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4 没有资格也不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军装老妪的名字,叫做张成功。

一个常见且毫无特色的名字。

很多时候,这样的一个名字,都寄托了文化程度不高的父母,对于儿女的某种期望。

但事实上,张成功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佃户,根本就不识字。

这个名字,还是她七岁的时候,家门口一个游方货郎起的名字。

货郎识几个字,又兼走南闯北,是父母眼中的‘大先生’,口渴了之后,在张家讨论一碗水喝,顺便给当时只有七岁的小姑娘,起了这样一个文绉绉的名字。

张成功十岁那年,父亲上山打猎一去不回,大概是被野兽吃掉了。

一家人的生活,急转直下。

因为交不起租子,母亲和两个年幼的妹妹,则是被村里的地主张大善人联合一群土匪给捉走,听说是卖到了山外面去,不知所踪。

她自己因为那日碰巧上山打柴,才逃过一劫。

后来她不敢在村子里待,一个人逃到了山里。

山中多野兽,毒瘴,蚊虫。

别说是一个八岁的小娃娃,就算是那些经验丰富的老猎户,也没有办法长居深山。

张成功的运气比较好。

她在深山之中,遇到了一个和自己相同年龄的少年。

那少年也不知道来自于哪里,强大的好像是神仙。

他不但救了她,还传授了她许多不可思议的本领。

深山中,一住就是两年。

后来,少年向往山外的生活,带着她,走了出来。

这少年留下一把弓,不辞而别,不知所踪。

张成功一个人回到昔日的村子里,用少年送给她的翡翠弓,杀掉了恶贯满盈的村霸张大善人,又一个人轻轻松松地屠灭了前来支援的四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土匪。

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她,离开了村子,踏上了寻找母亲和妹妹的路途。

后来,母亲和妹妹没有找到,但阴差阳错地却加入了革命的队伍。

她特殊的本领,很快就得到了高层的赏识,得到了重用。

在革命岁月里,张成功地根据地上过战场,冒着枪林弹雨杀敌,也曾潜入敌营,刺杀过敌人的首脑,更曾以地下党的身份,前往敌占区收集情报,救援同志,清除叛徒……张成功经历过一切艰苦卓绝的斗争,立下过赫赫战功。

国家历史上那些震惊中外的大事件,背后都有她的身影。

哪怕是解放之后,她也曾数度出生入死,在另一个战场,为国家效力。

她更是特殊人士管理局的筹备发起人之一。

在华夏政府内部,张成功还有一个外号——

战神。

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战神。

她的翡翠弓之下,不知道死了多少大人物。

一弓一箭,威震华夏。

不止震慑国内的古武者和异人,更让国外的异能者胆寒。

可以说,到了张成功这样的身份地位,已经很难有什么事情,让她感到为难和犹豫了。

一旦激起她的怒火,就算是泰山,也会被炸平移开。

但今日,翡翠弓再度拉开,这一箭,却是迟迟无法射出去。

因为她不敢。

她知道,李牧说的没错。

这个魔头展现出来的气息威压,绝对是武道神话无敌级别的。

是一种她从未见过,也从来都不敢想象的境界。

就算是当初的那个人,也从未展现过这种力量。

这个家伙,可以做到一人屠一城,灭一国。

对上这样一个魔头,张成功的心中,没有丝毫可以战胜的把握。

就算是再加上周围数百武道强者,依旧不行。

直觉告诉她,李牧说的没错。

今日一旦开战,后果大概只有一个。

那就是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都战死在这里。

如果是这样,哪怕死最后拼死李牧,又有什么意义呢?

华夏三分之一的武道强者,都集中于此,若是都战死,不啻于华夏武运被拦腰一刀斩断。

恢复元气,只怕是得五六十年。

但对于整个国家和民族来说,这五六十年可耽误不起。

就如这魔头所说,如今灵气复苏,一般的武道强者和小宗门,或许感受不明显,但各大国家却早就有所预警,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一次重新划分世界格局,重新分蛋糕的大时代,所以都在为这个时代的到来而准备。

可以说是时不我待。

如果在这个时候,这数百名对于国家和民族忠心耿耿的武者,葬送在了这里,那在这个大时代中,华夏将会处于何等被动的局面?

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时机啊。

如果因为这一战而错过,那她张成功,就是整个民族的罪人。

这一箭,还如何射的出去?

时间仿佛是停顿了下来。

终于,张成功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长弓。

她轻轻地挥了挥手。

周围热血沸腾、义愤填膺的数百武道强者、异能者们,见状都冷静了下来,没有立刻出手围攻。

“李牧,你说的不错,我固然不想葬送华夏武运,但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碰到了国家的底线,就算是今日我因担心华夏武运,不能开这一弓,但你有没有想过,国家不会再承认你,也不会再接纳你,你这样做,等于是自绝于人民……”

张成功强忍着心中的愤怒,一字一句地道。

李牧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一开始,不能怪李牧。”

陆真一大声地替李牧辩解。

张成功看了一眼陆真一,道:“神明宗陆老爷子家的人吗?就算如你所说,一开始不怪李牧,但是现在呢?”

