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4 星轨祭坛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观星府是对于李牧来说,是老熟人。

当初在万仙福地,他与观星府之间,也算是有过一些合作。

这是善缘。

观星府如今的掌舵者,是两位仙圣级的存在,尊称分别为【星皇】、【星帝】。

是六皇六帝之中的人物。

而且,和其他天道盟的势力不同。

观星府是唯一一个坐落在天道山上的宗门。

其作用和地位,相当于古代凡间的观天监一样。

之前,当李牧作为一个飞升者斩杀破军、祭月等人的消息战绩,和疑似飞升者第四绝世的消息,传到天道山之后,观星府按照惯例,对李牧进行了推衍。

本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尝试。

谁知道一试之下,竟是出现了大问题。

观星府的普通修士和仙人,根本无法捕捉李牧的命运轨迹。

强行推衍,直接吐血。

最后,是星帝出马。

但依旧无法推衍下去。

再最后,星皇和星帝这两位观星府的最强者,联手推衍李牧的命运轨迹。

在耗费不少宝物,且伤及自身本源的代价之下,两大强者终于是勉强捕捉到了一丝关于李牧的未来端倪。

这就是第一幅天机推演图的来历。

经此一次推衍,两大强者损耗匪小,只能闭关养伤。

这一养,就是月余时间。

一直到今日,还未完全养好。

好在有鬼谷子和刘伯温两人联手协作,才能于今日,勉强再度开启推衍。

而且,还有一个条件。

需得是李牧自己配合,进入推衍大阵之中,才能进行。

这个条件,让龙帝、李白等人都有些踟蹰。

因为进入推衍大阵,意味着有危险的存在。

如果神识不是足够强大的话,一旦出现差错,很有可能导致李牧神识破碎,后果极为严重。

“无妨。”

李牧却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对于阵法,时间奥义精通。

且他的神识之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远超六皇六帝和三十六柱神级别的人物。

无所畏惧。

眼见李牧如此坚决,其他人也不好反对。

一行人来到了观星府。

这是天道宫的宫殿群之外,一片独立的塔林建筑。

各式各样风格的冰塔,矗立在不同的区域,尤其是那些明显不属于同一历史时代的冰塔,让人看起来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李牧甚至看还看到了几座楼宇,与如今地球上现代高楼大厦的建筑相似。

整片塔林,仿佛是一个大杂烩的塔类建筑博览会。

最中间的区域,则是一个千米高的冰雕祭坛。

十米多一层。

总共九十九层。

而且每一层都像是巨大的冰碾一样,以不同的速度,在缓慢地旋转着,其上都有冰雪雕刻,不同的图案,标记和符号,还有密密麻麻的纹络,指针之类的东西,让整座祭坛,像是一台高速运转计算之中的机器一样。

“这是观星府的镇府至宝,名曰【星轨祭坛】,推衍天机,便是以此物为核心,上一次的天机推演中,【星轨祭坛】有数处损坏,数日前才修葺完成。”

龙帝介绍道。

说着,星皇和星帝两人,来到观星府正门口,来迎接李牧。

为天道盟的【小公子】,李牧如今在这天道上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各方都不敢怠慢。

“参加小公子。”

“我等二人,因为闭关养伤,未能觐见公子,还请恕罪。”

两大强者迎上来,姿态都摆得很低。

一番仪式般的交流之后,众人进入观星府。

然后的一个时辰时间里,都是由星皇、星帝、刘基和鬼谷子四大‘专业人士’,向李牧介绍整个天机推演的过程、程序顺序和重重主意事项。

而大约千人的观星府弟子,则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各种阵法和实物布置。

天机推衍,是个大活儿。

而且,正式开始推衍,还要算良辰。

一直到当日下午,李牧才踏上【星轨祭坛】。

他端坐在祭坛的最顶部。

第九十九层祭坛上,是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案。

分黑白二色。

李牧端坐于八卦图案的最中间。

周围寒风呼啸,雪花飘飞。

破有一种登高凌绝顶,一览众塔小的雄壮感。

在【星轨祭坛】的周围,有四座临时建筑起来的星塔,分别为圆塔、三棱塔、五星塔和六芒星塔,是四位主持这次天机推衍的仙圣强者落身之所。

【星轨祭坛】已经停止了转动。

万籁俱静。

“开始。”

星皇浑厚的声音,在圆形塔中传出。

轰隆隆!

