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7 又听勾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年一败。

今日又是一败。

这个年轻人,当真是自己命中的劫吗?

凌彦君心中长叹。

噗通。

他被丢在碑前。

李牧的手中,又祭出紫金长刀。

他揪住凌彦君的头颅,将其按在碑前。

刀刃,按在脖颈之中。

“秦大哥,嫂子,灵儿,还有南天门哨镇的诸位,我为你们报仇了。”

长刀斩下。

噗!

身首分离。

凌彦君这一次,再无复活的可能。

因为李牧不但将周围的黑潮魔气,都已经驱离,更是将凌彦君体内的魔气,都已经彻底压迫出体外,令他再无丝毫借助魔气重生的可能。

头颅落在地上,化作一颗麒麟头。

其尸身,也化作麒麟身。

其血,染红了碑面。

李牧却并未有多少复仇之后的快感。

因为死去的人,已经无法再复生。

而且当年真正的罪魁,是那个帝王身影。

疑似当今的魔祖。

只有驱散黑潮,斩尽魍魉,光复天庭,才可以真正告慰那些为了捍卫天庭,捍卫自由而死的昔日先烈们。

远处,传来了呼喝之声。

麒麟族的魔军,眼见到圣祖战死,彻底疯狂,哪怕是脱离了黑潮,也奋不顾身地朝着石桥冲来。

“你没事吧?”

花想容的身形,驰掠而来。

李牧道:“没事。”

他看了一眼远处汹涌而来的魔军,道:“刚才的动静闹得太大了,怕是已经惊动了中央魔庭,我们得抓紧时间,冲入中央,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走……呃?”

话音未落。

李牧一脸震惊地看向花想容。

因为花想容手中的紫色长剑,已经刺入了他的胸膛。

花想容黑发飞舞,眼睛里,闪烁着冷漠的光芒。

李牧感受着体内疯狂肆虐的紫色大道之力,无法相信,花想容会对自己出手。

就算是眼前这个花想容的心中,依旧只有昔日的太始道尊一个人,也不至于对自己出手啊。

毕竟,想要太始道尊复活,自己就必须活着。

可现在的花想容,是怎么回事?

她的眼神……

眼神,与之前完全不一样。

仿佛是另外一个人。

嗡!

长剑震动。

力量爆发。

李牧的肉身上,一道道裂纹遍布,仿佛是已经支离破碎的瓷器,一碰就要碎。

一直到这时,李牧在花想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丝……诡谲的……熟悉的气息。

那是……

牧云仙主的气息?

李牧难以置信。

“你……你是牧云仙主的人?”

李牧看着花想容,眼中充满了迷茫。

花想容没有回答。

她像是一个牵线木偶一样,手中的紫色长剑,力量疯狂地爆发,将要将李牧彻底绞碎。

李牧低喝一声,紫金长刀斩出。

但花想容竟是完全不躲。

她仿佛对于自己的生死,完全不在意,只想要彻底杀死李牧。

紫金长刀从斩化作横拍。

嘭。

花想容被拍飞出去,落在地上,脚步踉跄。

她黑发披散狂舞,眼神狠戾,想要疯狂冲上来时,却被周遭幻化出的刀意所阻,犹如锁链,将她直接困在原地。

李牧脚步踉跄后退。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插着的紫色长剑。

“不是说,插自己的,会是一柄白玉长剑吗?”

李牧想起了当时天道山上,星轨祭坛四大强者推衍天机的结果,星皇、星弟、鬼谷子和刘基四人,都看到了未来一角。

许多画面,都得到了印证。

李牧对于白色长剑,一直都颇有防备。

尤其是看到牧云仙主的武器,乃是一柄白玉长剑之后,对于牧云仙主一直都有防备。

没想到……

难道我还要被插第二次?

他苦笑。

反手握住紫色长剑,想要缓缓地将其拔出。

但谁知道这剑,仿佛是铸在体内一样,竟是纹丝不动。

丝丝缕缕的紫色力量,不断地涌入到李牧的体内。

而这个时候,李牧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所谓的天机给误导了。

因为褪去了紫色力量的长剑,露出了本来面目。

正是白色。

白玉长剑。

“妈的……”

李牧心中哭笑不得地暗骂一句。

当初若是能够在未来一角中,看到更前一点的画面,看到刺入自己体内的是紫色长剑,岂不是会心中有警惕,今日也许可以躲过这一劫。

紫金长刀拄地。

李牧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虚弱。

白玉长剑之中,蕴含着又一重的力量,开始疯狂地倾泻进入李牧体内,几乎快要难以镇压。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出现吗?”

李牧嘴角溢血。

“呵呵……”

破碎的石桥上,虚空一荡。

一个人影,从虚空涟漪之中,缓缓地走出来。

白色仙袍,俊逸超凡。

不是牧云仙主,又是何人?

“勾陈大帝,我们又见面了。”

牧云仙主面带微笑,缓缓地道。

李牧心中一震。

勾陈。

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

昔日天庭之中的四方天帝之一。

来到上三天之后,李牧就一直都在心中,默默地思忖这个问题,从未主动提出。

眼下,却是被牧云仙主叫破了。

所以说,牧云仙主知道的事情,远比其他人,多得多。

李牧摇摇晃晃地站起,道:“这么说,我们的潜入计划,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背叛了中三天?”

“背叛?”

牧云仙主哑然失笑道:“我本来就是魔庭之人,何谈背叛?”

“嗯?”

李牧这才真正意外了:“你是魔庭之人?你什么时候加入魔庭?还是说,真正的牧云仙主,已经死了?”

牧云仙主微笑道:“牧云仙主就是我,我就知道牧云仙主,从一开始,我就是魔庭的人,之后才成为牧云仙主,这么说,你懂了吧?”

“你是从上三天降临下去的魔种?”

李牧一下子明白了。

原来所谓的牧云仙主,那个拯救了昔日仙界的英雄,从一开始,就是魔庭的种子,在仙界发芽,成为一方巨头。

魔庭的布局,从久远岁月以前,就开始了吗?

可是,如此费尽心机,却是为了什么呢?

“看来,你还未真正觉醒自己的宿慧,呵呵,勾陈大帝,昔日天庭之中,统治一方的主宰,当年天庭面临魔劫之时,你们四人,兵解转世,在漫漫黑暗之中,寻找那遁去的一……”

牧云仙主道:“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