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1 这不可能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处玄一听,眼睛一亮。

是啊。

的确是一个机会。

如果只是这样杀进去,那最多也只是解了城主李青忻的围。

但若是能够利用这次机会,将那个在背后主宰道尊盟西北六道大局的‘大人物’给宰了,不但可以解围,还可以将道尊盟西北区的势力,狠狠一击,令其元气大伤,至少十年之内,再无能力发动如此规模的仙道战争。

而且,如果哪位‘大人物’足够大的话,一旦击杀,绝对可以形成连锁反应。

甚至能给道尊盟一个巨大的打击。

但现在的问题是……

必须担心一种情况:打虎不成,反被虎伤啊。

既然是‘大人物’,那实力必定很强。

而且必定是在严密的保护中。

万一刺杀不成,岂不是弄巧成拙?

而且李牧如今已经是王处玄心中认定的‘第四绝世’,如果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绝对是得不偿失。

想到这里,王处玄最终还是摇头道:“小兄弟,还算了,稳妥行事。”

李牧何等阅历?

一眼就看穿了王处玄心中所忧。

“放心吧,正面战斗只不过是我的副业,其实我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刺杀。”

李牧信心十足地道。

蛤?

王处玄一怔。

擅长刺杀?

这么说来,这位‘第四绝世’,竟然还是一位刺客?

可是有这么彪的刺客吗?

正面锤爆道尊盟西北第一仙的刺客?

王处玄怎么觉得,有点儿不靠谱呢。

李牧却是兴致勃勃。

“不如这样,我先带进去,找到李城主,与城主大人商议一番,提前做好准备,我再去刺杀那位大人物,一旦的手,浩荡营和游曳营立刻发动反击,可以将战果最大化,哈哈哈,就这么定了。”

李牧道。

王处玄哀怨地看了一眼李牧。

这真的是想一出是一出啊。

他觉得自己有点儿跟不上李牧的思路,而且也大概阻止不了这个人。

于是只能暂时答应。

李牧施展神通,带着王处玄,直接往战场之中靠近。

情人谷中。

喊杀声震天。

宁平铁卫两大营的兵力,已经折损过半。

勉强维持这的阵法,不足原来的四分之一。

李青忻数次组织精锐突围,都以失败告终。

战场就像是一个大磨盘,不断地绞杀着双方军士的生命。

偌大的情人谷,可以说是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李青忻眉头紧皱。

亲卫长李明哲在之前的一次突围中重伤,此时已经昏迷,生死难料。

青玄剑神李慕白亦是重伤,勉强支撑着未倒下,身上伤痕累累,呼吸宛如风箱一样,运转功法,正在极力治疗伤势,但体内数种力量侵入冲突,还有几种奇毒,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祛除。

这位两大营援军的最强者,也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可以说,此时的局势,对于宁平铁卫来说,危如累卵。

“时局至此,我……唉。”

李青忻心中,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但死也不甘心啊。

这么多宁平铁卫

,就都葬在这里了啊。

也不知道宁平城如何了?

若是宁平城也被攻克,那飞升者阵营在东南区,可就真的是一溃千里了。

而他,是罪人啊。

正在思绪如乱麻之际,身边有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何事…………们?”

李青忻一转身,看到了两张做梦都想不到的面孔。

李牧和王处玄。

在这一瞬间,李青忻思维一僵,旋即道:“们是什么时候跟进来的?王处玄,大胆,竟敢违抗军令,私自带着李牧混入军中,…………”

他以为是王处玄带着李牧,一开始就混入到了两大营中,躲到了现在才现身。

王处玄此时,还沉浸在李牧带着自己一路狂奔,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穿过真魔道和死灵道的围困大军,然后又视若无睹一般穿过宁平铁卫阵法护罩的震撼之中,一时之间,没有顾上回应城主大人盛怒之下的斥责。

李牧连忙将事情经过,大概解释了一遍。

李青忻听完,两眼茫然。

这怎么可能?

他看向王处玄。

王处玄也终于回过神来,一个激灵,连忙将铁如龙的信笺奉上。

李青忻将信将疑地看完,整个人都被震惊疯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

李牧他……竟是如此凶悍?

一拳锤杀破军,一招摘掉祭月头颅?

