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5 四副未来图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星轨祭坛】的变化,显然是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在数千米以外等待着的李白、宋皇、龙帝等人,更是面色大变。

“怎么回事?”

“祭坛要坍塌了。”

“不好,快,救人。”

诸大强者,纷纷释放出自己的仙道力量,开始救人。

有人去救那些被爆炸波及眼看着无法逃出的观星府弟子。

也有人朝着那四座施法塔飞去。

轰隆隆!

【星轨祭坛】之中,不断有爆炸声传出。

其内蕴含着的恐怖力量,仿佛是星辰爆炸一样,便是整个观星府都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而最可怕的地方,还不是【星轨祭坛】。

而是那四尊施法塔。

这一瞬间,仿佛是天地暴怒一样,将所有的怒意,都从天穹之上倾泻下来,灌注进入到了四尊施法塔之中。

恐怖的破坏力,几乎是在瞬间,就让四尊有着仙道阵法守护的冰塔,粉碎坍塌了下来。

而正身处其中的鬼谷子、刘基、星皇、星帝,则是瞬间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那恐怖的天怒天罚之力,针对的正是他们四个人。

恐怖的混乱法则能量洪流,仿佛是天河倒灌一样,朝着四人席卷而去。

而且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四人在之前的天机推衍之中,消耗了太多的仙元,而且仿佛还遭受了天道反噬之力,竟是个个都受伤不轻的样子。

眼看着四人,就要被天道法则乱流吞没。

“难道是逆天而行,洞察天机导致的天罚?”

李牧也看的心惊肉跳。

李白浑身剑意勃发,一朵璀璨青莲,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其中,直接朝着被困在混轮法则洪流中的刘基飞了过去,大喝道:“随我剑走。”

万片青莲花瓣,化作一柄至上神剑,破开天道逆流,来到了刘基的身边。

刘基抓住机会,冲入青莲花瓣之中。

与此同时,屈子也是长吟【离骚】,展开了自己的仙道领域,逆着天道乱流额上,仿佛是一个在滔滔历史长河之中,逆流而行的悲苦旅人一般,不断地朝着被困住的鬼谷子而去。

【酒气书仙】张旭站在原地,双手各握着一支笔。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他左手挥毫,金色自己烙印在虚空之中,正是李白的千古名著《侠客行》,每写出一个字,变化做一道金光,飞射而出,不断地汇入到李白的青莲剑光之中。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张旭左手写的,乃是屈原的《离骚》。

仪式每写出一个字,就化作流光飞射,涌入到了另一边屈原的仙道领域之中。

在张旭这位‘金牌辅助’的支持下,李白和屈原付出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鬼谷子和刘基两大柱神,从那天罚混乱法则逆流之中救了出来。

而另一边,也是同样。

龙帝显出法相真身,化作一条赤红真龙,拼着肉身受损,将星帝从坍塌的施法塔之中救援出来。

而宋皇一身皇袍,拼上了数件仙器,才将星帝救出来。

轰隆!

终于,四座施法塔彻底坍塌,化作了漫天冰屑纷飞。

而建成已经有千年之久的【星轨祭坛】,也几乎是在同时,崩裂坍塌,化作冰雪齑粉,朝着四周飞扬辐射,巨大的震荡之力,将整个观星府的数百座星塔,直接震倒!

整个天道山,都在颤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赤帝难掩脸上的惊容,道:“你们……推演天机,到底看到了什么?”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四位施法者的身上。

李牧心中,也是震惊万分。

他内心里猜测,不会是自己在星轨祭坛上,修炼时间奥义,导致这一次天机推演失败,引发了这样可怕的连锁反应吧?

“天道反噬……”

星皇剧烈地喘息着,嘴角溢出血迹,道:“连续两次,推演天机,逆天而行,遭受到了天道反噬……”

众人闻言,都是一呆。

李牧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

不是自己的原因。

就说嘛,之前四大施法者,都和他说过,等待天机推演开始,自己不用刻意去配合任何事情,只需在【星轨祭坛】上修炼即可,绝对不会影响到这一次的天机推演。

“那你们可曾看到未来天机?”

龙帝恢复了人形,神色灼灼地问道。

星皇和星帝对视了一眼,面色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牧见状,心中越发好奇。

他正要问什么。

突然,就看到鬼谷子在屈原的搀扶下,很隐蔽地对自己做了一个手势。

“快离开这里。”

鬼谷子的声音,在李牧的耳边响起。

仙道传音。

李牧心中一震。

鬼谷子让自己快逃?

