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9 帝王身影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叮!

刀影交错。

李牧之前在一边观战,对于麒麟族的刀术,已经有所了解。

灭空刀的确是当世一等一的刀道刀术。

但也并不比斩原天刀强。

秦空域之所以败阵,在于凌彦君最后的极道之招中,借助了黑潮的力量,将原本的麒麟鳞变成了黑妖莲花瓣鳞。

胜之不武。

李牧若是全力爆发,有把握在三刀之内,击败凌彦君。

但他压制住了心中的杀意,以自己的刀道迎敌,维持五五之数。

凌彦君越打,心中越惊。

本以为破了斩原天刀之后,灭空刀就是当世第一。

没想到凭空冒出来一个家伙,刀道也是如此惊人。

刀法看似凌乱,实则自成体系,证明对抗,竟是丝毫不比自己的灭空刀逊色,完全无法将其压制。

怎么会这样?

凌彦君心中的执念,被激发。

他好不容易,证明了自己,却被别人又要打下去?

这怎么行?

“杀,我今日必败你。”

凌彦君发狠,手中墨黑双刀,攻势越发凌厉。

时间又在延续。

果然,片刻之后,无尽的黑潮深处,那个古魔低语一般的声音,再度出现:“够了,你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你……”

话音未落。

李牧手中,紫金长刀绽放出璀璨夺目的神芒。

强大的力量,瞬间击飞了凌彦君。

他人刀合一,一百二十柄飞刀随行,瞬间化作一抹不可逼视的流光,竟是直接剖开了无尽的黑潮,犹如射日之箭一般,朝着黑潮深处斩去。

目标,正是那古魔之音传来的方向。

这,才是李牧的目标。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真的要对付凌彦君。

凌彦君不过是一个卒子而已。

杀了他,对于南天门哨镇的局势,并无多大裨益。

那个隐藏在暗处,操控着一切的古魔,才是真正的罪魁。

这一刀,当真是李牧精气神凝结,也是他自从与秦空域一战后所有领悟凝结的一刀。

璀璨刀光,驱散黑潮。

隐约中,黑色雾气深处,一个高冠长袍,犹如帝王一般的身影,若隐若现。

刀光直指此人。

“呵呵……”

淡淡带着嘲讽的笑意响起。

那身影只是长袖一挥一甩。

一股沛然之力涌动。

天地虚空,在这一瞬间,似是粉碎。

这是真正的伟力。

李牧连人带刀,顿时与天地一起粉碎。

血雾弥漫。

那帝王身影发出轻笑。

然而下一瞬间,虚空倒转。

血雾重新汇集成为李牧的身形,一刀已经斩至帝王身影额前。

时间逆转。

“嗯?”

那帝王身影语气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惊讶。

紫金长刀斩在他额头,破开一道血线。

伤及皮肤。

但却再也难以斩下。

一种李牧未曾见过的力量,在这人的体内勃发,紫金长刀可斩仙帝,却无法再斩入他体内一丝一毫。

“你是什么人?”

帝王身影震怒。

抬头。

纵然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但李牧却看不清楚此人的面目。

一层大道氤氲,缭绕在其面目。

唯有盛怒的眸光,破开氤氲可见,罩住李牧全身。

李牧再催功体。

帝王身影冷笑道:“命外之人?你不属于这个时代……给我死吧。”

他一拳轰出。

李牧只觉得眼前景象流转,三千大道之力,仿佛一下子轰击在了自己的身上。

眼前景象,顿时扭曲了起来。

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机,笼罩全身。

他的身形,被轰的不断倒飞出去,无法稳住身形。

视线之中的一切,都在疯狂地闪烁。

他看到了,凌彦君率领黑色魔影冲入了南天门大殿。

看到用血肉之躯死死扼住殿门口的天庭兵将,一个个被夺走了生机。

看到一层大殿中的老幼,疯一样地冲向黑色魔影,然后被一个斩杀,切碎……

看到同样的惨状,发生在第二层。

又看到秦空域、秦灵儿等十位巨灵血脉仙将,被那帝王身影亲自出手,活生生地钉死在第三曾的墙壁上,看到秦可真和秦可玄等小孩子,亦被残杀在还未完全死去的秦空域等人面前……

南天门牌匾,被摘取,砸碎

南天门大殿沦陷。

看到哨镇被摧毁,一座座

建筑倒塌在尘埃中……

视线之中的景象,逐渐模糊了起来。

李牧的身形,依旧在疯狂地后退,无法遏制……

他看到黑潮汹涌漫天,席卷而去。

视线中的一切诡异而又扭曲,仿佛是在看电视剧一样,目光所及,甚至像是快进一样,看到了天阁关沦陷,巨灵血脉一族疯狂厮杀,而大将军秦瀚也选择了和自己的儿子秦空域一样,死守不退,最终被那帝王身影斩杀,巨灵军全军覆没……

身形的倒退,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一幕幕的惨状,不断地在面前出现。

李牧甚至看到了远处,天庭的中央,无尽的大道氤氲之中,一尊尊的建筑不断地倒塌……

四道流光,破开黑潮,飞射向不同的方位。

一直到,这一方天地,都被黑潮所淹没。

他看到,那帝王身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猛地回头,朝着自己看来,双眸凌厉之光,仿佛可以照穿万古一般,朝着自己看了过来。

一抹嫣红,在其额间。

那是刀痕。

“我们会再见面的。”

充满了对于生命蔑视和冰冷的声音,穿过万千距离,到了李牧的耳中。

下一瞬间——

轰!

李牧的后背,狠狠地撞在了某建筑上。

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同时,弥漫周身的死亡之气,逐渐消散。

李牧落地,转身回看。

看到了一座灰败中死寂的三层建筑大殿。

“原来是这样吗?”

李牧心中微微惊讶之后,露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三层大殿,正是南天门大殿。

是他最初遇到的那个,已经被摧毁了无数时代,布满了枯骨和尸体的,现实之中真正存在这的南天门大殿。

他刚才直接撞入了大殿的三层。

他看到了,钉在墙壁上的那十具尸骨。

看到了地面上破碎的南天门牌匾,看到了死去的幼儿尸体碎骨……

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凉和愤怒,一下子就席卷了李牧的全身心。

自己之前看到的,接触的,与之互动的那些活生生的人,果然是早就死在了无数岁月之前吗?

这几日的经历,真的只是幻觉?

还是说时光的乱流之中,自己这个过客,机缘巧合之中,参与到了一场无数岁月前的时光?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