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9 至中三天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开始脑补。

假设真的如自己所想,是托体转生。

那那个抱着男婴的金甲玄女是什么人呢?

按照薛蕊描述,梦中的金甲玄女,金甲破碎,长剑断裂,战袍染血,很显然是刚刚脱离战斗的状态,她怀中抱着的女孩子,很有可能是她要保护的对象。

也许处于追杀状态中的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不得已而为之,将男婴以大神通,送入到薛蕊的腹中,仓促转世——不,甚至都不算是转世,只不过是寄宿,避祸而已。

这样的做法,和当年薛蕊、李霖夫妇将刚出生的李牧,丢给云清霜带走,其实是异曲同工。

但很显然,金甲玄女的手段神通,更加高明。

后来这金甲玄女,去了何处,李霖薛蕊夫妇显然是不知道。

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可以称之为自己‘哥哥’的阴阳黑白双鱼玉佩——毕竟人家比自己早出生嘛。

李牧有理由怀疑,浩然正气盟所遭遇的劫难,与金甲玄女有关。

准确的说,极有可能与金甲玄女的敌人有关。

金甲玄女头托梦寄生的神通,那她的敌人,必定同样深不可测。

或许推断出来一些端倪,也不一定。

只要有一丝丝的端倪,便可以做出一些行动。

如果受限于中三天或者是上三天的规则,无法进入秘境的话,那这敌人极有可能会通过一些代理人的方式和手段,来对付浩然正气盟,寻找婴儿的下落。

而这个代理人,则是青天老祖。

江逍遥应该是被青天老祖策反,利用。

李牧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思路正确。

这意味着,一旦自己进入中三天,就有极大的可能,遭遇到仙道势力的对付。

到时候,情况可能比自己想象之中的更加复杂一些。

当然,也只是复杂而已。

李牧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一番商议之后,最终的决定是,李牧带着李霖、薛蕊夫妇,一起前往中三天。

在将这件尘封已久的秘密,说出来之后,李霖薛蕊夫妇心中像是放下了一颗石头一样,轻松了许多,既然李牧坚持带他们去中三天,那就一起去好了。

不管什么艰难困苦,一家三口一起面对即可。

翌日。

阵法搭建完毕。

注入能量之后,李牧带着父母,进入其中。

云姨、李华等人驻守浩然正气盟。

“这个阵法催动之后,不可撤去,就保留在这里,可以作为坐标,方便我们日后返回。”

李牧叮嘱道。

云姨点头道:“你放心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守住这个阵法。”

李牧一听这种带着浓浓FLAG的回答,心中级咯噔一下,连忙道:“能守住就守住,守不住,我也有其他办法回来,万一来日有变,当弃则弃。”

云姨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李牧无有再吩咐的,笑着挥挥手,正要催动阵法离开。

此时,有浩然正气盟的副盟主覃桢,极速而来,老远就大声地道:“少盟主,且慢,昔日故人求见,说是有要事,要与你商议。”

李牧皱眉道:“哪位故人?”

笑声已经从远处传来。

“李兄,经年不见,风采更胜往昔啊。”

却是何五新大步走来。

身后果然是跟着叶斐然。

魔刀神剑,还真是形影不离。

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竟是这两个人?

三年之前,海底龙宫一别,就再也没有见过。

李牧还以为,这两人带着那块陨石,去找刀剑神皇丁浩了。

没想到竟是依旧在昆仑秘境之中。

三年过去,何五新和叶斐然的实力,都有极大的增长。

李牧看了,也不由得为之微微侧目。

两人如今的实力,竟是都已经进入了将境。

这个增幅,可谓是吓人。

只怕是背后有刀剑神皇丁浩的功劳吧。

“哈哈,两位,久违了。”

李牧打招呼。

何五新道:“我二人知道李兄今日要飞升前往中三天,所以赶紧赶来,想要借个东风,不知道李兄方便不方便?”

嗯?

李牧一听,极为惊讶。

这二人竟是来蹭车的。

不过,自己设置飞升阵法,准备前往中三天的事情,在浩然正气盟内部,都是极为机密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两个家伙,是如何得知的?

叶斐然仿佛是猜到了李牧的疑问,道:“乃是家师告之,传讯令我二人,前来向李兄求助。”

李牧一听,瞬间了然。

这样的话,那说的过去。

丁浩是和等人也?

