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8 三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处玄也一阵心惊胆战地拉住李牧,道:“小兄弟,这个时候,不要逞强,你站在一边看着就好。”

李牧简直是无语。

这么不相信人的吗?

他知道,自己表面上的修为境界,的确是有点儿弱。

但自己的真正战力……

咚咚咚咚——!

城外,雄浑激荡的战鼓声,缓缓地响起。

破灭道的首战人选,缓缓地来到了城外。

是一个身着暗红战甲的魁梧身影,双手持着一对血红巨斧,屹立在空中,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其周身澎湃着的仙元波动,雄浑深远,仿佛是暗红色疯狂燃烧的火云一般,弥漫出去数百米。

“老夫去一战。”

城头,有一位身形瘦高的老者请战。

“古供奉,你……小心。”

铁如龙略微犹豫,点了点头。

这次斗将,五局三胜。

哪怕是明知道只有一丝丝的希望,但还是要争取。

只要胜了,便可以拖延到足够的时间,等待援军的到来。

若是败了,就算是宁平城中的人,可以平安退走,但一旦失去了这个堡垒,那城主李青忻等人,将会陷入进退维谷的绝境,瀚海之森东南的战局,再也难以挽回。

古供奉全名古一,实力高强,神通广大。

是宁平城中,军方之外的第一强者。

算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咻!

流光闪烁。

古供奉飞射出城,进入到了战场之中。

李牧也不好阻拦,只能在一边静观。

轰!

城外虚空中,战斗已经开始。

古供奉祭出的仙器,乃是一对金色飞欢,变换万千,倒也是极为神妙。

但终究不是那破灭道血斧巨汉的对手,斗不及十招,便被一斧斩中,当场身躯爆裂,化作齑粉血雾,元神来不及逃脱,被血云一卷,燃烧为赤色火焰,惨叫声之中,形神俱灭。

“哈哈哈,不堪一击。”

血斧巨汉仰天狂笑,手中一对血斧撞击,其音震耳欲聋,发出一簇簇火星。

宁平城头,所有人面色悲愤。

“铁如龙,这一局,你们输了,第二战,你们先派出人选。”

破军屹立在黑金战车上,大笑着道。

“大人,我去。”

一位军中猛将主动请缨。

“我去为父亲报仇。”

古供奉的儿子,有着宁平城年青一代第一天才的少年,亦是咬牙切齿地道。

哪怕明知道出战,九死一生,但依旧毫无畏惧。

李牧在一边,感慨这些人的勇气之余,也不得不承认,飞升者阵营的底蕴和力量,还真的是远远不如道尊盟,否则,也不会再顶级强者的层面上,被如此压制,就算是城主李青忻等人在,只怕是今日斗将,也不敢说百分之百胜率。

“这一战,本将亲自出战。”

铁如龙缓缓地摆了摆手。

不等众人再说什么,他看了一眼王处玄,然后化作一道流光,直射出城,到了战场区域。

其他人想要阻拦,已经是来不及。

“飞升者铁如龙在此,何人来战?”

这位身高超过两米的巨汉,宛如一尊铁塔,屹立虚空,怒喝邀战。

咆哮之音,宛如滚雷轰鸣一般,震得对面情杀道和破灭道的兵卒,纷纷面色苍白,一阵阵胆怯。

真虎将也!

李牧在心中暗赞了一声。

“不错,倒是出来了一个像样的。”

黑金战车上,破军笑了起来,道:“早就听说过,宁平城铁山营主官铁如龙,号称东南飞升者阵营第一神力,可以肩山移岳,今日,别说本将不给你机会,你若是可以架住我大戟三击,便算是你赢了这一场。”

铁如龙哈哈哈大笑:“我也听说过你,道尊盟西北第一仙王,战斗狂人,好,今日就比一比力气,来吧。”

对方要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一分高下,铁如龙求之不得。

这样的话,获胜的希望更高了。

破军从战车上跳下来,凌空虚度,一步一步,走向铁如龙。

每踏出一步,虚空之中,就会留下血红色的脚印,燃烧犹如一朵灭世妖莲一样,诡异而又美丽。

手中暗黑色的大戟,被他倒拖在手中。

戟尖划在虚空,竟像是划在金铁之上一般,溅起一簇簇的火星,虚空犹如水面一样,朝着两侧翻滚分开。

“第一击!”

破军淡淡一笑,扬手一戟,划出一道浑圆曲线,极为随意地朝着铁如龙当头砸下。

“来得好。”

铁如龙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握,两柄纯黑色的短柄巨锤,召唤在手中,呈举火烧天之势,迎击了上去。

两人都是以纯粹的仙道之力碰撞,并未祭出其他神通。

当!

