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6 第一仙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放眼看去,围攻宁平城的敌人,数量至少有几十万。

黑色和暗红色,铺天盖地。

地面上,架起了一座座类似大炮的东西,正在连接不断地轰鸣,喷吐光柱,轰击宁平城的守护阵法,释放出瑰丽而又危险的光焰。

天空中,亦有飞舰。

还有各种飞行巨兽,面目狰狞森然。

皆在发起攻击。

整个宁平城,就仿佛是被黑色和暗红色潮水即将淹没的礁石一样。

“这位是铁山营主官铁如龙大人。”

王处玄带着李牧,来到了东城门敌楼之下,见到了正在指挥布防的宁平铁卫铁山营主官铁如龙。

铁如龙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汉子,面目粗犷,爆炸络腮胡,皮肤犹如生铁,一身黑色亚光战甲,身高两米,宛如一尊铁塔一样。

他是知道李牧这么一号人的存在的。

但看到李牧过来,他也只是点了点头示意,没有说话,便又与身边的将官,布置城墙各处的布防,以及根据敌人的攻击节奏,调整防守策略,显得极为忙碌。

王处玄见铁如龙态度不冷不淡,生怕李牧心中不满。

“铁大人太忙了。”

他解释道:“宁平城中铁卫,共三大营,城主大人率领游曳营、浩荡营前去支援宁望城,如今只剩下于铁山营一营的兵力,防守宁平城,敌人的数量比想象中多很多,因此铁大人不能分心,小兄弟,不要见怪。”

“怎么会。”

李牧微笑道。

他看得出来,像是铁山这样的人,是典型的军人。

耿直。

直接。

心里不藏事。

战争状态的时候,心中只有战事,喜好和态度,直接表现出来,懒得虚假应付之类的。

这是李牧欣赏和敬佩的一类人。

李牧不由得想起了前世时,自己认识的那些朋友,大哥郭雨青,刀客邱引,还有仙界的吴越等人,都是这样的性格。

也不知道他们,如今怎么样了。

尤其是吴越。

当日仙古巨门的擂台战中,他在频死之际,被传送进入到了仙古之门。

想来也是转生到了这个世界。

也不知道,如今身在何处。

王处玄看李牧神色如常,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自觉之间,有一种生怕惹得李牧不快的心理。

这和城主大人下达的命令,有一些关系。

但是更大的,却是王处玄发现,自己和这个年轻人接触的时间越多,就会被对方身上一种奇异的气场所压制,无形之中浸染和震慑,总觉得在他的儿面前,自己要低一头。

传说之中的上位者气息?

可他王处玄自己,本身也是一个领兵的将领啊。

心中想着,王处玄又补充了一句,道:“小兄弟,战争无情,除了超绝巅峰的个人修为,其他力量,在战争之中都难以逆天,初来乍到,正好借此机会,观摩一番,切不可随意插手,铁将军执行军令,最是严苛,万一出手打乱了他的部署,一番责罚事小,若是影响到战局,那可是罪人了……”

他不厌其烦,小心地注意措辞,一再叮嘱李牧。

李牧到最后,都有些无奈了。

“好,我听的,不经过和铁将军的同意,绝不出手。”

李牧道。

王处玄这才放心一些。

而这时,铁如龙也终于布置好了防御措施。

铁塔般的汉子,带着四名亲卫,从敌楼中走出来,看了李牧一眼,道:“小家伙,刚飞升上来,可不要被这战争场面给吓坏了,若是见不得这种血腥场面,不妨下了城楼去城中休息。”

李牧无语。

他知道这是铁如龙在关心自己。

但不知道,还以为在嘲讽激将呢。

“我没事的。”

李牧笑了笑道。

“嗯,胆气倒是不错。”

铁如龙粗犷地大笑着,拍了拍李牧的肩膀。

很多刚刚飞升上来的人,根本不知道中三天仙道战争的残酷。

他们以为,自己在凡间和秘境中,经过过的那些打打杀杀,就已经是战斗和死亡的全部,实际上错误的离谱。

真正的仙道战争,一瞬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修者殒命。

那些在下界呼风唤雨所向无敌的强者,在中三天脆弱的像是一只蚂蚁。

仙道战争如同修者磨盘,一炷香的时间,就可以碾压成千上万的下界那种顶级的强者。

曾经发生过类似的先例。

下界的飞升者,初到中三天,豪情万丈,雄心壮志,觉得自己可以横扫一切敌人,而飞升者阵营也颇为认同其天赋和能力,于是着重培养,谁知道只是看了一场小规模的仙道战争,就被吓得魂不附体,精神失常,最终还不如普通人,一个不错的苗子,就这么彻底废掉了。

以至于后来,飞升者阵营对于初到者的培养,就非常小心了。

当然,三绝世那个级别的另算。

可问题是,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三绝世呢?

