统统镇压在了一起。

思来想去,怕是只有牧云仙主,太始道尊这种层次的存在,才有如此能力吧。

或者,在地球这个‘仙古战场’上,还有什么未曾现身过的绝对至高存在?

李牧又想到了丁浩、孙飞和叶青羽。

他们也进入到了‘仙古战场’地球。

但老神棍都曾说过,这三人,乃是三象。

都与地球,有着不解之缘。

所以,按照自己的遭遇推算的话,那么这三人,或许并不在一百零八星宿之列?

“既然那背后算计镇压折磨你们的人,有如此惊天手段,你们是如何从封魔山逃脱?”

李牧问道。

地壮星段天元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原本以为,会被永世镇压,但没想到,竟然有人攻破了封魔山,将我们释放出来,出手之人,叫做江逍遥,具体身份不清楚,但让我意外的是,此人的实力,却并不是很高,只能算是凡俗境界,至于他如何做到这一点,无法知晓,不过,当时诸位星宿仙人已经被折磨的虚弱无比,这种昔日可以一个眼神镇杀的角色,我们亦不能对付,因为惧怕那布局之人,我们无暇顾及,只能第一时间,逃出昆仑秘境之后,各自遁入人间,想要寻找合适的躯壳,夺舍重生……”

江逍遥?

这个名字很熟悉。

从段天元的描述之中,李牧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江逍遥,就是昔日武道盟的盟主。

竟是此人所为?

可惜,他已经死了。

为何这么做的动机,已经无法再问出了。

李牧联想到,江逍遥与青天老祖暗中勾结,而青天老祖则是中三天在昆仑秘境的代言人。

所以,很有可能,这件事情,与中三天有关系。

甚至,李牧还怀疑,这件事情,与当初的那位可怕镇压布局者,也有关系。

否则,以这布局者镇压一八零八星宿的格局气魄和手段,若无他的那种纵容,以江逍遥这种小角色,岂能将一百零八星宿,从封魔山释放出来?

五百多年的镇压,已经将星宿仙人们,变成了魔头。

这个时候,将他们放出来,图的是什么呢?

李牧揉了揉太阳穴。

头疼。

原本只是来灭一个华山派,杀鸡给猴看。

谁知道,竟然发现了这种惊天辛秘。

“阁下,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还请阁下饶我一命啊。”

地壮星段天元不住地哀求,道:“阁下也是来自于万仙福地,你我本是同源,还请阁下念在同乡之情,不要杀我。”

李牧略微沉思片刻。

“收。”

施展秘术,将地壮星段天元直接封印。

连同地狗星阎闯一起,暂时都收起来。

偌大华山派,此时就只剩下了被镇住动弹不得的掌门人岳翼傲。

刚才李牧与段天元的对话,岳翼傲听的是清清楚楚。

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是一片绝望。

地壮星段天元的强大和可怕,曾经在附着在他体内时,他已经了解的淋漓尽致。

他将地壮星段天元,看做是天下无敌的神仙存在一般。

但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却在李牧面前,毫无反手之力,犹如幼.童一样。

两相对比之下,岳翼傲才明白,将李牧视之为凡俗间小人物的自己,是何等的可笑可悲。

后悔已经来不及。

“大……仙长,饶了我。”

岳翼傲心存侥幸地求饶,以堂堂一派掌门之尊,竟是直接痛哭流涕地哀求道:“我是被那段天元占据识海,蛊惑了心智,所以才与您为敌,我也是受害者,仙长,只要您绕过我,从此以后,华山派唯您马首是瞻……”

嘭!

李牧直接一指将其点杀。

就算是没有地壮星段天元,岳翼傲也不是什么好人。

在段天元逃出生天之前,他就已经成立了黑鲨帮,在宝鸡市内,无恶不作。

轻风吹过。

华山派千年山门,寂寥无人。

“这个地方,或许可以利用起来。”

李牧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

……

帝都。

绝密之地,军事疗养院。

“暂时压制住了,但是这种魔物的气息,很可怕,以我的医术,还做不到完全祛除。”

李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额头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身上的衣服,也如水洗一般,尤其是后背,直接湿透了。

陆大夫眼睛里,闪烁着亮光。

“真的压制住了,真的压制住了。”

他兴奋地语无伦次。

这么长的时间,眼看着这三位战士,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药石罔效的程度,结果,这个来自于陕省的民间神医,竟然真的是将这种诡谲的魔气,给压制住了。

“老李,接下来怎么办?真的没有办法将其彻底去除吗?”

他紧紧地盯着李华。

李华道:“我只是按照我儿子描述过的手法,暂时压制,能压制多长时间,都不能确定,何谈祛除啊。”

他苦笑着摇摇头,道:“但你也不用担心,只要我二儿子李牧到来,一定可以轻松解决……对了,老陆,你不是去打电话了吗?那边商议的如何了?”

之前,陆大夫告诉他,已经打过电话,联系过领导,正在商讨将李牧兄弟俩带到北京的方案。

陆大夫一声苦笑。

这事儿,该怎么说呢?

难道直接告李华,你儿子在陕省又捅了大篓子,破了天殿陕省总部,已经惊动了特殊人士管理局的高层?

“不着急,老李,你先看护病人,我再去打个电话催一催,问问情况。”

陆大夫一咬牙,拿着电话,又出了抢救室。

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拨通了一个平日里很少打出的电话号码。

片刻后。

电话接通。

“是我,陆真一,我要找宗主。”

陆大夫对着电话道。

“大哥,真的是你,你……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电话那边,传出来一个惊喜万分的声音,语气难掩激动。

陆大夫的脸上,闪过一丝暖色。

---

大家国庆快乐,外出旅行,注意安全。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