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3 西王母的猜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李牧心中还真就纳闷了。

别人一生下来,就知道自己的娘老子是谁。

自己好歹也算是修炼界的大佬,怎么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就这么困难呢?

西王母看着李牧。

刚才的那个问题,让她突然觉得,也许这个年轻人,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眼皮子浅。

但她依旧摇了摇头。

“我不能告诉你什么,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就去自己查找吧。”

她看着李牧,道:“但是,在劝你一句,如果我是你的话,绝对不会留在这里,离开天道宫,你有的是机会,查找到真相。”

李牧皱了皱眉。

“所以,你是建议我去道尊盟吗?”

他问道。

西王母摇摇头:“道尊盟同样危险。”

李牧眉头皱紧。

他其实最不愿意猜谜语。

尤其是在对方明明知道谜底的情况下,只要将谜底说出来,一切都可以真相大白,但却偏偏要一点一点挤牙膏一样给出所谓的提示。

这就很烦。

其实很多时候,所谓的提示,很容易产生误导。

“那么……飞升者阵营呢?”

李牧又问道。

西王母略微犹豫,道:“危险程度,或许比天道盟和道尊盟小一点吧。”

李牧不由有些无语:“那就是说,整个中三天,对于我来说,到处都是龙潭虎穴了?”

西王母道:“你可以这么理解。”

李牧颇为无语,道:“我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三大势力,同时针对我?”

西王母闭口不语。

很显然,这是最后的谜底。

她并不打算告诉李牧。

李牧又旁敲侧击地问了几个问题。

最后的答案,都不怎么令他满意。

他心心念念想要知道的谜底,并无法揭穿。

李牧坐在【云岩玄冰棺】外面,良久的思考,最后又问出了一个问题:“你想要出去吗?”

西王母看着李牧。

李牧补充道:“你想要让我救你出去吗?”

西王母眼睛里,有一丝丝的心动之色。

但最终,她的选择,是摇摇头。

“现在就算是我出去了,也什么都做不了,更改变不了什么。”

她自嘲一般地淡淡地道。

李牧强忍着将西王母从冰棺中拉出来,强行掰开她的脑袋看看脑回路构造的冲动,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我会留下来。”

李牧做出了决定:“我要留在天道宫,调查清楚真相。”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如果你想明白了,还有什么关键信息,要告诉我的,可以随时让看守刑塔的天道宫强者联系我,我期待着下一次的见面。”

李牧说完,也不等西王母回答,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这一次来到天道刑塔,不如想象中的顺利。

但是对于李牧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起码,西王母的话,从侧面印证了花想容的一些话。

这两个暂时看起来对于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的人,都阐述了同一件事情——

继续留在天道宫,自己会有危险。

而这个危险,按照西王母的话来说,显然是来自于牧云仙主。

六皇六帝和天道宫诸人的表现,让李牧相信,他们没有说谎。

如果他们说的不是真相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牧云仙主告诉六皇六帝的故事,从一开始,就是谎言。

可是,牧云仙主这样青风霁月的人物,为何要说谎呢?

如果自己是牧云仙主用大道法则和本源,创造出来的一个本源道体,那他创造的目的,不外乎两个——

一是培养出一个接班人之类的存在。

二是为自己重新铸造一个全新的躯体,然后夺舍。

前一则猜测,建立在牧云仙主的个人品秩上。

后一则猜测,则建立在牧云仙主自己的修炼或者是身躯出了问题的击出上。

但李牧想不通的是,哪怕是第二者,也并不能说明牧云仙主的个人品质就有多差,首先,他并没有去夺舍他人,其次,他创造出来的东西,就像是炼制法器,或者是炼制出来的丹药,归他使用,这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吗?

所以即便是牧云仙主创造了自己的目的,是为了夺舍,他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以六皇六帝的狂热信奉程度,以及这件事情本身的是非程度,对于他来首,这根本不算是什么负面因素,相信六皇六帝绝对会举双手加双脚支持牧云仙主的一切决定。

那么,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呢?

李牧内心里,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对于牧云仙主,李牧依旧是相信的。

这是一种直觉。

而对于花想容和西王母的话,李牧也找不到什么确凿的证据来反驳。

所以,他选择留下来。

哪怕是危险重重,他都要留在天道宫。

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在天道宫中,绝对可以找到答案。

啪嗒啪嗒。

李牧离去的脚步声,清晰地在天道刑塔的冰牢中响起。

“等一等。”

西王母突然开口了。

李牧猛然转身过来。

“怎么?你愿意说出当年的真相了吗?”

