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1 我曾主宰雷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

张成功看到那白色李宁运动服少年,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

这声音,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

李牧却没有去注意张成功的表情。

他坐在乌篷船的穿透,双腿垂在水面上,张口轻轻一吹。

海面上凝滞着的六团惨白毒雾骷髅,顿时就飘散开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同时,那笼罩在【蛟龙号】上的些许白色毒雾,也一下子都消失了。

“五新兄,有劳了。”

李牧道。

站在身边,穿着紫色新衣的人,自然是昆仑秘境中,有着魔刀之称的绝世高手何五新。

闻言,何五新身形一动。

身形瞬间虚了下去。

下一瞬间,却是出现在了蛟龙号上。

砰砰砰。

出掌快如连环闪电。

一掌一掌,全部都拍在中毒的华夏武者的心脉上。

“啊……”

“噗噗!”

掌力催动之下,华夏武者喷出一口一口的腥臭鲜血。

“你做什么?”

有未中毒的华夏武者,见状惊怒,连忙阻挡。

但何五新出手的速度,何其之快?

转瞬,所有中毒的华夏武者,都被他拍了一掌,全部吐血。

同时,他的身形,宛如鬼魅一般,已经重新回到了乌篷船上。

黑色的小乌篷船,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上。

“不识好歹。”

何五新站在李牧的身后,一脸鄙夷地道:“你们这群有眼无珠的东西,竟然将昆仑秘境第一强者,驱逐出华夏,活该被人打压成这种惨状,自作孽,不可活。”

这时,蛟龙号上的华夏武者们,才发现,被何五新掌法拍过心脉的伤者,气息匀称悠长了起来,面色也渐渐转为红润,显然是体内的剧毒,都随着那几口鲜血,喷出了体外。

原来是在治伤。

于是,一个个面色就很尴尬。

张成功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她之前有那么一瞬间,也想过,如果李牧今日站在这蛟龙号上的话,那华夏何至于如此被人欺辱。

但也仅仅是想过而已。

到此时,心中或许略有遗憾,但并不算是后悔。

毕竟李牧屠戮数百龙组武者,杀害那么多同胞,这罪孽就无法原谅。

她心中很清楚,刚才李牧没有踏上蛟龙号出手救人,而是让同样深不可测的同伴出手,大概就是因为,之前承诺过,不会踏上华夏领土,一旦踏上蛟龙号,便算是违背了诺言。

这个人,倒是很守承诺。

对于何五新的嘲讽,她也不以为意。

有些事情,是原则。

必须坚持。

不说华夏武者的反应,其他各国的强者,这个时候,纷纷面露异色,惊疑不定。

这鬼魅一般出现的乌篷船,和穿上的三个人,都不简单。

且不说那紫衣霸气人身法如疾电,出掌解除了华夏武者的毒,就说白色李宁运动服少年,张口一吹,就吹散了所有的惨白毒雾。

轻描淡写之间见功力。

“这个华夏人是谁?”

“华夏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高手?”

“他刚才为什么不早点出手?”

“不过,看他和华夏官方的气氛,不太对啊。”

各国强者,都在与同伴低声议论。

一时之间,把握不准这新出现的三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三个人很强。

非常强。

暂时不宜招惹。

乌篷船上。

“叶兄,劳烦你。”

李牧指了指远处恒河神殿豪华游艇。

白衣书生笑了笑,道:“好。”

他一拍腰间。

剑吟之声动天地。

剑光一闪。

腰间长剑,去而复返。

来时,已经斩断了豪华游艇上的旗杆,将岳局长的头颅,待了回来。

同一时间——

噗噗噗。

鲜血在豪华游艇上喷泉一样溅起。

之前一个劲儿嘲讽华夏的十几个恒河神战士,头颅像是西瓜一样滚落。

其中就包括主祭法罕。

他呆呆地看着手中断为两截的白骨法杖,眼神凝滞,然后胸口一道血痕凸显,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剑光斩断了胸骨,白森森的骨头断口裂开,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同样被斩开的脏器,以及后腔的脊椎……

主祭法罕整个人,都被剑光剖为两片。

身形缓缓地扑倒。

只有大祭司加拉瓦,一脸骇然。

手中的白骨法杖上,一个手指粗细的凹痕,挡住了这一击。

若是没有这个真神改造之后的法杖,也许刚才,他也会在不知不觉之间,被一剑斩为两片吧。

可怕。

加拉瓦看着乌篷船上那个白衣书生,心中一阵恐惧。

“有意思。”

阴冷的声音,从游艇里面传出来。

就看那些喷溅到各处的鲜血,突然仿佛是活了一样,在甲板上蜿蜒游走,最终汇做扭曲的血蛇,爬进了舱门。

倒在地上的尸体,其中的血水就像是安装了水泵一样,直接飞射出来,犹如飞蛇一般,进入到了豪华舱,而失去了血液水分的尸体,很快就像是风干了的沙雕一样消散,只留下了干瘪的衣物。

所有的鲜血,都消失了。

消失的干干净净。

一团黑中带红,仿佛是掺杂着鲜血的雾气,从豪华舱里飘出来。

没入到了大祭司加拉瓦的身体里。

两道猩红的血光,在加拉瓦的眼睛里射出来。

这一瞬间,大祭司的气息,完全变了。

“你是谁?”

