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7 陆真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是遇到了一个难题,所以想要找父亲帮帮忙。”

他坦然地道。

“哦,你终于……好好好,你稍微等一等,我这就去找老爷子,你也知道,他老人家,平日里根本不用手机这些东西……你别挂啊,千万别挂电话啊……”

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副非常担心陆大夫挂掉电话的样子。

片刻后。

“喂?”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略带威严又有一丝苍老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陆大夫陆真一的眼睛一湿,眼泪几乎从眼眶中涌出。

他沉默了三秒的时间,让自己的心情稳定下来,才道:“宗主,弟子有事,恳请宗主出面,帮我一次。”

电话那边,沉默着。

没有任何的回应。

但也没有挂断。

陆真一将自己遇到的难题,说了一遍。

“弟子恳请宗主出面,与特殊人士管理局商谈一次,能够先行押解李牧,来到北京,为这些受伤的战士治疗,且,弟子猜测,这个李牧肯定是有对付魔物的办法,若是能够让他将功赎罪,对于国家和名族来说,也是一件大事。”

他说完之后,屏息静听。

电话中,很快就传来了盲音。

挂断了。

但陆真一并没有失望。

因为他知道,父亲没有开口否定给他的提议,那就代表着默认了。

一时间,陆真一有点儿沉默。

恍惚间,时间仿佛逆流回到了二十年之前。

自己和父亲唯一一次争吵,也是最后一次争吵,双方不欢而散。

自此之后,陆真一就没有再回过神明宗。

电话铃音突然又响起。

还是那个号码,回拨了回来。

“大哥,你……唉,都这么长的时间了,你怎么还这么倔呢,就不能向老爷子认个错吗?母亲之死,并不完全是父亲的错,你……”

是最开始接电话的那个声音。

这个人,是他的弟弟。

陆真二。

神明宗中的第二高手。

说话絮絮叨叨像是一个老娘们。

但陆真一知道,这是在为自己好。

“老二,我这边还有病人,很忙,先挂了,回头再联系。”

陆真一淡淡地道。

“哎?好好好,挂了挂了,不过这次说好了,别再拉黑我,也别再换电话号码了啊……”

那人瞬间妥协。

“好。”

陆真一挂断了电话。

他抬头看着天空,发呆了一会儿。

他转身回到了抢救室。

“怎么样?”

李华期冀的目光扑面而来。

陆真一道:“还得再等等,应该……可以解决的吧。”

他说的比较含糊。

不敢百分之百打包票。

但如果连华夏堂堂七圣宗之首的神明宗宗主,华夏古武第一人陆浩然,都无法让政府重新考虑对付李牧的策略的话,那李牧真的就没有救了。

……

……

喜马拉雅山脉。

华夏西南国境线。

一场战斗,正在惨烈地进行中。

“加拉瓦,你们恒河神殿,当真要与我华夏开战吗?”

一个手持长刀,身披大氅,身形坚韧宛如华山迎客松一般的高大魁梧男子,屹立在珠穆朗玛峰之巅,浑身流转神光,开言怒喝,其音如雷,激荡的周遭山峰之上的积雪,簌簌松动掉落。

“哈哈哈,我等恭迎真神回归,是你们这些华夏人,阻我真神,开战就开战,真以为恒河神殿会怕你们不成?”

身披白袍,手持法杖,头缠白巾的一个络腮胡印度中年男子,悬浮在虚空之中,冷笑连连。

周遭虚空中,也有数位恒河神殿的强者,实力极为不弱,悬浮于空气中。

此外,还有几尊浑身散发出黑色魔气的身影,站在更远处的山峰上,释放出越来越恐怖的威压。

有一个个的恒河神殿祭献者,主动朝着四尊魔气身影冲去。

他们仿佛是扑火的飞蛾,疯狂,炙热,有着邪教徒一样的决心。

“为了真神的荣耀。”

“荣耀即永生。”

高喊着口号,他们冲入魔气之中。

然后,身形消解,血肉和精神,全部化作肥料,融入到了魔气中心的那墨黑身影之中。

而随着这祭献的过程持续,这四尊魔气身影,散发出来的威压,越来越恐怖,越来越强大。

“这群疯子……糟糕了。”

珠峰之巅的持刀男子,眼神凝重了起来。

恒河神殿的这群疯子。

竟然用信徒高手的血肉之躯,去祭献喂养这些魔物。

这样下去,魔物实力快速恢复,想要铲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蒋,情况不对,我殿后,撤。”

他暗中向身边的六位同伴传音。

绝对不能让特殊人事管理局的高层,陨落在这里。

这些人,可是华夏真正的武道脊梁,真正为民族和国家考虑的无私无畏者。

如果折在这里,那对于国家,对于民族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是不可承受之损失。

……

……

同一时间。

帝都。

天殿总部。

听完周浩的完整汇报,王长发等六七位特战队的队长,都震惊了。

原先只知道李牧斩杀了樊长老。

但却不知道,原来樊长老通过科学实验,已经实现了突破。

而这种状态之下的樊长老,依旧被李牧随手斩杀。

这个李牧,他是个魔鬼吧?

