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7 道尊复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来得好快。”

李牧心中陡然一惊。

看时,却见【真祖】和【战祖】已经双双顺着山道,疾驰而来,转眼就到了山巅。

两人都是浑身云霞蒸腾,仙元流转,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

可见在道尊遗蜕的威压之中攀山,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件极为辛苦的事情。

“你们不是要见道尊吗?”

花想容扶着梧桐树,缓缓地站起来,道:“道尊就在这里,你们还不行礼?”

不用她说,两祖此时,都已经看到了道尊遗蜕。

“属下参见道尊。”

“拜见道尊。”

两人第一时间,齐齐双膝跪地。

心中虽然有惊惶,但更多的是狂喜。

他们二人今日之所以敢犯下如此大不敬之罪,就是担心道尊被花想容算计,或者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出了状况——毕竟太始道尊,已经很旧没有接见过他们了。

而前几日,在天道宫出手的人,虽然外界盛传乃是太始道尊,但作为四祖级存在,他们当然知道,那是假的。

没想到上山来,见到太始道尊,竟是安然无恙,两人如何不兴奋?

只要确定了道尊的存在,他们两人,就算是被降罪抹除,也毫无怨念。

但‘太始道尊’却并未有回身的意思。

两祖额头贴在地上。

但他们并未等来‘太始道尊’的惩罚。

感受到那平静没有丝毫波动的威压,两个人仿佛是预见到了道尊的怒火,顿时心中都惴惴了起来,全部都屏息凝神,头也不敢抬,静静地跪着。

花想容倚着梧桐树,看向李牧。

李牧苦笑。

他已经明白,花想容带着自己退回到山巅,是因为什么了。

的确。

在山巅,有唯一的一线生机。

就在这道尊遗蜕上。

只要李牧愿意融合道尊遗蜕,便可以或的太始道尊的力量。

就等于,他可以变成太始道尊。

像是【真祖】、【战祖】这样忠心耿耿的属下,自然是会对李牧千从万从,所有的危机,立刻消失。

他看向花想容。

花儿的表情,宁静而又从容。

鲜血衬托的那张脸,比李牧记忆中,仿佛还美丽无数倍。

她的眼神,是如此清澈纯净。

没有丝毫恳求,或者是期冀,或者是其他什么情愫。

她就这么静静地靠在梧桐树下,等待着李牧的选择。

李牧摇摇头。

再没有丝毫的犹豫,身形一动,来到道尊遗蜕前,伸手轻轻地按在了遗蜕的额头上。

微光一闪。

李牧整个人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的【道尊遗蜕】,在这一瞬间,睫毛微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下一瞬间,覆盖了整个道尊山的霸道威压,从之前平静宛如一潭死水一般的状态,骤然沸腾了起来。

显得激烈。

动荡。

好像是盛怒之中,想要毁灭这一番天地般一样。

【真祖】和【战祖】两人,顿时将头垂的更低了。

他们感觉到了道尊的怒火。

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一样。

“尔等可知罪?”

浑厚的声音,带着一种近乎于忘情的冷漠。

这个声音,已经有足足数百年,未曾在这道尊山上出现过了。

当然,这一点,只有花想容知道。

在看到太始道尊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的眼中,亮光大作,一瞬间,整个人都多了几分光彩,仿佛连伤势都消失了。

她看着太始道尊的眼神里,有漫天的星辰在闪烁。

而【战祖】、【真祖】两大强者,却是以额抵地,齐齐颤声道:“属下知错,愿接受道尊任何惩罚。”

‘太始道尊’站了起来。

他缓缓地转过身来。

浑身道袍鼓荡,笼罩着整个道尊山的霸道威压,突然犹如长鲸吸水一样,以极快的速度,飞快的撤回来,收回到了身躯之内。

整个道尊山的气息,都瞬间为之一变。

花想容的眼睛里放射光华,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笑容。

这种笑容,璀璨如骄阳,美丽如花朵。

这也是在李牧在中三天见到花想容以来,她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们两人,何其之蠢,逼得我不得不以旧身与你们相见,可知这几乎让我一片心血,几乎付之东流。”

‘太始道尊’道。

“属下罪该万死。”

“请道尊降罪。”

两大强者又是震惊,又是懊悔。

“罢了,你们二人起来吧。”

‘太始道尊’一抬手:“念在你们此次冒犯的初心,乃是为了本尊,亦未铸成大错,且本尊未曾事先向你们言明,便不降罪于你们,记住,白尊乃是本尊最信任之人,也是本尊欺天大计的执行者,尔等日后,不得再对白尊有任何不敬,明白吗?”

“属下遵命。”

“多谢道尊不杀之恩。”

两祖心中,欣喜万分。

道尊对他们果然是念旧情的。

这要比道尊宽恕他们,还令他们感觉到开心。

无数年的追随,他们对于道尊,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下属的感情。

在他们的心中,太始道尊就是精神支柱,就和天道盟的无数天才强者心目中,牧云仙主是永恒偶像一样。

这两位仙界巅峰巨擘,在各自的阵营中,都有着至高无上的威望。

“【镇祖】心怀异念,已经被我所杀,你们两人,下山去后,专心对付天道盟即可,其他事情,都有白尊来执行,明白了吗?”

‘太始道尊’又道。

两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怀疑,双双行礼之后,转身下山而去。

没有了道尊霸道威压的震慑,自然是可以御空下山。

几乎是在他们下山之后的万分之一秒内,‘太始道尊’那张邪魅精致的脸重新变成了李牧阳刚英俊的脸庞,随后他重新坐回去,盘膝在梧桐树下,眼睛闭合,生者的气息,瞬间散去。

微光一闪。

李牧的身形,从道尊遗蜕中出来。

他面色苍白,一副极度虚弱的样子,体内的仙元消耗一空,浑身大汗淋漓好像是刚才水里捞出来一样。

“你……”

花想容脸上浮现出极度愕然之色。

她万万都没有想到,李牧在融合了太始道尊的遗蜕之后,竟然可以重新与之剖离。

微微翘起的嘴角,线条骤然凝固。

一种难掩的失望,从她脸上浮现。

而李牧大口喘息之余,猛地想起什么,一拍脑门,道:“遭了。”

bq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