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9 除魔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这孽种,果然是与魔物有关,今日饶你不得。”

寇查一见李牧竟然自己主动承认了杀孽,顿时大喜,不容李牧再说什么,直接大帽子扣下来,一挥手,道:“四大护法,一起上,拿下他。”

身后,龙组的四大强者,身形腾跃而出。

“躺下。”

其中一人,身法如电,手中一柄青色长剑,速度极快,仿佛是一道幻影一般。

这的确是一尊人间少见的武道强者。

“你不行。”

李牧屈指一弹。

铮。

长剑断裂数截。

这人便如破布麻袋一样,喷血倒飞了出去。

“联手。”

另外三大强者,处危不变,清喝声之中,身影闪烁,变换为不同的方位,似是在施展某种战阵一样,将李牧围在中间,刀枪斧三种兵器齐出。

人是强者。

兵器是神兵。

李牧随手一挥。

砰砰砰。

兵器碎裂。

这三人的下场,与之前那位相同,同样喷血倒飞了出去。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今日也不斩尽杀绝。”

李牧淡淡一笑,一步踏出。

轰!

地动山摇。

诸多龙组和特殊管理局的强者,只觉得头滚脑胀,一股强横无匹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下子,有一种泰山崩于前的错觉。

有一种淹没在惊涛骇浪之中的惊悸。

“你住手,不然我就……”

寇查心中大骇。

他一把捏住李建真的脖颈,冷笑道:“李牧,还不住手,不然我先杀了你哥哥……”

还好有人质在手。

他心中暗暗忖道。

李牧摇摇头:“你这却是在自己找死了。”

他一指点出。

砰。

这位龙组大佬,还未反应过来,直接就爆裂炸开,变成了一团血雾。

同时。

李建真手臂上的禁武镣铐,也都裂开。

李建真伸展腰身,顿时真元运走四肢百骸,实力瞬间恢复。

而在一边的段天德等强者,却是一瞬间心如死灰,战栗发抖。

可怕。

太可怕。

都说李牧实力可怕。

典型的李吹,先有冷凡,后又韩浩。

但哪怕是将李牧的实力修为,已经想象的很强大,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完全又是另一回事。

轻描淡写之间,重伤龙组四大护法级强者。

一指点杀成名已久的龙组主任寇查。

尤其是后者,早就是天人巅峰的强者,便是在龙组之内,在华夏三大机构之内,都是叫的上号的强者了。

却在手持人质的情况下,被瞬间秒杀。

段天德脑子里,瞬间就浮现出了韩浩的报告文件。

“那内容是真的。

他在心中苦笑。

这一次,只怕是要栽了。

但,除魔之事,却是不可废纸。

开弓没有回头箭。

哪怕是明智这魔头实力太恐怖,身为特殊人士管理局的领导,也不能畏敌而逃。

而一边的清秀少女,以及美艳女子安晴几人,反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害怕。

一则是他们见过李牧出手对付魔物,对于李牧的强大早就有预感,二则四大龙组护法只是重伤,寇查则是直接被点为血雾,从视觉上来说,没有残肢断臂、血浆横飞的那种可怕画面。

五人中,最害怕的就是杨昊。

他没有想到,李牧凶残到连国家机关的人,都敢动,都敢杀。

“你带着他们,到一边去吧。”

李牧看了一眼李建真。

李建真像是霜打了茄

子一样,低着头,示意清秀少女、安晴等几个大学生,跟自己速到广场边缘。

略微犹豫之后,几个大学生,包括杨昊,也都跟在了李建真的后面,闪到一边。

剩下的段天德等人,心中就紧张了起来。

这是要正式战斗了吗?

“你叫什么?是何职务?”

李牧盯着段天德。

“特殊人士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段天德。”

段天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住心态,中气十足地道。

李牧点点头。

不错。

看着的确是有了一些官气。

也沉稳许多。

他之前杀寇查,是觉得此人心性极坏,不似良善。

以他的目光,观这些凡人武者,一眼一个准,不存在误杀。

倒是这段天德,名字起得缺德,但气势气质,倒不是那种应该必杀的人。

“所以,你们特殊人士管理局的选择,是要与我开战?”

李牧问道:“这就是你们的最终决定吗?”

他击破龙组地下基地,扬长而去,就是等着三大机构给一个表态。

现在看来,它们似乎是做出了选择。

段天德心中一凛,道:“岳局长率领三大机构的强者,前往喜马拉雅山守御国门斩魔,暂时失联,如今特殊人士管理局的一切事物,都由我来负责,是我下的决定,要将你这个魔物,彻底诛除,以免祸害苍生。”

“呵呵,你是在为自己揽责任,为特殊人士管理局留余地?”

李牧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段天德脸色一囧。

的确是这样。

在见识到了李牧的强大力量之后,他也终于能够体会到冷凡的心情。

将李牧这样一个妖孽,逼到与华夏三大机构对抗的力场上,的确不是华夏之福。

今日之战,已经不可避免。

但段天德想要为彼此之间,留下最后一点可能。

所以,他将这一次行动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说的喜马拉雅山脉的魔,是不是这种?”