听起来这么扯淡荒谬的事情,连续通过王处玄和铁如龙的口中得知,直觉告诉李青忻,这应该是真的。

这样一来的话……

宁平城守住了?

不但守住了,还重创了敌军。

大捷。

大捷啊。

难以遏制的兴奋,涌上心头。

仿佛是一丝光明,划破了漫无边际的阴霾。

“李牧,李牧……”

李青忻大喊着,想要说什么。

回头一看。

原本重伤即将昏迷的青玄剑神李慕白,竟是面色红润地站了起来。

而李牧正单手贴在昏迷中的近卫长李明哲的背心,正在为李明哲疗伤。

而原本快要陨落的李明哲,脸上的神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那种灰败死气退潮般散去,脸颊眼睑之间,也开始有了一些红润之色,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势,也飞快地愈合着。

这……

李青忻再度被震撼了。

他看向王处玄。

然而王处玄脸上的震惊并不比他少。

王处玄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李牧不仅实力强,擅长刺杀(待验证)之外,还能疗伤啊。

这个家伙,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

“呼……”

强有力的呼吸,从李明哲的口中传出,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看到李牧的一瞬间,李明哲怔了怔,眼神有些茫然。

李青忻却是过去一把扶起李明哲,道:“明哲,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了吧?”

李明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略微运转仙元,旋即一脸的难以置信,道:“我好像……没事了,和没有受伤前差不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王处玄,立刻将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李明哲听得心

潮翻滚。

“且先不说这些,们来听听我的计划……”

李牧兴致勃勃地道。

仙道战争让他找回了久违的激情。

王处玄此时,心中已经觉得多办李牧是真的可以做到的。

因为李牧带着他潜入情人谷的过程,已经证明了不管他的刺杀术如何,但遁术绝对是超乎想象的强,只要能够摸到‘大人物’的身边,一顿猛捶,就算是杀不死,也能打伤吧。

李青忻等人听了李牧的计划,都有些蒙。

这还未脱困,就已经开始想着反击了?

他们都看向王处玄。

王处玄头皮发麻,想了想,道:“有一个最大的问题。”

李牧道:“什么问题?”

王处玄道:“对方那个大人物,未必就在战场中,难以寻找……”他其实是想要委婉地劝说李牧放弃这次冒险,毕竟和未来可以成长起来的第四绝世相比,眼前这场战斗的胜负的重要性,可就差的太远了。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

“在的。”

李明哲指了指情人谷上空,道:“在天穹高出的云海中,有一艘紫色小舟,其上有一个白色身影,疑似掌控局的人物,最开始一直都存在的,后来消失了一会儿,会反复出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大概再有一炷香的时间,他就会出现了……”

说着说着,这位心直口快的侍卫长,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儿不对。

他看到王处玄、李青忻和李慕白都对他怒目而视。

呃?

好像说错话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哪里错了,但肯定是错了。

“哎呀,我……头晕,伤势复发。”

他噗通一声,倒下又昏了过去。

李青忻等人,一脸的无语。

现在才察觉,太迟了啊。

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李牧抬头,朝着天穹高出,那无边无际的阴云看去。

第一时间,并未看到李明哲口中的紫色小舟。

“那人的确有可能是这一次六道配合行动的关键角色,若能击杀,我们说不定真的可以反败为胜,但是,李牧,不可冒险,我们安退去,等待援军到来,才是最保险的方式……”

李青忻还想要劝说李牧。

如果是放在之前,他大概就直接下命令了。

但是现在,知道了李牧的神话般战绩之后,他只能劝说了。

因为自己这个城主,在这妖孽面前,还是有点儿不够看。

李牧笑了笑,道:“放心吧,就算是刺杀不成,我也有方法可以身而退……”

说着,他的脸上,猛地浮现出一丝愕然之色。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朝着天空中看去。

果然就看那阴云云海之中,一艘紫色的小舟,缓缓地浮现。

其上一个身穿白衣的人影,隐约可见。

“这不可能!”

李牧一脸的震惊。

这种气息……他太熟悉了。

分明是花想容的武道功法气息啊。

难道那紫色小舟之上,白色的身影,竟然是……

李牧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运足目力看去。

小舟上,那白色身影,衣袍飘摆,素洁如雪,一头黑色的秀发,哪怕是隔着老远,依旧给了李牧一种太熟悉太熟悉的感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