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8 一剑冰封八百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花想容难掩失望的脸上,神色也猛地一绷,道:“怎么?”

李牧道:“刚才忘了补充一句,让他们以后对我也尊敬点,不要再动不动就要对付我了。”

花想容:“……”

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李牧嘿嘿一笑,道:“不过,既然以后道尊盟完全是你说了算,那你告诉三祖七王,让他们以后对我尊敬一点,相信也是可以的。”

花想容点头,道:“可以。”

经过李牧这么一打岔,她脸上的失望之情,已经彻底消失。

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

“接下来,你要去做什么?”

她问道。

李牧道:“我要去飞升者阵营。”

花想容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李牧道:“对我有点儿信心,不会有你说的那种,飞升者阵营和天道盟联手追杀我的情况发生,何况,如今道尊盟的局势,岌岌可危,我去飞升者阵营,可以说服他们,暂停对道尊盟的攻势,以免平衡的局势被打破。”

花想容道:“也好,既然你意已决,那我就不再劝说,让我同你一起去。“

李牧摇摇头,道:“你要坐镇道尊盟。”

中三天是三足鼎立的局势。

众所周知,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

一旦这种微妙的平衡被破坏,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都难以预料。

如今天道盟和飞升者阵营,同时对道尊盟发起攻击,三足鼎立眼看着要终结。

这是李牧所无法接受的。

因为看起来是两大正义阵营在围攻邪恶阵营,但实际绝不像是表面上如此简单。

李牧脑海中一直都在想,那日几乎攻破了天道山,逼得牧云仙主出手的人,到底是谁呢?

莫非幕后还隐藏着一个大佬,想要搅浑局势?

花想容还要坚持说什么。

李牧突然嘿嘿一笑,道:“如果你实在是担心我,那不妨将这尊遗蜕,交给我吧,你刚才也看到了,当我临时驱动遗蜕的话,是可以发挥出太始道尊一部分力量的,也算是多了一张底牌。”

花想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最终,李牧带着遗蜕,下了道尊山。

他戴着花想容所送的那张面具,一路前行,朝着宁平城而去。

一路上,看到无数战争场面。

硝烟弥漫天空。

烈火点燃大地。

大片大片的山清水秀之地,在战争之中,化作了焦土和荒漠。

河流之中,流淌着毒水,所过之处,给沿岸之地带来了死亡。

山峰倒塌,寸草不生。

森林日夜燃烧着火焰。

地壳之下的恶岩,如同恶魔之舌舔舐大地。

李牧看到无数生灵在毁灭之中哀嚎,除了三大阵营的修士,还有很多无辜的普通生灵,如灵兽灵禽,虫蚁飞鸟等等,都在毫无准备之下,进入到了垂死挣扎的状态……

哀鸿遍野。

李牧数次出手救援。

但他一人之力,所起的作用,如杯水车薪。

最终,他来到了宁平城。

残缺的城墙,在荒漠之中矗立,仿佛是浊海之中的礁石,沧桑而又孤寂。

远处的天空中,弥漫着乌云,空气里充斥着焦臭的味道。

李牧来到城下。

他取下了面具。

“小兄弟,是你?”

王处玄从城头跳下来,欣喜万分地看着李牧,道:“你……你不是……”

天道盟已经放出消息,说李牧死于太始道尊的突袭之中。

这也是导致中三天彻底大乱的根源之一。

飞升者阵营尤其对于这一件事情反应激烈。

“其中内情,一言难尽,我运气好,逃离了天道山,一路隐姓埋名,费了一番功夫,才来到宁平城。”李牧道。

看得出来,王处玄的那种欣喜,绝对是发自内心。

这也是李牧为什么一直以来,内心深处,都倾向于飞升者阵营的原因。

在这里,他能找到家一般的感觉。

“走,快……快进城……我立刻派人传讯,李白大人他们要是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兴奋若狂的。”

王处玄拉着李牧进城。

城内,一片萧条。

很显然,宁平城经历了不止一场战争。

战争的洗礼,让这座阵营边境的桥头堡,到处都充满了慌败的气息。

不到半日,李白和屈子就赶到了宁平城。

“你真的是我李牧兄弟?不会是冒牌的吧,不行,我得考考你……”

看到李牧,李白的眼眶有点儿红。

当日,他们被李牧强行安排下山,当时还以为,李牧是真的决定接受天道宫小公子的权势,做出了最后的选择,但现在看来,当时的李牧,一定是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所以才催他们下山。

如果当日他们在,就凭驿宫与【攀桂殿】那么近的距离,被那‘太始道尊’偷袭之下,必定是难逃一劫。

后来,他们曾杀回天道宫。

连三绝世之一的孙飞,都赶赴前去。

结果已经迟了。

天道宫已经确定,李牧死于偷袭,尸骨不存。

这个噩耗,对于李白等人的打击,是巨大的。

孙飞更是大闹天道宫。

最后,牧云仙主亲自安抚。

而天道盟与飞升者阵营的盟约,因此越发稳固。

双方很快就达成了联手围攻道尊盟的协议。

这还是无数年以来,两大阵营如此紧密协作大范围的合作。

“真的是你啊,兄弟。”

李白兴奋地给了李牧当胸一拳。

屈子的脸上,也带着不再掩饰的笑意。

李牧未死!

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这些日子以来,最大的好消息。

“我想要见一见其他各位柱神和三位绝世。”

众人回到城主府之后,李牧提出了这个要求,道:“有很多事情,都有误会,我想要说服诸位,停止对道尊盟的进攻。”

从刚才与李白等人的交谈之中,李牧得到了一个基本判断——牧云仙主并未将自己是太始道尊新身的消息泄露出去,而是利用自己的死,来将飞升者阵营,捆绑到了天道宫战车上。

不得不说,这并不是一部好棋。

牧云仙主的选择,让李牧意外。

“呵呵,李牧,你这句话,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的呢?天道宫?还是道尊盟?”

一个清朗中带着难以言说魅力的声音,从大厅外传来。

众人都朝着厅外看去。

微光一闪。

一位身着青衫的英俊男子,从外面走来。

一剑冰封八百里,锈剑青衫谁堪敌?

李白等人齐齐变色,连忙都起身。

“丁浩,你竟也赶来了?”

-------

第一更,还有三更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