李牧问道。

西王母道:“记住,玉佩不要离身,一旦遇到危险,就戴着它,来天道刑塔找我。”

李牧看着她,许久,点点头,道:“好。”

转身离去。

冰牢之中,光芒逐渐暗淡了下去。

永恒孤寂的黑暗,逐渐淹没了【云岩玄冰棺】。

只有西王母的眼神,在黑暗中,散发出淡淡的荧光。

一直到李牧的身形,完全淹没在远处的黑暗之中,她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日,终究还是来了,双主争雄,到底是谁,笑到最后呢?”

她幽幽一叹。

……

冰牢外。

“问完了,我们走吧。”

李牧道。

龙帝取下插在墙壁上的火把,在前面领路。

很快就到了来时那蜿蜒盘曲的冰岩石阶上。

拾阶而上。

周围罡风呼啸。

闪电时而划破黑暗。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

龙帝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小公子,你和那女囚,谈得如何?”

李牧道:“她不愿意多说,只是告诉我,远离天道宫,否则,会有危险。”

“这个贱人。”

龙帝忍不住骂出口。

“当年,仙主父神,待她不薄,她的地位,已经凌驾于我们之上,可是到了最后,欲望和野心,淹没吞噬了他,她在最关键的时刻,

背叛了我们……小公子,这个女人,是一条卑鄙的毒蛇,你不能相信她的话。”

龙帝显得极为愤慨。

以他的修为境界和地位,依旧忍不住说出这种话,可想而知,他对于西王母的愤怒,有多浓烈。

李牧走在后面,点头道:“我知道,不会上当的。”

黑暗中。

龙帝举着火把,缓缓而行。

李牧跟随在后面。

火光笼罩了两个人,将冰风隔绝在外。

到了天道刑塔的最顶端。

龙帝如法炮制,打开了大门。

轰隆隆!

风雪从门中席卷而出。

李牧两人,来到了外面。

光明重新出现在了眼前。

李牧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小牧,怎么样?”

李白当先就冲过来,问了出来。

李牧摇摇头,苦笑道:“那个女人,什么都不肯说,只是讲了一些危言耸听的话。”便大致将西王母说的话,捡出不重要的,说了一些。

“三大阵营都要害你?”

李白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那个女人,是真的疯了。”

“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不知道观星府的第二次天机推演,需要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进行?”

李牧问道。

李白看向龙帝等人。

“尚不知道鬼谷子和刘基两位柱神,与星皇、星帝商议的如何,估计结论需得明日才能出来。”

宋皇道。

李牧点点头,又问道:“那还有什么,需要我来配合的吗?”

龙帝等人连忙道:“不敢,天道宫中,暂时并无他事,小公子可安心在这里修炼,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提出即可,我们一定全力满足。”

李牧道:“也就是说,一切都要等待仙主出关,才能继续,对吗?”

龙帝苦笑,道:“是这样的,还请小公子耐心等待。”

一行人重新回到【攀桂殿】。

分别与龙帝等人,和李白等人一番交流之后,李牧就开始闭关修炼。

不管是否真的有危险,危险程度如何,提高实力,增强自保能力,总归是没错的。

既然龙帝开口了,李牧也毫不客气。

他直接开除了一个大致的清单,上面都是一些用以增强修为,加快修炼速度的天才地宝。

李牧有前世的修为打底,这一世的修炼,只需要能量足够,就可以无止尽无瓶颈地提升境界。

而天道宫的反馈,当真是迅速。

几乎在数个时辰之内,就满足了李牧的修炼需求。

各种天才地宝,全部都足额提供。

可见天道盟在中三天,当真是底蕴丰厚。

李牧仔细检查,确认所提供的修炼资源,都没有问题之后,立刻就开始闭关修炼。

时间流逝。

转眼,竟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

牧云仙主依旧是还未出关。

而李牧的修为,则是终于进入到了仙皇境界。

这是一个质的飞跃。

跨入此境界,李牧的战力,已经是可以媲美仙圣。

这意味着,单独对上六皇六帝或者是三十六柱神之中的任何一个,李牧都有一战之力,哪怕是不低,亦可从容脱身,不至于被斩杀。

李牧心中的底气,增强了几分。

而也是这一日,李白带来消息,第二次天机推演,终于可以进行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