“这……”

陆真一不知道说什么好。

的确,今夜李牧杀戮太多了。

如果只是杀了【龙爪】等人,也还好说。

但一怒之下,斩了龙组百人,这可是真正的杀孽滔天啊。

“张将军,此事由我而起,是我蛊惑怂恿李牧,前来杀人,是我蒙蔽了他,”陆真一猛地咬牙,一脸决绝地道:“要怪就怪我,是我灌输给李牧龙组之人皆可杀的想法,他虽然实力强大,但毕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而已。”

李牧有点讶然地看了看陆真一。

这人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

张成功也看向陆真一,呵斥道:“你这个小辈,怎么如此糊涂,今日有数百位华夏英杰,齐聚于此,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吗?就算是神明宗,也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这是我个人之事,与神明宗无关,我已经退出神明宗数十年,我……”

陆真一大声地道。

李牧没有再说什么,直接一个封口禁言咒,将陆真一禁言,然后一巴掌拍出去,恐怖就的掌力,就将他拍飞出去数十里,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张将军,说吧,你想要怎么样。”

李牧淡淡地道。

放下挽弓射箭的打算,摆明了是要谈判。

既然是谈判,直接说条件就可以了。

不用拐弯。

张成功道:“停止你的杀戮。”

李牧点头,道:“可以。”

张成功松了一口气,又道:“退出北京。”

李牧再点头,道:“也可以。”

张成功道:“不要再找龙组的麻烦。”

李牧道:“前提是龙组不要再自不量力地来招惹我。”

张成功道:“我会约束他们……还有,希望你也不要与三大机构为敌。”

李牧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时——

“滚出华夏。”

旁边有一个人,突然大喊道。

李牧扭头看去。

一个身着合身白色西服,浓密短发,面目英俊,剑眉星眸,背后一对金属羽翼张开,浑身有浓郁的锐金气息流转的年轻男子,正怒视李牧。

刚才那句话,正是他吼的。

“还未请教,阁下何人?”

李牧问道。

“别人怕你,我不怕。”年轻英俊的男子冷笑道:“你听好了,我的名字,叫做君应天,异人堂三堂的香主,我这话,代表我自己,也可以代表异人堂三堂一百六十七位兄弟,你如果觉得不服,可以直接来杀光我们,看看是你的刀硬,还是我的骨头硬。”

李牧点点头,道:“很好,君应天香主是吧?我记住你了,你刚才提的条件,我答应你了,不够,有朝一日,你会跪求我再回来,你信不信?”

“呸。”

君应天冷笑道:“我就算是死外面,练功走火入魔,被外敌斩为肉泥,形神俱灭,都不可能求你。”

李牧不再说话。

他看向张成功,道:“还有什么条件,一并都提出来吧。”

张成功想了想,再度张口道:“不要为华夏之外的国家和势力效力。”

李牧不由笑道:“怎么,华夏不容我,还不允许我去其他地方恰饭,张前辈觉得,自己提出的要求,合理吗?”

张成功无言以对。

李牧道:“不过,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

他本就没有想着与华夏为敌。

张成功内心深处,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李牧一口气答应了这么多的条件,让她对于这个十三岁的少年,突然产生一种淡淡的认可。

也许就如陆真一所说的,自己和国家对他太苛责了?

毕竟只有十三岁,从年龄上来说,还很小,这种年轻的孩子,很多时候,分不清楚是非黑白对错,其实并不是不可理解的。

“交出你的修炼功法。”

旁边又有人大喝道。

这一次开口的,是来自于一个叫做定军山的古武宗门掌门。

表面上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子,实际年龄怕是已经有一二百岁,面色阴沉,细眉细眼。

他效仿之前的君应天,一副毫无惧色的神态,梗着脖子,大声地喝道:“李牧,你年纪轻轻,手段却如此狠辣,定是因为你修炼的功法,太过于暴戾,影响了你的心性,怕是一种魔功,乃是邪道邪教之术,交出你的修炼功法,你不能再修炼了,否则,早晚变成祸害苍生的大魔头。”

李牧淡淡一笑,不看此人,而是看向张成功,道:“他的话,能代表前辈吗?”

张成功略微犹豫,缓缓地摇了摇头。

李牧看向这个四十多岁的男子。

后者冷笑道:“怎么?你也要问我的名字吗?呵呵呵,和你听好了,我的名字是……”

咻!

刀芒一闪。

这人的头颅,直接就滚落了下来。

“对不起,你没有资格,也不配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李牧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