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5 肘腋之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有些选择,哪怕是权宜之计,也不能去做。”

李牧摇摇头,道:“别说我对太始道尊毫无代入感,就算是我能认同他,融合了这遗蜕,获得了这位仙界巅峰巨擘的昔日全盛时期的力量,我就能同时对抗牧云仙主和三绝世了吗?”

花想容摇摇头:“不能。”

然后她补充了一句:“但是,融合了之后,至少可以活下来。”

“只是活下来吗?”

李牧笑着摇摇头,道:“如果只是为了活下来,我想当年的太始道尊,就不会选择斩断过去现在未来,割裂一切因果,去做那新时代的主角了,说实话,就算是我彻底相信,自己就是太始道尊的转世也好,投影也好,我都觉得,真正的太始道尊已经死了,而我和他,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他的脑海中,思路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既然已经斩断了一切,为何还要故态复萌呢?”

“融合,重新走上昔日的命运轨迹,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不融合,未来不可知,还有一线拼搏机会。”

李牧笑着看着花想容,笑容越暖,心志越坚。

花想容看着他的笑容,陷入了沉默。

半晌后,她似乎依旧试图说服李牧,道:“当初,道尊得不到的,只是那一缕新时代主角的气运而已,如今已经具备,哪怕是沾染了昔日的因果,只要有这样一缕新时代的气运在,当与昔日不同,可以开创出新局面,未必就是苟延残喘。”

李牧笑着摇摇头。

花想容很是耐心,继续道:“何况,融合遗蜕,并不一定是回到过去,只要的意志足够坚定,可以占据主导,那既可以得到道尊的力量,也可以掌握新主角的气运,成为全新的自己,未尝不是一条新的道路。”

李牧依旧笑着。

他的心中,冒出来一个新的问题——

花想容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意愿,想让他融合这尊遗蜕呢?

以花想容的智商,她肯定知道融合遗蜕是一个下下之选。

但却还是数遍试图说服李牧选择融合。

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李牧沉默着。

花想容也不再继续劝说。

但她眼睛中的

光彩,却毫无这样地告诉李牧,她依旧简直自己的想法。

李牧突然反问道:“有属于自己的完整的记忆吗?”

花想容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李牧道:“那能说说,是如何来到道尊山,如何成为太始道尊的代言人吗?”

花想容道:“我曾被放逐于虚无之中,一直到二十年前,我破开虚无来到了道尊山,觉醒了记忆,我才知道,原来我是道尊盟的一员,而我的使命,则是保护太始道尊,直到上三天之门开启……”

放逐?

觉醒记忆?

李牧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这个两个词。

这背后的意义,解释的可能,可就太多了。

“那记得被放逐何地吗?”

“放逐之地是何处?还有关于放逐的记忆吗?”

“没有,放逐在虚无,记忆并不完整。”

“那是如何觉醒记忆?”

“得到了梧桐树下的记忆传承之石,获得了放逐之前的记忆。”

和花想容对话,无疑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因为她从来都不会遮遮掩掩,不会像是西王母那样,欲语还休,总是会直接给出很确定的答案。

而随着两人对话的进行,李牧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的端由。

花想容丧失了前世的记忆,很显然,与她口中的‘记忆传承之石’有关系,李牧将他理解为一种记忆的粘贴复制,很有可能,就是所谓的记忆之石中的东西,粘贴覆盖了她原先的记忆。

所以如果想要揭开这其中的谜团,首先要弄清楚‘记忆传承之石’是什么东西。

李牧也很直接地问了出来。

但花想容要摇摇头,解释说道,‘记忆传承之石’在他当初获得了属于自己的记忆之后,就已经彻底毁灭消失了。

李牧记在心中,要想办法去追查‘记忆传承之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如何破解。

他依旧没有融合遗蜕的打算。

花想容连续劝说,见他主意已定,只好暂时熄灭了连续劝说的打算。

“送我下山吧。”

李牧道。

花想容道:“只有在道尊山,才是

安全的。”

李牧遥遥头:“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西王母让李牧利用七宝玲珑塔,收集齐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必定是深有用意,李牧决定接受这个意见。

另外,李牧想要去见一见三绝世。

相比牧云仙主和太始道尊的故事,李牧更加相信老神棍的批言。

一个时辰之后。

两人走出了道尊山。

“不对。”

刚刚走出道尊山阵法范围,花想容的面色,猛地一变。

她单手抓住李牧的肩膀,身形如电,飞快地朝后退去。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一道强大无匹的气息,从天而落,间不容发之际,直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花想容毫不迟疑,直接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轰!

劲气涟漪激荡。

花想容的身形一荡,后退十步,稳住身形。

“战无灭?”

她看着阻住自己冲入道尊山的身影,正是四祖之一的战祖战无灭。

“白尊大人,为何会带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从道尊山中出来?”

战无灭面色冷峻,语气中带着质问。

“这不是能管的事情。”

花想容皱眉道:“也不是该管的事情。”

战无灭摇摇头,道:“白尊大人,请带我们去面见道尊大人。”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从李牧花想容的身后传来:“我们已经有太久太久的时间,没有见到道尊大人了,想要亲自面见他老人家。”

强大的气息,瞬间浮现,将两人的后路也堵住。

是四祖之中的另外一人——真祖。

两祖一前一后,将两人包夹在中间

花想容道:“道尊并不想见们。”

“是不想让我们见,还是道尊不想见?”战无灭道。

“们什么意思?”花想容的表情,冰冷了起来,道:“如今战局混乱,们两人,不在前线坐镇御敌,却自私返回,对我动手,们莫非是想要背叛道尊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