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2 花想容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脸上的异色,让李青忻等人心中咯噔一下。

“小兄弟,怎么回事?”

王处玄问道。

莫非李牧认识那紫色小舟上的人不成?

李牧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摇摇头:“还不确定,那个人,”他指了指紫色小舟上的白衣身影,道:“我好像认识。”

“真的认识?”

“小兄弟你不是才飞升上来?”

“莫非那人,也是一个飞升者不成?”

李青忻、李慕白和王处玄几人,心中更加疑惑了。

当然,飞升者从下界飞升上来以后,也不一定就要加入飞升者阵营。

历史上,也多次出现过一些飞升者,来到仙界之后,选择了道尊盟或者是天道盟。

毕竟这两大盟的力量和底蕴,都远超飞升者阵营。

人往高处走。

合情合理。

而道尊盟和天道盟对于投靠的飞升者,也愿意接纳。

只要天赋好,真心投靠,都可以接纳,对于其中一些卓绝者,也愿意投入资源加以培养。

但不论怎么样,有一点必须承认的是,飞升者不管表现再好,天赋再强,最后都难以真正进入道尊盟、天道盟的核心层,很多都是充当一个高级打手的角色,做到将级已经是顶天了。

这算是一个‘血统’观念隔阂吧。

像是掌控道尊盟西北区六道之力,让六道强者俯首帖耳为己所用这种事情,理论上来说,不是那些投靠道尊盟的飞升者所能做到的。

“我去看看。”

李牧道。

“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进行,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会掩护你们撤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管我,我有的是办法脱身,记住了吗?”

说完,李牧身形一动,逐渐淡化,似是一团烟气,消失在了空气中。

李青忻等人想要阻拦,根本来不及。

几个人面面相觑。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可谓是一波三折。

……

“大人。”

真魔道的主将魔山站在远海之中,向小舟行礼,道:“宁平城传来消息,攻城失败,破军和祭月都被杀了。”

说这话的时候,这位曾在尸山血海之中走过的真魔主将,心中微微颤抖。

便是隔着百米,那紫色小舟上看似宁静的白色身影,依旧带给他近乎于难以承受的压力。

“是谁杀了破军和祭月?”

平静而又淡漠的声音从小舟上传来。

魔山躬身低头,恭恭敬敬地道:“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不在记录之中,据说,他的名字,叫做李牧。一拳锤杀破军,一招斩掉祭月头颅,实力深不可测,当然,也有可能是情杀道和破灭道的残兵败将,为了推卸责任,故意夸大了对方的实力。”

“夸大?”

小舟上的身影淡淡地道:“永远都不要小看任何敌人。”

“是,属下谨记。”

魔山连忙道。

满手血腥屠夫级的仙王,此时就像是一只匍匐在狼王面前的豺狗。

“不过,李牧吗?这个名字,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紫色小舟上,白衣身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仿佛是在苦苦思索着什么。

魔山保持着躬身的姿态,不敢插话。

突然——

“嗯?”

一道紫芒,从小舟上飞出,直袭魔山。

“大人……”

魔山大惊。

来不及躲闪,紫芒擦着发梢而过。

旋即,魔山的耳后传来叮的一声金属交鸣之音。

火星溅射。

魔山这才反应过来,第一时间鼓荡仙元,护身力场撑开,移形换位,离开了刚才的位置。

“多谢大人。”

刚才竟是有人偷袭他。

若非是紫舟上的白色身影察觉,出手救援的话,那他魔山此时,怕是已经死了吧。

“什么人?”

魔山施展神通,四处观察感知。

但依旧无法察觉到偷袭者的身影。

“有朋友到了。”

白色身影摆摆手,道:“你退下吧。”

魔山略微犹豫,退出千米,但依旧小心地观察着周围,显然是担心白色身影的安全,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若是这位大人今日出了什么意外,那整个西北区六道,都要陪葬了。

白色身影安安静静地坐在紫舟上。

“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想来刺杀我吗?”

她不疾不徐地道。

话音未落。

紫色小舟的另一头,一个同样身穿白袍的年轻人出现。

正是李牧。

魔山看到这一幕,心中陡然大惊,下意识地就要出手。

“退下。”

白色身影再度摆手。

魔山只好强行压住出手的欲望,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白袍年轻人到底如何靠近这里,竟是不被他发现。

而且,他竟然能够登上那紫色小舟。

劲敌。

这位真魔道主将的心中,警惕更甚了。

“你就是李牧?”