李牧掌心一展。

迷你版的地壮星段天元显露出来。

但诡谲强大的魔气,却是令段天等等人,心中发寒。

“你……你果然也是魔物。”

段天德又惊又怒,道:“既如此,今日我就算是拼得血染青山,也要将你这魔物,镇杀在此……诸位,与本座一起出手,布【九曲黄河炼魔阵】。”

这一瞬间,他的心志,陡然坚定无比。

既见魔,怎可退?

为华夏,为山河,血染青山,又有何惧?

他身边的十几名强者,亦是瞬间战意勃发,心中惊惧,一扫而空。

“除魔。”

“除魔!”

“除魔!”

众人齐声大喝,内元激荡,声音化作浩然正气,回荡在山谷之间。

一道道身形闪烁,变换位置。

李牧摇摇头,道:“心智可嘉,但用错了地方……不管什么阵,不管什么手段,你们的实力,都差的太远……破。”

左脚一顿。

轰!

无形的力量,直接将段天德等人,都震飞出去,如滚地葫芦一般,撞在了一起。

阵法瞬间被破。

砰砰砰。

一群人撞在广场边缘的石柱上,口鼻喷血。

但都是皮外伤。

伤势并不重。

但体内却是有异力激荡,一身修为,竟是无法再提起来。

变得如常人无异。

他们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一个个,眼中尽是骇然。

李牧击败他们,实在是太容易了。

容易的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

这说明了什

么?

说明他们遇到的这个对手,怕已经是武神级的人物了。

这还怎么打?

“既然你们决定与我为敌,就当承担这个后果。”

“今日,我不杀你们。”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从今日起,你们就为我打理清扫这古华山派的山门吧……”

李牧缓缓地道。

他屈指连弹。

咻咻咻。

数道指风流转,打入山间的空气中。

下一瞬间,就看四周山壁、山峦之间,有无形的涟漪流转,化作青色水波一样的色彩,仿佛是一张巨型的绿幕一样,从四面合围,将整个华山仙门都笼罩在了其中,最终犹如一只绿色的巨碗一样,倒扣住了整个山门。

这是李牧在灭了华山派之后,在这里布置的阵法。

对他来说,简单的阵法。

但对于当世强者来说,却是无法逾越好攻破的天堑铁幕。

视觉震撼力和实用效果,都是满分。

“至于你们……”

李牧看向几个大学生。

大学生们,顿时都紧张了起来。

“他们是无辜的……”

段天德大喊道。

李牧道:“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忘掉吧,这不是你们该经历的。”

说完,李牧脚下,云雾出现。

这云雾宛如活物一样,钻到几个大学生的脚下,将他们托举了起来。

李牧腾云驾雾,带着李建真和五个大学生,一起离开了华山山门。

他们穿过绿色阵法护罩,犹如穿过水幕。

然后,绿色护罩淡入虚空之中不可见。

李牧等人,彻底消失。

“腾云驾雾?”

“这不是……不是幻术吧?”

段天德等人,一次又一次地被震撼。

以他们的修为,抓着一个人,在山岭之间跳跃,不是不可能。

但同时带着四五个人,那就不太现实了。

而像是李牧这样,意念一动,便真的是腾云驾雾,轻轻松松载着这么多人,直接潇洒离开,则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李牧,难道是什么神仙不成?”

“莫非是秦岭中的山神?”

有人瞠目结舌地道。

段天德隐约觉得,自己这一次的决定,好像真的做错了。

“大家怎么样?”

他转身道:“检查伤势,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必须想办法出去,将消息传给总部。”

众人检查伤势。

意外地发现,伤势竟然是不重。

山门之中,灵气充裕。

他们各自运功调息,不到一两个小时,都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我来试试。”

一个来自于异人堂的异能者,施展异能,背后出现了一对风翼,飞了起来。

但连续尝试数次,每次只要飞起高度超过百米,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阻,强行飞去的话,反而会被震得身形发麻,差点儿风翼消散直接坠落下来,吓得他面色苍白,不敢再试。

毕竟异能者和古武者不一样。

异能者一旦异能消散,身体素质也只是比普通人稍微高一点,从百米高空中掉下来,会直接摔成肉饼。

其他几个自持轻功不错的古武者,借助山势跳跃起来,结果也都被无形的护罩震飞回来,强行尝试,结果被震得口喷鲜血,再也不敢莽撞了。

“那魔头说过,要将我们囚禁在此地。”

“咦?我们的紧急联络讯号,还可以用。”

有人惊喜地道。

什么?

电话可用?

众人顿时都大喜。

----

早上六点多爬起来,头晕脑胀,写到现在……我提醒大家外出注意身体别感冒,结果自己却中招了……悲催。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