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3 全线撤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花想容的实力有多强?

巅峰时期,丝毫不逊色于李牧。

天生道体,修炼任何功法都极快。

只不过是因为不喜欢战斗和厮杀,所以极少出手。

但最后在仙古擂台战中,她显露出来的实力,堪称是无敌。

眼下的花想容,因为某种原因,实力还未恢复到巅峰。

但依旧是远高于李牧。

招牌杀招【紫薇天罗】,可以无形之中,在天地间布下天罗地网,一念之间,捕杀万物。

当初,冥府的圣级杀手,也被花想容用这一招,轻易捕捉斩杀。

罗网一开,死神降临。

漫天血雾弥漫。

“死了?”

魔山站在远处,心中一片惊悚。

那叫做李牧的年轻人,实力之强,他都看不清楚深浅。

然则在【白尊】大人的手段之下,依旧是被瞬杀。

【白尊】大人,不愧是道尊盟自己产出的绝世天才,被认作是可以媲美飞升者阵营‘三绝世’的存在。

他心中这么想着,突然没来由地浑身汗毛直竖。

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将他笼罩。

“不好。”

他心中狂呼一声,下意识地急速离开原位置,同时身上飞起三面血色盾牌,犹如荧光一般缭绕,护住周身。

下一瞬间,砰砰砰。

三面盾牌,齐齐破碎为齑粉。

一道弧光闪过。

本该死在【紫薇天罗】之中的李牧,鬼魅一般出,手中一柄暗金色的长刀,如同切碎面塑一样,破开了魔山本命蕴养的三面真魔盾,直切其周身要害,速度之快,魔山再也来不及反抗或者是闪避。

“怎么可能?”

魔山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眼看着就要死在刀下,这时数百缕紫色光丝,拂面而过。

下一瞬间,李牧的身躯,就被洞穿,又是一蓬血雾弥漫而起。

然则这一次,没有人大意了。

果然,李牧未死。

刀光劈开阴沉云海,宛如一道金色闪电。

远处疾驰赶来支援的幼年骨架鲲鹏,发出一声长啸。

“唳!”

翻滚的黑色死灵魔气,从鲲鹏骨架中滋生,席卷向李牧。

是死灵道的主将,驱赶着坐骑前来支援。

和魔山一样,死灵道主将幽泉察觉到不对之后,也不敢放任花想容与李牧交战,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整个死灵道都得为这位【白尊】大人陪葬。

李牧连出三道。

三道巨型刀芒,劈开天地,裂开死灵魔气。

……

地面上。

情人谷中。

“大人,是李牧兄弟的信号,让咱们撤。”

王处玄看着天空中,那金色闪电一样的刀光,急忙道。

李青忻道:“看样子,李兄弟遇到麻烦了,袭杀不成,正在以一己之力,拖住真魔、死灵两道的强者,我们……撤。”

之前装死的李明哲,略微犹豫,道:“可是,那李兄弟他岂不是危险了,我们……”

李青忻道:“这种级别的战斗,我们插不上手,强行介入,反而会让李兄弟的一片苦心白费,处玄,你不是说,李兄弟给了你离开的方法吗,就是现在,行动吧。”

王处玄没有再犹豫,从怀中取出一柄淡金色的无柄小刀。

他按照李牧传授的法门,祭出小刀。

一道金色的刀芒涌开,将所有人都笼罩在其中。

“冲。”

小刀在前面飞射引领。

李青忻等人,在后面紧紧跟上。

一路上,竟是没有遇到丝毫的阻拦,就冲出了真魔道和死灵道的包围圈。

两道的大军,仿佛是不存在一样。

不出一炷香时间,宁平铁卫两大营成功撤到了安全地带。

“这么容易?”

李慕白、慕容不真等人有点儿难以置信。

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两道的大军,故意开了一道缺口,将他们放出来一样。

“接下来怎么办?”

李明哲问道。

李青忻一咬牙,道:“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怯战,我们绕过情人谷,去支援宁望城。”

众人眼前一亮。

大军即刻上路。

……

高高天穹之上。

李牧的身形闪烁又出现。

脱出了【紫薇天罗】的控制范围。

“好了,到此为止。”

他的身形急速后退。

筋斗云加御刀术,再加【十界灭杀】的遁术,让他并不是太困难就隐身而去。

花想容站在紫色小舟上,好看的柳叶眉微微一皱。

“大人。”

魔山和死灵道主将幽泉齐齐单膝跪在紫色小舟之外,心中惊魂未定。

今日如果不是有【白尊】大人在,他们两个人怕是被那叫做李牧的年轻人,杀了上百次了吧。

花想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这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

遇到一些想不通的事情时,她下意识地就会做这个动作。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个习惯。

现在花想容想不通的一个问题是,李牧到底是任何破掉自己的【紫薇天罗】?

