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2 云岩玄冰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是仙主父神秋尽于此的最后一位刑天巨魔。”

龙帝向李牧解释道:“这一族的巨魔,好战,残暴,曾经掀起过无边杀戮,早下的大业孽,父神亲自出手,将其囚禁在天道刑塔中,遭受冰雪蚀骨之苦,需得有朝一日,他真正诚心悔改,才能放出去。”

竟然还有出去的机会?

这么说来,牧云仙主心性仁慈,还真的不是不假。

继续往下。

一路上,电闪雷鸣越发频繁。

借着稍纵即逝的电光,李牧看到了诸多奇异生物。

“那是精卫鸟,喜食脑髓,善搬山,动辄张口吞噬数十万计的生灵……”

“那是冰原巨魔,曾经捕猎天神。”

“那是背叛天道盟的猎血族,阖族三百人,尽数被镇压于此……”

“冰链锁住的黄衫老者,是一位天道盟的叛逆,曾经位居六皇六帝之列,结果被查出,乃是道尊盟的内奸,仙主父神不忍杀他,遂秋尽于此。”

“哦,那根巨参,传闻乃是从上三天中逃亡下来之物,暂时被封禁于此,可惜从它的身上,无法找到上三天的奥秘。”

龙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路上,但凡是李牧感兴趣的,都会一一介绍。

这样一路往下,顺着蜿蜒盘曲的冰岩台阶,一直走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才终于到了天道刑塔的底层位置。

李牧算了算。

垂直距离的话,至少万米。

这天道刑塔的庞大,令李牧也是小小地震惊了一把。

“小公子当心了,我们已经到了刑塔的底层,这里更加危险。”

龙帝再一次提醒。

五六分钟之后,蜿蜒盘曲的冰岩阶梯终于到了尽头。

两人来到了平地上。

脚下的冰层,带着淡淡的乳白色,释放出微光。

使得周围的环境,反而不如以前那么黑暗。

四周都是冰壁。

冰壁之间,有一道一线天一样的峡谷,通往幽深黑暗之处。

顺着这冰峡,走了一炷香的时间。

“到了。”

龙帝开口道。

他将手中的火把,插在了旁边冰岩上,一块凸出的冰块上。

顿时,仿佛是激活了什么阵法。

四周的冰壁上,一道道乳白纹络光辉闪烁,将周围的环境,照耀的纤毫毕现。

这是一个巨大的冰窟。

正前方,有一个宽十米,高十米的正方形冰棱柱,晶莹剔透,宛如世界上最完美无瑕的水晶一样,矗立在冰窟的正中央。

而在冰晶柱中,有一个身着破碎金甲的女子身影。

她呈现盘坐姿势,金甲破碎,黑发凌乱,面目俊美,被冰峰在其中,但给人的感觉,她依旧活着,仿佛下一瞬间,就可以睁开眼睛一样。

龙帝轻轻走上前,结了一个掌印,按在了正方形冰柱上。

一道道奇异的纹络,以他的手掌为中心,在冰面上蔓延荡漾开来。

下一瞬间——

咻!

似是利剑破空一样。

冰柱中的金甲玄女,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神,沧桑而又古老,清澈而又澄净,似是无边的星河,又似是无底的深渊。

这目光在龙帝的身上,略微一扫,便落在了李牧的身上。

她静静地看着李牧,眼神中,有一丝丝陌生。

“小公子,有什么问题,您现在就可以问她了。被镇压在云岩玄冰棺之中,她挣脱不出来的。”

龙帝来到李牧的身边。

李牧道:“前辈,我想和她,单独聊一聊。”

龙帝略微犹豫,点头答应,转身离开。

李牧的神识,极为强大,丝毫不逊色于前世。

他很警惕地在周围环境中扫了一遍,确认龙帝已经走远,且并无什么监视、监听阵法之后,才缓缓地来到了所谓的【云岩玄冰棺】跟前。

那金甲玄女的目光,一直落在李牧的身上。

看到李牧靠近,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嘲讽。

“如果是牧云让你来的话,你现在就可以闭嘴了,因为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不等李牧开口,金甲玄女的声音,就已经从冰层里传了出来。

李牧在【云岩玄冰棺】之外坐了下来。

他仔细地观察审视着这个女人。

最终确定,她的确是当初李霖和薛蕊描述之中的那个女子。

没有多说废话,李牧直接将那块黑白双鱼阴阳玉佩拿了出来。

轰!