他看向乌篷船上的李牧,声音与之前的加拉瓦截然不同,是标准的华夏语。

附身?

夺舍?

所有人的面色,骤然变化。

这是恒河神殿的真神,降临在大祭司身上了。

真神降临吗?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啊。

李牧依旧坐在船头,手中握着碧绿鱼竿钓鱼。

“我?我说是你老乡,你信不信。”

其他人没懂‘老乡’这两个字的意思。

但大祭司却是略微沉默了一下。

显然,他懂了。

“三十六天罡星宿,你是哪一位?”

‘大祭司加拉瓦’问道。

李牧将鱼竿固定在船头,拍了拍手,站起来,道:“哪一位也不是。”

“那尊驾为何要插手此事?”

“单纯只是想要把你镇压而已。”

“呵呵。”

‘大祭司加拉瓦’冷笑了起来:“我实力已经恢复数成,这个世界上,能够镇压我的人有,但并不包含你这样藏头露尾的无名之辈……给我死。”

他手中,捏出一个手印。

顿时,法则震动。

天空之中低垂的阴云,翻滚凝聚,瞬间幻现出一柄云纹清晰宛然的雷电巨锤,狠狠地朝着乌篷船砸了下来,那种毁灭般的雷电巨力,一下子令方圆百米的海面骤然下沉,好似是地陷一样。

各国强者,骤觉得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这种异象,已经算得上是神明之威了。

然则乌篷船却是依旧安然无恙。

水面下沉,它漂浮在空中。

船头的碧绿钓竿仿佛是无尽延长,依旧垂入下陷的水中。

李牧站在浮空的船头。

“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恢复到了这种程度。”

他抬手打了个响指。

啪。

云殿雷霆巨锤,瞬间破碎,消散。

四周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各国强者瞠目结舌。

“我曾主宰雷霆。”

李牧向血眸中露出震惊的‘大祭司加拉瓦’解释。

然后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漫天的阴云之中,雷霆丛生。

一道道的银色闪电,仿佛是灭世狂舞的银蛇一样,雷霆轰鸣之声,连绵不绝,电光照射一张张震惊万分的脸,李牧站在乌篷船的船头,无数道雷霆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仿佛是在朝拜一样缭绕流转,形成了一个雷霆漩涡,悬浮于他的头顶。

这样的画面和威势,比之前‘大祭司加拉瓦’的雷霆之锤,可磅礴恢弘了太多。

主宰雷霆。

这四个字,在这一瞬间,浮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

这才是真正的主宰雷霆。

“你……到底是谁?”

‘大祭司加拉瓦’心中不安了起来。

他感受到了威胁。

李牧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镇!”

雷霆闪烁,如密密麻麻的触手,朝着‘大祭司加拉瓦’缠缚而去。

“仙动·春时愁雨!”

‘大祭司加拉瓦’后退一步,双手划出仙符,浑身血黑色魔气涌动,双掌猛地一推,漫天的黑色血丝,宛如春寒料峭时的冷雨一般,丝丝缕缕,无穷无尽,朝着雷电触手掩杀而去。

滋滋滋!

魔气炼化的声音瞬间响起。

‘大祭司加拉瓦’的禁招,在李牧的雷电触手面前,不堪一击,瞬间焚化消散。

“啊啊……”

雷电触手瞬间缠住他。

惨叫声响起。

仿佛是经历电刑一样,‘大祭司加拉瓦’的身形,剧烈地抽搐了起来。

大量的黑红色魔气,从他的体内,被逼出来。

最终,啪嗒一声,大祭司加拉瓦的身影坠落。

而那黑红色的魔气,形成人形,疯狂地挣扎,却无法从雷电之网中挣扎出来。

雷网缩小。

人形魔气也随之缩小。

噼里啪啦的雷霆交鸣之音,加上那人形魔气的惨叫怒吼,让画面显得无比惊悚而又神秘。

最终,人形魔气直接被压缩为拳头大小的一个圆球。

李牧一招手。

封印电球落在了他的掌心里。

“他……竟然封印了神明?”

“这么轻松……”

“难道他也是神明吗?”

“有点儿麻烦了。”

各国的强者们,看完了整个过程,心中都一阵阵发毛发寒。

如此人物,宛如神魔。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

友情推荐一本书:名是《大荒神谕》,笔名孑南,简介:神秘梦境,将少年带入洪荒纪元,古老天地,斑驳画卷,蒙尘的时光,千古的谜题,且看少年横踏大荒,傲笑苍穹,执掌乾坤。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