理论上来讲,任何被困入【紫薇天罗】领域之内的人,哪怕是巅峰强者,都难以逃脱这天罗地网。

但李牧不止一次从其中脱困,最后更是很轻松就脱离了战场。

到现在,花想容都没有其中的原因。

“大人……”魔山下意识地提醒。

花想容又揉了揉眉心,道:“好了,李牧已经离开,不会再出现,你和幽泉,亲自出手,攻破那阵法,我要屠灭情人谷中的……咦?”

话还没有说完,她突然怔住。

因为此时她才察觉,下方情人谷中,竟是已经空空一片。

被围在其中的宁平铁卫两大营的残兵,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花想容一下子从紫色小舟上走下来,一步跨出,空间涟漪一闪,人已经是来到了情人谷中。

魔山和幽泉两人不敢怠慢,连忙俯冲下来,也进入谷中。

他们二人,同样一脸的莫名其妙。

本已经是瓮中之鳖的宁平铁卫竟然整体消失了?

情人谷中,不像是经历过战斗,没有强行突围的痕迹。

周围两大的大军包围圈,依旧完整。

这是怎么回事?

花想容站在情人谷中,闭上眼睛,仔细感应,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

她猛地睁开眼睛。

“我知道了,是时间。”

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讶异。

飞升者阵营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掌握着时间奥义的天才?

“传令,全线后撤。”

花想容身形冲天而起,回到紫色小舟之上。

小舟破开云海,似缓实急,消失在了虚空中。

魔山和幽泉两个较了几百年劲的老对手,彼此对视一眼,不明白【白尊】大人为何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因为哪怕是到现在为止,六道联军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突然撤军?

莫不是怕了那李牧?

不可能。

这不是【白尊】大人的风格啊。

但两人可没有什么胆子去质疑【白尊】大人的决定。

号令先后发出。

撤军。

……

……

“和花儿对战,当真是危险。”

李牧逃到安全区域,一额头的冷汗。

从未有一个人,带给李牧如此大的威胁和压力。

如果不是因为掌握着时间的奥义,连续施展,此时李牧只怕是已经被【紫薇天罗】的力量给粉碎了。

他落在一座孤峰上,朝着情人谷的方向看去。

以有心算无心,真正出手之前,李牧在阴沉云海之中,重新设置了时间,才能从花想容毫不留情的杀手中逃脱出来,也才能不知不觉之间,将李青忻等人救出去。

花想容以为整个对战对话,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

其实外面真正的时间流速,是一个时辰。

这种时间的错乱,让她先机尽失。

否则,今天的李牧,最多只能自己逃走,想要救出李青忻等人,绝对是痴人说梦。

“花儿如今的修为境界,比我高了太多,想必此时她已经洞悉到了我的时间法则,下一次再遇到她,可就危险了……没想到我李牧,有朝一日竟然被自己的老婆,追杀的如此辛苦。”

李牧苦笑。

得抓紧时间,尽快提升修为境界了。

心中琢磨着,李牧略作调整之后,立刻赶往宁望城的方向。

此时的宁望城,在金.光道的围攻之下,也不知道是否还坚守。

李青忻等人的援军被阻,宁望城的命运,只怕是不太好。

李牧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因为看过地图,在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李牧终于来到了宁望城。

隔着老远看去,发现城头上,依旧飘飞着的是飞升者阵营的旗帜,李牧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城未破。

竟是真的坚守住了。

只是,城外金.光道的大军,为何竟是不见?

.

已经撤走了。

李牧心中疑惑,俯冲而下。

咻!

落在城头。

没想到,见到了熟人。

“李城主?”

看到李青忻,李牧颇为惊讶,才知道原来是这位宁平城主,在脱困情人谷之后,当机立断,驰援宁望城。

当真是一个极为卓越的决策。

“小兄弟……”看到李牧出现,李青忻也算是放心了。

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很快就被愤怒自责取代。

“宁望城在我们援军到来之前,就沦陷了,金.光道在城中大肆屠杀,我们的人,几乎都战死了……”李青忻说着,眼眶都湿润了,他们援军到来时,已经迟了,未能真正驰援到袍泽,让每一个宁平城铁卫都自责万分。

“什么?”

李牧闻言,才知道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糟糕。

“金.光道既然已经占据了宁望城,为何会撤退?”

他问道。

正说话间,又有军中斥候来报:“大人,宁镇城中血龙道的军队,也已经撤走了。”

全线撤退?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六道联军竟然是全线撤退了。

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

这是什么意思?

李青忻、王处玄、李慕白等军中高层的目光,都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难道是被这个年轻人给吓走了?

这好像是唯一的理由了。

bq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