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5 一顿酒,一顿餐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认真的?”

李牧心中的敬意越盛。

花想容道:“哪怕是对敌人,我都不曾说谎,何况是对你。”

“为什么?”

李牧问道:“如果只是看好我的潜力的话,不至于一下子,拿出如此条件厚待吧?”

花想容想了想,道:“因为你与我道尊盟有渊源。”

李牧听了,心中倒也没有太大的惊讶。

当初,在仙界万仙福地之中,自己算是归属于诸神殿的成员,曾经在战神殿之中试炼过,最后臻致仙帝巅峰级战力的修为,便是从战神殿的试炼之中取得。

难道经过了仙古巨门之后,哪怕是转世,也保留了一些前世的线索。

道尊盟据此,觉得自己和他们有联系?

李牧揉了揉眉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倒也没有错。

如果严格来看的话,自己的确算是道尊盟的成员。

因为自己和他们系出一脉,是从万仙福地转世而来。

难道道尊盟查知了这一点?

李牧在脑海之中,飞快地推衍起来。

如果自己前往道尊盟的话,那和花想容相处的机会,将会无限增多,到时候想办法,来恢复花想容的记忆,也就有了更多的便利条件。

甚至,自己可以打入道尊盟的内部,成为飞升者阵营的耳目?

操作得当的话,也许对于飞升者阵营,更有优势?

但仔细想想,李牧还是否决了这个想法。

在仙界的时候,他作为中央乱军的卧底,已经尝试过一次那种感觉了。

并不好。

他无法如道尊盟这样,将同伴视作是利用品,可以随便牺牲。

在仙界的时候,方天翼以自己的死,来为东方夜刃坐实身份,让他成为大仙庭之主,这样的牺牲,固然慷慨悲壮,但并不是李牧喜欢的方式。

试想,虽然这一次是道尊盟热情邀请自己加盟,也许以重位,但日后,难免与飞升者阵营有摩擦,自己少不了出手战斗,到时,若无杀戮战绩,何以取信太始道尊?

李牧想要光明正大,与自己的袍泽同胞,并肩战斗一次。

而不是再去扮演一个灰暗的角色。

他的手上,不想再沾自己人的血。

在李牧的灵魂深处,始终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地球人。

他更加亲近飞升者阵营。

这是他在巫祖圣殿了解到了中三天的势力格局之后,做出的选择。

永远也不会后悔。

这一次,他要清清白白地战斗在同胞的身边。

在阳光下战斗。

所以,他是不会再去道尊盟的。

至于花想容的记忆……

她在道尊盟中,身份地位如此之高,还在四祖之上,超然不群,不会有什么危险。

总有一天,等到自己实力恢复了,相信有办法让她恢复记忆。

心中主意定下,李牧摇头,道:“我不会去道尊盟。”

他看向花想容,道:“如果你愿意现在脱离道尊盟,我自是最欢喜,如果你选择道尊盟,我也不能强留你,但总有一日,你会知道你到底是谁,你也会知道,我从未欺骗过你。”

花想容眼神中,有一抹淡淡的失望之色。

她看着李牧,道:“你留在飞升者阵营,会有危险。”

李牧道:“道尊盟的刺杀,奈何不了我。”

他对于孙飞等人,极有信心。

何况,除了孙飞之外,还有丁浩和叶青羽。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牧对于自己的实力,也非常有信心。

不出三五年,他就可以恢复到昔日的巅峰战力。

到时候,这中三天之中,也就三绝世、牧云仙主、太始道尊等人,可堪与自己一战,其他人皆不值一提。

“不是道尊盟,而是飞升者阵营和天道盟。”

花想容道。

李牧一怔。

他的第一反应,是道尊盟实施了离间计。

把自己身上部分道尊盟‘血统’的事情,故意透露给飞升者阵营和天道盟,然后借这两大势力的手,来除掉自己?

但他旋即晒然一笑。

没有意义。

这种阴谋手段,或许可以造成一时困扰,但终难持久。

小道耳。

“不会的。”

李牧笑了起来。

花想容叹了一口气:“你不懂。”

她看着李牧,眼神中,有一种极为复杂的情愫。

最终,又谈了又一口气道:“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完,身形仿佛是幻影一样,一点一点地淡去。

