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4 在我之上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张旭看了一眼屈子。

后者脸上的苍茫悲苦之色越发浓郁,但眼神竟似是非常坚定。

“李牧,不坏。”

屈子缓慢地道。

这四个字,一字一顿,好像是从石头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莫名的,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张旭一怔,旋即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以狂草书法入道,最是放荡不羁。

早年间,他也是自负到了极点的人,且极为相信自己的直觉,对于那种阴谋诡计之事,可以说不屑见之,但为了操持飞升者阵营的大局,难免陷入到一切具体的事物之中,久而久之,身上的一些气质,却是没磨灭了不少。

反倒是屈子,众所周知,乃是曾经经历过大苦难的人,心智坚毅,非比寻常,反而是更加果决。

遇事不决,可问屈子。

这是三十六柱神之中,很多人都信奉的一句话。

今日,屈原‘李牧不坏’四个字一出口,突然像是一道闪电一般,驱散了张旭心中的阴霾。

而一边的李白,也是微微一怔,旋即放下手中的酒壶,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赤帝和宋皇两人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变。

他们心思何等细腻,从李白三人的神情举止之中,顿时就明白了三人的选择。

赤帝心中愠怒。

这些飞升者,当真是意气用事。

如此大事,竟然仅凭个人感观而决,岂不是荒谬?

观星府的天机推演之术,举世无双,窥测天机,可以说是百无一谬。

为了这一次的推衍,星皇、星帝这两位六皇六帝中的人物,更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

好不容易得出结论,才好心前来提醒飞升者阵营,避免铸成大错。

谁知道,这三人竟是如此反应?

真是夏虫不可语冰。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第四绝世,竟然不惜拿整个中三天大局作为赌注。

这可真的是仙药难救寻死之人。

“三位,此事……”

赤帝还想要再说什么。

宋皇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

他担心赤帝的心性急躁,脾气火爆,只怕是一急说重了话,最终反而是适得其反。

“三位,对于你们的决定,我只能表示遗憾,然而这件事情,却不是你们三人就可以决定,天道盟依旧坚持自己的立场,届时会与飞升者阵营的其他各位柱神,再议此事,”宋皇深吸了一口气,很坦诚地道:“因为这件事情,不仅仅是关系到飞升者阵营,更是关系到了我天道盟,这就是我们的态度,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话,说的很直接。

也很坦然。

李白三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

“在两大阵营,真正做出决定之前,希望三位,不要打草惊蛇,这是对盟友最底限的尊重,三位觉得如何?”

宋皇又补充了一句。

李白三人,相互对视一眼,道:“可以。”

这当然没有什么发对的。

一则是如宋皇所说,乃是对于天道盟这个盟友的尊重。

二则是对于袍泽的信任。

飞升者阵营可以在这中三天苦苦挣扎求存,延续至今,最大的一点,便在于团结。

不只是普通的飞升者团结。

三十六柱神作为在很长一段黑暗岁月里支撑飞升者阵营的中坚力量,也是无比团结。

从未出现过彼此之间,争权夺利,阴谋算计的事情。

最多是理念不合,但都控制在内部矛盾的范围之内。

李白三人,有信心说服其他人,接受李牧。

“好。”

宋皇拱手,道:“那今日之事,便议到此处,所议之事,还请诸位不要外泄。”

最后这句话,当然是说给孙飞听的。

李白三人之前已经承诺,肯定会保密。

但人皇孙飞的态度,却是最令宋皇头疼。

这位活宝,万一不按规矩出牌,将消息泄露给孙飞,只怕到时候就要前功尽弃了。

所以,宋皇说话的时候,是面对着孙飞,且颇为郑重地行了一礼的。

孙飞在躺椅上依旧躺尸,右手随便抬了抬,像是赶苍蝇一样。

宋皇见状,放心了许多,与赤帝两人,转身离开了。

大厅里,气氛依旧平静,但却多了一些生机,不似是之前那样压抑。

对于李白三人来说,一旦做出了决定,那便是再无悔意。

三人念头通达,气氛就欢快了起来。

一阵鼾声传来。

躺椅上的孙飞,这回好像是真的睡着了。

嘴角还微微翘起。

当日,赤帝带着来时人马,火急火燎地离开了宁平城。

而宋皇则是留了下来。

傍晚,孙飞来找李牧喝酒的时候,竟然是带着李白三个人。

屈子不喝酒,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李牧,就好像是慈父看着儿子一样,脸上的皱纹和沟壑,好像都被抹平了不少。

