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4 白骨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自己心里很清楚,花想容绝对不是因为惧怕自己,所以才离开。

因为他自己刚才差点儿被花想容杀成一条狗。

前一世巅峰状态之下,自己应该是可以和花想容五五开。

而这一世,在自己实力还远远未彻底恢复的情况下,遇到实力保存了上一世七八成的花想容,绝对会被虐成狗。

作为对手来讲,花想容是恐怖而又可怕的。

不仅仅在于她强大的实力,更在于她极深的战斗智慧。

上一世,在仙界中,花想容完成了蜕变。

鹰扬府的历练,以及在战神殿中的试炼,都将花想容这块璞玉,雕琢成了真正的绝世玉器。

这一次,李牧利用时间法则顺利脱身破局。

但是下一次,如果再遇到花想容,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李牧自问,没有什么把握。

而且他越想,越觉得汗毛直竖。

以前,花想容在他的身边,当一个贤妻良母,温柔纯良如同一朵在冰冷星河、仙界盛开的小白花,而现在,成为了敌人以后,李牧才真正感受到了花想容的强大和可怕。

他似乎是可以理解一下当初花想容的敌人们的感受了。

当然,慨叹之余,李牧知道,自己必须去做些什么,让花想容回归。

一定要让花想容恢复记忆。

但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他暂时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小兄弟?”

王处玄打断了李牧的思忖。

眼见众人都看着自己,李牧摇摇头,很坦然地道:“我们的猜测没有错,紫舟之上的白衣身影,的确是布局了这一次六道联军攻势的大人物,她的实力很强,我也是勉强脱身,下次再遇到她,只怕是凶多吉少,所以,她绝对不是因为惧怕我,才全线撤军的。”

李青忻等人一听,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连李牧也不是那白色身影的对手?

这就有些麻烦了。

“立刻派人,将这里的发生的事情,汇报上去。”

李青忻连续下令。

不管如何,阵营都必须尽快派遣援军和高手,前来东南瀚海之森区域坐镇。

道尊盟有这样一个人物坐镇,如果飞升者阵营不派出同样级别的重量级人物的话,那宁镇、宁望和宁平三城,依旧是危如累卵。

不能大意啊。

“慕容,你和处玄一起,立刻带着游曳营前往宁镇城,看看还有没有幸存者,在最短的时间里,建立起防御体系,一定要将宁镇城地脉掌控在我们的手中。”

李青忻下令。

“是。”

游曳营主将慕容不真和王处玄大声应命。

李牧心中一动,道:“我也去。”

也许可以先从侧面了解一下这场战争,可以找到一些关于花想容如今的信息和端倪。

李青忻略作思忖,道:“好。”

李牧的实力,如今已经得到了证明。

他想要去哪里,别人是根本挡不住的,就算是留在宁望城中,也未见得就可以在掌控之中,与其如此,不如让李牧更加自由一些,反而不会让他反感。

……

宁镇城。

巍峨高耸的城墙,大部分都已经坍塌。

刀痕剑孔布满了坍塌的石壁和城内的建筑,依旧还未散去的血腥气息,地面上干涸之后化作乌黑色的斑驳血迹,这一切,都在诉说着,城内曾经经历过一场什么样可怕的战争。

游曳营的宁平铁卫,正在抓紧时间,重新修葺城墙。

李牧站在城池的最中央,一个巨大宛如矿坑般的巢穴面前,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这个矿城,是曾经宁镇城城主府的位置。

如今尽毁。

当然建筑物毁灭了,还可以重建。

这不是让李牧愤怒的点。

让他感觉到愤怒的是,直径一千多米的巨型矿坑巢穴中,密密麻麻地堆满了白骨。

飞升者们的白骨。

雪白而又崭新的骨骼,上面连一丝丝的血肉都没有,乍一看,就好像是工具模型一样,但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些骨骼,都曾是活生生的人,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被用某种秘术,脱去了所有的血肉筋,制作成为了模型一样的骨架,密密麻麻地摆在了这矿坑巢穴中。

至少有数万人。

都惨死。

“血龙道传说是以噬灭血龙为图腾,是一种流淌着血龙血脉的魔物,最喜欢生食对手,残忍暴虐,落入他们手中的生灵,最后的下场,必定是被吃光血肉,吸食骨髓,变成骨骼。”

王处玄亦是压着怒火,向李牧介绍。

“所以说,全城的人,都被血龙道‘吃’光了吗?”