李牧眉头微微皱起。

他明显地感觉到,花想容的最后两次叹息,其中包含的意味,实在是太多,一时之间,李牧竟是把握不到。

心念一动。

小院中的阵法撤去。

李牧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回去,继续修炼。

中三天的天地元气充足,比之万仙福地不逊色。

对于李牧来说,不管是在哪里修炼,效果都一样。

时间流逝。

花想容还真的是说到做到。

第二日,夜。

她果然是又出现在了李牧的院子里。

这一次,却是没有再劝说李牧投奔道尊盟。

而是拿出了一坛酒,在桂树下的石桌边坐下,又拿出两个酒杯,倒上酒,静静地看着李牧。

李牧走过去坐下。

花想容没有说话,端起酒杯。

李牧微微一笑,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碧绿色的酒浆,带着微微寒意,一口饮尽,到了腹中,却又有一些微热,极为奇特。

“好酒。”

李牧赞叹。

花想容不愧是道尊盟中,地位仅次于太始道尊的存在。

拿出来的酒,品秩口感,竟是要比孙飞自酿的仙酒,更胜好几酬。

“这酒,在道尊盟中也不多,能有资格饮者,不出一手之数。”

花想容说着,又给李牧倒了一杯。

依旧是碰杯,一饮而尽。

如此,连碰三倍。

然后,花想容放下酒杯,静静地看着李牧。

李牧只觉得体内,仙元蒸腾,仿佛是吞饮了无数天地元气一样,有一种突破在即的感觉。

这酒,功效惊人啊。

李牧压制住晋升突破大境界的冲动,看向花想容。

“味道如何?”

花想容淡淡地问道。

李牧道:“不错。”

“只是不错吗?”

花想容问道。

李牧道:“堪称仙酿,三杯酒,抵得上我修炼半年。”

花想容哦了一声,道:“那继续吧。”

她又给李牧倒上一杯。

李牧看向花想容面前的空杯子,道:“你为何不喝了?”

花想容道:“不想喝。”

李牧也不以为意。

在仙界时,花想容就不是特别喜欢饮酒。

月下。

树下。

有酒,有美人。

花想容倒一杯,李牧喝一杯。

转眼,二十一杯下肚,李牧渐觉醉意涌来。

他一时请动,抬手抓向花想容的小手。

却是抓了个空。

虚无幻影散去。

花想容人已经离去。

唯有一个空酒坛,两只酒杯,留在石桌上。

当夜,李牧闭关,修为连续晋升,直入仙君境界。

战力,更是直逼仙皇。

就算是不借助阵法的力量,亦可以与仙皇巅峰级强者,有一战之力。

“这是什么酒,效果如此惊人?”

第二天一早,李牧看着空酒坛,心中惊讶无比。

他手指摩挲着就那两个酒杯,触感极佳,一时之间,竟有点儿爱不释手之感。

“也不知道,今夜花儿会不会再来。”

李牧心中想着。

当夜,花想容没有出现。

第二日,宁平城中,便有新的大人物到来。

除了飞升者阵营的自己人之外,天道盟中,又有数位皇、帝级的人物,联袂而来。

城中的气氛,略显紧张。

“应该是商议对付道尊盟有可能进行的反攻和报复了,毕竟三王死一祖残,道尊盟能咽下这一口气,那才是怪了。”

李牧心中想着。

对于这种事情,他并没有关注和掺和。

依旧是在自己的院子里修炼。

他唯一担心的是,随着这么多大人物来到宁平城,花想容若是在想要潜入城中,难度无疑将会大增,而且会很危险。

这么一想,李牧反倒是希望花想容不要再来了。

结果,当然,花想容出现在了李牧的小院子里。

这一次,她带的不是酒。

而是一个食盒。

打开之后,里面却是摆放着几个小菜,一钵浓汤。

都是最为简单的石材,和那夜的酒比起来,没有什么修炼价值,但味道极为不错。

花想容依旧是话不多。

将几碟菜摆在桂树下的石桌上,拿出碗筷,盛饭,盛汤,然后自己先吃了起来。

李牧不知道今夜花想容的用意在何,不过也没有客气,抓起筷子直接开动。

李牧如今的修为,就算是数百年不吃不喝,都无碍。

而这菜肴,也算不得是绝世美味。

但不知道为什么,李牧却是越吃,越觉得好吃。

越吃,越觉得香。

不知不觉,竟是连吃了三大碗饭,六碟菜,吃了个干干净净。

“是你做的?”

李牧看向花想容。

如果一个女人,专门为一个男人做饭,还愿意陪着这个男人一起吃,那多半是有感情了。

难道花想容终于恢复了些许记忆?

李牧有些期待。

然而花想容摇摇头,道:“不是。”

李牧一窒,问道:“那是谁做的饭菜?”

花想容道:“道尊盟中的一位厨师。”

李牧颇为惊讶。

道尊盟中,还有这样一位专做凡人饭食的厨子?

花想容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就只是简简单单地为了送这样一餐吗?

今天身体状态不好,咩有更新了,欠着一更,到下周一还。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