铁如龙知道城主大人非常看好这个小家伙。

所以他也就提醒一句。

万一这小家伙被吓出心理阴影来,到时候不好交代。

这时,城中突然响起一声刺耳的讯号。

突然就有数十道流光,从一闪即逝的阵法护罩缺口中冲出去,快到了极点,朝着敌人的阵地飞去。

然后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火力最猛的炮击阵地瞬间陷入到了一片火海汪洋之中。

而天空中的飞舰,也被这种自杀式袭击,击毁了数艘,腾跃的火光,伴随着敌人的惨叫声,一下子令破灭道和情杀道大军的攻势,为之一缓。

宁平城岌岌可危的形势,得到了喘息之机。

李牧心中狂跳。

死士。

竟是选择派出死士?

宁平城的城墙上,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气氛悲壮而又肃穆。

铁如龙的手掌,猛地拍在城楼女墙上,眼睛明亮,仿佛是燃烧着火焰一样,但同时也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嘟囔着说了一句什么,咬牙切齿的样子。

李牧身边,王处玄也叹了一口气。

“必须主动出击,破坏敌人的攻城气势和器具,否则,这样被动挨打下去,城破在早晚之间,只是……牺牲的,可都是我宁平铁卫中最好的兄弟啊。”

说到这里,这位游曳营副主官,眼中也开始燃烧怒火。

李牧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看得出,那十几个死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以某种秘术激发自己的力量,燃烧血肉和神魂,冲出城墙的一瞬间

,就已经是必死无疑,再无回头路,身上也是携带着可怕的毁灭性仙器,用最快的速度,冲入敌阵,然后让血肉之躯连同身上所有的物件,一起爆发。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一去不回。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但他们却直面死亡。

真正的勇士。

可惜了。

李牧决定出手。

他正要说话。

突然,外面响起了一阵浩大恢弘的军鼓声。

就看正在围攻的情杀道、破灭道大军,突然缓缓地后退。

最终,退到了距离宁平城两千米之外。

八匹黑色的神骏天马,踏过虚空,所过之处,马蹄印化作黑色魔火,留在空中,牵引着一架黑金战车,携带雷霆天火,轰鸣着,从敌军深处疾驰而来。

所过之处,虚空震颤,天空轰鸣。

天地仿佛是要被这战车碾压崩塌一般。

“宁平城中,李青忻何在?”

马车上,两面车奴牵引骏马,华盖之下,一个身着墨黑甲胄,手持方天大戟的修长身影,开口大喝,其音犹如天雷魔音掼耳一般,隔着阵法护罩,震得城头的宁平铁卫一阵阵头晕目眩。

“是破灭道的主将破军。”

王处玄的眼神一变,面色难看了起来。

敌楼之下的宁平虎将铁如龙,眼眸深处也闪过一丝阴霾。

“我家城主率军支援宁望城,本将铁如龙在此,有何指教?”

铁如龙吐气开声,肉眼可见的空气涟漪,震荡虚空,犹如无形长龙,朝着敌阵席卷而去。

“哼。”

破军手中大戟一扬,就将这声波攻击破去。

铁如龙说的如此坦荡,反倒是让他有些不确定了。

情报中,的确是说,宁平城主李青忻率领两营之兵,前去支援宁望城,但万一其中有诈呢?

城头。

“这个破灭道的主将,很厉害吗?”

李牧问道。

王处玄道:“号称道尊盟西北区第一仙王,成名已久。”

“哦。”李牧点点头:“仙王级啊。”

王处玄不疑有他,道:“是啊……等等,小兄弟,不会……千万不要,我知道利用阵法,坑杀过道尊盟的十二仙将,但面对此人,千万不要大意,这是一个战魔类型的家伙,是个疯子,真正的战力,远超仙君级强者,就算是许多仙皇,遇到此人,都要退避三舍。”

哦?

他这么一说,李牧倒是更加感兴趣了。

战斗型的天才吗?

和自己很像啊。

看到李牧不说话,王处玄更加担心,道:“小兄弟,可是答应过老哥哥我的,绝对不轻易出手……得遵守承诺,否则,我现在只能强行带离开了。”

李牧哭笑不得。

自己就这么不省事吗?

“行吧行吧。”

李牧只好答应。

这时,城墙外面,突地又传来一阵奇异的女子嬉笑声。

这笑声有一种奇异的魅力,悦耳至极,仿佛是天籁之音一般,清晰地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仿佛是要顺着耳朵钻进脑子里面去,一下子,就遮盖了原本弥漫在天地之间那种铁血肃杀气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