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9 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整个一层的空间里,充满了威严悲悯的气息。

哪怕是再凶残暴虐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心中都会产生愧悔之意。

同时,四座巨大神像释放出来的无量金光,巨大的眼睛,配合着它们的面部表情,不管你站在这一层宝塔的任何一个位置,都会觉得,好像是四座神像是在盯着自己。

“嗯?”

李牧突然觉得,四座神像,仿佛是活了过来一样。

“罪业满身。”

“沾满鲜血。”

“屠戮无数。”

“还不忏悔?”

四道声音,猛然轰响在李牧的耳边。

轰隆轰隆。

四座神像从墙壁上走下来,脚步踏在地面,空间震荡了起来。

神目张开。

八道神光,将李牧整个人完全都笼罩住。

整个第一层宝塔内的诸天神佛,仿佛都在这一瞬间,吟唱了起来。

一种语言难以恐怖压力,从四面八方挤压了过来。

李牧心中略有一丝悸动。

仿佛是早年之间经历过的诸多事情,都要浮现出来。

又觉得那些死在自己手中的生灵,要迫不及待地从脑海之中跳出来。

“这是问心考验吗?”

李牧面色淡然。

他一声行事,从来不嗜杀。

所杀者,皆有取死之道。

因此,丝毫不会内疚。

“退下。”

李牧轻叱一声。

周遭诸天神佛吟唱之声,瞬间烟消云散。

四大神像,也重新回到了四壁之上。

所有异象消失。

李牧面色平静。

他四周打量,找到了楼梯。

顺着楼梯,来到了宝塔的第二层。

第二层的空间比第一层略小。

其内空旷。

有一些石床、石椅之类的生活用品。

光线也是极为不错。

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很简单质朴的卧室,和囚牢联系不起来。

周围的墙壁上,也有各种雕像。都是传说之中的诸天神佛。

还有一些经文之类。

没有什么异象发生。

接下来,每一层往上,都是简单的小空间,各不相同,有的空间里,又青灯古佛,有的空间有水塘,有莲花,有的里面有假山,有亭台楼阁……都像是生活度假的地方,小而精致,看起来极美,有一种大道至简的感觉。

唯一可惜的是,没有窗户,没有外面的光线。

神话传说之中,可以镇压一切妖魔鬼怪的七宝玲珑塔,简单的让李牧感到惊讶。

前六层号称可以镇压一切妖魔鬼怪,却普通的连监狱都算不上。

那第七层呢?

李牧顺着楼梯,往第七层的走去。

七宝玲珑塔的前六层可以镇压妖魔。

而第七层则是可以镇压神仙。

李牧怀着对于这件天界重宝的憧憬,来到了第七层。

踏出楼梯口的瞬间,眼前的景象,瞬间一变。

地火喷吐,天雷滚滚。

一片广袤的空间。

不知其边,不知其际。

在一片岩浆汪洋的最中间,树立起一根粗重的柱子。

高数千米。

燃烧着火焰。

柱子还在轻微地蠕动。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其实不是柱子在动。

而是缠绕在柱子上的某种生物在动。

活物?

李牧心中一喜。

现在可以确定。

之前感受到的那种亲切召唤气息,正是从这缠绕在火焰柱子上的生物体内散发出来。

李牧略作观察,并无陷阱禁制之类的东域,于是他迅速靠近。

这时,异变骤生。

突然岩浆之海中,有大片血红色的火浪澎湃起来。

两尊鲜红色的巨型雕像,从岩浆深处浮现出来。

是两个人形雕像。

一颗头颅就有数百米高。

它们迅速地从不知道多深的鲜红色岩浆中涌出,然后立足岩浆上。

身高千米。

披着甲胄,手持利器,是典型的天将造型。

“何人?”

“擅闯七宝玲珑塔者,杀无赦。”

恢弘浩大的声音从雕像的体内传出。

接着,天将雕塑体表龟裂,一块块岩石外层坠落,掉进岩浆中,溅起一道道百米高的火焰巨浪。

两个浑身都燃烧着火焰的神将,从雕塑内漂浮而出。

他们的外形,与雕塑一模一样。

身披赤红色甲胄,颈后红色绫带飘扬,一人手中持枪,一人手中是双锏,身形魁梧,宛如巨灵,面目不怒而威,强大的气息弥漫开来,使得这个空间里,火焰和雷电,越发地狂躁起来。

李牧心中一凛。

这两个神将,实力不低。

至少自己现在的修为境界,想要击败他们,有些困难。

就在李牧权衡之时,意外的变化,又出现了。

两大神将,目中喷射神芒,落在李牧身上时,两人的脸上,齐齐浮现出了震惊之色。

很快,这种震惊,就化作了敬畏。

敬畏之中,又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崇拜。

“末将伽罗(珈蓝),参见帝君。”

两人的身形,迅速地缩小,旋即化作正常人大小,齐齐凌空拜倒在李牧的面前。

这样的变化,把原本非常镇定的李牧,给整懵了。

什么情况?