紫舟上,白色身影淡淡地问道。

李牧看着眼前这个人影,心中的情愫,宛如波涛般狂涌。

是花想容。

真的是花想容。

不仅仅是外貌一模一样,就连功法的气息,也都完全相同。

甚至,那种生命波动和灵魂感觉,也没有区别。

作为昔日的床上枕边人,李牧对于花想容,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

但是很显然,花想容却好像是忘记了李牧一样。

在面对李牧的时候,她的情绪犹如平静的湖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仿佛是在看着一个与自己的生命毫无交集的陌生人一样。

“没错,我就是李牧。”

李牧缓缓地坐下来,坐在舟头。

他想要观察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眼前的这个花想容,如果说和以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她说话的语气,她的表情,神态,像极了一个掌控生死,俯瞰苍生,哪怕是一万生灵湮灭于自己面前也丝毫不会动容的上位冷血决策者,而不是昔年那个温柔如水,只求岁月静好不求傲啸风云的温柔女子。

“是你,一拳锤杀破军,一招斩灭祭月?”

花想容又问道。

李牧点点头,道:“是我。”

“所以,你现在要来刺杀我,觉得只要是杀了我,就可以让飞升者阵营在东南区的局势逆转?”

花想容面色平静地道。

李牧道:“不错,之前是这么想的。”

“之前?”

“嗯,但是在见到了你之后,我不这人想了。”

“呵呵,你很诚实,但如果你是因为我的外貌而改变主意的话,你也许会死的很惨。”

“不仅仅是外貌。”

“不仅仅,意思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你见过我?”

“何止是见过。”

“哦?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成?”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不认识。”

“那你……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吗?”

“天地滋生,大道蕴养。”

“看来,昔日的一切,你都忘记了。”

谈话进行到这里,李牧确定了一件事情。

花想容的身上,发生了一些意外,以至于她竟然……失忆了。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按道理来讲,通过仙古巨门来到地球,是要经过转生的。

这一点,从一百零八星宿中的诸人的供词中,就可以证明。

但现在看起来,花想容好像并未经历过转世?

因为在花想容的身上,李牧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

这种力量属性,几乎和前世一模一样。

这不是转世之后开启宿慧重新修炼的结果。

而是从仙古巨门的另一头,直接带到了这个世界。

“你……没有去过下阶?”

李牧又问道。

花想容道:“我生来就在中三天,乃是道尊盟最纯正的原始血统,下三天?没有去过。”

李牧叹了一口气。

自己从仙古巨门中转世,一出生就带着宿慧。

这是个破例。

而现在看来,花想容一转世,就直接到了中三天,似乎也是一个破例?

这种不按照惯例走的事情,最是无法捉摸了。

李牧道:“你再好好想想,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叫李牧。”

花想容略微犹豫了一下。

仅仅是那么不到两三息的一下下而已。

然后,她很肯定地道:“不记得,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儿好听而已。”

“那王诗雨,袁吼,小妖王这些人呢?还有神州大陆,太白山,妲己,清风明月,这些名字,你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吗?”

李牧又问。

花想容摇摇头,淡淡地道:“完全没有。”

李牧默然。

这他娘的……

命运真的是开了一个大玩笑啊。

他在思忖,是不是要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而这时,花想容却开口了:“好了,你费劲口舌说了这么多,想要证明,你我曾经很熟吗?有意思的手段,但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哪怕是我们曾经认识,曾经是朋友,又能如何?曾经只存在于过去,而现在,我唯一的目标,只有为道尊大人效力而已,任何与道尊大人为敌的,都要统统斩杀,绝不留情。”

话音未落。

凌厉无匹的杀意,从她的身上弥漫出来。

李牧顾不得说话,身形一动,已经从紫色小舟上退下去,到了五百米之外。

花想容的实力,太强大了。

以至于李牧再无开口说话的机会。

下一瞬间,一道道紫色的丝线,仿佛是光线一般,密密麻麻地显露出来,以紫色小舟为中心,将方圆千米之内都笼罩,李牧的身躯,也被这种紫色丝线所缠绕,仿佛是一面罗网一样,将他困在了其中,丝线紧绷,瞬间就切碎了他身上的衣服,直接切入到了皮肉之中。

只有成为花想容的敌人时,才会明白她的强大。

李牧大笑了起来。

“不愧是我的妻子,一见面,就要脱老公我的衣服。”

花想容闻言,眼眸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

“找死。”

紫薇天罗网骤然发动,杀机爆溢。

血花溅射。

李牧的身形,被一片血雾淹没。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