不可为敌。

一下子,王长发的脑海里,就冒出来了这四个字。

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周浩会在半路上,发出那样的短信。

也明白了,为什么已经几乎成为一个半废之人的周浩,会不计一切代价地返回帝都,亲自汇报。

但是很显然,周浩还是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

也低估了龙组的报复心。

他赶得很快,却依旧是迟了一步。

“糟了。”

王长发猛地站起来。

众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王长发想起四个小时之前刚刚在特殊人士管理局紧急会议室中结束的那场会议的最终决策,道:“段局长已经带着局里的人,还有龙组的高手,前往陕省,缉拿李牧,此时……怕已经到了西安市了。”

“必须立刻阻止。”

周浩急了。

只有真正面对过李牧的人,才会明白,这个少年到底是多么可怕。

不管在多的高手,遇上李牧,只能是送菜。

王长发道:“快,将刚才周浩的汇报,形成材料,利用第一渠道,发给段局长,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

……

陕省。

虽然经历了抢修,但依旧有些满目疮痍的龙组地下基地。

“什么?停止行动?”

“李牧的实力不可敌?”

“樊长老但是已经突破?”

“已经通过第一紧急渠道,发送了周浩的报告纪要?”

“好的,我看一下。”

段天德挂掉电话,脸上浮现出一丝奇异的神色。

将王长发通过第一紧急渠道发送过来的文件看完之后,他脸上这种奇异的神色,就越发明显了。

龙组的寇查道:“段局长,发生了什么事情?”

段天德看了看周围的人,道:“我这里有一份材料,你们都看一看吧。”

说着,开解了权限,将周浩的报告内容,都转发给了龙组副主任寇查等在场的十多位高层。

“这……”

“不可能。”

“这个周浩,是疯了吧?莫不是在为自己的无能辩解,所以才夸大了李牧的实力?”

“一口真火,烧死圣人?”

“我已经观察过战斗的地方,并无圣人气息。”

“荒谬至极。”

看完文件内容,龙组的高手们,一下子都冷笑反驳了起来。

他们不会也不愿意相信一个天殿逃兵的话。

是的。

龙组基地一战,马若无、樊长老等龙组的高手,战死无数,损失惨重。

而韩浩这个天殿的陕省负责人,却不但活着,还跑到了帝都总部,去为李牧这个罪魁祸首说好话。

这不是逃兵是什么?

甚至说逃兵都是轻的了。

简直就是助纣为虐,沆瀣一气。

也许已经被李牧收服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这个软骨头韩浩的话,能信?

寇查冷冷一笑,道:“段局长,这个韩浩的话,未免太危言耸听了,这个李牧实力可怕,定是与魔物有关,被魔物附身是最大的可能,但按照我们情报来看,哪怕是天罡级的魔物,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都不恢复到如此轻描淡写之间,就可以斩杀圣人的程度,多办是那韩浩,为了脱罪,夸大其词。”

段天德点了点头,道:“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本人,从一开始,就是偏向于缉拿李牧的。

一个杀了龙组这么多人的凶手,如果国家还要宽大为怀的话,那岂不是让烈士们在九泉之下心寒?

以后,还有什么人,敢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而且,这一次的行动,乃是他作为特殊人士管理局临时最高负责人,确定的第一个大行动。

这次行动,已经大张旗鼓地展开。

开弓没有回头箭。

若是此时,因为周浩的一面之词,就半途而废的话,以后自己在局中的威严何在?

等到岳局长从喜马拉雅山斩魔回来,又该如何交代?

段天德沉默了片刻,道:“基地中幸存人员的反馈资料,整理的如何了?数据资料抢救回来多少,可以与周浩的报告加以对比斟酌……”

话音未落。

“报告,找到李牧了,罪犯昨夜乘坐陕A2289P出租车,离开了西安市,已经找到了出租车的司机,明确指证,罪犯上了华山。”

一个龙组的追踪高手急匆匆地来汇报。

寇查面色一变,意识到了什么,大声道:“不好,这个李牧,丧心病狂,定是前去寻找华山派复仇了,华山派的惩远堂主廖长兴得罪了他,被害死了……段局长,华山派怕是有危险,事不宜迟,我们得速度赶过去。”

段天德心中一紧。

“走,立刻出发,去华山派。”

他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