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4 线索端倪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是何人?”

见并不是三绝世之中的任何一个,冥寒心中略微一松。

但旋即,他又面色狂变。

因为手腕处一个手链,突然微光急骤闪烁。

“你是李牧?”

他面色狂变。

对面。

李牧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对方显然是来追杀自己的。

所以认识自己理所当然。

他的目光,锁定在冥寒的身上。

此人应该就是这些追杀者的头目了。

很好,留下他就行。

“杀。”

李牧毫不犹豫地展开攻击。

他如今的战力,并不是冥寒的对手。

然则,早就布置好的杀阵,却足以解决一切。

约一炷香时间之后。

战斗结束。

十二仙将尽数陨落。

冥寒被斩掉一臂,浑身是血。

一身修为,也尽数被封印。

一开始,冥寒还尝试着冲破封印逃走。

但略微尝试之后,就彻底绝望了。

因为体内的封印之高明,远超他的认知和想象。

别说是冲破。

就连撼动一丝都不可能。

“你是冥府的人?”

远离战场,李牧开始审问。

冥寒咬牙不语。

李牧呵呵一笑,道:“你的功法,是冥府的气息,你们冥府的人,我杀过很多……”

说着,李牧周身的气息一变,一股凛冽幽冥般的气息,稍稍外放,仿佛是隐匿在幽暗之中的一根隐刺一样,令人毛骨悚然干,仿佛堕入地狱之中一样。

“你……你怎么也会我冥府功法?”

冥寒这才大吃一惊。

李牧道:“你猜呢?”

冥寒心中,顿时翻过无数个念头。

难道这个李牧,竟然是道尊盟的人?

难道是高层要用这种方式,来将这个李牧,打入到飞升者阵营中去,埋下一颗钉子?

所以说,这次来追杀李牧,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十二仙将心中,都并不清楚。

可这样一来,那自己和十二仙将又有什么区别呢?

都是被当做是可以利用的死士一样,前来送死。

可如果是让自己来送死,那何必要给那串手链,一再叮嘱自己,要将李牧活着带回去呢?

冥寒想不明白。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李牧趁热打铁,道:“你既然是冥府的人,就应该知道,冥府的审讯手段,到底有多恐怖,十界灭杀之下,就算是神魔,也都难以扛下去。”

冥寒犹豫再三,决定和盘托出。

“是我冥府大王传下的法旨,令我带着十二仙将,顺着痕迹,前来拿你,且一定要活着拿回去,临行前,曾给我这个手链。”

他将独臂手腕抬起。

手腕上,一个由黑白二色椭圆玉石串成的手链,正在闪烁着微光。

李牧一怔。

他直接取下玉串手链,仔细观察。

这材料,他见过。

与自己那个阴阳黑白双鱼的‘玉佩哥哥’的材质,一模一样。

“这手链的功能,是什么?”

李牧问道。

冥寒道:“大王法旨中有言,这串手链,遇到对应的人,便会有反应,这次行动中,见到你之后,若是它有反应,那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你带回去,刚才你一出现,手链便开始闪烁微光,所以我才确定,你就是李牧。”

李牧闻言,低眉沉思。

冥府颁布的法旨,是将自己活着带回去。

而不是斩杀。

这背后的含义,大不相同,可以做很多种不同意义的解释。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关于自己的真正身世,冥府必然是知道一些端倪的。

“你还知道什么,都说出来。”

李牧继续审问。

冥寒也不敢有多隐瞒,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但令李牧失望的是,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看来这个冥寒,身份地位还不够,所知有限。

“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你放过我。”

冥寒恳求道。

李牧指尖一弹。

咻。

一道刀芒,直接洞穿了冥寒的额头。

冥府的人,死有余辜。

将冥寒的尸体处理掉,李牧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行动。

这一战之后,得到的唯一一条线索,就是冥府——或者说是道尊盟果然是和自己的身世有关,当年父母梦中所见的那个金甲玄女,其真正的身份,道尊盟应该是清楚的。

这是值得高兴的地方。

起码有了继续追溯的方向。

但不好的一面是,道尊盟高手如云,像是冥寒这种仙皇级的存在,连道尊盟的核心都进不去,真正的高层,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以李牧如今的实力,想要杀到道尊盟去调查真相,绝对是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隐藏身份,化身前去调查,也不可能。

因为冥府大王既然能够给冥寒赐下一串可以鉴别李牧身份的手串,那绝对是有其他与手链具有相同功能的器物,自己混入道尊盟不久,身份就得暴露,根本就是自投罗网。

“头疼啊。”

李牧揉了揉太阳穴。

思来想去,好像只能暂时按下调查自己身世的想法。

只能等到日后修为足够了,在慢慢调查了。

目前,最好的选择,是猥琐发育,苟出六神装。

……

瀚海之森。

宁平城主李青忻与一位背负神剑的中年文士,看着下方一片狼藉的战斗区域,感受着虚空之中那超越仙皇级的气息,相互对视,脸上都露出了震惊和疑惑之色。

“有冥府强者的气息,应该就是冥寒。”

“十二仙将,尽数陨落,一个不留,独不见冥寒,莫非是脱身离开了?”