帝君?

怎么感觉,这两个神将,好像是认错人了?

李牧没有急于否认。

他在思考。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苦等数千年,终于见到了帝君再度归来,末将何其幸甚。”

“今日再见帝君之颜,末将死而无憾。”

两人跪拜在李牧的面前,因为激动而浑身略微颤抖,语气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敬畏和崇拜。

李牧依旧没有说话。

倒不是怕被识破。

而是他觉得,这两个神将,好似并不是认错人的样子。

以他们这种境界的修为,就算是认错了脸,也不可能认错功法气息,不可能认错生命本源气息。

所以……

难道自己真的是什么帝君?

李牧的思维发散开来。

头有点儿大。

本以为随着李霖和薛蕊夫妇的现身,自己的身世,已经很明了。

谁知道竟然又有波折。

当然,李牧并不是在怀疑李霖薛蕊夫妇是自己亲生父母这件事情。

而是在思考,自己前世的前世,轮回之前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

自从经历了仙古巨门轮回之事后,李牧就开始思考轮回的存在和意义。

心中想着,李牧没有说话,而是一步一步地朝着岩浆火海中央的那个巨型火柱走去。

走的近了,可以清晰地看到,火柱上缠绕着的,是一条龙。

一条体表焦黑碳化,勉强维持着龙的身体大致形状。

火柱上,不断地冒出七彩火焰,炙烤着这条龙。

龙的身躯扭曲颤动,想要挣扎,但是却被火柱表层不断忽隐忽现闪烁着的金色锁链符文,捆缚在火柱上,根本挣脱不得,只能不断地被炙烤,承受着火焰焚身之苦。

炮烙之刑。

李牧的脑海里,一下子冒出这样一个词语。

中国古代,一代暴君商纣王,创造出了炮烙之刑。

将铜柱烧红,然后将活人绑在上面炙烤,活生生地烫死。

很可怕的刑法。

想一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这条龙,足足有万米之长,缠绕在火柱上,大部分身躯已经碳化,连鳞片都掉落了不少,看起来无比地凄惨。

它扭动着身躯,艰难地回头,看向李牧。

“你终于来了……”

它看着李牧,道:“我等了你,足足五千年,你应当遵守诺言,还我自由。”

“放肆。”

“大胆。”

两大神将伽罗和珈蓝,顿时开口呵斥。

这条妖龙,竟敢对至高无上的帝君大人,提出要求。

李牧摆了摆手。

两大神将连忙后退,不敢再言,低头跪下。

“它是谁?犯了什么错误,被囚禁于此?”

李牧问道。

他毫无被识破的心理负担,问的很明显。

“回禀帝君,这妖龙乃是昔日龙王,因为触怒帝君,被囚禁在这七宝玲珑塔中,要经受万年火刑之苦,末将两人,奉帝君之命,在这里看守火狱,镇压这头妖龙。”

伽罗神将连忙回答道。

龙王吗?

李牧了然。

在神话传说之中,龙族是强大而又智慧的种族。

堪比神明。

龙族之王的话,那就更加厉害了。

不过,李牧还没有搞清楚,这龙王是神话传说之中的四海龙王之一,还是说,根本与神话没有任何的关系。

“退下。”

李牧道。

两大神将不敢怠慢,快速后退,身形缓缓地沉入到了岩浆之中,消失不见。

李牧则是来到火柱下面。

“我曾与你,有过约定吗?”

李牧问道。

龙王喷怒地咆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乃是一方天帝,莫非要出尔反尔,背信弃义不成?”

李牧道:“哦?是吗?我是何方天帝?你来说一说。”

“你……”

龙王剧烈地扭动着身躯,无比愤怒。

“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你莫不是在装糊涂,你……咦?”

龙王的怒吼声,突然停了下来。

旋即他仿佛是重新认识了李牧一样,一双龙目,仿佛两颗巨大的碧绿夜明珠一样,盯着李牧,仔细看看,道:“你身为堂堂上帝帝君,竟然也入了轮回,我就说,你为何会提前出现在这里……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一个龙王。

果然是看出来了。

李牧心中一动。

这龙王看出来了,那两大神将,应该是也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但他们却不如何震惊,而是欣喜的样子。

莫非两大神将,其实是知道转世之事?

当然,这都不是令李牧最震惊的。

勾陈上宫天皇大帝!

这才是最令李牧感到震惊的八个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