莫非刚才的天机推演中,他看到了什么对自己极为不利的画面?

李牧心中微微一动,时间法则已经悄无声息地弥漫开去。

他并没有逃离,而是想要听一听,其他三大施法者,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天道山塌陷,天道宫湮灭……”

星皇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什么?”

不等其他人说什么,星帝却是一脸震惊:“可是……我分明看到的是上三天之门打开,仙主父神迎着圣光,进入上三天。”

“这不可能。”

星皇大吃一惊。

他和星帝,乃是孪生兄弟。

执掌观星府以来,历次推衍天机,相互之间的配合协作,已经达到了天衣无缝的境地,可以说是心灵相通也不为过,从未有一次的失误和不同。

但是这一次,星帝看到的未来画面,竟是和自己完全不一样?

两个人相互对视,难掩震惊之色。

被屈原搀扶着的鬼谷子,脸上也显然浮现出一丝愕然之色。

他没有想到,星皇、星帝看到的景象,竟是与自己的截然不同。

这时,刘基也是脸上,也带着意外之色。

略微沉默,他缓缓地道:“我看到的画面,是李牧被一柄白色的剑,刺穿了身躯,湮灭道则吞噬了他。”

众人心中的惊讶更甚。

这时什么意思?

第三个人,看到的未来,与前两者竟然也是不同?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鬼谷子。

鬼谷子略作思考,道:“我看到的画面,与三位都不同,是一望无际的残缺宫阙,白骨,还有游荡着的幽灵,那是未知之地,绝对不是中三天,我看到了牧云仙主的身影,李牧紧随其后……”

众人听完,更加糊涂。

怎么会这样?

四个天机推演大师,本以为可以窥视到李牧的过去和将来,但是竟然看到了四副完全不同的画面。

而且听起来,这四副画面,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李牧也是一头雾水。

天道山崩塌,天道宫覆灭。

牧云仙主进入上三天。

自己被一柄白色的剑杀死?

自己和牧云仙主一起出现在一个陌生之地?

四幅画面,到底说明了什么呢?

李牧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着。

不对。

刚才鬼谷子为何要传音,让自己立刻逃离这里?

如果他看到的是自己和牧云仙主一起出现在某个陌生之地的画面的话,没有道理冒着被其他人发现的危险,传音让自己赶紧逃离。

所以说,鬼谷子其实并没有说出自己看到的真相?

或者说,没有说完整?

也就是说,这四副未来画面中,有一副其实是假的?

既然鬼谷子都有可能说谎,那其他人呢?

刘基,星皇和星帝三人,是不是也存在着说了假话的可能?

毕竟这四人,可是分属两个不同的大阵营。

一旦当他们看到了对于自己阵营不利的湖面,或者是看到了什么不能让对方知道的信息,极有可能,不会在第一时间直接说出来。

这四幅未来画面,有可能都是假的?

李牧想一想,顿觉头大。

局面,有些诡异啊。

极有可能,除了李牧之外,只有四大施法者自己,才知道这其中有谎言。

李牧很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其他众人,在最初的震惊和沉默之后,都逐渐回过神来。

“为何会是这样?”

宋皇道:“按理来说,四位看到的未来天道画面,应该是一致的吧,何以会出现偏差?”

这句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星帝苦笑。嘴角又溢出一缕鲜血,道:“可能是天道错乱,我们四个人看到的画面,只是未来天道长河之中某一个片段,原本一切正常的话,只需要继续运转【星轨祭坛】,继续推衍,最终便可以将这四副画面拼凑在一起,知道其前后顺序和前因后果,可惜天道反噬,祭坛崩塌……小公子的身上,牵扯了太大的因果啊,已经不是我们四人和【星轨祭坛】所能承受!”

其他三大施法者,也都面带苦涩地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可真的是有负所托,脸丢大了。

“小公子不愧是道子,竟然能够引动如此之多的因果,不过,这一次推衍,总归也有好消息,仙主父神进入上三天的画面,应该不会错……”

赤帝连忙道。

有人微微点头。

但宋皇和龙帝,却是齐齐瞪了一眼赤帝。

这样说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未来有一日,小公子李牧真的会被一柄白色的剑杀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