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6 开弓没有回头箭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危急存亡之秋,我们两人,自然都是心系道尊盟的安危。”【战祖】道:“只是,如今道尊盟的危机,只怕是并不在各处疆域,而是在这道尊山之上。”

【真祖】道:“白尊大人,还是请你带我们上山吧。”

两大祖级强者,一前一后,释放出修为立场,将花想容、李牧两人完全包围,这是仙圣级巅峰的力量,牵引大道法则,隔绝了一切逃跑的可能。

“放肆。”

花想容面色怒极,道:”你们竟敢违抗道尊的命令?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退下,否则,道尊降罚,便是你们位列四祖之一,也不会有丝毫宽容。”

“哈哈哈哈。”

【战祖】大笑了起来,道:“我们两人,既然做出了今日的选择,就不怕你这妖女的巧言令色,不论如何,都要见道尊一面,哪怕是见了就被道尊处死,也心甘情愿。”

“何必这么多废话,捉了这个妖女再说。”

【真祖】伸手一引。

六道光丝,从天而降,形成了光牢,要将李牧两人,囚禁其中。

花想容单手抓住李牧右肩,身形一动,紫光闪烁,在光牢完全闭合之前,脱离出来,下一瞬间,光牢闭合,其间所笼罩之物,尽数化作齑粉。

【战祖】左脚一顿地。

砰砰砰!

一道道土剑,从地面之下生成,穿透而出,密密麻麻,刺向花想容和李牧。

大地震动。

李牧一身功法,运转到极限。

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与仙圣级强者交手,以他如今的实力,还做不到。

花想容单手扶着李牧,右手在虚空之中一凝。

一柄紫色长剑,浮现出手中。

挥剑横斩。

嗤嗤嗤!

暴凸而起的土剑,顿时化作粉末消散。

【战祖】一步踏出,瞬间就到了近前,一拳轰出。

大道轰鸣。

天地共震。

花想容身前,紫色光丝层层叠叠钩织,瞬间结成一面闪烁千万仙道符文的光墙。

轰!

拳头轰碎光墙。

花想容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以她的修为,如今还是不足以与祖级强者对抗。

很显然,她进入仙古巨门之后,虽然并未转生成为婴儿,但也让前世的修为大降,如今也不过堪堪是仙圣初阶而已,正面对抗【战祖】、【真祖】两大强者,还有保护李牧这个拖油瓶,自然是迅速败阵。

“妖女,束手就擒。”

【真祖】再施秘术,光牢再启。

“你走。”

花想容面色一肃,身上气息狂暴起来,要施展某种大缺秘术,将李牧送入安全地带。

“唉。”

李牧叹了一口气。

下一瞬间,他和花想容的身影,突然虚化了下来,用一种奇异的倒退方式,极为诡异地无视了【真祖】和【战祖】的道则攻击,退回到了道尊山的阵法护罩范围。

“嗯?”

“怎么会?”

两大祖级强者,心中一惊。

刚才那种力量,完全超乎他们的理解范畴,竟是被这两个‘【瓮中之鳖】’瞬间就逃了出去。

但两人也只是略微迟疑,便再度出手,朝着道尊山阵法结界内冲来。

今日之事,开弓没有回头箭。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擒住花想容。

“哼。”

花想容一声冷哼。

阵法结界顿时光芒大作,涌动神光,将两大强者都弹了出去。

但花想容口鼻耳朵之中,又有鲜血沁出,伤势加剧。

“走。”

她带着李牧,跌跌撞撞地朝着道尊山深处逃去。

但才狂奔千米,整个人就已经支撑不住。

变成了李牧背着她。

“快,上山。”

花想容气若游丝一般地道。

她刚才借助道尊山阵法,勉强将两祖震飞一次,片刻阻挡。

若是再次被两祖之上的话,就危险了。

李牧也深知厉害。

他背负着花想容,顺着山道,往山顶狂奔。

在太始道尊遗蜕的霸道威压之下,一个人行走本就已经非常艰难,背上一个人,则更是难上加难,李牧许久不曾如此累,大口大口地喘气,身体骨骼仿佛快要支撑不住而发出咯咯的哀鸣声,每一步踏在地面,都会在青石板上,踏出两个深深的足印。

好在他的肉身修为,素来强横,才能支撑。

但才攀登到一半路程,浑身已经是大汗淋漓。

天地之间无所不在的道尊威压,更是让花想容的伤势加剧,令她越发虚弱。

山下。

轰!

道尊山的外围结界,终于消弭部分。

【真祖】和【战祖】两人,凭借着强横的个人修为,硬生生地挤进了结界之中。

祖级强者,肉身修为自然是不弱。

而且道尊遗蜕的威压,难以完全镇住他们体内的仙元。

两人毫不迟疑,顺着山路,发足狂奔。

半个时辰之后。

道尊山巅。

李牧几乎累的吐血,终于将花想容,背到了那颗梧桐树前。

道尊遗蜕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树下。

黑发在风中飞舞。

“快……”

李牧双手撑着膝盖,道:“有什么底牌,快拿不出来,不然的话,就麻烦了,我能感觉到,那两个老货,已经快要追上来了。”

花想容背靠着梧桐树干,眼角有血迹流淌下来。

一张嘴,口中的鲜血,犹如泉涌。

“没有什么底牌了。”

她面色苍白,神态凄苦地道:“【战祖】的战争之力,在我体内肆虐,已经锁住了我的本源,我就算是想要利用道尊遗蜕,也不可能了。”

李牧表情一滞。

“小花儿,你……这个时候,可别乱开玩笑。”

他的脸色,有点儿凝固。

“不是玩笑,是我……大意了,没想到四祖竟然早就怀有异心,他们怕是早就发现,道尊已死之事,但摄于道尊之威,迟迟不敢发难,这一次道尊盟危急,他们反倒是破釜沉舟下了决心。”花想容摇摇头,道:“我虽然得到了技艺传承之石中的记忆,但实力终究是不够,难以镇住他们,这四祖都是仙界巨擘,眼光毒辣,阅历丰富,我终究还是骗不过他们。”

李牧的面色,更加僵硬了。

“看来,只好使用破界符了。”

他咬牙道。

花想容眼神一亮,道:“对,你还有破界符,快撕碎符纸离开吧,不用管我。”

李牧一愣,旋即道:“什么意思?难道这符……”

“只能带走一个人。”

花想容道:“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话音未落。

“走,往哪里走?”

【战祖】的声音出现。

两大祖级强者,终于硬撑着追赶到了道尊山之巅。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