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6 胜负已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牧眼底,掠过一丝寒芒。

极道之招吗?

双刀长鸣。

斩原天刀·斩原!

巨灵一族至强刀道之中的禁招,也是澎湃而出。

轰!

刀光与刀光的辉映。

刀道与刀道的碰撞。

凌彦君的眼中,突然无法遏制地闪烁起震惊的光芒。

因为——

扑面而来的刀意,竟是瞬间就碾碎了他的新灭空刀之力,湮灭之力将他包裹,完结了他周身的一切防御之力。

“怎么会?”

他大惊,旋即迅速后撤,想要脱离战场。

然而,下一瞬间,被李牧的刀意淹没。

湮灭。

李牧收刀而立。

虚空之中,丝丝缕缕的黑色氤氲流转。

石桥之下,怒吼声响起。

一头黑色的巨大麒麟,从魔渊深处疯狂地冲上来。

它的脚所踩踏之处,一朵朵黑色的魔焰之花盛开在虚空。

麒麟化作凌彦君的身形。

“你怎么会拥有这种力量?”

凌彦君落在石桥上,盯着李牧。

这个年轻人,明明只有帝境初阶的修为,为何却掌握着如此惊人的刀道?

自己的新灭空刀,竟然都都被其信手破解?

而且,施展的还是斩原天刀的奥义。

难道自己参悟无数岁月,得到的新灭空刀,竟然还不如巨灵一脉的斩原天刀?

不。

不应该是这样。

“这世间,并非是只有你一个人,掌握着两大至强刀道。”

李牧道。

未能一击斩杀凌彦君,李牧并不觉得可惜。

这头麒麟王,在久远岁月之前,就已经投靠魔祖,获得了不死之身,远超普通仙帝的血气再生之术,只要黑潮不尽,就可以不死。

之前,他已经以刀意,将周围百里之内的黑潮,都彻底逼开。

没想到,却忽略了石桥之下,魔渊之中的魔气。

“是了,我明白了。”

凌彦君猛地反应过来。

当年的李牧,施展的便是另外一种刀道。

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刀道。

抬手之间,就击败了自己。

这个年轻人的境界虽然只是帝境初阶,但是他对于刀道的领悟,在无数岁月之前,就已经超过了自己。

他的境界没有增长,所以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他一直都在参悟刀道?

所以,才有如此可怕的刀道战力。

凌彦君一阵脑补,觉得自己彻底想清楚了。

“既然如此的话,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新·灭空刀。”

凌彦君的神色,变得阴狠诡谲了起来。

他的周身,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

与之前的麒麟族力量,截然不同。

是魔的气息。

这种黑色的力量,缭绕闪烁,仿佛是一蓬巨大的黑炎,将凌彦君的身体包裹,让他周身的皮肤,也逐渐黑化,一片片黑色的麒麟鳞片,从肌肤之下生长出来,就连面部,也不例外。

投靠了魔祖的生物,自然是已经彻底的魔化。

李牧冷笑。

“当年,你也不过是接触魔的力量,才几百秦空域,今日,当你自己修炼领悟的一切,都化作苍白无力的云烟时,你能想起的,能拿出来的,依旧是别人的力量,呵呵,如你这般的心性,谈何刀道?”

李牧冷笑。

凌彦君哈哈哈大笑:“愚人之见,力量从来只有强弱,没有自己与他人之分,只要能够击败对手,任何力量都可以为己所用。”

他手中的刀,也急骤地闪烁起黑色的暗光。

那是魔的鳞片。

麒麟的鳞片和魔的鳞片,终于完全融合了。

比之无尽岁月之前,凌彦君的最强力量,不过是完全利用魔鳞,显然更加精进了一层。

“现在,你如何败我?”

凌彦君犹如从魔渊之中走出来的魔神,威压爆棚。

李牧没有回答。

他将那块破碎的南天门牌匾,取出来,一块一块地拼凑好,然后立在了石桥上。

“今日,就在这故人之物前,斩你狗头。”

李牧双手握金刀。

再一次释放自己的刀意领域。

璀璨如银,灼灼如金。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仿佛是大日和银月,在同一时间,升起于诸天之上。

虽然没有凌彦君那种霸道无匹,威凌天下的狂暴,但却有一种空灵无双,仙意流转,似是仙王凌九天。

凌彦君的眼神眯起,心中的霸道战意,催动到了顶点。

“杀。”

最巅峰的极道之招,倾泻而出。

李牧眼中,也是金银光芒流转。

眉心一道竖眼开启,洞察,窥视,预见万物。

“杀。”

刀意领域也倾泻而出。

轰!

这是当世两大刀道至强者最后的碰撞。

一瞬间,石桥之上,仿佛是有一轮昊天大日冉冉升起。

刺目之光,照耀整个魔庭。

一层又一层的光圈辐射,朝着四面八方流转。

整个过程,漫长的仿佛是过去了无数会。

但这个过程,却又短暂的仿佛是白驹过隙的一瞬。

当璀璨光芒散去。

石桥上,已经布满了裂纹。

李牧和凌彦君的身影,都站在桥面上。

能量乱流余波形成的空气流,拂动了李牧的长发,丝丝飞舞。

他的手中,双刀已经不在。

而对面的凌彦君,这位麒麟族的黑暗之王,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的伤痕,手中的魔鳞双刀,完好无损,眼神中,带着璀璨的神华,盯着李牧,缓缓地道:“好刀。”

砰!

身上的黑色鳞甲破碎。

手中的魔鳞双刀崩裂,化作黑色烟气。

噗~!

他张口喷出一道黑色的鲜血。

那血雾喷射在虚空中,瞬间化作黑色魔气飘散。

滋滋滋!

凌彦君的全身,都喷射出黑色的血雾。

仿佛是体内的血液,被一种可怕的力量压迫着,迫不及待地从每一个毛孔之中喷射出来。

砰!

他身形扑倒。

李牧走过去。

他一把抓住凌彦君的头发,将其拖着,来到了那块破碎的【南天门】牌前。

凌彦君极度衰弱,无法挣扎。

他看到这块碑,就知道,自己输得一点儿都不冤。

那样疯狂的最后一击,将脚下这魔祖加持过的石桥,都已经震裂,将百里之外观战的魔军不知道湮灭了多少,但这块临时拼凑起来的石碑,却是完好无损。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李牧根本未尽全力。

在碾压自己最强之招的时候,他还能分出余力,保护好这块碑,丝毫不受损……两个人的对比,高下立判。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