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0 异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随着咆哮声,这巨大的黄金骷髅的精神力量,变得狂暴了起来。

它挥动着残碎的战刀,每一根黄金色的骨头,都震动闪烁着仙道符文,一刀斩下,大片大片的虚空,像是玻璃一样破碎。

一种危险的气息,油然而生。

“速退。”

李牧施展浑身解数,抵消这种冲击力,旋即也飞身后退。

战祖驾驶着白色小舟,也疯狂地远离。

“杀。”

“杀尽黑仙。”

“宁死不退,守护天庭。”

“不为荣耀,只为生存……”

“兄弟们,宁战死,不能退,我们的父母,妻儿,就在身后……”

秦瀚的精神意志,似是有些错乱了,疯狂地挥刀,怒吼,仿佛是回到了无数年之前,那场凄厉惨绝的战斗之中。

仿佛他还未死,依旧在战场上拼杀。

咚咚咚!

天地之间,响起了战鼓声。

“不好。”

李牧面色大变。

他看到,一面明明已经破烂不堪,没有了鼓面的石鼓,从沙土中破土而出,发出了天地脉动一般的鼓声,充塞天地之间。

而随着鼓声,那些原本已经彻底沉睡的黄金骷髅,竟是一个个都‘苏醒’了过来,哪怕是身躯不完整,依旧挣扎着站起,手中握着残刀,断剑,甚至还有拆下自己的肋骨当做是武器,朝着黄金骷髅王秦瀚围聚过来。

一支沉睡的骷髅大军,苏醒了。

简直是不可思议。

是秦瀚的呼唤,是战斗的意志,是不屈的战魂,让这些已经魂飞魄散不知道多少年的昔日大军,再度苏醒了过来。

李牧连续数次,尝试唤醒狂暴状态的秦瀚,与其交流。

但都已经失败了。

金戈铁马,血煞军阵杀气冲霄。

大漠之中,血色沙粒流动如澎湃的血海。

“杀!”

“杀!”

“杀!”

一阵阵怒吼之声,直冲云霄,充塞宇宙。

便是李牧如今仙帝初阶的修为,也感觉到了一阵阵扑面而来的锋锐之气,肌肤生疼。

“快退,回到南天门。”

李牧大喝。

要是真的被这样一支恐怖的苏醒大军淹没,那下场只有一个——

死!

战祖等人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驾驶着白色小舟,沿着来时路,疯狂地后退。

在中三天,他们都是说一不二,俯瞰芸芸众仙的大人物,何曾如此狼狈过?

但这里是上三天。

便是仙帝,一个不小心,也可能陨落。

燕皇瞬间化作黑水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谁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你快回来。”

花想容大声地道。

李牧自然不会傻到正面去硬憾这支处于狂暴战斗状态的大军。

他也疯狂地后退。

况且,李牧已经看出来,这支骷髅大军,被破碎的战鼓重新唤醒,只不过是生前最后的意志、战意和执念,在支撑而已。

用不了多久,这股不屈战意消散,一切都将重新尘归尘,土归土。

它们,终将长眠。

然而,也许是李牧等人疯狂的后撤,吸引了骷髅大军的注意。

“追击,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敌人。”

秦瀚挥动残破的长刀。

骷髅大军锁定了李牧,开始疯狂地追击了起来。

轰!

可怕的刀道之力,破碎虚空,席卷而来。

李牧掩护白昼,反手一伸,紫金长刀在手,回到斩出。

轰!

刀芒与刀芒对撞。

虚空就像是一层层透明的玻璃一样,碎了个稀里哗啦。

周遭天地,都变得不稳了起来。

在李牧的掩护之下,白色小舟终于撤离了血色大漠,冲入到了茫茫黑潮之中。

李牧身形化作刀光,一手握着【仙髓神玉】火炬,追了下去。

火炬之光闪烁,驱散黑潮。

以李牧的修为,自然是可以抵御。

身后的战鼓声,骷髅大军的追击之声,逐渐不可闻。

李牧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他又察觉到了不对。

“白色小舟的速度,并不快,我应该已经追上了才对,为何到现在,还看不到?”

他的心中,陡然一惊。

莫非是走岔了方向?

他神识铺开,勉强覆盖周遭千米,放满了速度,开始搜索。

如此足足三个时辰。

竟是根本未曾发现白色小舟所在。

这个时间看,他们应该已经回到了南天门。

李牧心中想着,决定前往南天门,与花想容等人汇合。

他找准了方向,加快了速度。

前方,黑潮逐渐稀薄。

黑色魔气越来越淡。

到了。

李牧猛地冲出去。

千米外,光明大作。

咻!

李牧落在黑潮之外。

他松了一口气。

然则,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断喝,从耳边传来——

“什么人?竟敢擅闯我南天门?”

其音如雷般激荡。

李牧一惊,抬头看时,整个人不由得呆在了原地。

“这……怎么回事?”

前方,一片艳阳天。

白云悠悠。

阳光明媚。

一座三层巍峨大殿,在金色的阳光之下,闪烁着神秘恢弘的光彩,完整而又瑰丽。

旌旗如龙,在风中猎猎飞舞。

大殿四周,有身着白银战甲的仙将,巡逻。

正门前方的小广场上,一座牌匾拱门巍然屹立。

门下,有一队白银仙将。

为首一人,身形高大魁梧,白面如玉,充满了阳刚之气,极为俊美,腰间悬着仙剑,背后负者六柄短标枪,浑身仙元滚滚,激荡澎湃,赫然是一尊仙圣巅峰的强者。

发出断喝的,正是此人。

李牧有些懵了。

他疑惑地抬头。

看到远处的三层大殿,顶部正中央,悬挂着一块仙文阳篆的牌匾,上面金钩铁画一般写着三个字——

南天门。

而那块牌匾,崭新如洗,陌生而又熟悉。

说熟悉,是因为李牧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之前进入那残破的南天门大殿,在第三层的殿内,看到了这个牌匾,分明是已经被砸碎,就散落在十具被钉在殿壁上的尸体下面。

可是现在……

还有,为什么这里如此晴空灿烂,没有黑潮笼罩?

李牧下意识地回头一看。

这一看,更是让他完全呆滞了。

身后,哪里有什么黑潮。

白云飘飞,晴空万里。

有仙鹤灵禽飞舞,天地之间充满了灵气,令人一看之下,顿觉心神舒畅,心中顿有无限光明。

这是怎么回事?

黑潮呢?

破碎的南天门,还有那死去的战士呢?

到底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牧一下子,觉得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