李白和张旭,都是出了名的豪放派人物,几坛仙酒下肚,越发的放浪形骸,李牧剑舞赋诗,张旭提笔挥毫,一张一弛,相得益彰。(作者君实在是写不出来李白级别的诗句,又不能让李白吟老诗,大家假装此处诗仙大大又有惊世新作出现。)

孙飞也不管其他,就是拉着李牧怼酒。

这货自己酿酒,也不知道给里面加了什么,酒劲儿简直可怕。

很快,一绝世,二诸神,外加一个李牧准绝世,一共四个人,醉倒了四个。

屈子滴酒未沾,坐在凉亭里。

他看着李白李牧张旭孙飞全部都躺在石头上,鼾声如雷,没有将四人送回房间的意思,只是坐在池边凉亭的石椅上,安安静静地看着。

月光清冷,犹如银辉。

屈子静静地坐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脸上,竟然是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很轻柔,很平缓,在夜色之中,月光之下,那张清癯削瘦的脸,仿佛是年轻了好几岁一样。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日,李白和张旭醒酒之后,与李牧辞别,离开了宁平城。

屈子则是留了下来。

李、张二人要去飞升者阵营总部,将这件事情,详细传递给三十六柱神之中的其他几位,总比让天道盟的赤帝等人去说更好,同时也想要争取更确定的支持。

而屈子寡言少语,所以留在宁平城中坐镇。

孙飞醒酒之后,一溜烟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李牧在宁平城中的生活,变得安静了起来。

他每日与父母见面用餐,然后就在自己的小院中修炼,提升实力。

有几次,李牧本想问一下孙飞,可有什么办法,让花想容恢复记忆,但有没有太好的机会,而且这货看着怎么都不太靠谱,让李牧难有谈兴。

转眼两日过去。

这一日,入夜。

李牧在小院中,正修炼中,突然有所感应,睁开眼睛。

却见院子里,桂树下,一身白衣的俏佳人,屏风而立,面目绝美,风华无双,不是花想容,又是谁?

李牧一喜,旋即又是一惊。

“你怎么来这里了?”

他长身而起。

这城中,可是有屈子和孙飞坐镇的。

花想容竟然混入城中,一旦被发现,别人还好,孙飞这个三绝世之一,却是极难对付,以花想容的实力,未必是对手。

花想容站在树下,安静恬美。

不只是相貌,便是修为气息,也与仙界时一模一样。

唯有整个人的气质,却是与往昔大相径庭。

她看着李牧的目光,有些复杂。

李牧一抬手,无形的阵法涟漪波动,荡漾出去,将整个小院都笼罩了,隔绝所有的窥视和气息。

“怎么不说话?”

李牧苦笑着问道:“所以,你是来刺杀我的吗?”

道尊盟损失惨重。

难道想要利用花想容,来暗中刺杀?

花想容轻轻地摇摇头,开口道:“跟我走。”

“啊?”

李牧一怔,不明所以。

花想容道:“你说过,我们曾经是夫妻。”

李牧点点头。

花想容接着道:“那你就跟我走吧,我愿意做你的妻子。”

李牧心中一喜,道:“真的?”

花想容神色平静地点点头,道:“我从不说谎。”

李牧的神色,突然平静下来。

因为他看出来,花想容并未恢复记忆。

“去哪里?”

李牧问道。

花想容道:“去道尊山啊。”

“你是想要让我投靠道尊盟?”

李牧明白了。

花想容道:“夫妻一体,我是道尊盟的人,你不应该与我在一起吗?”

“所以,你是来劝降的?”

李牧道。

花想容认真地想了想,道:“你可以这么理解。”

李牧揉了揉眉心,道:“你应该知道,因为我,道尊盟损失惨重,三王战死,一祖重伤,花了这么大的精力和代价,来刺杀我,我若是去了道尊盟,岂不是羊入虎口,你也保护不了我吧。”

说着,他笑了起来,道:“夫妻一体,所以你也可以来飞升者阵营啊,我会想办法,让你恢复昔日的记忆,也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花想容道:“之前的事情,道尊盟已经不会再计较了,只要你跟我回去,你的地位,在四祖十王之上。”

李牧一怔。

这么高的规格吗?

之前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

现在搭上了一祖三王,损失惨重,非但不报复,反而直接身居高位?

在四祖十王之上,这地位,可真的是太高了。

这时,花想容又补充了一句:“也在我之上。”

----

补昨天一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