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1 假装是看一场烟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为了救人。”

屈子的一位弟子,面色悲恸地道:“魔气袭来,我和师兄弟们,猝不及防,被围在其中,师父为了替我们争取时间,被魔气所围。”

李牧听了,暗中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屈子。

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多亏屈子以大毅力,镇压体内的魔气,没有暴走,所以汨罗城中才无事,否则,我赶来时,这里已经成为一片死亡修罗炼狱了。”

孙飞也不禁感慨。

“局势越来越危急,天道盟的六皇六帝和道尊盟的十王中,都已经有人入魔,大杀四方,我们的三十六位柱神前辈,行事也岌岌可危。”

有人道。

李牧抬头看天。

天空中,已经笼罩着淡淡的黑色光气。

魔气似是流雾,飘荡在这一方天地。

天地之间,还有一柱柱的龙卷风,呈赤黑色,接天连地,在摇曳飞旋。

“青羽不是在寻找上三天缝隙吗?这些魔气泄露出来,寻迹而行,应该可以找到缝隙所在吧?”

李牧道。

孙飞点点头:“应该快了。”

有预言说,上三天洞开之日,就在此岁。

中三天的种种异变,都可以说是于此相连,已经印证了诸多。

“现在最担心的是,这魔气若是渗入到下界去,那才是一场真正的灾难,凡间之人,没有仙躯,一旦被魔气所沾,立刻就要丧命化作尸鬼,不出数月,整个凡间,所有生灵都将死绝。”

鬼谷子面色凝重地道。

李牧心中一紧。

如果是那样,可就真的糟糕了。

他在凡间,可是有诸多朋友和亲戚,诸多熟人。

那里是他的根。

要是鬼谷族所说变成事实,那样的画面,简直不敢想象。

“可有什么应对之策?”

李牧问道。

“我们已经传出军令,命大小城市的同胞袍泽,尽数后撤,前往石鼓大城等十大仙城聚集,构筑仙阵,共同抵御这魔气,准备放弃其他城池了。”鬼谷子道。

“至于保护凡间……只能是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否则,没有人可以阻拦这魔气下渗,按照我们的推算,最多再有一年时间,中三天的魔气,必将下泄到凡间。”

鬼谷子补充道。

一年时间吗?

李牧仔细算了算,很紧张。

凡人的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

仙人的一年,几乎就等同于是一瞬。

随便闭关,都有可能是三五百年。

在李牧的计划之中,自己踏入仙帝境界,前往上三天才有把握。

如今他刚进入仙圣不久。

冲击仙帝的话,一年时间不算充裕。

汨罗城作为飞升者阵营的大城之一,自然是需要全力驻守的目标。

孙飞亲自出手,在城内外设置了各种圣骑士光环加成。

李牧也参与了阵法的布置。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有消息传来,天道盟和道尊盟几乎是采取了相同的办法,而且更为极端——天道盟退守天道山,而道尊盟则退守道尊十五山。

上三天只是泄露出来一些气,就让中三天的三大势力,成为了困兽。

局势急转直下。

诸多退避不及的强者,被魔气侵袭,直接化作魔仙,发狂好战,在中三天广袤的天地之中,游荡,战斗……犹如尸体。

李牧有些担心花想容。

因为他知道,道尊山上,没有太始道尊。

连道尊遗蜕都没有了。

没有顶级强者的道尊盟,可否抵御魔气?

十日后。

丁浩返回汨罗城。

“那块神壁,果然是最后一款补天石,而且还是补天石的最核心一块。”

他的心情相当不错:“羽族想要利用这块补天石,破开上三天的界壁,寻找机缘,再现昔日辉煌,殊不知以他们的能力,进入上三天只能是白白送死,反而会祸及诸天。”

“集齐补天石,你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李牧道。

丁浩道:“我还需要将这补天石祭炼一番,到时候,才能真正为我所用。”

李牧道:“不知道青羽的‘任务’,进行的如何了?”

丁浩道:“已收到他的消息,半年之内,当有结果。”

孙飞道:“这么说来,我们还需等半年时间?”

丁浩道:“半年时间不长,需好好准备。”

孙飞点点头。

两人的目光,都落在李牧的身上。

四象之中,唯有李牧,如今实力还不足,需要抓紧时间了。

李牧道:“放心吧,到时候,必定不至于拖累你们三个,不过,我现在需要去往道尊盟。”

丁浩和孙飞,也都没有阻拦。

李牧驾驭【七宝玲珑塔】,离开汨罗城,前往道尊山。

一路上所见,却是天倾如塌的惨状,也见到一些生灵,为魔气所侵,形如丧尸,渐失神智,比当初被镇压在封魔山之下的天罡地煞魔种,还有不如。

现在李牧怀疑,当初施计暗算一百零八星宿的人,极有可能是上三天中人物。

但是布局,定有所图谋。

所以在自己来到了中三天之后,第一时间抢夺【七宝玲珑塔】,而且,如今这中三天的魔气,与星宿魔种体内的魔气,极为相似。

约三日后。

李牧到达道尊山。

有道尊遗蜕在手,一路畅通无阻。

在道尊山之巅,他见到了独坐于树下的花想容。

看到李牧归来,她站在树下,盈盈一笑。

但李牧分明看的出来,她的笑意中,有一闪而逝的失望。

失望什么?

失望自己并未完全融合道尊遗蜕吗?

所以说,在这个记忆世界里,花想容内心深处的那个人,其实是太始道尊。

她想要看到的是那个已经斩断了一切的人。

她对于李牧的好感,完全是因为,他是太始道尊的后世身。

但实际上,她也知道,李牧不是太始道尊。

李牧将道尊遗蜕取出,重新放在道尊山之巅。

那种霸道无匹的威压,再度释放,笼罩了整个道尊山,并且辐射周围的四祖山和十王山,虽然压制力不再那么强,但却可以对抗魔气,让诸多道尊盟的高手强者,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要毁灭了。”

花想容靠着李牧肩膀坐下来。

她微微仰头,天鹅颈般白皙如玉的脖颈勾出好看的弧度,看着天空中扭曲漂浮的黑色魔气,仿佛是坐在明月下花园中,陪着心上人欣赏那漫天的易逝烟花。

8)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