【星轨祭坛】重新启动。

除了李牧身下的第九十九层之外,其他九十八层,都以不同的速率,缓缓地开始转动了起来。

一瞬间,李牧眼前的景象,完全变化了。

风雪消失。

白色冰塔消失。

甚至连天道山都消失了。

只剩下了【星轨祭坛】和漫天星河。

天穹漆黑而又悠远,点缀着无尽的星辰。

星光闪烁,凭增几分神秘深邃。

地球上,凡间曾有传说,认为尘世间的每一人,对应着天上的一颗星辰,人死之后,星辰就会陨落,芸芸众生,亿万生灵,就如这天上的星辰一样,从一出生,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这边是所谓的‘人命天定’之说。

这是粗浅且充满了谬误的天机术的认识。

实际上,真正的天机推衍,虽然也借助于星辰之力,但其中真正的奥义,在于对宇宙之间大道法则的运转和观察,进而推测出一些信息。

很快,李牧就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不是天地元气。

不是大道法则。

是命运之力。

命运的脉轮,在这一刻,开始运转。

然后李牧就看到,诸天星辰也开始以远超正常状态的速率,开始闪烁,运转,演变。

李牧有一种一眼万年的错觉。

星河衍变的速度,远超想象。

漫天的星图,就像是漆黑色的盘子里的千百颗珠子一样,被人狠狠地搅了一把,然后无序而又混乱地滚动碰撞,不断地变换成为不同的形状布局,不到最后一刻停下来,谁也不知道,它们最终静止下来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图案。

李牧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用超级倍速,来观摩整个宇宙的变迁史一样。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时间的流速,仿佛是

被加快了千万倍。

他开始修炼。

之前四大强者就分别告诉过李牧,推衍天机的整个过程,无需刻意去做什么,只需等待或者是修炼即可。

李牧没有选择汲取天地元气,提升境界。

而是开始借着天机推演的机会,想要将时间奥义,推衍到最巅峰。

天机推衍的最大意义,其实就是在操控时间——准确的说,是超越时间,进而在当下为基点,去提前洞察到遥远的未来,所要发生的事情。

对于四大强者来说,是如此。

但对于身处【星轨祭坛】上的李牧来说,更像是身处时间洪流之中,在感受时间从身上呼啸而过的那种感觉。

他原本就对于时间法则的奥义,领悟极深。

借助这一次机会,李牧觉得,自己隐约之中,已经开始窥视到时间的巅峰奥义了。

时间流逝。

李牧完全沉浸在其中。

原本模糊的道则,在李牧的面前,逐渐清晰了起来。

李牧有一种感觉,仿佛自己一伸手,就可以将时间的奥义,宛如实物一样,抓在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轰隆!

震荡声传来。

李牧从入定中醒来。

顿时,他看到了诸天星辰,正在如末日到来一般,开始坠落。

一道道流星火焰划过星空。

星辰失去了运行轨迹,从轨道上冲出,彼此撞击,坍塌,破灭,仿佛是一簇簇刺目的烟火一样,让星空不断地闪烁着一簇簇刺目的亮光。

“这是怎么回事?”

李牧大吃一惊。

难道这就是天机推演之中看到的未来景象吗?

未来,是一片末日?

突然,他的身体剧烈地晃动了起来。

就看宇宙星空,仿佛是被打碎了的玻璃一样,裂开了一道道的裂缝,旋即破碎,坠落……

在星空破碎的裂缝之中,李牧看到了风雪,看到了冰塔。

看到了天道山。

剧烈的晃动,正是从身下传来。

恢弘浩大的【星轨祭坛】,正在剧烈地晃动,仿佛是要坍塌。

“速离祭坛。”

也不知道是哪位的声音,在空中传来。

李牧更不迟疑,直接发力,想要离开【星轨祭坛】。

然而一股无形的力量涌来,竟是将他按在祭坛上,没有跳起来。

轰隆隆!

【星轨祭坛】开始崩碎,下方的一层层,都裂开,化作冰块,朝着更下方滚落,其上的指针,符文,标记,记号等等,全部都崩碎。

原本也不知道隐身在每层祭坛什么位置的观星府弟子们,犹如离巢的黄蜂一样,纷纷狼狈不堪地冲着外面飞射出去。

一种恐怖的湮灭之力,在祭坛中心缓缓地爆发出来。

李牧被淹没在其中。

“他娘的……”

李牧忍不住飙出一句脏话。

他看到【星轨祭坛】周围的那四座施法塔,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崩塌着。

也不知道其中的星皇、星帝、鬼谷子和刘基四人,现在情况如何。

李牧感觉到危机的降临,毫不犹豫,直接施展了时间而已。

穿越时间。

终于成功脱离了【星轨祭坛】,到了安全范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