“李牧也不见踪影。”

“糟糕,不会是冥寒擒住李牧,已经东去了吧。”

两人观察战场痕迹,越看越是心惊。

这是一场规模绝对令人心惊的遭遇战,交战的双方损失惨重。

当然,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关键是——

李牧去哪里了?

这个或许可以成为飞升者阵营第四绝世的年轻人,不见踪影。

这令李青忻,还有专程前来支援宁平城的【青玄剑神】李慕白心中不免有些担忧和焦躁。

“从感觉到战斗气息,到我们赶来,才不过是一盏茶时间而已,按理来说,战斗不应该这么快结束,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结束的战斗,基本上都是碾压局,不可能是李牧碾压十二仙将和冥寒,所以如果说李牧被瞬间击败擒走

,还合逻辑,可眼下的痕迹判断,却是十二仙将尽数战死,冥寒残存下的气息,紊乱虚弱……解释不通啊。”

李慕白一脑子的问号。

“会不会是……李牧碾压了冥寒等人呢?”

李青忻忍不住道。

“不可能。”

李慕白摇头,断然否决。

“为什么不可能呢?”

一个声音响起。

李慕白下意识地道:“因为……嗯?你是何人?”

他刚才下意识地以为是李青忻在问,‘因为’两个字出口,才猛然觉得,声音不对,警觉之下,猛然转身,才看到,百米之外,一个身穿着古怪服装的年轻人,站在空中,面带笑意,朝着自己和李青忻两人看来。

李青忻也是一脸震惊。

因为在对方开口说话之前,他竟然都没有察觉丝毫的端倪。

自己没有察觉,勉强算是情有可原。

但仙皇级巅峰境界的【青玄剑神】,竟然被这年轻人侵入到了身边百米之内,在对方开口说话的情况下才察觉,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啊。

“我吗?就是你们刚才讨论的李牧啊。”

李牧笑嘻嘻地道。

“你就是李牧?”

李青忻和李慕白异口同声地道。

语气中,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意外。

李牧道:“如假包换,我父母此时都还在宁平城中呢,还有,王处玄大人,也是见过我的。”

李青忻和李慕白两人,下意识地相互对视一眼。

他们心中的震骇,越发浓郁了。

“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慕白稳住心神问道。

“有人追杀我,被我解决掉了。”

李牧也没有隐瞒,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二李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碾压十二仙将和冥寒?

虽然是借助阵法,但也足够惊世骇俗了。

而且李牧竟然也精通仙道杀阵?

这就更加恐怖了啊。

“真的是后生可畏啊,”李慕白略作思忖,道:“道尊盟怕是还有后续手段,小兄弟不妨和我们一起返回宁平城,先与父母团聚,如何?”

片刻后。

三人就出现在了宁平城城主府。

做了正常的登记手续之后,一番寒暄,有城主近卫,领着李牧去衙署与父母汇合。

城主府议政大厅中。

“大人,这李牧的真正身份,暂时还未得到完全的验证,收他进城,会不会有危险?”

近卫长李明哲不解地问。

李青忻和李慕白,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边的王处玄笑着解释道:“李牧实力远超想象,他如果真的是道尊盟的人,那费尽心思,不惜牺牲冥寒等人,必定是希望他能够藏得够深,图谋更大,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宁平城动手,过早暴露,所以,此时让他入城,反而是好事,可以使之在我们的大致掌握之中,若是放之在野,反而不美。”

李明哲挠着后脑勺,憨笑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哈哈。”

城主李青忻又道:“何况,若李牧真的是身世清白的飞升者,那便是我飞升者阵营的第四绝世,更不容的他有任何的闪失和意外,将他留在城中,才能更好的保护起来。”

一群人正谈话间,突的外面又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

还有更。今天终于止泻.了……也不烧了,恢复了精力,也开始慢慢恢复更新。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