金铁交鸣的声音,瞬间想起。

无数人只觉得好像是耳朵被铁锤狠狠地砸了一锤一样,瞬间失聪,视线中只见恐怖的碰撞之力形成了半透明的气流狂浪,以锤戟交鸣的中心为基点,疯狂地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天地变色。

风云流转。

轰!

隐约中,就看到铁如龙的身影,被砸的撞向地面,仿佛是炮弹一样,射入到了地面之下。

半晌。

天空中云气终于平静。

大地上的尘埃烟卷也消散。

破军站在虚空中,脸上淡淡的冷笑。

“再来。”

大地半块翻卷,铁如龙从地下钻出来,重新回到了战场之中。

血水和土混成泥,粘在身上。

一身的铠甲,已经出现多出震裂。

尤其是双臂的甲胄,彻底爆裂,露出了血水淋漓的绽裂张口,隐约可见白骨。

手中的铁锤半扁,锤端扭曲变形。

头盔被震爆,一头黑色毛躁乱发披散狂舞,铁如龙豪迈的大笑声回荡在天地之间:“不愧是第一仙王,破军,我们再来过。”

“呵呵,可以。”

破军笑了笑,手中的大戟,缓缓地再扬起。

然后……

横扫。

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

铁如龙的身形,再度被轰飞。

这一次,是被直接朝着宁平城的城墙撞来,狠狠地撞在护城阵法护罩上,将护罩撞得朝内凹陷进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铁如龙的身躯骨骼,不知道一瞬间,裂了多少块,从那大戟中传来的力量,几乎让他的肉身承受不住崩溃。

铁如龙的身形,缓缓地顺着护罩滑落。

在橘色的护罩上,留下一道殷红的血痕。

啪嗒。

他软软地落在地面上。

血水从五官之中涌出,令他的视野之中,一片鲜红。

他在鼓动仙元,拼命地恢复肉身。

约十息的时间,肉身崩溃的趋势才被恢复之力抵消。

他缓缓地站起来。

上空,破军用一种俯瞰蝼蚁的表情,淡淡地冷笑着,像是看着一个笑话一样看着他。

身后,城墙上传来了袍泽的关切而又担心的呼喝,让他回去。

回去?

怎么可能?

铁如山脚掌发力,炮弹一般腾跃而起,再度来到了战场之中。

“来吧,第三击。”

他看着破军,坦然而又从容地道。

手中,只剩下了一个破损的锤子。

这是他最后的武器。

“呵呵呵……”

破军笑了起来:“好呀。”

咧起的嘴角,充满了杀戮的欲望。

城头。

李牧摇了摇头。

差距太大。

便是单纯的肉身之力,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铁如龙的修为,能够将肉身凝练到这种程度,的确是天赋异禀。

但和破军比起来,依旧有着无比巨大的差距。

前两击,破军分明就是在玩。

最后一击,铁如龙必死。

必须想办法阻止。

李牧看向王处玄,道:“斗将可以认输吗?”

王处玄下意识地道:“可以是可以,但是……”

他还没有说完,李牧已经高声道:“这第二战,我们认输了。”

声音清晰,犹如洪钟。

城头无数道目光,一下子都看向了李牧。

“你……”

王处玄急了。

这个时候捣什么乱啊。

没看到铁大人为了赢下这一场,已经是舍生忘死,拼尽全力了吗?

只要这第三击接下来,不死,便是赢了。

虽然很危险,但也有希望。

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丝希望。

这个时候认输,可就是前功尽弃了。

战场中。

破军微微一怔。

“认输吗?”

他看向铁如龙,道:“哈哈哈哈,你的人,替你认输了,这莫不是你的安排?自己没脸皮认输,却让手下替你喊,呵呵呵,好心急啊,滚回去吧,好好留着你这条狗命,这么怕死,还来斗将,你不配为本将的对手。”

铁如龙一张脸,顿时涨红犹如充血。

“那个混账喊的认输?不守军令,给我直接砍了。”

他气的要死。

认输?

自己的脸没了。

铁山营的尊严,没了。

守城大军的士气,也没有了。

五战先输两场,后续的三战,想要全胜,无异于痴人说梦。

古供奉白死了。

自己的苦心也全部都白费了。

说出这句话的人,简直该死一万次。

蠢!

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蠢货。

死不足惜。

城头,铁山营的亲卫,直接就冲着李牧奔过来。

王处玄大惊,还想要说什么。

微光一闪。

李牧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出现在了战场中。

“这一战,宁平城认输了,你叫破军是吧?很能打吗?我来陪你打。”

李牧勾了勾手,道:“接下来的三战,都由我来接,你们随便派人,呵呵呵,西北第一仙王,你,敢不敢?”

8)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