【云岩玄冰棺】猛地剧烈震荡。

原本盘坐在其中的金甲玄女,看到玉佩的瞬间,骤然暴起,宛如一头母豹一样,猛地冲过来,撞在冰层外围,震得整个冰棺震荡,但却被弹飞回去,重新镇在最中间。

“小公子……”

龙帝惊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李牧道:“我无事。”

龙帝的气息,略作停留之后,这才再度远远地离开。

“你是谁?”

金甲玄女的声音,从冰棺中传出,带着急切。

她站起来,眼神灼灼,犹如两团烈焰,盯着李牧。

李牧道:“你应该认识这块玉佩,当年被你从天道宫中盗走的孩子,身上就有这样一块东西……我,就是那个孩子。”

“你?”

金甲玄女声音中,有一些怀疑,用前所未有的目光,审视李牧,一遍遍地打量,最终化作一抹淡淡的嘲讽,道:“呵呵,牧云仙主也是一代仙擎,竟然用这种小把戏,来自欺欺人……”

她显得非常谨慎。

在最初的激动之后,缓缓地盘坐在了冰棺最中间,恢复了一开始的姿势。

李牧手中把玩着玉佩,神色极为平静。

西王母这样的表现,在他的预料之中。

如果一看到这块玉佩,西王母立刻就相信了自己的身份,然后仿佛是见到了失踪多年的亲儿子一样,有什么说什么,那才让人怀疑。

一个被牧云仙主囚禁了近二十年,始终未能从她口中,得到当年那个婴儿下落的女仙,她的心智和毅力,何等坚韧,又岂会因为一块玉佩,就彻底打开心门,放弃怀疑?

“西王母大人,不相信我手中这块玉佩为真吗?”

李牧问道。

西王母冷笑道:“玉佩是真是假,又有什么意义?当初的第一块玉佩,就是牧云仙主制造出来,以他的修为和神通,这么多年,再造出一块造化玉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牧微微一笑。

他没有反驳。

而是开始讲故事。

故事的开头,就从李霖、薛蕊夫妇梦到金甲玄女送子开始。

才讲了片刻,西王母的脸色,终于是再度变化了。

因为她心中很清楚,自己这些年以来,一直都保守秘密,天道盟不可能知道那个婴儿的下落,更不可能知道自己当初将婴儿以秘术送入到那对夫妇身边……

“你,真的是那个婴儿?”

西王母声音中,含着一丝颤抖。

李牧道:“是的,我的名字,叫做李牧,于月余前,飞升来到中三天。”

他将自己飞升以来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

李牧心中很清楚,想要得到西王母的信任,就必须先多说,证明自己的身份。

只有西王母认可了自己,之后才会真正说出她的目的。

西王母锋锐的眼神,终于逐渐有了一些柔和。

“前辈当年,将我从天道宫盗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牧抓住时机,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西王母仿佛是没有听到李牧的问话一样,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半晌,才道:“走,离开天道宫。”

李牧皱了皱眉,道:“前辈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理由只有一个。”西王母道:“留在这里,你会死。”

李牧笑了笑,道:“我看未必,按照天道宫所说,我是牧云仙主创造出来的道子,乃是可以执掌天道宫的唯一人选,留在这里,用不了多久,我就是中三天最为权势显赫的少数几个人之一,怎么会死?”

西王母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之色。

她在内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还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当年拼死一战,将这个孩子送出去。

今日他却自己送上门来。

难道真的逃不过这一劫?

看来当初,自己的举措,有失考虑。

将这孩子,送到下界去,本以为可以让他彻底安全,以期重新崛起,谁知道,下界这种狭窄的世界里,养不出真正上位者的眼界,反而使得他眼皮子这么浅,被天道盟区区几句许诺,就迷住了眼。

“你现在还活着,是因为牧云仙主在闭关,等他出关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西王母一字一句地道。

李牧淡淡地笑了笑。

“我有理由怀疑,前辈当年将我盗出,另有目的,如今见我成功返回天道宫,便只好危言耸听,恐吓我,让我惊吓之下逃离,再度达到前辈当年的目的……所以,如果前辈不能说出真正的理由的话,我很难接受前辈的意见。”

他手中把玩着玉佩。

表面上看似平静,实则心里,已经掀起了波澜。

天道盟说,当年的西王母,是背叛者,所以将自己从天道宫中盗出,想要献给道尊盟。

而从西王母的表现来看,她竟是关心自己的?

当然,李牧也不排除,西王母是在演戏。

毕竟,都是叱咤中三天风云的大人物,哪怕是被封禁,也是龙潜于渊,心志不折,哪怕是在这样的绝境下,依旧在图谋着翻盘的机会。

反正不论如何,李牧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

暂时,谁都不要相信。

只相信自己。

--------

今天依旧是三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