四象之一。

掐算出来,很是正常。

“两位,请吧。”

李牧抬手邀请。

何五新和叶斐然两人,美滋滋地走进了飞升阵法之中。

阵法启动的间隙,李牧不由好奇地问道:“两位,这三年不知道是在何处修炼啊?”

何五新道:“那里是什么修炼,一直都在各处找石头,天涯海角各处跑了三年,终于将人间和各大秘境的石头,都找全了,然后来借李兄你的东风,一起前往中三天,送给家师。”

叶斐然也点头。

原来这两个家伙,这几年一直都在找石头。

想来找的应该就是龙宫中储藏的陨石一般的石头。

看来那种石头,不止一颗。

而是很多。

两人搜集齐全,越是不容易。

李牧不由得心中莞尔。

不过,他从何五新的话中,又捕捉到了另外一点——

丁浩,在中三天。

念头才升起的瞬间,脚下嗡嗡嗡声响起。

飞升阵法启动。

周围的景象,模糊了起来。

李牧释放出一股力量,保护住了坐在特制飞椅上的李霖和薛蕊。

下一瞬间,几人从这个空间中消失。

……

……

仿佛是汽车狠狠地撞在障碍物上然后安全气囊弹开的感觉一样。

猛地一震。

然后传送能量稳定下来,接着缓缓地消失。

围绕着几人身体周围的水流般的光束,终于消失了。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

好像是在一片坍塌的古城废墟里。

李牧几人,出现的位置,竟是一个破败坍塌的圆形穹顶大殿。

这大殿的四壁都已经破损坍塌了,唯有四个角的柱子,还挺立着,穹顶亦是破损如天井一般,地面上还残存着传送阵灼烧过的直径十米的浑圆痕迹,周围则是破碎混乱散落着的岩石,一看就知道是从穹顶上掉落下来的。

“这就是中三天?”

何五新颇为讶然。

怎的如此破败?

不过,空气中的灵气,倒是不负所望,果然是浓郁了数十倍。

几个人从这破败大殿中走出去。

外面,是一个同样破败的古城。

放眼望去,满目疮痍。

这似是一个已经被战争所毁灭的古城的意志,雕塑坍塌,宫墙倾斜,都被黄沙淹埋过半,没有任何动植物的痕迹。

这遗址,最少也有五百年以上的历史。

怎么巴山巫寨的大当家,得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坐标?

给他坐标的中三天势力,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李牧真心无语。

“两位,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

他看向何五新和叶斐然。

后者搭手眼睛上,朝着周围看了看,道:“我们两人,准备游历中三天,遍览此中风情,一边走,一边去寻找师尊,就不与李牧兄通行了,就此别过。”

说完,与叶斐然两个人,直接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就离开了。

李牧无语。

尼玛。

这不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吗?

把你们带到了中三天,立刻就撒丫子跑了,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我也很想去见见你们这位师尊啊。

李牧感觉自己好像是被遗弃了。

看了看四周,李牧决定先离开这座破败古城遗址,在附近找一找。

先找到活人再说。

然而,这个念头才刚刚浮现,突然正西的方向,数十道流光破空而来,嗖嗖嗖就落在了李牧、李霖和薛蕊三人身边。

“咦?怎么不对?”

有人惊呼。

一共十四个人,都是身形壮硕之辈,外表年龄都在二十多岁的样子,一个个肌肉隆起像是铁打的一般,八块腹肌,一看就是走体修路线的仙道强者,气血旺盛,犹如汪洋一般,个个实力都不俗。

李牧三人,被围在中间。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额头佩玉,身穿白色无袖长袍的汉子,打量着李牧,神色严厉地问道:“你们不是巴山巫寨的人?”

李牧回答道:“的确不是。”

“什么?”

这汉子厉声道:“那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巴山巫寨的人呢?”

李牧很诚实地回答道:“十一位当家都死了,寨中的高手,也死了。”

“怎么死的?”

“我杀的。”

“你……”

那汉子这才反应过来,神色凶唳地道:“你杀了巴山巫寨的人,强了他们的阵法,闯到了中三天?你好大的胆子。”

李牧呵呵一笑:“我胆子向来很大,是你们给巴山巫寨提供的【不死蛊虫】吧?你们是什么人?属于什么势力?”

那汉子阴狠一笑,道:“你这凡尘俗世的杂碎,也配问我?给我抓起来,做蛊料。”

周围的汉子纷纷出手。

李牧只是往前一步踏出。

无形的威压,瞬间弥漫。

十几个人汉子,无一例外,全部都噗通一声,被压得跪在了地上,膝盖骨直接就碎掉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