李牧道。

王处玄道:“是的,不论是城坡之后战死的,还是被生擒的,都是这样的下场,血龙道每占据一处对手的城池,都会兴建血龙巢,就像是眼前这样,将一切活着或者是死亡的生灵,带入血龙巢中,进行血祭,然后.进食,他们甚至有收集对手强者骨骼的癖好,将其制作成为标本或者各种器物,称之为艺术品,用以珍藏和炫耀,我们找到了宁镇城主曲大先生的骸骨,被制作成为了标本,头颅上刻着他的名字,被故意留在正门口,这是血龙道惯用的向我们示威的方式。”

李牧看着矿坑中累累白骨。

仿佛隐约之中,可以听到这些亡者临死之时的绝望和哀嚎。

那是怎么样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

眼前的场景,让李牧真正深刻地了解到了仙道战争的残酷。

这不是宗门势力的斗争。

不是地球上那种国与国争夺资源的战争。

而是一种可以用‘种族灭绝’来形容的生死存亡的挣扎。

李牧一下子明白了,飞升者阵营在中三天中,面临着的残酷而又黑暗的命运。

也一下子感受到了,阵营先贤们为之奋斗、战斗的理由。

也感受到了他们的伟大。

如果没有飞升者阵营支撑着中三天的话,怕是下三天的诸大秘境,还有人间,都已经快要沦为地狱了吧。

道尊盟!

太始道尊!

“我有一个问题。”

李牧突然道。

王处玄道:“什么?”

“血龙道……他们会留俘虏吗?”

李牧扭头看着王处玄,很认真地问道。

“这……也许有吧。”王处玄本想说没有,但被李牧的眼神一盯,心中一虚,犹豫着道。

李牧点点头,道:“我暂时离开一下。”

王处玄一怔,猛然间明白了李牧要去干什么。

他连忙道:“不可,此时六道势力全线撤退,都已经回到了各自的大本营中,无异于龙归大海,虎入深山,切不可贸然行动,否则……”

李牧指了指矿坑巢穴。

“我若不去,对不起他们。”李牧的语气,无比坚决,道:“告诉我,血龙道的大本营,在什么地方?”

“这……”

王处玄简直要哭了。

“小兄弟,你不要为难我好吗?”

他真的是担不起这责任啊。

李牧道:“那我只好自己去找了。”

“别别别……”王处玄连忙摆手,最终一咬牙,一跺脚,道:“这样吧,我带你去,我带路,怎么样?但是,你得听我的计策,一旦事不可为,必须尽快返回,千万不能逞强冒险,可以吗?”

李牧笑了笑,点头:“好。”

两人化作流光,直接离开了宁镇城。

……

十五万里之外。

小孤山。

血龙道大军的临时营地。

“【白尊】大人竟然下令全线撤退,连我们已经占据了的宁镇城也放弃,这到底是为什么?”

“听闻破灭道的破军,情杀道的祭月,都被飞升者给斩了。”

“难道是飞升者阵营的三绝世中,有人出手了?”

“也许吧,呵呵,要我说,【白尊】或许是怕了。”

一团燃烧着的篝火前面,数十个身上长着鳞片,带着蜥蜴一般尾巴的血龙道的高层强者,正在进食。

他们吃的食物,是活生生的人。

被俘虏的宁镇城的飞升者。

基本上都是十四岁以下的童男童女。

因为年轻,肉嫩,多.汁美味。

这些都是他们破城之后,专门‘搜集’的美味,用以慢慢享用。

直接洗干净了,活着抓过来就撕咬。

几百个童男童女,被圈养在篝火旁边的围栏中,已经眼睁睁地看着好几个同伴,被活生生地吃干净,变成了白森森的骨头。

没有恐惧。

这样的画面,见得太多了。

有些麻木。

麻木的表象之下,隐藏着深深的愤怒。

“那个……给我抓过来。”

一个血龙族强者舔了舔嘴角的鲜血,指向圈栏中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浑身赤裸,皮肤很白,看起来娇憨。

她紧紧地缩在哥哥的怀里,浑身颤抖着。

一个血龙族士兵,伸手朝着小女孩抓去。

“不……”哥哥惊恐地护着妹妹,将她拉在身后,道:“要吃,先吃我……我的肉嫩,有嚼劲……”

这是他最后保护妹妹的方式了。

然而——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

血龙族士兵将他抽倒在地,然后毫不留情地抓着小女孩,献到了血龙族高层强者的手中。

“桀桀……一看就好吃。”

他满口血腥和利齿,看着小女孩,狞笑了起来。

然后,张嘴朝着小女孩的面颊咬了下去。

“不……”

圈栏中,脸颊溃肿的哥哥绝望地爬起来,睁着扎冲去。

但,幼小弱小的他,根本无力改变这惨剧。

眼看着小女孩要被咬掉半张脸颊。

就在此时——

咻。

一道刀光,掠过夜空。

空中喷吐着腥气的血龙族强者,动作猛地一僵,然后咕噜一下,整个头颅就从脖子里滚落到了地面。

bq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